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92)

2021-09-21 作者: 妖篱
  第336章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92)

  他是真的憋狠了,好不容易抓住一个机会,却在最关键的时候被人强行停下了。

  但是这些话他自己其实也不敢深思。

  ……未尝不是他的心里话。

  他一直克制着自己不在温希恩面前提起那些人分毫,但是心里怎么可能嫉妒。

  嫉妒得都要发了疯。

  可是他不想变成沈玥那个样子,他是真心想跟温希恩好好过日子的,他真的很想得到温希恩的一丝反应,哪怕是一点点,他都心满意足了。

  而不是总是像这样,就好像只有他一个人在唱独角戏一样,温希恩就像个冷静的旁观者,看他闹,看他痴,看他狂。

  人都是不知道满足的,一开始他只是想,只要温希恩留在他身边就好,可是等温希恩真的留在他的身边后,他又特别贪心的想要更多,他想要温希恩的爱。

  全部的爱。

  “恩恩……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对吗?”

  范咸瞳孔中的暗色却慢慢被吞没,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不安和惶恐,双臂牢牢地钳制住温希恩,声音极轻,像是怕惊扰到她了一样:“你不会抛下我一个人的对不对?恩恩,回答我。”

  温希恩喘不过气,脑袋快炸开,范咸捏她好用力,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男人身形比她大一圈,手抵着她的背强硬箍着她,喉结滚动,动作迫切。

  为了先安抚眼前激动没有安全感的男人,温希恩只是嘴上先答应,“好,我答应你。”

  范咸非但没有松手,反而还抱的更紧了,坚硬滚烫的胸膛下,炽热的心脏跳的很快,温希恩甚至都可以清晰的感受他的心跳的速度。

  ……

  不管温希恩愿不愿意,她都被逼的在范家呆了几天,哪怕她表现出来抗议,范咸也是假装没有看见。

  范咸和范父在书房里商量了婚礼的事情,范咸是觉得越快越好,但是也不能草率,不仅不能草率,还要把所有的东西弄的最好,他的恩恩,值得最好的。

  离开书房后,范咸的心情轻快了许多,他绕过客厅往厨房走,温希恩正背对着他在喝粥。

  范咸从身后抱住她,按着她的手将勺子里的粥直接喂进了自己嘴里。“唔,很好喝。”

  温希恩顿了顿,像是有些嫌弃的想要换一个勺子,范咸却已经笑眯眯的拉着椅子坐到了她身边,期期艾艾的支着下巴说。

  “我也想喝,恩恩喂我好不好?”

  温希恩淡淡的瞧了他一眼,“你自己没长手?”

  范咸也不害臊,直接用他那张俊脸撒着娇,跟小孩子要糖果似的。

  温希恩被恶心的不行,连粥都喝不下去了。

  但是范咸还不放过她,一个劲的往她的身上凑,跟条狗一样,这里嗅一嗅,那里舔一舔。

  温希恩实在是吃不下去了,直径的推着轮椅离开。

  范咸遗憾的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拐角,自顾自的端过她剩下的半碗粥,喝的干干净净。

  因为在范家的缘故,两人晚上是分房睡的,其实一开始他们俩也是分房睡的,到后面还是范咸厚着脸皮半夜爬床,范咸一开始还算老实,到后面就动不动亲一亲,抱一抱,蹭一蹭。

  范咸习惯了晚上抱着温希恩睡,乍然失去怀里熟悉的温度还有些不习惯,翻来覆去很久才睡着。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他意外的发现自己居然是醒的最晚的一个。

  范母喜欢那些花花草草,就爱和那些东西较劲,范父早就出去了,范咸便披了件衣服下楼找温希恩。

  温希恩自己推着轮椅在花园中,盯着一朵粉色的花发呆。

  金色的光线蒙在她苍白精致的脸上,把她整个人都笼罩在一层不真实的模糊光晕里,仿佛随时都会消失。

  刹那间的恐慌攫住心脏,范咸仓皇的快步来到她的身边,直到触碰到清削瘦的肩头才放下心来。

  温希恩微微侧了侧头,安静的看着他,并不说话。

  她微微地仰着头,墨色的发丝染上了一层金光,淡色的唇轻轻的抿着,一双漂亮的眼睛还带着些迷茫,等看清了是范咸时她就歪了歪头,似乎是觉得疑惑。

  范咸盯了她一会儿,有点受不了她直勾勾的目光,装作戏谑的说。

  “你再这样看着我,是会被亲的。”

  温希恩听到他说这句话,就迅速的垂下眼睫,长长地睫毛就如同准备展翅飞翔的蝴蝶。

  范咸看着看着,眼神就变了,像个莽撞的愣头青,一颗心砰砰直跳,他舔了舔嘴唇,带着几分威胁的诱哄。

  “恩恩,给我亲亲好不好?”

  温希恩扭过头,露出了雪白的耳垂,侧脸线条极其流畅,她推着轮椅想离开这个流氓。

  范咸无法再克制住内心汹涌的冲动,他半蹲下来,一只手按着温希恩的后颈,另一只手捧住温希恩的脸颊,近乎虔诚的欺唇而下,吮吸舔舐,辗转厮磨,交缠的鼻息缠绵出暧昧的错觉,更难以相信的是,他甚至感觉到了温希恩的回应。

  尽管只是怯怯的碰了一下就迅速收了回去,但范咸满腔的灼热在瞬间点燃,有饱涨激烈的情愫在胸膛里横冲直撞,让他简直无法招架。

  他将温希恩用力勒在自己怀里,扣着她的后脑勺凶狠的亲吻。温希恩被迫的承受着,凌乱的呼吸声里浸满了湿漉漉的热度,唇色变的殷红水润,她才慢悠悠的睁开半闭的眼,轻声说。

  “范咸,够了。”

  范咸还埋在她颈窝里平缓自己的情绪,没有动。

  鼻尖都是淡淡的冷香,让他的心在此刻无比的觉得满足,范咸忍不住勾了勾唇,原本想开口,却被温希恩下一句话给弄愣住了。

  “你把沈玥怎么了。”

  她的语气很冷淡,但是并不妨碍范咸发怒。

  无心的询问令范咸顿住了,他垂下眼睫,遮住了眼眸翻涌的晦暗,面容却还是温和,而近乎宠溺的温柔道。

  “恩恩还提他做什么?他是死是活,恩恩现在还在乎吗?”

  盈盈的笑意尾勾着浅浅的晦暗,像是淬了毒的钩子。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