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 第1108章 这一世,霍三爷与阮阮三次擦肩而过

第1108章 这一世,霍三爷与阮阮三次擦肩而过

2022-08-06 作者: 伊人为花
  第1108章 这一世,霍三爷与阮阮三次擦肩而过
  在霍云艽深不可见底的森冷眸子注视下,霍羌被慑得有些害怕。

  他对被怒火笼罩在身的男人弯身,心惊胆颤道:“主子,属下知错。”

  五年前的事,他哪里知道秦阮是谁,也不会去关心蒋六爷相护的人。

  即便知道当时秦阮是谁,当年的她与霍家毫无关系, 对于一个陌生人他也绝不会多管闲事。

  不过既然主子问责,不管谁对谁错,他现在能做的就是揽下全责。

  霍云艽也知道怪罪霍羌就是迁怒。

  听到秦阮被人欺负,甚至还差点断了一条腿,他内心的愤怒根本无法克制。

  怒火就像是开了闸的堤口,以势不可挡的咆哮速度涌出来, 彻底大爆发。

  他声调不高,却透着威严:“查!”

  仅一个字,透着无形的杀气。

  “是——”霍羌松了口气,知道主子并未怪罪他,而是把愤怒转嫁他人。

  感受到身边男人身上蔓延出的怒意,秦阮什么也没说。

  她与三爷的手相握,十指交叉。

  她清冷眸光继续看向电脑屏幕,语气平静道:“玄清给乔希下了阴煞,就是通过左手食指受伤的地方作为媒介,厉傀吸食了乔希的血液,依附在他的体内,现在两者紧紧纠缠在一起。”

  秦阮指着玄清收手时的动作,嗓音冷道:“玄清在收手时,手指明显在掐诀,他用的应该是巫族术法。

  现在只有找到他,让他亲自解开煞局,否则我强行破了阴煞局,乔希不止要承受很大的痛苦, 还会损一半的寿命。”

  霍云艽神色恢复温润和煦,他语气平和地开口:“是不是一定要找到玄清?”

  “对!”秦阮点头。

  只有找到对方, 乔希才能不损分毫的醒来。

  “我会安排人把他找出来,阿遥跟安祈已经回来了,你回去陪他们吃晚饭,找到人后我再通知你。”

  霍云艽这番话说得十分自信,言语中透露出,他今晚一定会把玄清找出来的坚定。

  秦阮想要问问他,如何从茫茫人海中把玄清揪出来。

  看到他多情桃花眸伸出掩藏很好的愤怒,还有痛苦与自责在不断交织着,她到嘴边的话如何也问不出来。

  她抬手去抚平三爷紧皱的眉宇,嗓音轻柔:“别皱眉,别说五年前,即便是十年前你知道我在西城的遭遇,也不会对我有半分怜惜,现在又何必庸人自扰。”

  霍云艽那张俊美近乎妖冶的容颜,一如既往的谦和尔雅,幽暗深邃眸子凝着秦阮:“伱怎么知道我不会?”

  秦阮眼底泛起淡笑:“因为,我们更早就相识了。”

  霍云艽想也不想道:“不可能。”

  如果他见过秦阮,不可能没有印象。

  见他松开的眉宇再次拧起, 秦阮轻浅笑开, 平静地说:“我们初次相见在西城。”

  她又一次抚平反三爷轻皱的双眉,歪了歪头,语气调皮且柔声地问:“J神,你还记不记得,当年深夜在西城街道偶遇投喂的小女孩?”

  那一次投喂,不止填饱了她的肚子。

  那一晚,她的味蕾得到了享受。

  出现在她眼前的少年,更是在她心灵上留下来浓墨重彩的一笔。

  秦阮一说,霍云艽立即从脑海中翻出久远的记忆。

  能如此轻易翻出来,是因他这辈子少有的几次发善心,都与秦阮有关。

  从小到大的所作所为,很多经历都是冷冰冰的,没有什么烟火气息。

  唯有与秦阮有关的事,总是让他变得不像自己。

  当年在西城深夜飙车的记忆,快速浮现在霍云艽脑海中。

  记忆中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穿着破旧不堪的衣服,脸上脏兮兮的小女孩。

  她站在马路边上,一双眼眸在黑夜中亮如星辰,一下子抓住了他的视线。

  霍云艽伸出白皙修长手指,捏着秦阮精致小巧的下巴,左右打量着她,尤其是她那双眼睛。

  眼前的这双狡黠狐狸眼眸,竟与多年前在西城深夜的小女孩慢慢重合。

  他轻抚秦阮妩媚的脸庞,想要从她这张精致容颜找出当年小女孩的影子。

  结果是越看越像,越看越让他心疼。

  霍云艽黯然叹息道:“当年的小女孩是你?”

  秦阮莞尔一笑,心情愉悦道:“是我,你当年戴着头盔,我没能看清楚你的脸,好可惜。

  要不是你自己承认是J神,我想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知道,当年在马路边偶遇,给我水、面包和糖果的人是你。”

  在知道当年意气风发的耀眼少年就是霍三爷时,她内心也是无法平复的激动心情。

  缘分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让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在通往不同道路的交叉点相遇。

  一次又一次的缘分,让本该永远没有交界线的他们再次相遇。

  是幸运,也是命运,更是缘分。

  不负相遇,没有亏欠。

  “那是我少有发善心的经历。”霍云艽语调带着叹息,骨节分明的手抚摸着秦阮的眼睛:“只怪你这双眼睛太漂亮。”

  送温暖的事,他这辈子只做过一次。

  当年正是这一双眼睛,紧紧抓住他的眼球,让本已经离开的他再次返回。

  年少时的他不如现在沉稳,他记得当年还逗过这丫头。

  霍云艽喉结滚动,轻声问:“为什么大半夜在马路上?受欺负了?”

  秦阮摇了摇头,语气随意道:“忘记了,我只记得你给我的水很甜,面包很软很糯,糖果也很好吃,甜到了我的心窝里。”

  听她这么说,霍云艽一颗心都揪起来,丝丝拉拉的疼着。

  他把人搂进怀中,声音哑道:“早知道你是我的,我当年就把你带走了。”

  说不后悔是不可能的。

  他从未想过这一世,会跟秦阮三次擦肩而过。

  如果说他年少飙车时与秦阮的相遇,是第一次错过。

  那么五年前,在处理巫族玄清的事宜上,就是他们的第二次错过。

  那时,他已经接手霍家所有事务,霍羌当年去西城协助蒋六爷去驱赶玄清等人时,可以说是由他直接下的命令。

  第三次错过,是他们在皇庭酒店共度一夜后。

  当时他因身体原因被家人送出国,又被其他人阻扰干预,导致他回国后看到的是秦阮跟孩子的尸骨。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