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气运

2021-10-08 作者: 大熊不是猫
  第234章 气运
  扑克是流行于全世界的一种可娱乐可赌博的纸质玩具。

  关于扑克牌的起源到现在还不能完全确定,不过一般认为是由法国的塔罗牌演变而成的。

  早在15世纪时,人们通常把K当成是扑克中最大的牌,A则是最小的牌。

  而将A当成最大、2当成最小的玩牌方式可能是从十八世纪晚期法国大革命后才开始的。

  国内的规则一般则是以鬼牌最大、2次之、A为第三大、后面再接K,Q,J。

  其实,“鬼牌”是美国在后来才发明的,然后凑成了54张,随着扑克一起传回欧洲,一些列玩法也就应运而生了。

  后来,扑克传到国内,国内就在这个基础上开发了一些列的新玩法,比如一副牌的斗地主,两副牌的升级,四副牌的够级。

  纵览国内乃至全球,最流行的扑克游戏大约就是斗地主了。

  早在朝鲜战争时期,我们俘虏了很多花旗鬼子。

  他们天天闲着没事干,双方又不能用语言进行交流和沟通,于是大家交流的语言就是扑克,通用的玩法就是斗地主。

  战争结束之后,斗地主的玩法跟随战俘的回归流行于世界各地。

  21点是另一种扑克游戏,也是一种数字游戏。

  在所有的扑克游戏中,玩的其实都不是牌,是数字,是规律,是人心。

  21点几乎就是纯粹的数学游戏了。

  尤其是现在这个阶段只有一副牌的情况下,只要记住已经出现过的牌,计算剩余牌出现的概率就行了。

  沈光林上来就拿到了一副黑杰克。

  这还用怎么计算?

  这个意思就是很明显了,因为A是可以当做1点或者11点的,这就是立于不败之地了,除非庄家也是黑杰克。

  第一把牌顺利结束。

  庄家凑齐了19点,赢了其他家,但是输给了沈光林,算是顺利完成了保本。

  这一局只有沈光林赚了钱。

  第二把,沈光林发到手的是一张Q,另一张又是A。

  在21点中,Q是10点,A可以当1点或者11点,这又是一把黑杰克!

  命运就是如此的无情和不可理喻。

  沈光林的下一副牌又是一个10点外加一张A,刚好21点,再次完胜。

  第四把,还是黑杰克。

  一副牌里的四张A沈光林已经全部拿到了。

  其他牌客甚至觉得这不会是庄家故意给这位年轻人送钱的吧。

  黑杰克是奖金加倍的,原本1000新币的底,瞬间变成了2000,四局就赢够了林文伟一个月的工资。

  8000新币的筹码到手了。

  第一副牌发到了这个阶段,剩下的张数已经不多了,是时候该换新的一副了。

  局面重新开始。

  第二局的第一把牌,沈光林拿到的又是黑杰克!

  这不科学啊,说好的概率与统计呢,说好的计算呢?说好的方程呢?
  又是2000新币到手。

  沈光林连续开了五把黑杰克,瞬间吸引了不少人过来进行围观。

  这个局面持续了下去。

  又是三把黑杰克。

  沈光林已经连赢8局了,而且都是黑杰克。

  荷官都有点麻木了,他也在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做了手脚,因为沈光林动都没有动,从头到尾都没有摸一下牌。

  第九把,沈光林的牌终于不是黑杰克了,大家松了一口气。

  沈光林手里的牌是一张A,另外一张是9,加起来这是20点。

  虽然这把牌依旧有很大概率会赢,但毕竟不是黑杰克了嘛。

  如果全是黑杰克,那也太吓人了。

  这时候,庄家手里的一张暗牌是盖着的,另一张明牌的是J,可算作10点。

  但是,到现在为止,沈光林已经赢了一万六新币了。

  他自己也觉得有点无法理解,自己明明准备好了大招,却败给了运气。

  难道自己是天选之子?
  接连8把黑杰克,能够拿到这种牌也是醉了。

  林文伟在一旁都看傻眼了,有这样的运气就不该在出现在这样的低价桌,应该去贵宾区玩玩呀。

  不过沈光林已经不打算继续玩下去了,今天的事情着实有点诡异和不科学。

  但是,这场牌局还是要继续的。

  “开牌吗?”庄家向周围的其他玩家问道。

  “慢!再来一张!”

  沈光林漫不经心的说道。

  他还要!
  他就是想看看自己会不会爆牌。

  荷官很惊讶,不过还是很耐心的帮他又拿了一张牌。

  果然,是一张A!

