第25章 他要秀起来了

2021-06-11 作者: 半寸称心
  第25章 他要秀起来了

  第024章他要秀起来了

  中午任致文没什么胃口,在食堂草草吃了两口就放下筷子。对于这件事,他很确定有人在里面使了手段,可现在他身在局中,一时半会又理不清头绪。

  踱步回到办公室,打算休息一下,这段时间没有接到新的订单,他也无事可做。

  小地方的工厂就是这样,做两天歇一天,很不稳定。尤其是现在实行了市场经济,在行业里没有竞争力产品,只会逐渐被边缘化。

  国企单位内耗严重,小小的一家县级国营厂里,帮派都有好几个,这哪里是做事情的嘛。今年年初立项的提花轧染面料技术,恐怕也要停摆。

  任致文靠在老板椅上,想眯一会,脑子里却总想着目前的局面,虽然自己处在漩涡中,可他对这个工作了十几年的单位还是很担心,上面几帮人成天只想着自己盘子里那点东西,也不关注前沿技术,真的是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烦躁的赶走一只迷路的苍蝇,随手胡乱拿起桌上的图纸盖在脸上,算了,这跟他有多少关系,该操心的应该是那帮领导们。

  “笃笃笃!”就在他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有人敲门。

  “进来!”原本盖在脸上的纸张早已掉在地上,双手搓搓脸,正襟危坐起来。

  办公室门从外面被推开,进来的是厂办柳主任的秘书小王,“任主管,柳书记让您去行政楼二楼小会议室一趟。”

  “小王啊,柳书记有说是什么事情吗?”任致文站起身来,边走边问道。

  “这我就不清楚了,他就让我给您传个话,不过那边好像就他一个人。”小王带到话,还有其他事要处理,到门口就跟他道了别。

  任致文心里有些惴惴不安,难道这事情已经出结果了吗?

  到了会议室,敲门进去,果然只有柳书记一个人在内。

  “领导,您找我?是那个倭国订单的事吗?”任致文随手关上房门,谨慎问道。

  “先坐。”柳书记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等其坐下才继续继续开口。“的确是那个问题。”

  任致文没有冒然接话,继续等着柳书记,将话讲完。

  “早上收到倭国那边传真,厂里开了个会,这是我让小王记下的会议纪要,你看一下。”说完,将装订好的几张纸推到任致文跟前。

  任致文急忙拿在手里,认真看起来。两人都没在说话,房间里安静的落针可闻。随着他目光在纸张上扫过,眉毛也越皱越紧。

  终于全部看完,长长舒了口气。

  “说说,你什么想法?”柳书记拿出烟盒,抽出一支散给任致文,又给自己点上一支,静待他的下文。

  这份会议纪要大概内容有三点。

  第一是,此次事件给公司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副厂长宋时元、技术副主管梁成海提前发现问题,才没让事件走向不可控,以后生产过程中,要施行三级审核制度,防止类似事件发生。

  第二是,已经造成的损失需要找一个背锅的来承担,他任致文身为相关责任人,且职务不大不小,正好合适当这个背锅侠。

  第三是,现在所有人事情况暂不调整,等这次订单重新做好交付后,会有州所经贸部人员下来督办,相关的处理也会同一时间宣布。

  任致文沉思少倾,开口说道。“所以这是直接让我来背锅?这件事肯定有人在背后捣鬼,难道就没打算查一下吗?”

  “当然有人做小动作,查肯定要查,可目前就算我们知道有人捣鬼,也拿不出相关证明,这也于事无补。”

  柳书记见任栎有些焦急,很能够理解他的心情,压压手,安抚了下任致文,继续说道,“我倒是小看这人了,平时小心谨慎,不声不响,竟然还有这么大野心。讲起来这件事应该还是我拖累了你。哎~”柳书记探口气,“不过你也别着急,咱们也不是没有机会,最后面那一个就是我给你争取的机会。”

  “您是说,时间?”任致文还是有些不解,柳书记所说的那人是谁?李厂长?宋副厂长?这两人也没听说跟柳书记不对付,况且柳书记马上就要调走了。还有这会都开了,涉事人员决议都已经做过,还有什么机会。

  柳书记压低了声音说,“对,就是时间,你也不用瞎想,直接告诉你,我说的这人就是宋时元。”

  “可这决议不是已经做过了,还有,领导您为什么笃定是他?难道就不会是李明石李厂长吗?这会影响到您后面调职的事情吗?”任致文还是有点想不透,按说距离书记这个位置最近的应该是李厂长了,他宋时元有什么能力上去。

  “李明石这个人我了解,他志不在此,不会搞这种事情。出了这事之后,我也才发现,咱们这里还藏了条真龙。你要记住,咱们平时推导事情,要看看最终得利的是谁。这样反推,就会明朗很多。

  另外给你时间,是要你私底下想想这件事的始末,有谁接手过,不管是谁都有可能是关键人,咱们还有机会把一些东西挖出来。至于你说对我的影响,呵呵,肯定有点,但并没大问题,这个道不用担心。你自己暗中查一下,公司其他人谁都别惊动。”

  任致文还是觉得匪夷所思,宋时元一个副厂长要升职,也是先转正再向上爬,而且这个跨度这么大,哪有这么容易。

  他这个做技术出生的人,完全搞不懂这些弯弯绕绕,不过柳书记刚才给他说的话,他记在心了。

  订单重做的事情放在二组人去做,他也乐得清闲,下午早早回到家,任栎和敬秀母子两正在忙活着晚饭,中午没胃口,现在倒是正好有点饿了。

  晚饭吃罢,一家人在客厅看电视,任致文在思考今天柳书记的话,有些心不在焉。敬秀想让让跟他问问公司的事,暗示了几次,任致文就跟没看见一样。

  敬秀有点恼火,就就想硬拉他回房间。

  父母之间的小动作,任栎看的清清楚楚,他也想帮父亲分担一点,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或许就有意外的发现,于是就开口询问。

  “爸妈,昨晚你们的对话,我都听见了,昨天太晚,我就没追问,我也长大了,你们不应该什么事都隐瞒着我。”

  任致文和敬秀两口子有些吃惊,敬秀还有些不相信,想试探一下,率先追问道,“你知道什么?”

  “老爸厂子里倭国订单的事,我这还能骗你们。”任栎见母亲迟疑,一口就说出来。

  父母二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很显然,他们也清楚,儿子真的长大了。

  任致文其实不太想说,他自己都没谱,能不能查出所以然,再让妻儿担心也没必要。他想的很豁达,如果厂子里待不了,就学别人下海,不过任栎已经知道,就没什么好隐瞒的。

  “既然你已经知道,那就没什么好瞒你的,反正以后真有问题你迟早也会知道。”任致文妥协了,把厂子里的事和今天下午跟柳书记的谈话都原原本本说了出来,其中也包含了自己的推测。

  一时间三人都陷入了沉默,父亲是还没有头绪,母亲是忧心今天开会的结果,任栎听完,有些蛛丝马迹倒是串联起来了。

  他思考了其中的关联,结合前世家庭变故后,隐约听见的风言风语,在心里整理归纳。

  现在他又体会到重生者所具有的的巨大优势,从果到因的反向推理。

  差不多十几分钟后,他缓缓开口。

  是的,任栎他要秀起来了……

   出差出差,晚上回来精修,大家帮忙捉虫。

    求月票啊,求月票啊,现在要月票才有排名呀,大佬们,任栎给你们磕头了。帮帮这可怜的孩子吧。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