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兰城炎魔

2021-06-11 作者: 最后苟一波
  第58章 兰城炎魔
  一串串流光划过长空,以最快的速度击溃攻城的炎魔大军。

  疲累不堪的兰城守军瞬间又充满了力量,指着流光不断落下的战场,激动地大喊,“是冲阵营!冲阵营来救我们了!”

  苦苦守了十几日的袁奇瑞扑到垛墙边,布满血丝的双眼重新燃起了希望,“开”

  类落到袁奇瑞的身后,按了按他的肩膀,“再等等。”

  袁奇瑞转头看了看类.握紧拳头,安静下来。

  一柄大刀冲着昭月挥下,昭月一晃,大刀砍空。

  挥刀的炎魔刚感觉到背后发凉,头便落了地。

  “喝”低沉地呼喝声中,铺天盖地的炎魔又重新从地底冒出。

  他们全身燃着火焰,形如巨大人影,五官模糊不清,有的背生钢翅,有的力大无穷,皮肤上的脉络清晰可见,里面流淌的血液犹如岩浆。

  每走一步,脚下便多一片焦土。

  不过不太聪明的样子。

  鱼胠游走其间,不过须臾,斩获一堆火焰头。

  寓鸟放低高度与速度,略逗一逗,引得十几个炎魔冲撞在一起,被他趁机砍杀。

  嘻嘻对着他们傻乐一番,数十个炎魔开始自相残杀。

  菱滚过的地方满是毒刺,火焰亦不能消弭,炎魔一踩上去,顷刻毙命。

  白色雾状的灵力长索迂回曲折的穿梭在战场上,炎魔的身躯就像熟过头的果子,噼里啪啦的掉了一地。

  同时,天降大雨。

  “很棒!”精精冲昭月抬了抬前蹄,一阵狂踏乱顶,焦黑冒烟的尸体不一会儿铺满城下之土。

  可在源源不断的补充下,炎魔的数量不减反增。

  雨水淋在他们身上,“嗞嗞”作响,明明疼得要命,却不见他们停下。

  白烟缕缕,水汽朦胧,一尊焰高百尺的炎魔,慢慢出现炎魔大军后方。

  “炎魔王?”昭月问。

  精精如风掠过,“对。”

  他的样子最像人,头上并排长着六只犄角,中间的四只朝上,两边的两只朝下,手持通红的权杖,雨水还未落下,就被蒸发干净。

  昭月五指一收,大雨聚拢,只盯着炎魔大军下,加上战友们的攻势,兰城的城墙暂时保住了。

  袁奇瑞抓住时机,带着术师下到城外,“左上一,三道符咒。”

  “右下二,横三十二,八道符咒。”

  “右下八,横七,一道符咒。”

  有条不紊的指挥下,残破的城墙很快以最简单有效的方法修补完毕。

  袁奇瑞立马带着术师回到城墙上。

  彼时,城墙内面也已被类带队修整完善。

  袁奇瑞望着黄黄黑黑的炎魔,感叹冲阵营来得及时,“若不是你们,兰城今日必破。”

  “你先休息一会儿,这里我替你看着”类平静地看着战场,现在言胜为时过早。

  袁奇瑞下城楼溜了一圈,让守了几天几夜的士兵术师原地入定休息,把城楼的防御全交给了类带来的战友,自己又回到城楼上继续观望。

  类,“你”

  袁奇瑞抬手止住,“将军不必劝我。”

  冲阵营不远万里而来,他一定要和他们一起守城。

  焦黑的尸体越堆越厚,不仅妨碍了冲阵营的攻势,也阻拦了炎魔的脚步。

  精精灵机一动,有针对性的杀死炎魔,利用他们的尸体,将尸山连接起来,垒成一堵堵尸墙。

  战友们有样学样。

  “呼——终于可以歇一会儿了”嘻嘻笑得脸都僵了。

  鸱鸟伸过右手,捏住嘻嘻的下巴给他揉揉,“这两天累死了。”

  “哈”寓鸟哈口热气在金羽上,血迹一擦就干净。

  昭月盯着尸墙,眉头微蹙,“散开!”

  话音未落,尸墙在一瞬间被焚为灰烬,迎面而来的热浪冲击在城墙上,整个兰城为之震荡。

  炎魔王手持权杖,咧嘴一笑。

  袁奇瑞呼吸一紧,心提到了嗓子眼。

  “嘭!”所幸热浪被城体上的符文反弹回去,没有持续侵蚀墙体,还将蜂蛹而至的炎魔推回一段距离。

  漫天火星与黑灰被雨水猛然止住,昭月悬在空中,放开菱的手,“还好还好。”

  右脚被烧伤的菱,“不好不好,变不了妖身了。”

