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九公主与状元郎(19)

2021-08-19 作者: 哩猫小妖盖
  第168章 九公主与状元郎(19)

  温瑜本就醉酒,又中了合欢散。

  早已被烧糊涂了。

  听着公主的话,一时不知这是何意思,只睁着双迷惘的眼睛看过去。

  她弯眸,轻声:“夕水街有一间米铺是我开的,近日遭了些麻烦,被内阁院的人查办,还请温状元能够通融通融。”

  温瑜呆呆地看着公主,似在努力消化刚才那段话。突然,他被吓得清醒几分,不可置信:“公主,你.”

  曲妗疑惑。

  ——“你这样是不对的。”

  他努力劝说:“公主若有难处可以直接告诉臣,不必委身.”

  曲妗扬了眉梢。

  她本意就只是等温状元同意,然后扶他去水池边上清醒清醒罢了,却不想他会错了意。

  不过那合欢散的药效还挺猛的。

  真有圣人可以坐怀不乱吗?
  曲妗从一开始就对温瑜这种尊规守礼之人保持着很高的兴趣,逗他也成了件消遣的好玩事儿,有意想试试他是否真如表面那般端方有节。

  于是踮起脚尖,仰头凑近温瑜唇瓣。

  看着他无措的眸子,轻声:“温状元,谢谢你刚才帮我喝了那杯酒,就算不是为了报答,你我也是未婚夫妻,亲一下而已,若能帮你缓解缓解,又有什么问题呢?”

  温瑜咽了下口水。

  “没关系的,别人即使没有婚约,也会这么做。”公主嗓音婉转,挠得他耳朵发痒,似乎觉得好奇,还伸手轻触了下他上下滑动的喉结。

  温瑜一颤。

  他觉得自己更难受的同时,脑子好像也没那么清醒了,视线不由自主就落在公主半开半合的朱唇上
  耳边不断回响起公主的声音——

  ‘没关系的。’

  ‘别人都会这么做。’

  如被蛊惑,他慢慢倾身。

  可就在即将吻上去时,却突然停住。

  他连连后退,将身体抵在假山石上,红着脸忙说:“臣与公主尚未完婚,不敢造次。”

  —

  曲妗一愣。

  还真是个傻子。

  明明都被烧糊涂了,脑子里装着的却依旧是那些繁文缛节。

  —

  过了几日。

  曲妗以为米铺又要来内阁院的人来查办,结果等了一天也没人,她就倚在摇椅上浅眠了一会,直到绿衣轻唤她该回府了,方才醒来。

  因为内阁院的人没来,所以米铺的生意回暖一些。

  毕竟这可是挂着九公主的名号呢,而九公主最近又得陛下宠爱,想要攀比的人数不胜数,就都来买米,且出手大方,经常多给许多小费,她赚得也是盆满钵满。

  刚推门。

  曲妗就瞧见不远处站着一人。

  未穿朝服,一身白衣,如玉公子,世间无二。

  曲妗挑眉看他:“温状元,是刻意来找我的吗?”

  他红着脸,却没否认。

  曲妗与他并排走着,含笑看他:“米铺的事情,是你解决的?这么轻易帮我,就不怕我在做什么非法勾当?”

  温瑜道:“公主的米铺并无问题。李大人和赵大人都是骠骑大将军的门生,近日大将军与首辅大人摩擦甚多,所以殃及了公主。”

  “你查的倒仔细。”

  温瑜不经意转头,看着公主的侧颜,紧张得摸了摸袖中的玉兰钗。

  不知公主是否喜欢
  上次那杯掺了料的酒,他喝下的即刻,就再也听不见旁人的心声了。心里庆幸安静的同时,又有些可惜,再也不知公主对他是怎样想的了。

  之前有读心术,尚且不能讨公主欢心。

  没了之后。

  是不是会更加差劲
  他有意想找话说,可憋了半天,却只问出一句:“公主喜欢花草吗?”

  公主答得随意:“喜欢。”

  “那公主喜欢什么花草?”他问。

  曲妗抵着下巴思考。她当然是喜欢玫瑰,可这个位面好像没有玫瑰,便不答反问:“温状元喜欢什么?”

  温瑜没想到公主把问题抛了回来,他吞吐:“.玉兰。”

  “那我也喜欢玉兰。”

  温瑜嘴角隐隐含笑。

  不等他将袖中的玉兰钗送出去,绿衣就附耳过来,与公主说了几句什么,公主便神色一冷,与他告辞。

  *
  曲妗来到六皇子府。

  还未到正屋,就听到一阵哭泣声,是皇后的。

  她推门进去。

  一杯子就朝她砸来,额间瞬间破了个伤,鲜血直流。

  皇后哭红着眼睛怒瞪她:“你还好意思来?瞧你把辉儿害成了什么模样,非问辉儿要什么野鹿,害得辉儿一时不慎,摔下了马,到现在都还没醒。”

  见皇后哭得差点晕厥过去,曲倾连忙扶住,眼睛也是通红一片:“皇兄肯定能醒来的。”

  皇后哭的更狠了。

  同时心里愈发怨恨曲妗。

  一时口不择言:“我看你就是怨恨我当年那么对你,所以寻仇来的,哪里是我的福星报恩,都是幌子!辉儿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唯你是问!”

  辉儿可是她的命根子。

  她之所以皇后之位稳固,完全是因为父亲的扶持,而父亲之所以扶持她,也完全是因为盼着辉儿当上太子,可若是辉儿没了,父亲也断然会放弃她,任由她苟延残喘。

  看着曲妗慌乱跪在地上,曲倾满是得意。

  可接下来。

  她就说了句让她笑容僵住的话。

  “母后,三姐姐问儿臣讨要野鹿,儿臣并没有,她便说六哥哥擅长骑射,央求儿臣去向六哥哥说些好话,让六哥哥在昨日围猎上,替她抓一只。儿臣这边还有三皇姐与我往来的书信作证。”

  皇后把曲明辉视作一切,对曲明辉有利的,她就留,对曲明辉无用的,她就冷眼。

  皇后之所以对她不错,完全是因为她之前能够督促曲明辉学习,后来能够帮她出谋划策、给贵妃使绊子。

  所以在得知曲倾的计划后,她就从来没想过皇后会明察秋毫。

  早就准备了后续计划。

  看着一片混乱的局面,曲妗抬手摸了下受伤的额头,嘴角带起一抹冷笑。

  曲倾接下来,就该投奔到贵妃麾下。

  要收网了。

  *
  深夜。

  一辆马车停在骠骑大将军府门外。

  从马车上下来位披着黑斗篷的人,小心走进将军府。

  “你说九公主跟质子有勾结,我该怎么相信你呢?”骠骑大将军田向武冷笑着问。

  戴着黑斗篷的是名女子,声线柔和,可此时却透露着阴狠:“凭我亲眼所见。并且,就算他们没有勾结,大将军就不能给他们制造个勾结的机会吗?温家可是个很好的盟友,这么多年一直没有站队,眼看温家就要因为跟曲妗联姻而入了首辅的阵营,大将军就不着急吗?”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