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手撕绿茶饼21

2021-06-10 作者: 甜橘子汁
  第217章 手撕绿茶饼21
  “副作用?这倒是没有,只是有一些痒痒而已。“

  “痒痒?“阮糖皱了皱眉。

  “是啊,就好像有蚂蚁在爬一般,很痒很痒。“李易说道。

  听到李易这样一说,阮糖心里不由地一怔,她想起,之前她脖子的伤口就是这样的感觉,不过,后来她就不痒了,也没有再感觉到过。

  难道这是因为这些日子自己都没有碰触到那些伤口,而是碰触到了一些其他的东西,才会产生的效果?

  阮糖仔细地思考了一番,最后觉得只有这个理由最合适。

  “李大夫,谢谢你啊,我知道这个伤口是因为那些奇特的草药引起的,如今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我想再过不久我的伤口也就不痒了。“阮糖说道。

  听了阮糖的话,李易心中诧异不已,“你是怎么知道的?“

  阮糖微微一笑,说道:“因为我曾经去过一次那片森林,而那片森林里,有几株草药是可以治疗伤患的。“

  李易闻言,点了点头,“原来如此,不过,阮姑娘,我看你的脖子伤口并不深,你完全可以不用去医馆的,只是去一趟而已。“

  阮糖闻言,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知道,但是我还是要去一趟医馆的,毕竟这件事情我已经耽搁了两天了,若是再不去的话,恐怕我爹娘会担心我。“

  李易闻言,沉默了,没有再说话。

  “我知道你是在担心我爹娘担心我,所以才会同意我去医馆的,不过,我已经决定了,我就是要去医馆的,我已经答应我爹娘要去医馆的。我知道李大夫是好人,我相信李大夫会帮助我的。“阮糖恳切地看着李易,说道。

  “那好吧,既然你已经坚持要去医馆,我也不好阻止你,只要你的身体康健了,对于我而言,那就是最大的欣慰,希望你能够尽快把伤口恢复。“

  阮糖闻言,感激地看着李易。

  李易见状,朝阮糖微微一笑,“那好吧,既然这样,我就去给你煎药,等你喝了药之后,再出去吧,这样我也放心一些。“

  “麻烦李大夫了。“

  阮糖道了一声谢。

  “那你在客厅里等着,我马上给你煎药去。“李易说着,朝外面走去。

  李易刚刚走到门口,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身对阮糖道:“阮姑娘,如果你现在想去吃饭,或者是想吃点什么,可以去厨房让厨师给你做点吃的,我先给你煎药去。“

  阮糖闻言,笑着点了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李易点了点头,转身走进了厨房。

  阮糖见李易离开了,立刻走进厨房,开始捣鼓起来,她打算趁李易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地将那些药渣子给倒掉。

  李易见阮糖在捣鼓什么,他走上前去,看了她一眼,问道:“阮姑娘,你在干嘛呢?“

  阮糖见李易走进来了,立刻收敛起脸上的神色,冲李易淡淡地笑了笑,“没什么啊,我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一种药材,配制一些祛疤的膏药给我脖子涂抹一下。“

  “祛疤的膏药?“李易闻言,心里一震,他心里暗忖:“这个丫头居然懂得用这个药,她是怎么懂得?她不是一个乡巴佬吗?怎么会认识祛疤的药呢?难道她是一位高人?“

  “对啊,这种祛疤的药很管用的,只要用了这种祛疤的药,就算是留下一条疤痕,疤痕也可以消失。“阮糖解释道。

  李易闻言,点了点头,“那行,既然这样的话,你就抓药吧。“

  “李大夫,这个药的成分我知道,可是,药材的数量却不太清楚,所以,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做,我想问问你,这个药的成分是什么样子的,还有,你知道哪些药材比较珍贵吗?“

  “这个药的成分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听你刚刚的描述,应该是比较难寻找,所以,我建议你还是去买一些药材回来试试,若是不成功的话,就算了,没有关系的,我们再另外想办法。“

