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家

2021-07-13 作者: 笑一世浮沉
  第78章 家

  听了嬴沐和莫守拙的汇报,嬴开脸色阴郁,轻轻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鸿胥定然是回到了汧邑,他这一去,如同恶虎归山,再要捉拿,实在困难。”

  “王上可派军队围剿。”嬴沐大声说道。

  “与鸿胥一战,已是无可避免,若是败了,嬴氏部落将变得岌岌可危,嬴沐,此中利害,你可知晓?”

  “臣知道,臣定会加紧督训以强军。”

  “一旦穆嬴那边传来消息,西戎与嬴氏一年无战事,便兵发鸿胥。”嬴开迅速下定了决心,其势已是无可更改。

  先下手为强,绝不能等鸿胥羽翼丰满再动手。

  现在,嬴开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了穆嬴身上,只要她能说服戎措给嬴氏部落一年的时间,他就会倾整个部落之力,除掉鸿胥。

  嬴开说完,朝着二人挥挥手。

  莫守拙和嬴沐转身出了议事大殿。

  “我能看得出来,王上内心无比焦虑。他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了公主身上,希望公主能够说服戎措,给嬴氏部落一年的时间。”嬴沐说道。

  莫守拙叹了一声,没提穆嬴,只说道:“鸿胥逃回汧邑,必定加紧练兵,驷车庶长,接下来的这一战,怕是得由你亲自挂帅了。”

  嬴沐“哈哈”一笑,“那是自然,身为驷车庶长,我巴不得日日鏖战沙场,杀个痛快。侍卫长,我去督训,就此别过。”

  二人在议事大殿外道别。

  莫守拙回到小刀子酒酒馆,有娇已经把东西收拾完了。

  去议事大殿之前,莫守拙嘱咐过她,将小刀子酒酒馆的东西收拾一下,回自己的府邸。

  鸿胥离府,自己的身份也已明朗,不必再待在小刀子酒酒馆。

  其实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收拾。

  二人的东西全部加起来,不过就是两个布包,都是日常用品。

  “侍卫长大人,这酒馆?”

  此时,嬴老板已经知道,面前之人,就是嬴氏部落大名鼎鼎的王庭侍卫长莫守拙。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莫守拙的真面目。

  因为知道了莫守拙的身份,嬴老板更加显得小心心翼翼。

  在嬴老板眼中,王庭侍卫长可是神一样的存在。

  “送给你了,我要了也没什么用处。”莫守拙痛快地说道。

  “侍卫长的钱?”

  “什么钱?买小刀子酒酒馆的钱?那是你的了。”

  “小刀子酒酒馆还是侍卫长大人的,一切开支收入,小人会定期前去禀报,这样可否?”

  莫守拙想了一下,“也罢,就按你的意思办,不过不必找我禀报,有时间了我会来一下,你把帐目做好就可以了。”

  “诺。”嬴老板赶紧点头。

  莫守拙与有娇离开小刀子酒馆,回到自己的府邸。

  说是府邸,其实只有一个院落,四间房子,比较陈旧。

  这样的院子,在王城之中遍地都是。与平民的院落,没有多少区别,甚至都不如那些家境好一些的平民。

  只有一个好处,小院处于王城内城之中,所在的巷子北端出口向东二十丈,就是议事大殿。与这条巷子紧挨着的,是卫尉司王庭侍卫队所在的巷子。

  两条巷子的中间部位,有一条小巷相连,莫守拙从家里去卫尉司,不到十丈距离。

  有娇取出钥匙打开门,十多天没回来,院子里已经生出了许多杂草,呈现出一派荒凉之气。

  室内也落满了灰尘。

  “有娇,我们分个工,你收拾室内,我去把外面的杂草除了。”

  “不不不,少爷你赶紧歇着,这点活我一个人干就行了。”

  “我又不累,何必歇着,让你一个人干,被人看见了,岂不是要怪我欺负你?”

  有娇“嘿嘿”一笑,“少爷,你要真想干我也不拦着,若是嫌外面的活不够干,这屋里的活,你也可一并干了。”

  “美得你。”

  莫守拙瞪了有娇一眼,有娇朝他吐吐舌头,做个鬼脸。

  莫守拙到了院子,刚找来木锹准备除草,院子里来了十多个佩刀之人,都是他的属下,王庭侍卫队的成员。

  “侍卫长地位尊贵,怎能干这粗活。”

  其中一人,不由分说就抢过了木锹。其余人等,则分头去收拾别处。

  有娇探出小脑袋,嬉笑着说道:“各位哥哥,这屋里的活,就没人愿意来帮一把吗?”

  “有娇,好长时间没吃到你烧的菜啦!你若是愿意给兄弟们烧几个拿手好菜,让我们陪着侍卫长喝上一场酒,屋里的活,便全替你干了。”一个年龄稍长一些的侍卫大声说道。

  有娇跑过来,将手中的抹布塞到他手里,“午子哥哥,收拾干净啊!我这就去买菜。”顺手提起一个篮子,“少爷,我去啦!”

  说完,便朝着大门跑去。

  “多买几个猪蹄子回来。”

  被有娇称为午子哥哥的,是王庭侍卫队第一小队的队长,级别是百夫长,但手下却只有十名侍卫。今天轮值休息,听人报告说是莫守拙回来了,便带着一众兄弟赶了过来。

  午子喊完,低头看看手中的抹布,无奈地说道:“侍卫长,你把有娇都惯得没个女人样了。”

  “我倒觉得她越来越像个女人了。”

  “啊?”午子一愣,随即“哈哈”一笑,“也是,娇蛮任性,古灵精怪,的确像个女人。”

  说完,朝着身边几个人喊道,“走吧!随我一起去收拾屋内。”

  有娇很快就提着菜回来了,洗洗切切,生火炒菜。

  几个年轻一点的侍卫在身边帮着,被有娇使唤地跑来跑去。

  等把屋内屋外收拾干净,莫守拙问午子:“杜栾呢?”

  “副侍卫长这段时间很少回卫尉司,一直待在王庭,贴身保护王上。”午子说道。

  莫守拙点头,“前些日子我有过交待。”

  “侍卫长这些日子来遇到的事,兄弟们都已经听说了。先是锁秋岭遇袭,后又孤身涉险前去豢龙寨救出公主,再在南山道一战尽屠豢龙寨数名高手,兄弟们听了侍卫长的英雄壮举,皆是振奋不已。”午子说道。

  莫守拙笑笑,“也差点死了好几回,能活着回来见到兄弟们,已是非常侥幸。”

  午子“哈哈”一笑,“只要不是被围攻,一对一战斗,天下虽大,谁人能杀得了侍卫长?”

  两个侍卫端上来四个菜。

  莫守拙去拿来四坛老刀子酒。

  “侍卫长有这么多存货?”午子说道,打开一坛子酒,闻闻,酒香扑鼻。

  “侍卫长的酒,还是王爷亲调的酒,兄弟们今日定要一醉方休。”午子兴奋地说道。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