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元妃省亲贾府穷奢世难寻

2021-07-22 作者: 九命猫零
  第133章 元妃省亲贾府穷奢世难寻

  ……

  送走了贾赦、贾珍,府内女眷哀哭悲戚,自不去提。

  其实倒也不全是贾玦要坑他俩,四王八公一系皆去平叛,本就是应有之义,不能贾玦把其他叔伯送去了,落到自家头上却畏敌避战,那四王八公一系该怎么看他?

  而贾府若去,贾赦、贾珍的确是最合适的人选,当然顺便把这两个坑货送走,让他们自生自灭的心思也是有的。这些道理,贾玦都已和贾母说的很明白了,贾玦相信最终她会想通的,毕竟老太太向来最是深明大义。

  ……

  果然,不出三日,贾母又把贾玦叫去,言说贵妃省亲事宜,主要没办法,老太太发现府里现在的任何事情,离了这小子,居然就办不得了。

  贾赦、贾珍是去湖广当大官去了,心底这样安慰着,贾母面上勉强挤出几分笑意,陪贾玦说笑两句,匆匆商量完元春省亲的一应事务,便道乏了,草草教贾玦去吧。

  贾玦也不在意,只像往常一般说笑逗趣,见贾母兴致不高,回了句,“老祖宗早些休息!大叔、大哥,于沙场建功立业,乃我贾府的骄傲,勿以他们为念。”便告退出来。

  ……

  剩下这些日子贾玦日日忙乱,所幸有贾琏回来帮他,贾琏这人倒是心大,闻说老子要去湖广平叛,不仅不伤心,反而高兴直呼:“我爹当上巡抚了!”每每见人,都要炫耀一番,生怕别人不知道!

  如此直到十二月将尽,贾府众人才将园中各处齐备,各种监管都交清帐目,各处古董文玩,皆已陈设齐备采办鸟雀的,自仙鹤、孔雀以及鹿兔、鸡、鹅等类,悉已买全,交于园中各处像景饲养,并贾蔷那边自南边采买的十二个小女儿,也排演出二十几出杂戏来,王夫人亦从城外请了位叫妙玉的年轻师父来,进了栊翠庵,其内陪着的小尼姑、道姑也都学会了念几卷经咒。

  贾政见贾玦诸事安排妥当,略心意宽畅,虽那日出了那事,但他待贾玦一如从前,毕竟在他眼里,为国尽忠本是当有之事,甚至要不是王夫人、贾母从旁相劝,他恨不得跟了贾赦一道去湖广共赴国难,纵使为国捐躯死了,也是一世清名万古流芳!送贾赦的那天,他简直恨不得以身换之。

  ……

  到的年节,乌进孝送来了往年两倍的年礼,贾玦见他还算乖觉,略点了他几句,便放他去了。贾府众人草草办了年节,贾玦又请贾母等进园,由贾母色色斟酌提点,直至一切妥当,再无一处遗漏不当,这才由贾政择日题本。

  本上之日,直达九重,御揽,奉朱批准奏,于正月十五上元之日,恩准贾妃省亲。

  贾府领了此恩旨,贾赦、贾珍之事尽被抛诸脑后,越发夙兴夜寐,期盼元宵。

  展眼元宵在迩,自正月初八日,就有小火者出来先看方向,预定何处更衣,何处燕坐,何处受礼,何处开宴,何处退息。

  又有巡察地方总理关防太监等,带了许多小火者出来,堪定各处关防,挡围,指示贾宅人员何处退,何处跪,何处进膳,何处启事,种种仪注不一。

  府外面又有工部官员并五城兵马司,打扫街道,至十四日,俱已停妥,这一夜,上下通不曾睡。

  至十五日五鼓,自贾母等有爵者,皆按品服大妆,于荣府大门外静悄等候,鸦雀无声。

  贾玦等人在西街门外等候,街头巷口,俱系围挡严。正等的不耐烦,一不知名太监坐大马而来。

  问其消息,曰:“早多着呢!未初刻用过晚膳,未正二刻还到宝灵宫拜佛,酉初刻进大明宫领宴看灯方请旨,只怕戌初才起身呢。”

  贾玦听了,便回贾母,“老祖宗且散了,回去休息吧,大姐姐还早着呢,在这等着也是空等,等时辰快到了,我再命人叫您。”

  贾母面有意动之色,贾政在一旁皱眉,“玦儿,这说的甚么话?她虽是你大姐姐,但既已入了宫中,便是君臣之别,臣侯君王,本是应应当,岂有嫌慢早退之理?若是贤德妃娘娘早来片刻,我家岂不失礼?”

