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手撕绿茶饼22

2021-06-11 作者: 甜橘子汁
  第218章 手撕绿茶饼22
  “沈公子,你也别太担心了,你现在最主要的是养神,然后,尽快把你体内的相思病给驱除掉。我个人觉得,你现在最主要的是要把你体内的相思病的病症给驱除干净,至于其它的,暂时可以先不管。“阮糖开口说道。

  阮糖虽然是好心劝说,但是沈栎听完之后蹙起了眉头。

  那些撕心裂肺的梦境,那种爱而不得的痛苦,他好像……身临其境……

  “不行,这些事情,我必须自己去解决,你帮助我,并不是因为你的善良,只不过是因为你的同情罢了,所以,我绝对不会让你帮助我的。你放心吧,我知道应该怎么做的,你不用担心。“沈栎说话的时候,眼中带着坚毅,让阮糖看的微微有点愣住了。

  “沈公子,这个.我觉得.“

  阮糖还想劝说什么,可是却被沈栎给打断了:“好啦,阮姑娘,你就不要说了,我已经决定了。这些东西,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会处理的,所以,你还是不要担心了。你还是赶紧回到你父母的身边吧,他们现在一定很担心你的安危。“沈栎说完这句话,便朝着门外走去。

  他现在心里非常乱,需要好好冷静下来。

  阮糖站在原地,看着沈栎离去的背影,不知道为何,她的心里莫名的涌上了一丝失落感,似乎.她还想跟沈栎说些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开口,而是看着沈栎离去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阮糖还是站在原地发呆着。

  沈栎回到房间里,两行泪水落了下来,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和阮糖说。

  自己真的能够做到吗?
  如果自己做不到怎么办?
  如果自己做不到,自己又该怎么面对那份深深的相思呢?

  沈栎不知道,他的脑海里一片混沌,他只想赶紧休息一番,然后好好睡上一觉。

  阮糖回到客栈的房间之后,心里无比痛苦,他好像发现了沈栎的异常,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们两人之间好像已经出现了一个可怕的裂痕,这个裂痕将是他们感情上的重创。

  阮糖叹了口气,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都睡不着,最后,她从床上爬了起来,打算去看看沈栎。

  阮糖推开房门的瞬间,正巧看见沈栎坐在桌子前面,低垂着头,似乎是在想什么心事。

  “怎么?你还没有睡啊?“阮糖走进屋子,难受的问道。

  “恩。“沈栎抬起头,脸色有点苍白,显得有点疲惫。

  “怎么了?怎么看上去脸色这么差?是不是生病了啊?“阮糖看见他的模样之后,关切的询问道。

  “我没事,可能是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没关系的,你不用担心,早饭吃过了吗?“沈栎摇摇头说道。

  “哦,已经吃过了,吃完就躺在床上休息了,对了,沈公子,我看你的脸色不好,你的病是不是又犯了啊?“阮糖关心的询问道。

  “恩,没有事,不用担心。我只是睡眠质量不太好而已。“沈栎摇摇头说道。

  阮糖看到沈栎的表情很淡漠,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很平静,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不禁皱起了眉头。

  这是怎么回事啊?
  难道说,沈栎的病根本就没有治疗好?

  “沈公子,你的病到底怎么样?为什么我看你的脸色这么不好啊?“阮糖忍不住询问道。

  “没事的,我的病已经痊愈了,只是还需要调整一段时间,没关系的,你就放心好了,没什么事情。“沈栎说着,朝着阮糖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儿,然后继续说道:“好啦,你不要再担心了,你赶紧去忙你的事情吧,我真的没事儿。“

  阮糖听了沈栎的话,不禁皱起了眉头,心中越发疑惑,沈栎的病根本就没有治愈?
  既然他说自己的病好了,那么,沈栎的病肯定是好了,那么,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而且还说的这么云淡风轻,仿佛这件事情与他没有什么关系一般。