  “那就别在这儿碍事”精精抓住菱的后领一甩,把他扔向城楼。

  随后带着战友们俯冲而下,其他妖攻击炎魔,他和昭月去杀炎魔王。

  类接住菱一旋化劲,“好好儿守在这里”立即飞到战场补位。

  精精运力打出一拳,拳劲与扑近的火焰相撞炸开,与炎魔王各退数步。

  树杈似的权杖一转,炎魔王身上的火焰陡然增长数倍,挑衅地甩出一道火焰。

  精精侧身避开,火焰在他身后砸出一道火痕。

  火痕在土中潜行绕圈,燃起层层火焰,如倒扣的铁锅一样包围了精精。

  精精连出数十拳,皆被火焰吞噬,铜皮铁骨炙烤得起泡,头上犄角发出一股焦味儿。

  “呼呼呼”炎魔王发出呼气般地笑声。

  然后笑声一滞。

  水帘忽的拔地而起,瞬时隔绝了炎魔王周围的空气。

  “嗞——”炎魔王驭起火焰与逼近的水帘对抗。

  昭月一点一点拉紧拢水帘,不停地用水浇灌炎魔王,身后气机频频炸裂,偷袭的炎魔不断被炸死,又前赴后继的涌上。

  水火相互消融中,昭月施诀的手控制不住的发抖,树杈权杖渐渐熔化。

  包围精精的火焰渐渐露出一道道裂隙,精精趁势冲出,拳头虚影来回飞了一阵,将昭月身后的炎魔清除到丈余之外。

  昭月凝神一拉!
  几道水帘乍然压紧相合,“嗷——”炎魔惨痛的低吼从中传出。

  昭月抬手遮脸,后跃远离,精精亦飞到安全距离。

  灼人的白烟嗞咧蒸腾,四周的炎魔倾然倒地。

  昭月气泄一虚,被嘻嘻托住胳膊。

  白烟散尽,炎魔王成碎炭落了一地。

  “嚎——”余下的炎魔当即陷入癫狂,一化二,二化三,咆哮着冲锋兰城。

  “!”昭月无语到心痹。

  “他娘的!怎么更多了!”

  战友们一边始料未及的震惊着,一边一起冲出去
  鏖战一天一夜,终于斩尽所有炎魔。

  精精累得直不起腰,头上的犄角软绵绵的耷拉着。

  嘻嘻双手捂着脸,想睡睡不着。

  昭月瘫靠在城墙边,也不管屁股底下的黑灰烫不烫了。

  “诸位进城休息吧”走路都左摇右晃的袁奇瑞。

  动也不想动的类,无力地摆手,“不用了,我们休息到傍晚就走。”

  袁奇瑞甩甩昏昏沉沉的脑袋,强打起精神,“这怎么能行,诸位.”

  “袁将军不必再劝”类心说,你快别说话了,老子应付你真的好累。

  “那好吧,咚!”袁奇瑞说完就地倒下。

  “袁将军?”类挪过去探探袁奇瑞的鼻息。

  “呼——呼——”

  很好,睡着了。

  “我也睡了”昭月往鸱鸟右边偏偏,把他的翅膀拉起来盖头上遮点儿光。

  菱转过身,面对城墙,往鸱鸟左边挤挤,用他的翅膀垫着脸睡。

  受打呼噜的昭月影响,嘻嘻觉得脑子终于有困意了,迷迷糊糊地倒靠在精精身上,没一会儿就开始流口水。

  “嗯”本来想为大家把风的类,挣扎了片刻,眼皮沉重的阖上,顺势把袁奇瑞当枕头枕着睡了起来。

  紧接着,战友们一个靠一个,睡成一片。

  城内的百姓也在强大的倦意袭卷下,随意找了个地方躺下就睡。

  来不及找地方躺下的,站着就睡着了.
  半个时辰后,青烟贴地飘来,在城墙边停留片刻,发现‘众妖’确实睡着了,才小心翼翼地飘进兰城,挨家挨户地搜寻。

  袁伊伊将醒未醒地睁开眼睛,恍惚间看到青烟从门与门槛之间的缝隙漫进屋子,变成一个青衣男子.
  一觉睡到黄昏,‘众妖’悠悠转醒。

  “哇~”精精伸了个懒腰,咚咚咚地捶了锤腰。

  “烦死了,别吵,我再睡一会儿”嘻嘻翻了个身继续呼呼呼。

  昭月转转脖子,揉揉颈肩,“头儿,下一战在哪儿?”

  类迷茫了一会儿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以兰城为准,昭月和精精、鸱鸟一直向东,到寒州。”

  “寓鸟、嘻嘻、菱一路南下,去幕旗山。”

  “鱼胠、虺往西,去长山。”

  “其余兄弟随我往东南,去蛇州,即刻动身。”

  “七日后辰时,在复州山下集合。”

  “是”大家拖着声音答。

  鱼胠和虺懒洋洋地往西去。

  昭月精精相互打了个眼神,精精又向鸱鸟招了招手,“走~”

  “啊~”菱打了个哈欠,和寓鸟一妖一只手,提起还在睡的嘻嘻往南飞。

  北境,桃山,浣水。

  女子银铃般的笑声从溪边传来。

  老妇人一边紧张兮兮地往身后看,一边焦急的催促,“哎呦喂,两位姑奶奶啊,你们就上来吧~”

  王婉儿用脚踢得水花四溅,与表妹阿真玩的不亦乐乎,“怕什么,这水这么浅,难道还能淹死我不成?”

