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包围太师府

2021-07-25 作者: 笑一世浮沉
  第76章 包围太师府

  一大早,嬴开便在议事大殿召开了紧急会议。

  与会者有王爷世父、四位庶长、六位大夫,以及卫尉司主事嬴秋。

  另外还有一人,莫守拙。

  这是莫守拙第一次以真面目在王庭议事大殿现身。

  当左庶长嬴夫第一眼见到莫守拙的时候,眼中顿时流露出极为复杂的神情。

  数日之前,莫守拙被秘密关进不足牢狱六个时辰便离奇死亡,只见两具被烧焦无法辨认的尸体。

  虽然能够依稀看出是一男一女,但嬴夫当时有肯定,这二人绝不是莫守拙和他的侍女。

  嬴夫非常清楚莫守拙的战力,整个嬴氏部落,无人杀得了他。

  他怀疑牢狱之中的两具尸体只是个假象,是有人刻意制造了这个假象。

  能够有能力制造这个假象的,王城之中没有几个人。

  最有可能的,是王上嬴开。

  嬴夫虽然心中生疑,却是绝然不敢说出口。

  若是无端猜疑,引起嬴开的愤怒,逼得二人撕开脸皮将矛盾大白于天下,他的日子恐怕很不好过。

  毕竟,他不是嬴氏部落的王。

  再次见到莫守拙,又见嬴开一副不惊不躁的神情,嬴夫瞬间就肯定了自己的判断,牢狱失火一事,必然是嬴开派人所为。

  其目的,就是拿莫守拙的假死说事。

  然后在议事大殿上跟墨荼联手演一场戏,先入为主把杀死莫守拙的嫌疑强加到他头上,将他置于众位庶长和大夫的对立面,使他百口难辩,让他死了那份架空大庶长的心。

  戏演得天衣无缝,嬴开赢了,墨荼也赢了。

  只有他败了。

  猜到了内情的嬴夫心中燃烧起愤怒的火焰,很想当场揭穿嬴开。

  他虽然不是嬴氏部落的王,但他却是十大分支部落的王,是王庭的左庶长,不是谁想欺负就能欺负的。

  只是,在众人面前,嬴夫硬生生地将一口恶气咽了下去。

  不过,他一定会让嬴开给自己一个交待。

  “近月之前,王庭侍卫长莫守拙护送穆嬴去西戎,于锁秋岭遭遇伏击,十名侍卫战死,莫守拙受伤,死里逃生,穆嬴被劫持。”

  说到此处,嬴开的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过,继续说道。

  “我命莫守拙隐姓埋名,暗中查探突袭锁秋岭的背后主使之人,为此,不惜使左庶长受了委屈。”未经赢夫开口问询,嬴开竟然自己先说出了实情。

  众人脸显愕然之色,齐齐地看着赢夫。

  嬴开也看着嬴夫。

  嬴夫一脸冷色,胸中有怒火燃烧。

  此刻,他有一种如猴子般被嬴开戏耍了的感觉。

  正欲开口询,嬴开却又接着说道:“在情况不明之时,做出此事,实属无奈,左庶长心中定然有话想说,不急,等我把话说完你再说。”

  嬴开封住了嬴夫的口。

  “嬴沐按着莫守拙的图纸,制造了一种新型武器,名叫弩。正是这弩,在南山道一战之中,发挥了无比巨大的作用。我决定选一万名士兵,建立弩兵,现在缺一位弩兵将军。”

  正说着莫守拙与嬴夫的事,突然跳出来这么个话题,众人皆是摸不清嬴开的心思。

  只有王爷世父和大庶长墨荼一脸镇定,似是早已知道嬴开想说的话。

  “嬴夫,我记得你曾跟我说过,你的王弟嬴无忌善骑***刀术,现赋闲在家。我已经与大庶长和驷车庶长商议过,便令嬴无忌任这弩兵将军,领这一万弩兵,算是我给你的补偿如何?”

  嬴夫闻言惊愣。

  万万没有想到,嬴开以此作为给他的补偿。

  太出乎意料了。

  此前,二十七岁的嬴无忌不过是一介贵族子弟,在王庭之中没有任何职务。

  现在却要一步跃升为将军,在军队中的地位,已是仅次于驷车庶长嬴沐。

  纵然,嬴开此举只是对当初假以莫守拙之死而反制于他的一种安抚,但这个安抚,已足够让他感激涕零。

  这已是嬴开绕着个弯儿给他道了个谦。

  心中的怨恨顿时冰消云散。

  嬴夫赶紧前出几步,双膝跪地,大声说道:“臣替王弟叩谢王上重用之恩,臣与王弟定然誓死追随王上。”

  “你起来吧!”

  嬴开说道,知道嬴夫此时除了感激,已无其它心思。

  军队正在变革,一旦变革完成,立制成军。嬴无忌就是六大军长之一。这个位置,恐怕嬴夫连做梦都不敢替自己的弟弟想。

  嬴开转入正题。

  “莫守拙已经查清,太师鸿胥招搅了两大门客,一个是谋师门门主八方,一个是豢龙寨寨主豢龙。突袭锁秋岭者,正是鸿胥指使,八方出谋,豢龙领兵。所幸的是,十余日前,莫守拙孤身进入黑山豢龙寨,救出了穆嬴,使得穆嬴免遭一死。”

  “六日前,我令副将军嬴黍子率一千精兵护送穆嬴去陇山,在南山道口,再次遇到突袭。此次突袭者,仍是豢龙寨的人,还有被称为狄部落黑暗巫师第一人的向远。”

  说到这里,众人开始窃窃私语。

  锁秋岭遇袭,穆嬴被劫以及后来被救,众人均已知晓,只不过不知内情而已。

  “这些人均是受了鸿胥的指使,意图在南山道杀死穆嬴,激怒丰王戎措,逼迫戎措与鸿胥结盟,助其谋反。”

  “王上,既然如此,为何至今还令鸿胥小人逍遥法外?”

  左庶长嬴夫大声说道,此时,他是一心向着嬴开。

  况且,这事关乎嬴氏部落的生死存亡,容不得有半点含糊。

  “我早已知晓鸿胥意图谋反,只是苦于找不到证据,怕各位不知内情,多有议论,故而隐忍未说。现在,证据确凿,鸿胥谋反之心昭然若揭,若任其逍遥下去,必定会动摇嬴氏部落的根基,陷部落于内忧外困之中。”

  “王上。”甘公开口,“前些日子,鸿胥便曾游说公孙大夫、孟呙大夫、西吉大夫、白毅大夫助其成事,却被四位大夫严词拒绝。而今,鸿胥谋反之心,已是大白于天下,请王上着即下令,包围太师府,将鸿胥绳之以法。”

  甘公一开口,众位大夫皆是附合。

  公孙大声说道,“王上,臣与孟西白三位大夫,虽和鸿胥同根,但那已是千年之前的事,我等愿誓死追随王上,先除了这内患,再抵外辱。”

  “王上,我等愿誓死追随王上。”孟西白三位大夫亦是同声表态。

  “王上,南山道一战,鸿胥惨败,想必定会早谋后路,还请王上着即下令包围太师府,防其外逃。”右庶长嬴坤亦是说道。

  在场之人,只有王爷世父和大庶长墨荼没有表态。

  这二人早已是心如明镜,不必表态。

  “嬴沐听令,命你速派二百名士兵包围太师府。莫守拙,你带二十名侍卫协助嬴沐。”人心归一,嬴开迅速下达了王令。

  “诺。”

  嬴沐和莫守拙齐声接令,速速离去。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