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爱是自由的追逐(完结篇)

2021-10-22 作者: 南宫小主
  第366章 爱是自由的追逐(完结篇)
  “砰……”

  “啊……”

  项昀一说完,将上官绯的身子举起来猛然的朝着一边摔了下去。

  上官绯整个人砰的一声撞击到了墙上,然后落在地上。

  她痛的已经起不来身子,手中的刀子也掉在了地上。

  她只能捂着自己的胸口,可是那里却忽然变得无法呼吸。

  “项昀……”

  忽然,商睿的声音传了过来,接着上官绯就看见门被砰的一下子踢开了。

  “黑爵……你终于来了……”上官绯虚弱的笑了笑,她挪着身子,努力让自己坐起来,她靠着墙壁,看着眼前的两个男人。

  项昀寻声望去,发现此时的商睿怒气冲冲。

  他笑了笑,捡起了地上的那把刀子,上官绯伸手,嘴里又想说什么的时候,忽然胸口一阵刺痛,那些话还是咽了下去。

  “别……”她只能弱弱的发出这么一个字。

  “你好慢啊……闫书韵到死都没能听你说一句真话……”项昀伸手摘掉了眼镜,扔到了一边,眼镜砸到墙上,变得四分五裂。

  商睿双手握拳,看着靠在墙壁上有些虚弱的上官绯,又看了一眼已经被解剖了的闫书韵,双眼通红。

  “混蛋……”他怒吼一声,就朝着项昀冲了过去。

  “你以为你能赢,今天我要你们都死在这里。”项昀说着,也朝着商睿过去,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

  “斯……”忽然,商睿觉得自己的手背上一阵的刺痛,一看有一道血痕。

  再看向项昀手中的刀子上,沾着一点血迹。

  项昀见商睿愣了一下,又挥舞了刀子过来。

  “嗯……项昀……你已经疯了……”这一次,商睿躲闪了开来。

  “是啊……我疯了,从你失去西雅的那一刻我就不再是原来的我,我疯了,哈哈哈哈……西雅最后的遗憾就是没能见到自己的妹妹,我现在替她完成心愿,我带她妹妹去见她有什么错。”

  “商睿,错误的人是你,是你害死的郁辛然又害死了闫书韵……还有……”

  “她……”项昀指了指一边的上官绯。

  “别听他的,任何人的死都与你无关……黑爵……”上官绯喊了一声商睿,商睿看着她,又痛苦的看了一眼闫书韵,她死的那么惨,双眼通红了起来。

  商睿看向项昀,双眼恨极了。

  “我要杀了你……”商睿怒吼着,和项昀开始扭打了起来。

  他们一来一回,你前进我闪躲,几招下来,平分秋色。

  上官绯的眼神追随着商睿。

  但是项昀的手上有一把刀,可是商睿却什么都没带就过来了。

  他的配枪也给了晏寒笙,晏寒笙的枪其实不是丢了,而是落在了裴芯妤开的那辆SUV里面。

  后来她开车到了机场接赫连昱的时候发现了。

  她答应了穆兰,接到赫连昱,送他回赫连家就去警局自首。

  她真的做到了。

  在车里,她问赫连昱会不会恨自己,能够原谅她吗?

  赫连昱不语,裴芯妤也就没有再问。

  她去了警局,将晏寒笙的枪也一并带回去,那时候的晏寒笙已经先一步来了海边别墅。

  温凌浩带着人,也跟随其后。

  因为上官绯在这里,她是他们军事情报科的人,尽管中途出了点意外,但总归是他将上官绯交给商睿的。

  现在面对项昀这个疯子,温凌浩还是带足了人手和装备前行,因为他们不知道,此次前来的金阳会人员有多少,是不是会有埋伏。

  但是美国那边已经来了消息,FBI在接到情报之后,掌握了足够的证据,已经将那栋山顶别墅给包抄了,里面的一干人等都全部落网。

  金阳会首脑在S市死亡的消息也立刻传了过去,现在只剩下一个项昀。

  晏寒笙来到了海边别墅,从大门进去这里,他就看到了大门口那个屏幕的画面,发现商睿正在和项昀较量。

  上一次是他带人来的,所以对这里还算熟悉,他仔细的观察着那屋子里的陈设,觉得倒是和之前看到的地下室有点像,难道是还有另外的地下室当时没有被发现?
  晏寒笙想来,还是根据之前的经验往里面去。

