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苟与续(求订阅)

2021-09-16 作者: 第三魔法使
  第320章 苟与续(求订阅)
  虽然乙骨忧太和大小理香没有参加与“天元”的会面,但在事后,明理和五条悟有向东京支部的高层传达关于羂索的情报。

  在两人的联手逼宫下,“天元”说了很多关于羂索的情报,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他的术式也和“原典”有关。

  和“原典”扯上关系的就没有简单的。

  “不死”“星浆体”“六眼”的连锁就不说了。

  菅原道真一系就冒出了“模仿”和“无下限”。

  这两个是“天元”确证过的,除此之外,疑似“原典”还有两个。

  两面宿傩的真正底牌,神秘的“黑箱”。

  禅院家祖传的“十种影法术”——至今无人调伏的最终式神“异度神将”只是表面,内里还有两面宿傩都为之着迷的“大秘密”。

  这么看来,厨子有厨子的才能,咒术师有咒术师的才能,加茂家,你的“赤血操术”最没用啦!!!——咳咳,这个划掉,重来。

  未知才是最大的麻烦。

  已知的东西,哪怕是五条悟那样无赖的BUG能力,也不是完全没有破解之法,但羂索……明理真要打一个问号。

  两度被“六眼”Gank都没死,羂索的术式怎么想不止是靠脑花夺取他人身体这么简单。

  明理曾和技术工作者的九十九由基探讨过苟……呃,续命……总之你们都懂的方法,其中抢夺身体,“夺舍”只能算是不好不坏的中策,真正的上策其实是网络上经久不衰的两大流派“机械飞升”与“灵能永恒”。

  即使是五条悟、九十九由基这样的大佬也不得不承认“血肉苦弱”真塔喵是太对了。

  当然,现阶段“灵能永恒”只有“天元”摸到了,“机械飞升”以人类目前的科技还差得远,不过靠着稀奇古怪的咒术,未必不能达成其中的一到两个环节。

  比如——意识上传。

  不一定要上传到矩阵之类的服务器中,像DND体系下巫妖的“命匣”就是个相当不错的选择。

  “命匣”不灭,巫妖不死,肉身毁灭大不了再慢慢造一个,好过魂飞魄散。

  明理怀疑羂索的续命之法很有可能与此有关,毕竟他收集的不是活体,是尸体。

  脑花确实承载了他的意识,未必是全部的意识。

  宿傩能切割灵魂,更能苟的脑花未必做不到。

  在明理看来,脑花的目的更多是占据他人尸体,夺取咒术的必要媒介,羂索的本体未必就是那个脑花。

  甚至可能存在复数的脑花,证据就是虎杖悠仁的母亲虎杖香织与夏油杰、加茂宪伦头上的缝合疤不一样。

  集合东京支部的力量,消灭一个夏油杰不难,不管他是真是假,但如果消灭掉的只是分身,那就有点得不偿失了。

  如理香所说,明理藏着的底牌确实不少,但暴露之后,以羂索的脑子,肯定会去找针对克制之法。

  同样的招式无法对圣斗士奏效两次,这里的圣斗士换成智者也很贴切。

  而且明理是偷摸回来的,这种事一旦曝光,以后再想进行类似的操作也会变得困难,这不仅是明理和羂索之间的问题,更是国家安全问题。

  不管是哪个国家,都不希望有人把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当成公共厕所,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不用想都知道,一旦明理秘密入境的事曝光,各国对他的警备心都会更高,这也是明理一直都在隐藏行踪的重要原因。

  见明理不说话,克雷色利亚气势更甚:“被我说中了么。我承认,你不像我这样漠视生命,会把其他人的生死放在心上,但你也没有多么重视生命。

  说到底,你还有五条悟其实都一样,会把人命用天平来衡量,计算重量。如果能救更多的人,或者未来能少死一些人,你们能够接受所谓‘必要的牺牲’。

  哦,还要再加两条:尽量不亲手夺去无辜之人的生命,以及充分肯定自我的价值,把自己的价值摆在他人之前,用无辜甚至有关之人的命威胁你们是没用的。

  不,也不能说没用,可以换取一定的妥协,但不会让你们用自己的命或者未来去换——我有看错吗?”

  “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吧。”回答的不是明理,而是乙骨忧太,“虽然总说人命是无价的,但在必须要作出取舍的生死关头,也只能用价值来衡量。”

  “我没说不好啊。”克雷色利亚笑了笑,“但拿这种冠冕堂皇的说辞当做教训人的借口还是算了吧,大家其实没有实质上的区别,在‘强者的傲慢’这一点上。不满我擅作主张,影响计划直说就好了。”

  乙骨忧太无言,明理却道:“这是诡辩。同样是犯罪,杀人放火和小偷小摸就是有不同的量级。虽然总有人拿‘五十步笑百步’说事,但在有些场景,这不是坏事,尤其是在人心向下,道德滑坡的时候。

  如果不懂德约束自己,人类与那些任由负面情绪宣泄的咒灵有何区别。你的下一句是,我被诅咒的时候——”

  被明理似笑非笑的一盯,克雷色利亚的脖颈为之一僵,她还真是这没想的,但她毕竟段位够高,硬是把话给憋了回去,没让明理和乙骨忧太看到笑话。

  明理也不在意,继续说道:“是你自己说那个状态是你和忧太共同孕育的孩子,那就不是你,也不能作为参考依据,呐,小理香。”

  “Yes,Yes,Yes!大理香是笨蛋。”

  心智并不成熟,始终找不到插话余地的小梦妖终于抓到机会,一边对着克雷色利亚开启了嘲讽,一边绕着明理和乙骨忧太乱飞。

  “一边玩去。”

  克雷色利亚的血压瞬间上来了,另一个自己太懂怎么让自己上火了,前爪像是驱赶苍蝇一样猛挥,却被明理抬手拦住。

  “你想要掌握主动权,成为拥有话语权的话事人我不反对,但至少别太放纵自己,变成两面宿傩那样的恶人,否则不管是我,还是五条悟都不饶你。

  答案什么的先不用告诉我,好好想,想好了再决定。不过有一点你说对了,擅作主张,影响我的计划,我确实很不爽,别忘了你们先在还是我的副手。”

  “说吧,打骂惩罚我都认了。”克雷色利亚光棍地说道,事情虽然不小,但绝对没到要杀“鹅”的程度。

  “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不过直接下手,忧太肯定心有芥蒂,所以,小理香,给你个宝贝。”

  明理说着,从口袋里翻出一件东西,往小梦妖那里一抛。

  PS感谢书友落叶翩翩花香满隆的打赏,非常感谢,继续求一波订阅,顺带为月末三天的月票冲刺预热。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