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绯色的延续(完结后篇)

2021-10-22 作者: 南宫小主
  第365章 绯色的延续(完结后篇)

  “砰……”

  漠然的,一道枪声响了起来,穆兰和晏寒笙都抬起头看向那栋房子里。

  原本以为等来的会是一场爆炸,然后连同他们一起炸死,但是却传来枪声。

  穆兰立刻走到了晏寒笙的身边,盯着那扇门看。

  漠然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悦悦?”

  晏寒笙惊讶的看着里面那个手中拿着一把枪,毫发无伤的韩泠悦。

  韩泠悦走了出来,韩懿坐在地上,耷拉着头,手上是在流血,看上去很虚弱的样子。

  “寒笙……”韩泠悦朝着晏寒笙冲了过去,一下子就扑进了他的怀里。

  “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你怎么在这里……”韩泠悦从晏寒笙的怀里出来。

  晏寒笙不语,只是深情的看着面前的韩泠悦。

  韩泠悦对他笑了笑:“我没事,这不是梦……”

  韩泠悦拉起晏寒笙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脸上。

  “刚才……”

  韩泠悦想起了刚才穆兰被腿出去之后——

  “看看这里,为你量身打造的,喜欢吗?”

  “我本来以为你会一直好好的研究你自己的学术,至少你不是个会为了感情放弃这些的人,但是自从你认识晏寒笙,你就变了,你现在还要给别人生孩子,不行,我的作品不能有续集,你必须随我而去……”

  “哈哈哈……哈哈……”韩懿说着,又是放肆的大笑了起来,他从口袋里拿出来一个遥控器。

  “只要我按下这个遥控器,我们就一起成为最美的传说,哈哈哈……”

  韩懿拿着遥控器好像胜券在握,但是他不知道,韩泠悦此时手中,藏着一把小手枪,穆兰送她的掌心雷。

  韩泠悦忽然抬起手,手中的枪对准了韩懿拿着遥控器的手。

  “砰……”

  毫不犹豫的就扣动了扳机。

  “啊……”韩懿吃痛的大叫一声,因为年纪和身体的原因,他整个人因为这个刺激坐在了地上。

  其实半年前,韩懿被查出来,已经是癌症晚期了。

  他就让人开始打造这里,他要在死之前,再见一见韩泠悦。

  “你哪里来的枪?”韩懿耷拉着脑袋问了起来。

  “我婆婆送我的见面礼,不错吧……你可以做到铁石心肠,为什么我不能,奶奶不会再因为你痛苦,我也不会再因为你和寒笙分开。”

  韩泠悦说完便立刻去按开门,门果然打开了。

  她想过开门之后会做什么,但万万没想到,晏寒笙会在门外等她。

  “你真的……没受伤吗?天哪,我不是在做梦吗?不是吗?”晏寒笙深吸一口气,喜极而泣。

  “你哪里来的枪……”晏寒笙又问了起来。

  “我给她的。”穆兰上前一步,伸手摸了摸韩泠悦的头,“不是说没带着吗?”

  “从你给我开始就一直带着……”韩泠悦说了起来,“还好没有给我把裤子换掉。”

  韩泠悦笑了笑,但是她的身后。

  穆兰看见韩懿站了起来,他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枪。

  “寒笙……小心……”那把枪对着晏寒笙,穆兰大喊一声,韩泠悦立刻看了过去。

  接着便用自己的身子挡住了晏寒笙。

  “砰……”

  一颗子弹扎进了韩泠悦的后背上,她吃痛的倒了下来。

  “不……悦悦……”晏寒笙痛苦的大喊,随即举起枪。

  “砰……”

  “砰……”

  前后两声枪响,晏寒笙和穆兰都对着韩懿开了一枪。

  一个在头上,一个在心脏上。

  韩易灏手中的枪落了下来,身子笔直的倒了下去。

  “悦悦,你别吓我,你为什么……”

  穆兰见到韩泠悦倒在地上,痛的呲牙勒嘴,晏寒笙则痛苦的快要哭出来,她却笑了。

  “哎呀……好痛……”韩泠悦忽然自己坐起身来,她伸手够不着后背,只能够扭了扭身子,“好痛……”

  “悦悦?”晏寒笙惊讶的盯着她看,她身上居然没有流血。

  明明。

  “你看……”

