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7章 相同的人,不同的路

2021-12-02 作者: 啊欢
  第847章 相同的人,不同的路

  晚上吃过了年夜饭,过了十一点的时候韩谦被赶回了自己家,他问温暖要不要回去的时候温暖已经钻进被窝准备睡觉了,韩谦站在门口皱眉看着温暖,无力道。

  “明天要回妈那边,我还过来接你?”

  温暖闭着眼低声道。

  “我妈就在东屋呢,明天还去我家干嘛?刚才不是一起吃过饺子,你别烦我,我明早还要去捡柴。”

  初一早上出门捡柴寓意捡财,都是老一辈人的说法了,可温暖很相信这个,无奈下韩谦叹了口气,随后看向几个姑娘,发现她们都很奇怪,愣是一个都没有想和韩谦走的。

  站在院门外,看着停在门口的一辆辆豪车,韩谦叹了口气,拿出手机打给徐洪昌,没过多久,徐洪昌开车奔驰过来了,韩谦示意老徐去副驾驶他来开车。

  车子启动,望着那在天空炸裂的烟花,韩谦淡淡道。

  “什么车子比较安全,叶芝那辆车报废了吧?刚买还没半年呢,路虎的揽胜安全性怎么样?”

  徐洪昌试探回道。

  “太大了吧?叶秘书那身子骨,牧马人很适合,要么大少奶奶猛禽也行。”

  大少奶奶燕青青?
  韩谦苦笑着摇了摇头。

  “算了吧,让她们用一样的东西?那不是没事儿找事儿么?你看着买吧,她差不多还得两三个月才能开车。”

  “我知道了,我明天就开始联系,少爷您应该买个宅子了,姥爷和老夫人年纪大了,总不能什么事儿都亲力亲为是吧?还有一个事儿。”

  “说。”

  “我联系了您的几个发小,擅自做主的给他们安排了工作和房子。”

  “呵呵。”

  韩谦呵呵一笑,这时候徐洪昌递给了一根烟,韩谦点了烟深吸了一口,笑道。

  “擅自做主?你别把责任都揽在你身上了,燕青青让你做的吧?下次不用帮她们打掩护。”

  徐洪昌挠头低声道。

  “什么事儿都瞒不过少爷。”

  这时候韩谦的手机突然响了,韩谦没接,把手机递给老徐,告诉徐洪昌对着上面的号码拨过去。

  没人接。

  韩谦一点都不意外,随后没过十分钟,号码打了回来,韩谦徐洪昌按下免提,随后大声喊道。

  “过年好啊!来,喝点儿啊,一起过个年。”

  “开着你那辆崭新的奔驰?下次记得把后备箱扣上。”

  吱。

  韩谦一脚踩下刹车,徐洪昌打开手扣拿出了一把漆黑的手枪,熟练的上膛递给了韩谦,韩谦接过手枪别再腰后打开了车门,这时候冯伦的声音在手机中传出。

  “别紧张,我这次回来不是找你的,继续开车,你的两个好朋友在崔礼的手中呢,他可是个不解风情的人啊!给你二十分钟,过了十二点你就要准备两副棺材了。”

  电话被挂断,韩谦下车发现前后左右没有任何一辆车,走到车后的时候发现后备箱的确是亮着的,徐洪昌也下了车,噗通一声跪在韩谦的身前。

  “少爷,我绝对没有背叛你。”

  韩谦叼着烟淡淡道。

  “去看一下仪表盘,检查刹车,这辆车以后不要开了,现在弄一辆车过来,现在开始不要和我讲话。”

  徐洪昌连滚带爬的回到车里,启动车子发现仪表盘的指示灯并没有亮,随后拿出手机让他儿子现在去弄一辆绝对安全的车送过来。

  此时的韩谦大口的吸着烟。

  崔礼在哪!

  两个朋友。

  不解风情。

  啪!韩谦对着脑门拍了一巴掌,随后电话打给了涂骁。

  “涂老大,我在八区,五分钟内给我送一辆车过来,快!”

  说完挂了电话打给刘光明,刘光明醉醺醺的接通了电话,韩谦急切道。

  “你今天和吴思琯在一起了没?”

  “没··啊··”

  “你他么的别喝了,现在给思琯打电话。”

  “好,我现在就打。”

  听着韩谦的语气,刘光明瞬间醒酒,韩谦挂了电话后对着徐洪昌喊道。

  “你拿到新车后去我家门口守着,谁问你都不要说我去了哪里。”

  “少爷,我和您一起去。”

  “滚。”

  没过几分钟,一个小伙子穿着睡衣跑了过来,把车钥匙递给韩谦,韩谦找到车子直奔市中心最奢华的小区,韩谦想不明白,吴思琯和万芳的小区是市里安保最好的,这两个家伙是怎么混进去的?

