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护短是传统

2021-10-22 作者: 菠罗小吹雪
  第211章 护短是传统

  随着声音,仙岛之上也“嗡”的一声,一道仙光缭绕的白色虚影瞬息高达万丈。

  “你做过什么,自己知道!”

  龙吉抬头望着那道庞大的身影,手提神剑,神情冷漠道:“说,你是不是还因为蟠桃会之事耿耿于怀,故意安排这等事来恶心我?”

  只见仙影身着白色仙袍,正是符元仙翁,白发白须,浑身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道韵。

  此刻纵然被剑指着,符元仙翁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微笑。

  四周,原本并不激烈的战斗也已停歇,无数天兵天将们拿着兵器,面面相觑,却是丝毫也不敢靠近龙吉。

  看着四周倒在地上的兄弟们,他们的心情多少有些无奈。

  事实上在刚才,他们奉命上去阻拦的时候,也并没有几个人敢真的对那位殿下动手。

  可是,被神将大人激怒以后,那位殿下出手就不怎么留情了。

  或许这就是他们身为底层小人物的悲哀吧。

  在凡人眼中是威风的天兵,可在天庭呢,依旧属于最底层,平时被大人们呼来喝去,好事轮不到,坏事来背锅。

  就好比这次,本来是神将大人惹怒那位殿下的,可最后受苦的依旧是……等等,神将大人呢?
  众天兵左右寻找起来。

  很快,他们就看到了躺在一堆破碎的宫殿废墟中,甲胄被斩的破碎,身上布满剑痕的几位神将大人。

  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忽然心理舒服多了。

  再看向那位手持长剑宛如女帝般的殿下,忽然还有点钦佩起来。

  一视同仁这点就很……公平!
  “殿下这些话从何说起啊,倒是叫老夫多少有些莫名其妙。”

  符元仙翁温笑道:“再者说殿下一直在下界,老夫则在仙宫中深居简出,并未出去……”

  龙吉目光骤冷:“你不认……”

  “仙翁,殿下且慢动手!”

  正说着太白金星挥舞着拂尘,匆匆赶了过来。

  “见过仙翁!”

  到来后,太白金星先向符元行了一礼。

  这位仙翁本就道行高深,加上是天庭的元老级人物,纵然是原来的天帝夫妇也得给三分面子,更遑论其它人了。

  符元仙翁轻轻颔首。

  太白金星这才来到龙吉跟前,着急的低声道:“龙吉殿下,你……你怎么回天界了?”

  龙吉被她母后罚下界去,未受传召,不得复返。

  擅自回归,那就是犯天条的事,加上原本就是受罚之身,这就成了罪上加罪……

  龙吉看向符元仙翁冷笑道:“你怎么不问他?”

  看向符元仙翁的时候,龙吉的眼底露出几分忌惮。

  她现在虽然勇,但也并非昏了头,她来天庭的时间比较短,但也知道符元仙翁在天庭的地位极高,又是连她父帝母后都要给面子的人物。

  只是符元仙翁实力怎么样,她却一直都没有见过。

  就在刚刚,通过刚才符元仙翁挡下她的一剑,她发现其道行真的有些深不可测。

  静下心来感知对方的仙力,发现浩如渊海,她的力量在其跟前,不值一提,哪怕不是大罗金仙也得是上古大能层次。

  或许只有师尊才能与之对抗了吧……龙吉心中一叹,不由的想起了玉泉山以及外出游历的事。

  一份勇气在心中油然而生,龙吉抬头看向释放出法相的符元仙翁,神情忽然坦然了起来。

  遭受不公,绝对不受,道理讲不通了,那就动手便是。

  如今她最不缺的便是动手的勇气……

  “仙翁,这……”太白金星一脸为难的看了过去。

  谁都知道这位殿下以前比谁都听话,尤其是瑶池金母的话,那更是丝毫不敢违抗。

  能把这位听话的小殿下,逼的今日提剑打上天庭,要说其中没有什么理由,那太白金星肯定是不信的。

  但让他无奈的是前天帝下凡前去历劫,瑶池金母闭关……现如今有谁能比这符元仙翁身份地位更大更高么?

  太白金星心中叹了口气。

  没有!