  商睿的配枪他拿在手上,之前商睿对着于清澜开了一枪,后来晏寒笙又对着大门和韩懿开了一枪,所以现在弹夹并不是满的。

  晏寒笙还担心会不会支援来晚了,这里又有埋伏,商睿没有枪,他手中的枪子弹又没几颗,看到上官绯的状态好像也不是很好。

  她一向惯用高精狙,手枪不一定会带着,毕竟是被抓走的。

  晏寒笙一边警惕的找着商睿他们的下落,一边等待支援。

  地下室的房间里——

  “呵呵……商睿,你也不过如此……”

  “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大的仇恨,我和你之间好像没有交集吧……我知道你跟踪书韵去了墓地,我和她见面也是因为你,她告诉我,她百分之百的信任你,让我不要查你,但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怀疑你的身份了……”商睿伸手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说了起来。

  其实的商睿和项昀两个人身上都沾着灰尘,脸上也都挂了彩。

  “呵……反正我也没爱过那个女人,你们怎么样,我并不在乎,我只是忽然觉得很无聊,很想和你玩个游戏……我本来不想那么杀那个笨女人,谁叫她死到临头不自保,还要想着找我的麻烦,把证据留给你吃到肚子里……”

  “那我只能剖开她的肚子看看咯……”

  项昀说着扔下了手中的那把刀,从一边拿来了一把枪对着商睿。

  “不要……”上官绯立刻大喊了一声,她努力的撑起身子,扶着墙站了起来。

  “别开枪……”上官绯对着项昀喊了一声。

  项昀扭头看了一眼上官绯,又冷冷的看向商睿:“来吧,把你的警枪拿出来,看看我们谁的枪法比较准……”

  上官绯紧紧的盯着商睿,但是商睿却摊开双手:“我什么都没有,你要开枪就开吧,反正我肉体凡身也不能和枪子对抗……”

  “你怎么会没带枪……你不应该来的……”上官绯对商睿吼了起来。

  “哦对了,还有一个我忘记了,我答应了西雅要带她妹妹见她的,你先走吧……去见你姐姐吧……”

  项昀将手指放到了扳机上,准备扣下去,枪头对着上官绯,商睿正准备冲过去的时候,就听见一道男声响了起来。

  “项昀住手……”

  商睿看向门口,晏寒笙来了。

  晏寒笙走进去,到了商睿的身边:“你没事吧……”

  “还没死,你呢……那里怎么样……”

  “韩懿死了,悦悦在医院,她没事……”晏寒笙简单的说了起来。

  随后他往前走了几步:“项昀,金阳会的BOSS,你最崇拜的人已经死了,我告诉你,是我亲手击杀了他,你要报仇,找我吧……”

  “晏寒笙……你居然还活着……于清澜这个白痴……”项昀还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

  “抱歉,于清澜早就落网了。”商睿笑了起来,现在,胜算多了一筹。

  “哼……那你先去死吧……”项昀的枪忽然指着晏寒笙,马上就要扣动扳机,但是晏寒笙比他快了一步。

  “砰……”