  这两个疯子突然回滨海?他们不知道老古昨天才离开?现在全国都在抓他们俩,疯了?

  就怕他们疯了。

  韩谦抵达小区门口,下车的时候被门卫拦下,韩谦拿出驾驶证和手枪在门卫的眼前晃了一下。

  “报案检查!”

  昏暗的灯光下门卫没有看清韩谦手里的证件,只把他当做了衙门口儿的人,轻声询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韩谦淡淡回道。

  “最近有人消失了,我要去询问一下证人,二十六号楼的。”

  门卫不敢耽误,痛快放行,并且保证会看好车子,韩谦一路小跑的到了二十六号楼,没有卡扣只能爬楼梯,好在吴思琯的楼层并不高,韩谦来到门口的时候深吸了一口气,手枪藏在衣服里面,轻轻敲了一下门。

  没有回应。

  韩谦再次敲了两下门,随后里面传出了万芳的声音。

  “哪·哪位。”

  声音中带着颤抖,韩谦深吸了一口气,轻声回道。

  “你谦儿哥。”

  房门缓缓打开,韩谦看到了脸色苍白的万芳,韩谦上前一步拉住万芳的胳膊,急切道。

  “你先··”

  “是你先别动。”

  手枪顶在韩谦的太阳穴,韩谦放开万芳掏出手枪一记枪托砸在这个陌生家伙的脸上,拿着手枪的男人韩谦不认识,可以确定不是中秋惨案的那些人,男人擦了擦吐了一口带着血丝的唾沫,他刚张开嘴准备说话,漆黑的枪身插在了他的嘴里,韩谦狰狞道。

  “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我敢开枪,你们他妈的敢?”

  男人举起双手放下手枪,韩谦对着万芳轻声道。

  “你先去苏亮家。”

  万芳一动不动,韩谦深吸了一口气,拿出手枪扔在地上,举起双手,随后那个男人挥拳砸向韩谦的小腹处,韩谦捂着肚子抬起头看了一眼这个你男人,淡淡道。

  “你会死的。”

  此时冯伦穿着围裙手里拿着勺子站在韩谦身后不远处,对着男人使了一个眼色,随后笑道。

  “谦儿啊,别那么大火气,大过年的,坐下来喝点酒,聊聊天不是挺好的?这次你最好别报警,你的两个好朋友会死的哦。”

  韩谦缓缓站直身子,伸出手把万芳搂在怀里,柔声道。

  “万万姐,回房间去休息,我在这儿没事儿的。”

  此时韩谦才看到万芳脸上带着两个清晰的巴掌手印,随后韩谦看向冯伦,淡淡道。

  “吴思琯呢?”

  冯伦呵呵笑道。

  “不太老实,灌了点安眠药,估计是死不了。”

  万芳一步一回头的看着韩谦,走进房间关上了房门,看着万芳的身影消失,韩谦转过身抓住那个男人的头发,左手的小臂撞在这个男人的喉咙,男人瞬间感觉呼吸困难,韩谦对着他的小腹就是一拳,随后抓着头发砸在鞋柜上。

  等韩谦在动手的时候,崔礼上前抱住了韩谦的腰把他拉开,韩谦气呼呼的怒道。

  “我他么告诉你,以后在动我身边的人,我让你后悔活着。”

  随后甩开崔礼,怒道。

  “看你妈啊!渴了。”

  崔礼歪头皱眉看着韩谦疑惑道。

  “你是不是分不清情况?”

  韩谦皱眉道。

  “你是不是不了解我?”

  崔礼举起双手去倒水,韩谦走到餐桌前拿起筷子夹起一块鸡蛋放在嘴里,这时候那个被韩谦殴打的男人拿起手枪走向韩谦,冯伦对着其摇了摇头,淡淡道。

  “我和你说过不要动两个姑娘,好在你只是打了耳光,你要是做了其他的事情,我还真保不住你。”

  男人低吼道。

  “他凭什么?”

  冯伦苦笑着摇了摇头,淡淡道。

  “凭他不要命,可所有人都不希望他死,庆幸吧,今天是他自己来的,要是他老子过来,咱们仨都得扔这里。”

  话落在酒柜里拿出一瓶红酒,冯伦到了一杯递给韩谦,笑道。

  “我很好奇,你怎么过年不在家里,我原本是想抓温暖的父母的,可我们慢了一步,他们似乎是接到了你妈的电话,与我们擦肩而过,之后我想抓的是那个有洁癖的季静,可惜啊!出来的是你,不得已我只能对着两个小姑娘下手了,算到了我今天会来。”

  韩谦端起酒杯回想着老妈今天晚上挽留季静的样子,又把他撵出来?