  斗牛宫,天庭纠察部的大本营。

  大殿两侧各有三个灵官坐在案几后翻阅卷宗,最上首则是一个道人盘坐。

  道人看起来年纪轻轻,此番闭着双眼,说不出的飘逸与淡然。

  可是一众纠察灵官看向他的时候,眼前却充满敬重。

  无他,只因这位便是如今暂时执掌纠察部的玉虚宫元始天尊的关门高徒,空虚真人是也!

  他们对这位真人知之不详,但元始天尊关门弟子八个字,已经说明了太多太多……

  “报!”

  这时,一个纠察灵官有些慌张的快步进了仙宫,行礼道:“真人,天庭出事了。”

  “什么事如此慌里慌张的?”

  空虚还没睁开眼,一个做记录的灵官笑道:“天庭能出什么事?”

  “稳住,莫慌!”

  此刻,空虚也缓缓睁开眼来,淡然道:“遇到凡事不要慌,天塌不下来,说吧,怎么了?”

  旁边一个仙童识趣的斟上一杯仙茶,雾气缭绕。

  空虚淡然的端了起来,吹了吹,轻轻啜了一口。

  这些日子本尊在外面行动,留在天庭的只是一个分身,但收获还是蛮大的。

  虽只是暂时执掌纠察部,但所得的功德却有他的一份儿。

  负责纠察的灵官一致外面苦笑道:“真人,本该在下界受罚的龙吉殿下……今日不知何故,上天来了。”

  “上天来了?许是小殿下离家太久,想回来看看了,小事。”

  空虚听完淡然的点了点头。

  那个纠察灵官低声道:“打上来的。”

  “打上来的也没……噗,打上来的?”

  空虚怔了怔,忽然口中的茶都吐了出来,惊诧的看向纠察灵官。

  这代入空虚的小号太久,一听到差点儿忘了那还是自己徒弟。

  那个纠察灵官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殿下一路朝着符元仙翁的姻缘殿杀过去了。”

  “不是,为什么啊……姻缘殿……”

  本来疑惑的空虚听到后面的两个词眉头蹙紧。

  龙吉跟符元迟早要对上,这点他知道。

  他记得是大劫开始,殷商伐西岐,在凤凰山受过的龙吉出手帮助西岐对抗申公豹请来的能人异士。

  后来,在符元仙翁的符诏下,委身下嫁给一个叫洪锦什么的手下败将。

  可是此刻就打上天……这时间有些对不上啊!

  另外,原来龙吉委身下嫁,这件事本来就充满着许多谜团和让人费解的……点。

  昊天上帝与瑶池金母算是天庭的主人了。

  符元再怎么天庭的元老,也不敢拿那两位的亲女姻缘做手脚,但令人费解的是原来龙吉听到是符元仙翁的意思便答应了。

  而作为父母的天帝与金母那边也没有任何反应,这当中要说没点什么py交易,他第一个不信。

  但不信……又能怎么样呢?

  那对夫妇历劫的历劫,追夫的追夫,现在龙吉的家长就剩他这个师父了。

  不对,应该是玉鼎那家伙,他现在是空虚真人。

  “天帝你两口子真是好算计,把难题丢给我……”

  空虚心中叹息,但讲真龙吉这个自带“钞”能力的徒弟,他还是相当满意的。

  别的不说,收下龙吉后,玉泉山所有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富了起来……

  此番徒弟遇到麻烦,他虽不是本尊,但能视而不见嘛?

  答案自然是……

  地界。

  山河图世界内,阳光明媚,鸟语花香。

  可蚊道人一脸惊恐,望着四周:“你们不要过来,你们不要过来啊……”

  只见玉鼎、太乙、黄龙、云中子五人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一步步向着他逼近。

  而看起来最仙风道骨的南极仙翁最不是个东西了,将仙杖化作一张网将他给罩在了下面。

  “玉鼎师兄,你打算怎么处置这家伙?”云中子笑问道。

  玉鼎捏着下巴笑吟吟道:“自然是好好招待……”

  话音未落,他整个人脸上的笑容敛去,愣着抬头,一脸茫然。

  “我……我……”

  玉鼎只觉得眼前有些发黑,呼吸有些困难,一口气有些上不来,下不去。

  “你什么你,你要死啊!”