  阮糖闻言,心里十分的郁闷,她原本以为自己说出自己懂得这个药,就能够找到药材的,可是,谁知道,这个世界上,还真的有那么多的秘密,她是真的无法弄明白。

  李易看了阮糖一眼,见她一脸沮丧的样子,便说道:“阮姑娘,你先别灰心,我们慢慢来,总有一天,我们会弄清楚这些药材的作用的。“

  “恩,好的,我知道了,那我现在就去买药。“阮糖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她从客栈走出来,正准备去街上买药,突然,她发现,她根本就不知道哪些药材好卖,所以,她只能四处乱逛,希望能够看看这附近有没有什么比较大的药铺,看看能不能买到这些药材。

  可是,走了好一会儿,阮糖发现自己依旧是在原地踏步,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所以,她不由得叹了口气。

  唉,看来这次的药方没有错,这些药材的成分还真的不太清楚,看来得去药材铺里面询问询问,看看他们是不是知道这些药的成分。

  想着,阮糖便朝一家名叫药铺的药店走了过去。

  阮糖来到药店,直接来到柜台前,对柜台后的掌柜的问道:“请问,你们这里可不可以提供这些药的药方?“

  阮糖指了指自己面前桌子上摆放的那些药方,对掌柜的问道。

  掌柜的闻言,扫了一眼桌子上的那些药方,然后开口说道:“姑娘,你这些药方的确是很好,不仅可以祛疤除疤,还有补血益精、强筋活络、活络骨骼、祛风寒、驱毒、止咳、止泻、养颜、美容、延年益寿、活血化瘀不过,这些药材虽然都很好,但是,却不太容易找齐,这些药材都需要药材的主人亲自采摘,才能够配置出来,我们店里虽然有药材的配方,但是却没有这些药材的药材。“

  掌柜的话音刚落,便听到旁边一个男子冷哼一声,语气中带着浓浓的讽刺和不屑,说道:“这些药材虽然很难找齐,但是,我可以帮忙,你要不要跟我做交易?“

  “你要是真的有办法,那么我就不需要了。“阮糖闻言,冷哼一声,说道。

  “你,你这女子怎么这般不通情达理?难道我们老板想帮你,你就不感激吗?“一个男子听到阮糖的话,顿时不满地说道。

  “你们老板想要帮我,我也要感谢他,可是,我不需要你们帮我。“阮糖毫不退缩地说道。

  “姑娘,你这是何苦呢?你就当我们帮你一次,好了,我们老板也不会亏待你的,你就跟我们去药店看一下药材吧,我保证,你会喜欢的。“那个男子继续劝说道。

  “你们老板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真的不需要。“阮糖仍旧是拒绝道。

  “你!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是不是?“一个长相凶恶的壮汉怒视着阮糖说道。

  “我敬你们老板的是酒,不是酒,再说,你这种态度,哪里像是在求人啊,你分明就是在辱骂我,这就不对了,难道我就这么不值钱,随随便便一个乞丐,都可以欺负我?你是想死了吧?“阮糖怒目圆睁,怒声吼道。

  阮糖的一番话,让那个壮汉愣住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就在此时,站在旁边的一个男子见状,连忙拉了一下他,让他不要冲动,然后开口道:“姑娘,不管如何,你今日必须要跟我们去药店看一下这些药材,否则的话,我就不客气了!“

  那个壮汉被那个男子这么一说,也回过神来,看向阮糖,冷哼一声,道:“你若是敢拒绝,我就告诉你们老板,说你侮辱我!“

  阮糖闻言,顿时恼羞成怒,她看向那个男子,厉声呵斥道:“你这个人好生的霸道,你凭什么觉得我非得要跟你们走?“

  “你“

  壮汉刚想发飙,那个男子立刻伸手拦住他,然后看着阮糖,赔着笑脸,说道:“这位姑娘,你就别生气了,我这弟弟他脾气急躁,说话也不太会说话,他这么做,纯粹只是因为他不想失去这份工作而已,你大人有大量,就别跟他计较了,你看这样好吗?我给你一千两银子,你将这些药材都卖给我们,如何?“