  老妈猜到了?
  如果··
  如果是真的,老妈你是真舍得你儿子,你是真相信你儿子啊。

  韩谦没搭理冯伦,喝着酒吃着菜,冯伦坐在韩谦的对面,拿出一张照片放在了桌上推给韩谦。

  “见过这个人么?”

  韩谦斜视了一眼照片上的男人,随后皱起了眉头,他没见过这张脸,但是他见过这双眼睛和这一对儿犹如对号一样的眉头,缓缓抬起头看向冯伦,低沉道。

  “他刺伤了我爸。”

  “他叫张胜利,冯志达带来给我的几个帮手之一,有两个在八区袭击你被抓了,另一个丁鹏也被你爹送进了监狱,除了我和崔礼以外,他是唯一一个潜逃的人了,忘记和你说了,他是牛国栋的人。”

  韩谦哦了一声,随后轻声道。

  “冯伦,你掌握了这么多秘密,你为什么不自己去搞牛国栋和林孟德呢?你把我卷了进来,我不太明白你的目的。”

  冯伦呵呵一笑。

  “我?我搞谁?韩谦啊,你觉得就算是我拿出这些秘密出来他们会在乎么?可能我这些所谓的证据送去某人手中就被摧毁了,到最后我什么都得不到,我和牛国栋,林孟德没有任何的仇恨,我唯一的仇恨就是冯志达,可当我知道冯志达只是一颗棋子的时候,我突然对他失去了兴趣儿。”

  “果然人不能吃太饱,冯伦你真的很纯粹,纯粹是一个坏人,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一时兴起害死了多少人?牛国栋,侯从,勾大炮,冯志达,那个酒店的大堂经理,冯志达的父亲,以及被崔礼杀掉的两个杀手,不内疚?”

  “内疚?世界有人扮演着正义之士,就要有人来出演一个恶人,而我恰好很适合这个角色,怎么活都是一辈子,碌碌无文的黄土地里刨食儿?不不不,我的人生不应该是那个样子的。”

  “现在的样子?像个过街老鼠似的?”

  话音落,韩谦的手机响起了,是关军彪打来的,韩谦接通电话说了一句明天见面说,随后挂了电话,冯伦呵呵一笑,继续着刚才没说完的话题。

  “韩谦,其实咱们俩很像,是一路人!你为了你母亲的病铤而走险,我为了我父亲的冤屈,咱们走的是同一条路,你应该像我一样,让所有人都恐惧你,掀翻所有人的遮羞布。”

  刚准备夹菜的韩谦愣住了,他歪着头看着冯伦。

  韩谦沉默了许久,随后轻声道。

  “嫉妒!”

  两字出,冯伦的眼神闪过一丝慌乱,这是韩谦从认识冯伦开始第一次发现他会慌张。

  慌乱一闪而过,冯伦呵呵笑道。

  “嫉妒?嫉妒谁?”

  韩谦淡淡道。

  “嫉妒我!你心里有一个很大的问号,年龄相差不错,出身相差不多,同样是在农村走出来的穷小子,经历也很相仿,为什么结果会如此的不同,对吧?”

  最后两个字吐出的时,韩谦满脸都是笑意,表情也很轻松,反观冯伦,他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低吼道。

  “我说了,我不嫉妒你!”

  “别撒谎。”

  “韩谦,你听不懂?我他妈的不嫉妒你,我冯伦不嫉妒你!”

  “你嫉妒,嫉妒为什么同样经历的人走的路却不同,我有钱有权有女人有人关心有人心疼,你什么都没有。”

  “那是因为我不想走你那条路。”

  “不不不不,是你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所以你对我感兴儿,你想让我和你走一样的路,可慢慢的你发现你做不到,所以你嫉妒。”

  冯伦的面容已经开始变得扭曲,崔礼蹑手蹑脚的躲进了卫生间,这时候那个男人开口了。

  “你和他废话干什么?冯伦,你比我想象的要娘们……”

  啾!
  深夜了,全城的百姓开始放烟花,放鞭炮接神了,满城满是震天轰响,没人在乎这一声‘啾’。

  韩谦微微皱起眉头,看着胸口中枪的男人淡淡道。

  “我说过吧,你会。”

  随后冯伦拿着一把带着消音器的枪对准了韩谦的眉心,低沉道。

  “我不嫉妒。”

  韩谦呵呵一笑。

  “你嫉妒!”

  啾啾啾啾。

  冯伦连开数枪。

  鲜血满地。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