  黄龙没好气推了玉鼎一把。

  “玉鼎,怎么了?”太乙稍一沉吟,敏锐察觉了不对。

  玉鼎幽幽看了黄龙一眼,忽然若有所思道:“黄龙师兄,我记得你好像很喜欢龙吉这个徒弟。”

  “废话,龙吉殿下机灵可爱又懂事,还会孝敬师父。”

  黄龙没好气的一甩袖子:“她愿拜你为师你就偷着乐吧!”

  “其实……我也可以让她拜你做二师父。”玉鼎徐徐道。

  “真的?”黄龙有些兴奋了起来。

  玉鼎笑吟吟的看向太乙、云中子:“三师父,四师父?”

  太乙琢磨了一下,又抬头看了下天空,猛地一惊,惊愕的看向玉鼎:“不会吧?”

  玉鼎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点了点头。

  这么说吧,龙吉打上天宫的剧本……是他一手安排的,可……时间对不上啊!
  按照他的安排龙吉在看了他的故事,又在封神大劫中被逼嫁人,到时候奋起反抗,一不小心去家里闹一闹……也是很符合逻辑的嘛!

  谁知道这宝贝徒弟现在就上天了。

  “什么不会吧会吧?”

  黄龙狐疑的盯着太乙和玉鼎:“你们俩到底在说些什么?”

  太乙看向玉鼎。

  玉鼎干咳一声点了点头后,太乙才道:“刚接到最新消息,龙吉殿下……打到自己家里去了。”

  “打到自己家里去?那有什么大不了的。”

  黄龙不以为意的摆摆手忽然一愣,抬头看向高处:“你们说的是……天庭?”

  玉鼎太乙两人分别扭头向两边,四十五度角望天,当做没听见。

  黄龙看了眼两人,忽然大怒,提剑就砍:“玉鼎你个王八蛋,又给我下套,第二次了……”

  玉鼎一边跑一边义正词严道:“你拿我徒弟宝贝时候怎么不说给你下套?”

  黄龙愤愤的停下道:“以后我收不收徒弟,跟你无关,你再敢把你的徒弟推给我,我……我一剑斩了信不信?”

  “好了!”

  南极仙翁摇摇头,结束了纷争,看向玉鼎时……眼中也露出一丝无奈。

  “师弟,你那边……到底怎么回事?”

  南极仙翁郑重道:“咱玉虚一脉和天庭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你可不能教唆门下闹事啊!”

  说起来他也相当无语,这家伙教的徒弟一个个贼有本事,但是也很能惹事。

  关键是有事没事都喜欢去天庭转转。

  怎么滴,当天庭是你们玉泉山一脉的后花园么?

  玉鼎也有些无奈道:“天地良心,我教的弟子一个个尊师重道,乖巧听话,我也不知道怎么他们老喜欢跟天庭杠……”

  南极仙翁严肃的看了过来。

  玉鼎立马改口道:“我本来寻思天庭的公主没什么事,谁知道这次还是没能逃脱去天庭的魔咒,师兄你说,是不是有人对我的弟子们下了咒?”

  分明是你自己教徒有问题,别给我往咒上扯……南极仙翁脸上肌肉跳动,面无表情道:“有师尊在,谁能对你门下施咒?”

  “好像……也是!”

  玉鼎讪讪道,瞅了眼旁边正一脸八卦,听的十分入迷的蚊道人,大袖一甩带着众人出了山河世界。

  “那这次的事怎么解决?”

  太乙叹息道:“你要去看看嘛?”

  “我能不去嘛?”

  玉鼎摇摇头:“这些小家伙,还真是不让我这个师父省心啊!”

  说话间,他看向天上,目光凌厉了起来。

  虽然有些出乎他的计算,但既然发生了,那他可不会冷眼旁观坐视不理。

  自己的徒弟自己疼!

  毕竟,护短可是他们阐教的传统。

  当然他比较讲道理,辨是非,如果徒弟错了收拾徒弟。

  可要是他徒弟没错……

  他玉鼎手中斩仙剑的名字难道是白叫的吗?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