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理香的骚操作(求订阅)

2021-09-15 作者: 第三魔法使
  第318章 理香的骚操作(求订阅)

  理香不喜欢这种命运掌握在别人手上的感觉,她要当命运的主宰者,从小时候起就是这样。

  让不当人的双亲消失,得到乙骨家全家的认可都是这种价值观的体现。

  哪怕做不到主宰他人的命运,也要有足够的筹码,掌握一定限度的主动权,让对方在翻脸的时候有所顾忌。

  这份思量,明理虽然不能完全把握,但多少感觉到一点,因为明理自己也有这样的想法。

  未虑胜,先虑败。

  万事留后路。

  关系再好,有些东西也不会和盘托出。

  有些东西只有掌握在自己手中才会感到安心。

  只是对他人而言……好吧,其实就和钱与感情差不多,谈钱伤感情,谈感情就得伤钱了,如何取舍,全看个人。

  “所以,你得到想要的东西了吗?”

  克雷色利亚没有急着回答明理的问题,转而看向身边的乙骨忧太,后者不断揉着鼻子,把鼻子都揉红了,才道:
  “那个缝合脸咒灵的咒术解析了百分之七十,‘咒灵操术’要差一些,差不多百分之五十。”

  明理:“……”

  过了十几秒才对乙骨夫妇竖起一根大拇指:“你们……够狠。”

  到这时候,他才算完全理解了理香那番宣言的用意。

  羂索计划一共就几个关键点。

  封印五条悟,现在可能要加个封印明理(压制之类的也算)。

  获取“咒灵操术”。

  获取“无为转变”。

  操控“天元”,进行咒术版“人类补完计划”。

  除了第一个,后面三个是一脉相承的。

  为了满足条件,羂索忍耐,筹谋了至少五百年,费尽心机,才等来真人的降生,夺取夏油杰的身体。

  结果才过了一夜,就被乙骨忧太以奥义“拿来吧你”夺取大半,羂索要是知道了,非得气死不可。

  有了这两个术式,意味着乙骨忧太也有了实现“人类补完计划”的资格。

  进可拿捏“天元”,退可恶心羂索。

  和宝可梦一样,咒灵在同一时间只能有一个主人。

  试想一下,当羂索费尽心机,好不容易杀进“薨星宫”,却发现“天元”已经被乙骨忧太收服了,羂索会是怎样的心情。

  尤其是乙骨忧太还是被羂索钦定的“没有魅力”的人。

  “无条件的术式模仿,深不见底的咒力,都不过是靠着留住最爱之人的魂魄这一束缚实现的,很遗憾,乙骨忧太成不了你。”

  这原作是五条悟被封印的时候,羂索和五条悟说的话。

  在理香解咒之后,他就没再把乙骨忧太放在眼里。

  可他怎么都没想到,理香的诅咒解开了,但灵魂还是没走,转化成宝可梦留在乙骨忧太的身边,而且一分为二,双倍的快乐。

  观测他人“生得领域”,解析咒术的能力也很好地保留下来,与乙骨忧太的生得术式“模仿”相辅相成。

  解析+模仿≈复制。

  虽然因为没有咒灵女王自在变换咒力的特性加持,忧太没法随心所欲地使用复制来的术式,但没法随心所欲不代表不能用。

  所谓的随心所欲是指将咒术的代价与负担转嫁给咒灵女王。

  还是以狗卷家的“咒言”为例,用的越狠,喉咙伤得越重,咒灵女王需要担心身体的损伤吗?
  不就是多花点咒力的事情,乙骨忧太最不缺的就是咒力。

  现在当然没了这种克制,但忧太只要愿意加重咽喉的负担,还是可以使用咒言。

  而且他比狗卷棘还有个优势,他会反转术式,能自我回血。

  所以,哪怕有一定的限制,也不是大问题。

  这才是明理和五条悟笃定忧太重回特级的最大依据。

  “欠缺的部分是哪些。”明理问。

  乙骨忧太答:“那个缝合咒灵的咒术缺了自我改造的部分,‘咒灵操术’缺了收服咒灵,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绷带怪人没有收服缝合咒灵,只是让他答应一个条件。”

  明理点点头,这个结果不奇怪。

  真人目前对于“无为转变”的理解不够,术式精度距离羂索的要求还差很远。

  一旦收服,真人的术式精度无法继续成长,羂索的“人类补完计划”也会变得有缺陷。

  这对于等了这么多年的羂索无疑是不能接受的。

  至于术式本身——

  “自我改造的部分不要轻易涉及,真人,也就是那个缝合咒灵可以自由变换不代表我们人类可以。一个搞不好,你很有可能变成怪物,变不回来的那种,你的‘生得术式’也不一定能保全。”

  “我也是这么想的。”忧太深以为然,为了一个“无为转变”放弃无数的可能性,这种蠢事傻子才会干。

  “咒灵操术的话,你去问问五条老师,他和夏油杰做过四年同学,不管他是主动还是被动,‘六眼’也该记录下了不少信息。”

  乙骨忧太二度点头,犹豫了一下,问:“你……不怪我们了吗?”

  “想得美,一码归一码。”明理说着,丢给克雷色利亚一记瞪视,“事已至此,我当然是要优先考虑后续——既然你们复制到了这两门咒术,有些责任和风险就要扛起来,你这么聪明,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明白。”克雷色利亚赶忙点头,这会儿就别得了便宜卖乖了,“我们会尽快掌握这两门术式,然后以此为筹码逼迫敌人跳出来和我们决战。”

  很简答的道理,你最重要的拼图掌握在我手里,哪怕不用,也可以在关键时刻卡你一手,羂索恶不恶心?

  虽说羂索很能苟,但别忘了乙骨忧太连“咒灵操术”和“无为转变”都模仿到了,为什么不能再模仿个“不死”?又或者直接抽了“天元”的术式加诸己身?

  如此一来,羂索的路将会被乙骨忧太彻底堵死。

  到那时,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彻底认命放弃计划,永远躲在暗处,要么趁着乙骨忧太动手之前,先把人杀了,一劳永逸。

  如果做出选择的是明理,他大概率会放弃,但羂索不然,他打“天元”的主意已经有一千多年了。

  PS:理香的本性之前就写得比较清楚了,不会唯明理马首是瞻,更多的是一种合作者,盟友,有合作也有点小算盘与博弈。不过放心,理香做初一,明理自有法子做十五,最重要的是,明理其实没啥损失,未来还会赚更多。

  PS2:感谢书友黑色的芝麻的5000点币打赏,非常感谢。本书也逐渐进入收尾阶段,快的话11月,慢的话12月应该就能完本,让我们一起走到最后吧。下一本书也开始构思了,目前有一个原创的思路——感觉不太稳,以及海贼同人和宝可梦同人一共三个大纲,还在纠结选哪个。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