  “嗯……”项昀闷哼一声,身上觉得很痛,看向胸口,白色的衣服上已经晕开了一圈的红色。

  晏寒笙的子弹已经射进了他的胸口处。

  “啊……”项昀手中的枪死死的攥在手上,虽然已经到了弥留之际。

  但是那把枪还拿在手上,他颤抖着双手,指着商睿和晏寒笙。

  晏寒笙那把枪也紧紧的握在手中。

  “快进去……”忽然,温凌浩的声音传了过来。

  上官绯立刻看向门口。

  门口马上进来了几个全副武装的特种部队军人,他们都带着武器,看到项昀拿着枪,他们马上开枪。

  “砰砰砰……”几声枪响,项昀的手上腿上,身上都种了几枪。

  他在没办法抵抗下去,直接倒在了地上。

  西雅,我来找你救赎了,原谅我。

  项昀的眼前是迷茫的,他微微的眯着双眼看这一处,再也动弹不得。

  “你怎么来了……”商睿看到身边的温凌浩,问了起来。

  “是晏队通知我来支援的……你们都没事吧……”温凌浩穿着迷彩,带着武器耳机等,身边站着他的部下。

  上官绯往前走了几步,忽然松了一口气,但是忽然觉得很想咳嗽。

  “咳咳……咳咳咳……”

  “呕……噗……”

  咳嗽了几下,上官绯的嘴里喷出了一大口鲜血,然后她就往后倒了下去。

  可是身体被人稳稳的接住,上官绯看到,是商睿……

  ……

  事后,穆兰通知人来处理韩懿的遗体,也联系了美国那边。

  金阳会的事情算是过去了,还剩下一些收尾的工作,穆兰当晚就去了美国。

  上官绯晕倒之后被商睿马上送去了医院,温凌浩见到上官绯有人关心,也放心了。

  他作为这次绯色计划的军方代表,也会去复命。

  上官绯没什么大碍,只是受了内伤需要调理。

  晏寒笙回到医院,把韩泠悦接走,他们回到了韩公馆。

  那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二点,韩公馆了灯火通明。

  一家人都坐在大厅里等待着什么,看到韩泠悦和晏寒笙平安归来,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但是韩泠悦什么都不说,只是搂着方丽,好像小时候一样,用无声的语言来撒娇。

  方丽似乎什么都懂,抱着她,摸着她的头发,时光好像一下子回到了二十多年前……

  江鹏这边呢,带着特案组的一干人等处理好了郁辛然父母的凶杀案,凶手是项昀,成方宇也在张浩的脖子那里发现了一个小针孔,凶手就是在那里注射了氰化物毒素。

  张浩的家里也找到了很多的证据可以证明他是一个黑警,他的妻儿已经逃离S市到了海外,但是他的资产全部被冻结。

  小柯因为季末诚的事情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能出来,顾风岩一直陪着她,后来打电话给了小柯的父母,他们将小柯暂时接回了他们所在的城市休息,调理心情。

  之后小柯跟顾风岩说,不想当警察了,顾风岩一直开导她,尽管不在身边,也能够经常陪小柯说话,那是他每天必做的事情。

  可是三个多月过去了,十一月初的S市也迎来了深秋,气温低至了十度,小柯还是没能来警局上班,她似乎真的要放弃了自己的梦想。

  十一月初的这一天,特案组的成员整齐的坐在会议室里,但是唯独少了小柯。

  气氛很压抑,孙慕晴的肚子已经显怀了,她穿着宽松的孕妇装,和应思铭挨在一起。

  韩泠悦怀孕也有四个月了,肚子微微的隆起。

  忽然,会议室的大门被打开,大家齐齐的看向门口,就看见来人手里提着什么。

  “不好意思,赶了早班车有点堵车,给你们带了喝的,我家两位孕妇女王是牛奶,其余人都是咖啡……”

  来人是小柯,她笑着将喝的放到了每个人的面前。

  她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

  “小柯,你来了……”孙慕晴起身拉住了小柯的手。

  “放心吧……柯姐就是你柯姐。”小柯伸手捏了一下孙慕晴的脸走到了韩泠悦的边上。

  “你啊你啊,瞒着挺好。”小柯伸手也同样捏了一下韩泠悦的脸,“这皮肤变得吹弹可破,怕是的小姑娘吧,诶江鹏,和你女儿,思铭家女儿刚好凑成三朵金花……”