  难道说,是因为自己对他自己施压了,所以他才不愿意把病情告诉自己?
  想到这里,阮糖的心中充满了愧疚,自己竟然因为自己的原因,让沈栎承担这么沉重的包袱,这让自己心里怎么能够安稳呢?
  阮糖走到沈栎的身边坐下,看着沈栎的双眸,认真的问道:“沈公子,我想问你,你真的没事儿吗?如果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和我说,不要瞒着我,好不好?“

  沈栎看向阮糖,露出温柔的笑容:“真的没事儿,你不要担心了,你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这件事情不急,慢慢来就行了,反正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恩,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走了,有空再来找你玩儿啊。“阮糖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阮糖刚刚离开,房间里的烛火便熄灭了。

  沈栎看着黑暗的房间,眼角滑下了几滴晶莹的泪珠,他伸出手擦拭着,嘴里喃喃道:“阮糖.阮糖我真的很喜欢你.可是,我又不想让你知道我喜欢你,这样对你很残忍,我希望你可以幸福。所以,请你,请你不要恨我.不要恨我“

  沈栎的声音很小,若不仔细倾听,恐怕都听不清楚,可是阮糖却是听清楚了,阮糖听到他这句话之后,心里更加难受了,沈栎喜欢自己,却又不敢让自己知道,他的心里,是多么的痛苦。

  阮糖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眼睛也不由自主的红了,他的心里充满了内疚,他知道,沈栎之所以不愿意说,就是害怕自己会恨他,所以,才会不愿意说出来的。

  这一刻,阮糖的心里,真的非常的难受,但是,沈栎却不愿意让自己担心,他宁愿自己难过,也不愿意让自己心疼。

  他的这份爱,实在是让自己太心酸了,他怎么可以这么傻?为什么不愿意让自己知道?
  他明明知道,自己最讨厌就是被人欺骗。

  沈栎,你真的是太傻了!

  你真的是个大傻瓜!

  你怎么可以这么傻?
  “沈公子,你等着,我一定会帮你治好的。一定会的。“阮糖的心里,暗暗的发誓道,然后便加快速度,朝着厨房走去。

  她一定要给沈栎治疗好病,她要给沈栎一个美好的未来,让沈栎可以拥有属于他自己的幸福。

  沈栎,对不起
  阮糖的心里,默默的念叨着。

  翌日。

  阮糖醒过来的时候,沈栎就在一旁坐着。

  他穿着一身雪白色的长袍,坐在椅子上,正在看书。

  阮糖看着这样的他,不禁有些恍惚。

  在她的记忆当中,这个男人是很少穿白衣服的,他总是喜欢穿着一身天青色的衣衫,或者是月白色的,他的皮肤很白,白得就像是瓷器一样,没有任何瑕疵,他的五官很精致,就像是画家笔下的艺术品一样,精致完美。

  阮糖看着他,不禁有些痴迷,她真的很佩服沈栎,这样的美貌,简直就是无懈可击啊。

  沈栎注意到阮糖一直盯着自己看,不禁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冲着阮糖说道:“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是不是看我看得入神,觉得我特别好看?“

  听到沈栎的话之后,阮糖的脸颊微微泛起了一抹红晕,她低下了头,轻咳一声掩饰着自己的尴尬,随即,便抬起头,笑着对沈栎说道:“沈公子,我们出去吃早餐吧,我肚子饿了。“

  沈栎点点头,然后便站起来,跟着阮糖往外走。

  吃过早餐之后,阮糖和沈栎告别,然后便朝着客栈外面走去。

  沈栎目送着阮糖离开,然后才转身回去房间里收拾东西准备出去。

  走到楼梯口处的时候,沈栎突然顿足。

  “沈公子,你还有什么事情吗?“阮糖看到沈栎突然顿足,不禁有些疑惑的问道。

  沈栎看着阮糖,眼神里满是纠结,他犹豫了片刻,然后看着阮糖的眼睛,缓缓的吐出两个字,“谢谢。“

  阮糖听到沈栎这样说,不禁有些诧异的看着他。

  “谢谢你今天早晨给我熬粥。“沈栎再次说道,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虽然他脸上挂着笑容,但是,却依旧能够让人看出他脸上的憔悴。