  韩泠悦忽然伸手拉开了衣服的拉链,里面是一件防弹背心,但是很轻薄,一看就是特质的。

  和他们穿的不同。

  “这不会也是……”晏寒笙看向穆兰,想说也是你给的。

  穆兰点头。

  “真是疼,走不动路了……”韩泠悦靠在了晏寒笙的身上。

  “算你将功补过了,你自己善后……”晏寒笙一把将韩泠悦公主抱了起来,对穆兰说了最后一句就带着韩泠悦上车,扬长而去。

  “臭小子……有了老婆不要娘……”

  穆兰走进屋子里,看了一眼韩懿的尸体:“呼……结束了……这一切,真的结束了……”

  ……

  上官绯醒了过来,她发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她的面前还放了一张床,上面躺着一个女人。

  “姐姐?”她看到那个女人的脸了,和她记忆的沈西雅很像很像,但是很快的,上官绯回过神来。

  沈西雅早就死了,现在的人肯定不是她。

  “你是谁?项昀……你给我出来,你有种松开我,别绑着我……”上官绯开始大叫了起来。

  她还不停的挣扎,摇晃着身子,整个椅子都被她摇的叮当响。

  “别闹……冷静点……”项昀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他从黑暗中走来。

  穿着白大褂,手上还拿着一把手术刀。

  床上的人是闫书韵,她被麻醉了,但不是全麻,她还是有意识的,只是身体动弹不了。

  她看着项昀手中的手术刀,一颗泪水滴落了下来。

  “混球,你要干什么……”上官绯大骂了起来。

  “别着急……我们慢慢来,慢慢等……”项昀说着伸手脱去了闫书韵的上衣,手术刀慢慢的滑落了下来。

  “不要……你要干什么?你这个疯子……你杀我姐姐,你还要杀多少人你才满意……”上官绯大吼了起来。

  商睿的车开到了海边废弃的别墅,他的枪给了晏寒笙,晏寒笙自己枪却不知道丢到了哪里。

  所以现在商睿是空着手来了。

  他走到门口,大门是开着的。

  “项昀……”

  商睿喊了一声,没人应答。

  “疯子……项昀你这个疯子……”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上官绯的声音,商睿立刻抬头四下里寻找,却在门口的走廊上看到了一个显示屏,上面有项昀,上官绯,还有一个躺着的女人。

  “书韵?”商睿惊讶的发现,那个女人是闫书韵,但却好像长得不太一样。

  “要干什么?”商睿看见项昀拿着手术刀就放到了闫书韵的肚子那里。

  好像法医解剖的样子。

  “不……不要……”上官绯大喊着,商睿只能够看着这一切。

  他不知道项昀把人藏在了那里,他把这个屏幕放在这里,就是为了他一来就可以看到。

  “混蛋……”商睿一双手握成了拳头,狠狠的砸在了墙壁上。

  “宝贝,你知道吗?你最爱的男人现在就看着你呢,我也很想知道,你的心是什么颜色的。”

  “你要不要最后告诉他,你很爱他啊……”

  项昀俯身到了闫书韵的耳边说了那么一句。

  但是闫书韵却很冷静,面对死亡,她已经不再惧怕,只是深深的闭上了眼睛,泪水再一次滑落。

  “混蛋……你放开我……你也要解剖我吗?”上官绯不停的闹腾着,希望项昀住手。

  她认出了那人是闫书韵,但脸上有了人造的痕迹,想来是项昀的手笔吧。

  “呵呵呵……放心,我会让你完整的去见你姐姐……”项昀对上官绯笑了笑。

  他手中的刀忽然用力了一下,直接刺进了闫书韵的肚子。

  鲜血流了出来,但是闫书韵没有感觉,她的身体被麻醉了。

  商睿惊讶的看着这一切,不敢动了。

  刀子慢慢的开始滑动,直到项昀打开了闫书韵的腹腔,然后好像在找什么一样,从她的肚子里拿出了一个U盘。

  “这是我的东西,为什么在你这里,你想给谁啊?”