  “二叔说的对!”贾玦深以为然,因笑道,“既这么着,我们且请回房,二叔自在这等着,有您这贤德妃生父在此恭候,以父侯女,以臣侍君,当不显得我家失礼。”

  贾母并众人一夜未睡,亦等的不耐,闻言皆笑,“善!”

  于是贾玦便领贾母等暂且自便,园中悉赖凤姐照理,她自命执事人带领太监们去吃酒饭不提。

  ……

  众人回府,各自围坐一圈,皆不时张望外头,却系心事重重无一人说话,只闻听王夫人闭目掐动念珠,口中不绝低声念诵之声。

  如此等了不知多久,忽听外边马跑之声,一时,有十来个小火者喘吁吁跑来,皆道,“来了,来了,各按方向站住!”

  贾玦出,领合族子侄在西街门外,贾母亦领合族女眷在大门外迎接。

  等了又有半日,才见一对红衣太监骑马缓缓走来,至西街门下了马,将马赶出围之外,便垂手面西站住。

  复又等了半日,却见又是一对红衣太监,亦是如此,这般往复了十来对,方闻得隐隐细乐之声。

  远远见一对对龙旌凤帜打头,其后又有十来个销金提炉焚着御香,然后一把曲柄七凤黄金伞过来,再有值事太监捧着香珠、绣帕、漱盂、拂尘等类。

  这一队队过完,后面才是八个火者抬着一顶金顶黄绣凤舆,绶缓行来,贾府众人等连忙路旁跪下。

  那凤舆上人,早命几个太监来,扶起贾母、王夫人等,却不曾与众人说话。

  那凤舆一直抬进大门,入仪门往东去,到一所院落门前,有执拂太监跪请下舆更衣,于是舆入门,太监等散去,只有昭容、彩嫔等引领元春下。

  只见院内各色花灯绚烂,上面有一匾灯,写着“体仁沐德”四字。元春入室,更衣毕复出,上舆进园。只见园中香烟缭绕,花彩缤纷,处处灯光相映,时时细乐声喧,说不尽的盛世红楼,写不完的富贵风流。

  ……

  此时元妃在轿内看此园内外如此豪奢,因默默叹息,万岁御极十四载,连份给后宫妃嫔的首饰银子都拿不出,所穿龙袍皆系朴旧,如今更因湖广之事,焦头烂额,夜夜无眠,生怕做了亡国之君,无颜见列祖列宗,家里却赶在这时候建了如此一座园子……

  虽然心底担忧,到底知道家中建园也是为了她,一片拳拳爱护之心,且如今府上诸人皆欢喜,她在这时候去扫兴,或斥责言说,到底不妥,沉吟良久,只叹了句,“靡费太过,何至于此?”

  ……

  忽又见执拂太监跪请登舟,贾妃乃下舆,只见清流一带,势如游龙,两边石栏上,皆系水晶玻璃各色风灯,点的火树银花,上面柳杏诸树虽因深冬而无花叶,然皆用通草绸绫纸绢依势作成,粘于枝上的,每一株悬灯数盞,更兼池中荷荇凫鹭之属,亦皆系螺蚌羽毛之类作就的,诸灯上下争辉,真系华灯初上,直映的如白昼一般。

  船上亦系各种精致盆景灯花,珠帘绣幕,桂楫兰桡,自不必提。

  顺流而下,已而入石港,港上一面匾灯明现着【花溆】二字,按此二字并看了【有凤来仪】、【蘅芷清芬】等处,因为有贾玦改过,元春看了,皆合心意,只觉各自皆提的应景,甚为妥当,因问,“却不知是何人所提?”