  说完冲阿真眨了眨眼,乍地捧起水浇在奶娘身上,“哈哈哈哈.”

  “哎哟,哎哟,小姐别,别浇.别浇了.这附近有桃山一族出没,万一,老奴哎哟,小姐别浇了”

  王婉儿娇嗔地叉腰,“哼,就你话多。”

  阿真扬起一张白里透红的脸,“哪能这么巧,姨父说了,桃山上的人都几个月没下山了,你还想骗我们?”

  王奶娘抬袖擦干净脸上的水,也顾不得去换衣服,“二位小姐出来的够久了,我们还是阿嚏,阿嚏.赶紧回去吧。”

  “你再说?”阿真作势又要捧水。

  王奶娘再次哀求,“小姐,我们就回去吧,阿嚏阿嚏.”

  “烦死了,你怎么比我娘还烦?!”

  王婉儿这下是真生气,直接站溪水里,使劲捧水泼王奶娘,“叫你话多!叫你话多!”

  “还敢躲?!不准躲!”阿真指着王奶娘跳脚。

  王奶娘只得闭着眼睛,站好了任两位小姐玩儿。

  一阵哗啦哗啦地捧水声后,王奶娘浑身湿透地滴水,“小,小姐可以回去了吧?”

  “哼,不好玩儿”王婉儿没劲地坐在石头上。

  阿真也觉得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光是玩水无趣得很左看右看,突然注意到对岸树林里有几朵花。

  “表姐你看”阿真扯扯王婉儿的袖子,给她指指。

  王婉儿瞬间就被鲜红的花朵吸引,眼珠一转,对王奶娘说,“好好好,回去,你去车上拿两套干净的鞋袜。”

  “可要不,二位小姐回车上去换?”王奶娘犹豫着不动。

  阿真杏眼一瞪,“难不成我们还会骗你?”

  王婉儿,“你是想让我们穿着湿鞋子回去吗?”

  “老奴,老奴不是这个意思”王奶娘一边冷得发抖,一边看着放在河边石头上的鞋子,只是鞋面上沾了一点水而已。

  王婉儿娇斥,“还不快去!”

  王奶娘只得转身去拿鞋袜。

  阿真看着她背影喊,“把湿衣服换了再回来~”

  喊完与王婉儿相视一笑,各自提着鞋,牵着手,蹑手蹑脚地走到对岸再穿上。

  红艳艳的花在风中摇曳,如翩翩起舞的少女,引来几只白蝶的青睐。

  “哎”阿真轻轻一仆,没有扑到。

  王婉儿从怀里拿出绣帕,俏皮兴奋地指着另一朵花,“用这个用这个。”

  阿真接过绣帕静静等待,待白蝶停到花朵上吸食花蜜,正要下手,蓦的被王婉儿拉一了把。

  “表姐,你干什么呀,你看都吓走了”阿真有些生气。

  王婉儿指着树林深处,“你看那边~”

  阿真向树林深处看去.一时之间,被美丽的景象镇住了。

  各种颜色的蝴蝶在红色的花海中飞来飞去,黑蝶清冷醒目,孤傲如王。

  红蝶与花海融为一体,每一次起飞,都像绽放的花朵。

  蓝蝶的尾翅细长的像两条发带,闪着盈盈灵光,飞过的花上留下亮晶晶的粉末,跟星星一样。

  “还愣着干什么,走,去看看”王婉儿拉着阿真就朝树林深处走去。

  “真美啊”走进了,阿真一伸手,就抓住一只黑蝶。

  王婉儿刚抬手,一只蓝蝶便停在了她的食指上,“是啊。”

  密密麻麻的蝴蝶落满她们全身.
  “小姐?”

  “婉儿小姐?”

  “阿真小姐?”

  王奶娘换了衣服,又拿了干净的鞋袜回来,却不见人,以为两个姑娘又跟她闹着玩儿。

  “你们别藏了,老爷派人来了,快出来回去吧”王奶娘也是很无奈,两位小姐任性贪玩,顶多被骂两句,做做样子的关两天。

  可他们做下人的,主子犯一点错,他们都会脱层皮。

  运气不好,还会被活活打死。

  然而小姐们下次还是一样,反正被打个半死的又不是她们。

  但王奶娘能怎么样呢?除了好好儿哄着,别无他法,“我的好姑奶奶,你们就出来吧。”

  又过了一会儿,溪边,林中,只有风吹树叶的声音。

  王奶娘开始有点慌了,“婉儿小姐?你们别藏了,你们你们别吓老奴啊。”

  “婉儿小姐?!阿真小姐?!”

  还是没人回应。

  王奶娘拍着腿大声哭喊,“不好了,快来人啊,小姐们不见了!!”

  仆从、车夫闻声而至,也顾不得会不会遇到桃山一族,围着浣水慌忙找了起来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