  这是之前闫书韵找到了的项昀犯罪证据,被迫吃了下去。

  原来这一切,项昀都知道。

  项昀将U盘扔在地上用脚踩碎了。

  他又将沾满鲜血的手术刀扎进了闫书韵的心脏,将那颗还热血的,跳动的心脏给拿了出来,托在手中。

  “我之前就是这样挖了温淼的心脏,给别人装上的,呵呵呵……”项昀笑了起来。

  闫书韵的手从床上滑落了下来,永久的闭上了眼睛。

  “啊……”上官绯尖叫了起来。

  “混蛋……”商睿看到这一幕立刻转身开始四处去寻找他们的下落。

  这栋别墅之前来过,商睿开始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寻找。

  晏寒笙将韩泠悦送去了医院,医生检查之后表示,大人和孩子都没事。

  韩泠悦坐在病房的沙发上,对晏寒笙问了起来:“大家都还好吗?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展览会上的游客基本上都离场,问题应该不是很大,只是张浩死了,郁辛然的父母也死了,这件事情江鹏在处理,还有就是季末诚牺牲了,为了救小柯,于清澜落网,只是小柯的情绪不是很好,风岩在陪着她。”

  “这一次我能出来,多亏了商睿和YOYO,是她定位了我的位置,我能找到你,也是YOYO的功劳。”

  “那……商睿现在在哪里?季末诚居然……”韩泠悦的手被晏寒笙握住,觉得很温暖。

  “闫书韵和上官绯被项昀带走,商睿去找他了,不过……我的枪丢了,他把他的给了我……”

  “哎呀,怎么把那个疯子给忘记了,他才是作品吧……你快去帮商睿吧,多带点人,知道在哪里吗?”韩泠悦立刻松开晏寒笙,示意他快点走。

  “我知道,那你一个人在这里千万不要乱跑,注意安全,我就是担心金阳会的余党要对你不利,但是目前大家都在做忙,我又担心商睿……”

  “那你叫一个人来就好了……你快走吧……我答应你,我好好照顾自己……”韩泠悦举起手来发誓。

  “不好意思,我再也不信你了……怀孕那么大的事情你居然瞒着我,我这个当老公居然才知道,商睿却早就知道了……这个账我慢慢和你算……”

  “你要吓死我才开心是吗?你现在厉害了,穿着防弹衣还藏着勃朗宁,会开枪了哦……”

  “呵呵……我错了我错了,不要生气了,不然宝宝会哭的,你那么凶……”韩泠悦在晏寒笙的脸上亲了一下,“老公乖,快去吧……”

  “你就仗着我爱你……不能跟你生气,那我走了,你一定一定给我小心……”晏寒笙起身,韩泠悦做了一个遵命的手势。

  随后晏寒笙离开,韩泠悦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双手放在肚子上。

  “宝宝乖,爸爸很爱我哦,也超温柔……”

  ……

  商睿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找了很久,伸手摘掉了带血的手套,将身上染了血迹的白大褂给脱掉,然后走到了上官绯的跟前。

  “你长的和你姐姐真的很像……”项昀伸手摸了摸上官绯的脸,她将头给撇开。

  被绑住的双手此时快要挣脱开绳索,她的身上还藏着一把军用小刀。

  “呵呵……小野猫,还是你姐姐更加的温柔。”

  “你闭嘴,你这个人渣,你没资格提我姐姐……”上官绯怒骂了起来。

  刀子将绳索给割开了,上官绯的双手得以自由,但是双脚还被绑着。

  项昀凑到上官绯的跟前,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商睿可真够慢的,他的女人已经死了一个,我看也要等你死了他才能来……”

  “上官绯,军事情报科的卧底,你好厉害啊……”

  “滚开吧你……”

  上官绯忽然伸出左手猛然的推开项昀,项昀没想到的手自由了。

  本想去拉她,但是被她右手上挥舞过来的一把刀给割伤了手臂。

  手臂上一道浅浅的血痕,还好他躲的快。

  上官绯眼疾手快的伸手去割绑住双脚的身子,还好这把刀够锋利的。

  一下子双脚就自由了。

  上官绯立刻起身,摆出了搏斗的姿势。

  “呵呵……果然不一样……看来是我小看了你……”

  项昀说着便往前准备去制服上官绯,她也奋力的抵抗了起来。

  实在是没有想到,项昀的功夫那么好,她似乎不是他的对手。

  几个回合下来,上官绯的双手被他给攥住,动弹不得。

  “狙击你是好手,但打架似乎逊色了不少……”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