  乐亦然已经生了,是个女儿,孙慕晴也检查一下,也是个女儿。

  人家都说怀孕的时候皮肤变好是怀女儿,但是韩泠悦却耸了耸肩。

  “那实在不好意思,不能如你所愿了……”

  晏寒笙也笑了起来。

  他们刚做完四维,是个男孩。

  “看来我真的要有孙子了……”一道洪亮的声音响了起来,穆兰身穿警服走进了会议室,后面跟着秦志远和罗涛,商睿则靠在门上。

  他是跟罗涛来的。

  “这是……升官了?”顾风岩小声的说了一句。

  “我接替了张浩的位置……以后,咱们就是同事了,金阳会的事情,彻底告一段落……以后再也不会金阳会三个字出现了……”穆兰离开三个月,回来就是这么惊人的消息。

  晏寒笙看了一眼韩泠悦,韩泠悦对他笑了笑。

  “你还不退休带孙子?接什么处长的位置……”商睿又是奚落的说了起来。

  “实在不会带,我也没办法……像我这样的女人,应该不会在家带孩子吧……”穆兰甩了一下长发傲娇起来。

  “秦局罗局,会议交给你们开吧,我想跟寒笙还有悦悦出去一下……”

  “好,穆处放心吧……”秦志远对着穆兰行了一个礼,穆兰点头。

  晏寒笙扶着韩泠悦起身往外面走,穆兰又对着门口的商睿说了一句:“你也一起吧……臭小子……”

  “走就走,怕你啊……”商睿和晏寒笙互相拍了一下对方的手,四个人一起离开了警局。

  ……

  晏志勋的墓前,穆兰站在那里,一身警服,就和当年的他一样。

  韩泠悦和晏寒笙以及商睿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

  “志勋,你看到了吗?你的儿子很优秀,他马上要当爸爸了,我也替你完成了任务,成功的摧毁了金阳会……”

  穆兰将手中的花束放了下来,最后对着晏志勋的墓碑行了一个礼。

  “真的是儿子?”商睿站在韩泠悦的右边,看着穆兰问了起来。

  晏寒笙站在韩泠悦的左边。

  “嗯……”韩泠悦点头。

  “哎呀,真是恭喜了,我这单身狗以后还是少往你们这边去,省的吃一嘴狗粮……”商睿撇撇嘴,将双手插进了外套的口袋里。

  “别担心,你还有小绯……”韩泠悦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了起来。

  商睿越看越像嘲笑。

  但是……

  那丫头……呵呵。

  穆兰转身走到了她们的身边。

  “孩子的名字想好了吗?”穆兰问了起来。

  “还早……”晏寒笙回答。

  “不如你取吧。”商睿说了一句。

  韩泠悦看向她。

  穆兰看着她的肚子,淡淡的说了一句:“叫晏景吧……”

  晏志勋曾经的未婚妻叫景舒,韩泠悦知道,穆兰是想纪念那个可怜的女人,一生都待在精神病医院,最后惨死。

  “好啊……”

  “走吧……回局里……继续开会……”穆兰对他们笑了笑,往前走,动作潇洒,一头长发随意的扎在脑后。

  韩泠悦看着穆兰,又看向晏寒笙,晏寒笙将手放到了韩泠悦的肩膀上,商睿将另外一只手放到了韩泠悦另外一侧肩膀。

  他们三个人看着穆兰的背影,脸上带着轻松的笑容。

  他们的故事永远不会结束,他们的友谊也天长地久……

  全剧终……

   好了好了,完结了,今天码了整整一天,总算安心了。

    新书《警队老公在破案》已经签约,这两天会开始更新。

    喜欢悬疑推理爱情的,继续收藏吧,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