  陪同太监听说,忙答道,“确系政老爷听说娘娘回来,特命娘娘从弟宝玉所提,到底担心宝玉才学不足,又教隔壁那位看了稍加改过,这才匾上,娘娘若觉得有甚不妥,随处看了再行改过。”

  元春听了竟是宝玉所提,不由心神摇曳,原来她未入官时,自幼亦系贾母教养,后来王夫人添了宝玉,元妃长姊如母,是以怜爱宝玉,与诸弟妹待之不同。

  且那宝玉未入学堂前,已得她手引口传,为之开蒙,并教授了几本书,其名分虽系姊弟,情状却有如母子,宝玉亲之甚于王夫人。

  只叹后来入宫,自此姐弟分别,然每每有机会带信出来,常与贾政言说,“千万好生教养,不严不能成器,过严则生不虞……”

  其眷念切爱之心,刻未能忘,本以为此生宫门深重,姐弟无见,未曾想今日还有再见之时!此时见到爱弟所为匾额,知其不负其素日切望之意,再想到父亲特意让宝玉提匾,其中慰籍宽慰之情,竟泣不成声……

  随行太监,见元妃啜泣,忙上来安慰宽解,元春亦自知身份,只哭了片刻,便强自忍住,勉强笑了笑,“那位大才,太上皇和圣上皆赞不绝口,有他看了改过,当无差矣!”

  侍座太监听了,忙下小舟登岸,飞传与贾政,“元妃娘娘说了,匾额题的甚好,不必再改。”

  贾政听了,忙答应是。

  一时,舟临内岸,复弃舟上,便见琳宫绰约,桂殿巍峨。石牌坊上【省亲别墅】四字,不知以何法在夜中荧光,熠熠生辉。

  于是进入行官,但见其内庭燎烧空,香屑布地,火树琪花,金窗玉槛,贾妃点头默然不语。

  礼仪太监跪请升座受礼,两陛乐起,礼仪太监二人引贾玦、贾政等族人于月台下排班,殿上昭容传谕曰,“免。”太监引贾玦等退出。

  又有太监引荣国史老太君及一应女眷自东阶升月台上排班,昭容再谕曰,“免。”于是引退。

  茶已三献,贾妃降座,乐止,退入殿更衣,方备省亲车驾出园,至贾母正室,欲行家礼,贾母等俱跪止不迭。

  元妃满眼垂泪,方彼此上前所见,一手挽贾母,一手搀王夫人,三个人满心里皆有许多话,一时百感交集俱说不出,只管无语泪流。

  那邢夫人、李纨、王熙凤、迎、探、惜三姊妹等,俱在旁围绕,亦都垂泪无言。

  如此哭了半日,元妃方忍悲强笑,安慰贾母、王夫人,“当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如今我好容易有所成就,今日蒙天恩侥幸,能回娘家一会,如此大喜之日,不说说笑笑,反倒哭起来。一会子我去了,又不知该哭成甚么样?"

  众人一时顾忌身份皆没敢接话,只有贾母宽慰几句,擦了擦眼角的泪,“是极,好容易回来一趟,正该高兴高兴才是。”

  于是忙让元妃归座,又逐次与众人一一见过,再是强颜欢笑,不兔重又哭泣一番,然后东西两府掌家执事人丁在厅外行礼,及两府掌家执事媳妇领丫鬟等行礼毕。

  元妃因问,“薛姨妈、宝钗、黛玉等,因何不见?”

  王夫人笑着说,“外眷无职,未敢擅入。”

  元妃听了,忙命快请,一时,薛姨妈等进来,欲行国礼,亦命免过,上前各自见过,叙话不提。

  一时母女姊妹深叙些离别情景,及家务私情,直至贾政至外问安,元妃含泪谓曰,“田舍之家,虽盐布帛,终能聚天伦之乐。今虽富贵已极,然骨肉各方,终无意趣!”

  贾政亦含泪答,“臣,草莽寒门,鸩群鸦属之中,岂意得征凤鸾之瑞。今贵人上蒙天恩,下昭祖德,此皆山川日月之精奇、祖宗之远德钟于ー人,幸及政夫妇……

  ……

  娘娘切勿以政夫妇残年为念,懑愤金怀,更祈自加珍爱。惟业业兢兢,勤慎恭肃以侍上,庶不负上体贴眷爱如此之隆恩也。”

  贾妃亦嘱只以国事为重,暇时保养,切勿记念等语,贾政退出。

  元妃虽迫切思念宝玉,到底记得皇后娘娘嘱托,因问,“早听圣上提起,我家里出了个麒麟儿,何不进见?”

  贾母听说圣上提起,当知说的是贾玦了,心底一时不知作何感受,见元妃望来,忙敛了情绪,笑着答道,“无谕,外男不敢擅入。"
  “一家子兄弟,不必如此见外!”元妃命快引进来。

  ……

  推荐票,月票
  ……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