  刚好21点!
  这狗屎运气!
  “收拾东西走吧,不玩了。”沈光林跟林文伟说了一句话。

  在这里,科学和数学没有用,适合用玄学。

  林文伟全程就是那个工具人,他自从进来之后也就是端着筹码跟了一路,沈光林倒是还玩了几把,他就是站旁边看一看。

  沈光林还在想着自己运气加身的事,突然听得有人讲,“他不会是老千吧。”

  “不会,老千不会只赢2万块。如果我有这样的运气,我肯定要赢200万。”

  有道理。

  赌场有免费的饮料,就在沈光林喝茶水的档口,林文伟去换筹码了,不玩就不玩了呗。

  按照一般的电影桥段,这时候应该有人找他搭讪了。

  果然,一个清亮妩媚的声音传来:“先生,很抱歉打搅您一下。”

  我就知道会这样。

  沈光林抬头,一个年轻女人在跟他说话,制服装的清秀美女,穿着还算是保守,但是两根锁骨很性感,脖颈很白,嘴唇很薄,牙齿很整齐,看着就很养眼,让人想着亲近。

  这是一杯好茶!
  沈光林确实从赌场赢了一点钱,但是不多,见好就收的道理他比谁都懂,没有必要搞的大家都不愉快。

  “我是VIP厅的荷官蒋小月,老板邀请您到贵宾厅去玩一下,这是10万新币的筹码,算我们送的,赢了是您的,输了算我们的。”

  说到底,他们还是不相信自己有这样的运气呀。

  沈光林自己也不相信。

  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不过,既然有人愿意验证他的成色,那就再去一趟也无妨,给老板们也好好的上一课。

  所谓贵宾厅其实就是一个大包厢,沈光林带着林文伟进来的时候里面已经坐了几个人了,看眼神很精干,一看就不是善茬。

  不过领头人态度倒是和蔼,人也比较年轻:“先生贵姓?”

  “沈。”

  “沈先生您好,请入座。”

  客随主便,那就落座呗。

  “玩多大的?”把筹码放在桌子上,沈光林既然躲不了了,那就陪他们玩一把。

  “随意,看沈先生定。”

  “那就一局十万吧,输完为止。”反正不是他消费,这一把赢了就赢了,输了就输了
  “可以。”

  美女荷官洗牌的手法很炫,牌在空中甚至可以连成一条线,沈光林知道,她们应该是可以随意做牌的,东北赌王马洪刚就擅长此道。

  不过,为了显示公平,切牌还是让沈光林来切。

  也算规范,因为整个过程不用手碰触,估计也是怕通过手法换牌。

  其实不用这么谨慎的,因为行业内流行的那些偷牌手法,沈光林是一种也不会。

  沈光林过来这里,原本是想验证一下自己的算牌技术的,现在看来似乎不太行了。

  刚发第一张牌,他手里已经有一张A在手了。

  庄家也有一张明牌,是张8.
  在剩下的50张牌中,是10点的牌有16张,那黑杰克的概率就应该是16/50。

  第二张牌发出,这张是暗牌,没有打开。

  沈光林碰都没有去碰,他示意荷官翻开吧。

  但是大家开始有了不好的预感,大家感觉,没翻开的那张牌估计是一张10点.
  是祸躲不过。

  荷官真的把牌翻开了,果然是10点!
  一张梅花Q静静的躺在那里。

  荷官其实是洗了牌的,别的不知道,但是四条A她是洗到一起了的,切牌的过程也有看到,不应该是这样一个样子。

  事情就是如此巧妙的发生了。

  遇到黑杰克押一输二,沈光林这一下,二十万新币到手了,加上原来的10万,已经是30万新币了。

  再来一把,又是这个情况。

  再来,还是。

  林文伟都不敢相信,转瞬之间,沈光林已经赚了70万新币。

  对方终于不再尝试了,毕竟60万新币也不算是一笔小数目,能够喝多少次茶了。

  年轻人站起来伸出手,“正式认识一下,我行李,李宗磊,马来西亚人,无业游民,这是我家开的赌场。”

  我还以为是李宗伟呢,沈光林也是建好就收,“沈光林,华夏人,一名普通的大学物理老师。”

  “以前有人说一些人会有大气运,我不信,但是现在我信了。”

  “你这么一说我也信了!”

  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

  “沈先生以前没发现自己有这样运气?”

  “确实没发现,我来这里原本是想验证我的数学公式呢,结果这该死的运气破坏了我的计划。”

  沈光林决定实话实说,反正他又没有打算以赌为职业。

  我这里还有40万,换一种扑克的玩法怎么样?”李公子也想看看沈光林是不是玩其他牌也有这样的运气。

  “不了吧。”

  “不玩钱?”

  “那也不玩。”

  “就一把,你赢了,桌上40万全是你的,输了,什么也不问你要。”

  这是他自己说的,那就玩一把。

  荷官重新拿出一副扑克,接下来准备玩炸金花。

  李公子交代了,不要用手法换牌,就看概率。

  美女荷官洗过牌,很随意的每人发了三张。

  李公子率先看牌,看过牌就想丢了,“没劲,最大是个Q。”

  沈光林连牌都没去拿,他感觉,这把估计又是自己赢。

  “我猜,里面应该有张A。”这是沈光林的估计,他可能跟A有缘。

  “真的假的?”

  荷官开牌,是真的,三张牌是:A,J,K!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