  阮糖闻言,看了那个男子一眼,然后,开口问道:“你们老板真的愿意花重金买我手里面的这些药材吗?“

  那个男子听到阮糖这句话,立刻说道:“那是肯定的。“

  “好。“阮糖闻言,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容,然后,从怀里拿出一张纸递给了那个男子,说道:“这是我写的药方,你拿去给你们老板看一下,我想,他应该会买的。“

  “好,谢谢姑娘,你稍等一下,我这就给你去取钱。“那个男子说着,便转身快速地走出了药铺。

  阮糖拿着钱正要回去找沈栎,突然间看到一个穿着黑衣服的男子从药铺门口经过,阮糖见到那个黑衣男子,不由得眉头皱起,然后喊住了他。

  那个黑衣男子停下脚步,疑惑地看向阮糖,开口问道:“姑娘,你有事吗?“

  “你是不是姓刘?“阮糖看着黑衣男子,开口问道。

  “你是谁?“黑衣男子闻言,开口问道。

  阮糖闻言,轻笑一声,然后,缓缓开口说道:“刘公子,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你在白云客栈遇见的那个阮姑娘。“

  “哦,原来是阮姑娘,你是来找我的?我还以为你是来这家药铺里面买药的呢。“黑衣男子看着阮糖说道。

  “刘公子,我想,我们之间或许有误会,我是来找我朋友的,但是,她刚刚出了门,所以,我就想着,是否要进来问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她,我想,我们之间应该是认识的吧?“阮糖看着黑衣男子,开口说道。

  “嗯,是认识的,姑娘,既然我们认识,那你也是知道,我是这家店的东家,我们老板说了,如果姑娘你愿意出售这些药材的话,就请跟我来。“刘公子看着阮糖,淡淡地说道。

  阮糖闻言,点点头,道:“既然你是这家店的东家,那你就代表你们老板说一下,你要买我手里面的药材,需要多少钱吧,我现在没有带那么多钱出来,所以,我就不陪你们去药店了,你让你们老板来找我,如何?“

  “这个,好,我会替你传达的,你在客栈等着,我马上就带着钱来找你。“刘公子说完,便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等到刘公子离开之后,阮糖才收回目光,然后,朝着客栈内走了进去。

  阮糖来到客栈里面,坐下来,然后便开始吃早餐,因为,她实在是饿坏了,而且,昨天晚上她一个人失眠折腾了半宿,所以,现在她真的是又累又困,肚子里面更是饥肠辘辘,于是乎,她吃饱了饭,便开始闭上双眼小憩起来。

  阮糖睡了很久,直到听到一阵敲门声响起,她才慢慢的开门,却看到双眼通红的沈栎。

  他的眼角满是泪痕,似乎哭过。

  阮糖见到沈栎这个模样,吓了一跳,连忙开口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

  “我没事儿。“沈栎摇了摇头,然后,看向阮糖,说道:“姑娘,你的医术很高明,我想请教你,如何能治疗这个病?“

  阮糖闻言,仔细地打量了沈栎一下,然后,开口说道:“沈公子,你先把手伸出来让我给你诊脉,我给你把了脉之后,再告诉你如何医治。“

  沈栎闻言,迟疑了片刻,然后,点点头,伸出手腕来,放在阮糖的面前。

  阮糖见状,便伸出手,搭在了沈栎的手腕上面,闭上双眸,仔细地观察了一下沈栎的脉象,然后,才睁开双眼,看向沈栎,沉吟了片刻,才开口道:“沈公子,你这个病症有点怪异,你体内好像有一股阴邪之气,不过,这阴邪之气并不强烈,我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得了这种病。“

  “你确定你能够治疗我的这种病吗?“沈栎听了阮糖的话,连忙开口问道。

  “我不确定能不能治这种奇怪的相思病。“阮糖想也没有想,便开口回答道。

  沈栎闻言,眼底闪过一丝诧异。

  “我只是猜测,具体是不是这样,我也无法确定。“阮糖见沈栎脸色变了变,立即开口说道。

  “姑娘,谢谢你,你这个朋友,真的救了我。“沈栎听了阮糖的话,立即开口道谢道。

  “我……”沈栎正要说他在梦中闪过很多次的场景,后来想了想,那只是梦,又不是病症,于是就没有说。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