  “沈公子,其实,有些话,我一直想要跟你说“阮糖看着沈栎,欲言又止,心里充满了矛盾。

  沈栎看到阮糖的脸色变化,便猜测着阮糖一定是要跟他说什么,于是,便催促着阮糖:“你想说什么就赶紧说吧,我洗耳恭听。“

  “我“阮糖张了张口,但是,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毕竟这件事情,是自己隐瞒着沈栎的,他现在知道了,肯定非常生气,自己该怎么办,自己该怎么解释,自己又应该怎么做呢?

  阮糖一时之间陷入了困扰之中,一副左右为难的模样,一直在思索着,想着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阮糖,你倒是说啊,你是不是不方便说?那算了,你还是不要说了吧,你说什么我也不会相信的。“沈栎见阮糖不说话,心里顿时感到非常失落,他知道,阮糖一定是有什么话想要告诉自己的,可是,阮糖却没有说出来。

  “不是.我想说.其实,昨天晚上,你说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那些话确实刺激到我了,我真的觉得,我真的不适合你,我不能够给你幸福,所以,沈公子,我希望你能够忘掉我吧,以后,一定可以遇到比我更适合你的女孩子的。“阮糖看着沈栎,一口气将自己心底里憋闷已久的话全部说了出来。

  沈栎闻言,不禁愣住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阮糖居然会这么坦率的跟自己说出这番话。

  她竟然说自己不适合她,这让沈栎感到非常的惊讶,同时也让沈栎的心,非常非常的痛。

  原本沈栎是想着,只要自己好好表现一番,然后,用尽一切的办法,去让阮糖答应跟他在一起,可是,当他知道,原来阮糖喜欢的是别人之后,心痛的无法呼吸。

  这跟他的梦境简直一模一样。她每次拒绝他都是用别人来当借口!

  压根……压根就没有那个人……

  头好痛……!
  沈栎捂住发胀的太阳穴,心里难受至极。

  阮糖看到沈栎这幅摸样,连忙关心地说道:“你怎么了?头疼吗?要不我给你开一副药吧?“

  阮糖说完,便要朝着柜台的方向跑去。

  “不不用“沈栎立刻拦住了阮糖,摇了摇头,对阮糖说道:“不用麻烦你了,我.我休息一会儿,很快就会没事的,不用担心我。“

  沈栎说完,便转身,回到了房间,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强迫自己睡觉,可是,心中的那股疼痛,越来越严重,越来越厉害,让他根本无法入睡,脑海里一直浮现着刚才阮糖跟他说的话,一遍又一遍的在他的耳边响起,让他根本无法静下心来休息。

  沈栎躺在床上,心里很乱,很烦躁,脑海里全部都是阮糖的影子,他努力地控制着自己不要去想她,可是,脑海里却总是忍不住想起她,甚至,连她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清晰。

  最终,沈栎还是受不了了,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从怀中掏出一串佛珠,然后拿起桌子上的茶壶,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将杯子放在桌子上,沈栎的双手紧紧地握成拳状,眼眸紧紧地盯着窗户的方向,他希望,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的头脑保持清楚,好好的思考一下,究竟应该怎么做才能让自己的头脑清楚起来。

  阮糖看着沈栎进入屋子里之后,便开始沉思着,想着接下来应该如何做。

  沈栎是自己第一个动心的人,她不想伤害他,可是,她又不能不辜负他,毕竟,她还有任务在身。

  阮糖的心里,真的是十分纠结。

  她很想找一个机会,将这件事情,跟沈栎讲清楚,然后,两个人就这样结束,可是,她又怕沈栎会因此恨死她。

  沈栎的头,真的好痛,头痛欲裂,他的脑袋里,就仿佛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般,让他头疼欲裂。

  沈栎伸手抓住自己的头发,使劲的揉着,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可是,脑袋里的两个小人儿,依旧不停的在争吵着,吵得他头都快要炸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