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男宠(求月票)

2021-06-19 作者: 妖殊
  第282章 男宠(求月票)

  凤长恭抬头看着凤无双,再看看面前的包裹,眼里有些动容。

  “二姐,你不恨三姐吗?”

  “你看我像是恨她的吗?”凤云双叹气:“不管她是不是晚儿,但好坏还是得分的,都当了这么多年姐妹了,哪儿能说断就断?”

  凤长恭看着面前的东西:“我喜欢阿姐,她就是我阿姐。”

  说完拿着包袱就走了。

  凤云双挑眉,她就是诈一诈长恭,没想到他竟然真的可以联系晚儿。

  虽然被囚禁,但凤云双并没有什么怨言,相反,这王府曾经可是长公主的府邸,奢华不输皇宫,吃穿用度也是上等,没比当公主的时候少。

  这个晚儿啊,表面薄凉,实则也是个容易心软的傻姑娘。

  凤长恭确实知道怎么联系凤执,但之前都没用过,他害怕,不敢联系,可今晚凤安河这一巴掌却给了他足够的勇气。

  凤长恭一路冲向守卫,不管不顾:“我要见鹿先生,让我见他,都给我让开。”

  凤长恭闹了一顿,终于见到了鹿申州,上去就跪下:“先生,让我去见阿姐。”

  鹿申州长叹:“她不是你姐,你这是闹什么?”

  “她是,我喊了这么多年,怎么就不是阿姐了?”凤长恭哀求道:“先生,求求您了,帮我入宫,我想去见一见她,就今天。”

  今天是大年夜,还有凤长恭手里抱着东西,鹿申州哪儿能不懂,摇头:“罢了,老夫可以帮你递个信,见不见你可不是老夫能决定的了。”

  凤长恭感激:“多谢先生。”

  鹿申州让人送信入宫,等了小半个时辰才有回信:“陛下答应了,你去吧!”

  凤长恭连忙跟着去,出了王府直奔皇宫。

  消息送去的时候凤执已经吃过饭了,一个人的年夜饭,六十多个菜,最后她也没吃几口,全都赏了下去。

  听说凤长恭挨了打,很是激动的要见她,凤执犹豫了一下,还是让他来了。

  凤长恭来得很快,紧紧的抱着手里的东西,很是激动的看着凤执:“阿姐!”

  下一刻反应过来要跪地行礼:“陛下.”

  凤执拉住了他:“你怎么来了?”

  等他抬头,也看到了他被打肿的脸:“你这脸他打的?”

  凤长恭咧嘴一笑:“没事的,很快就好了。”

  说着把手里的东西给她:“这是二姐让我给你的。”

  打开,里面是一套崭新的衣服,凤云双亲手做的,还有过年的福饼。

  凤执眼中有水雾闪过,很快消失,仿佛从未存在过。

  “没吃饭吧?”凤执抬手,让人重新备了一桌,虽然没有之前的丰盛,但姐弟二人也吃不了那么多。

  刚刚准备动筷子呢,禁军来报,丞相大人求见、宋指挥使求见。

  靳晏辞和宋砚,凤执抬手:“不见。”

  大年夜,一个个折腾什么?
  凤执不见那两人,却独独见了他,凤长恭忍不住偷着乐,顿时觉得脸上挨这一巴掌也值了。

  来见凤执的不仅仅是靳晏辞和宋砚,还有玉子归和师策,两人也是孤家寡人,往年都是在王府过的,一大家子也很是热闹。

  可现在王府那里他们是去不了了,就只能来宫里陪陪陛下,结果好像有点儿多余啊。

  师策好奇的问玉子归:“你猜,陛下更喜欢谁?”

  玉子归:“都可以。”

  师策:“.”这回答,还真是让人无话可说。

  跟凤长恭吃完饭,凤执留他在宫里歇一晚上,姐弟二人一起守岁。

  过年这天宫里会燃放烟火,凤执虽然穷,但这点儿过年的气氛还是要的,两人一起看烟火,盛开到寂寥,最终归于平静,紧接着皇城的鞭炮声震耳欲聋,响彻天际,新的一年开始。

  凤执还看得精神,旁边的凤长恭却已经受不了趴着睡着了。

  让血鸦把人送去安顿,凤执转身回寝宫,今日还有几封信没有看。

  拆开之后一一查看,这些都是连勋写给她的,比战报更加精细。

  眼下战事又进入了一个胶着的阶段,西弦咬着之前屠城的事情不放,增兵十万士气大增,而连勋手里的兵士虽然骁勇善战,可这么久的战争已经被消耗得差不多了,再打下去,于东兴不利。

  战事也该结束了。

  凤执看了眼连勋信中提到的西弦太子亲临战场,既然是由此人开始,那就由此人结束。
——
  凤长恭在宫里歇了一夜,第二天一早陪凤执用了早膳才被送回去,走的时候凤执让他给凤云双带一个回礼。

  回礼玉子归:“.”

  凤长恭倒是不觉得哪儿不对,还挺高兴的:“二姐要是看到姐夫一定很高兴。”

  这单纯的娃,就这么开心的把玉子归带了回去。

  收到回礼的凤云双:“.”有来有往,可真是她的好妹妹,可她送东西过去,不是为了换男人啊。

  玉子归靠近:“云双不愿看到我?”

  凤云双顿时红了脸颊:“我没有”

  这都什么事儿啊,太让人难为情了。

  当然,玉子归只是见凤云双,其他人,暂时还是不见的好。
——
  新年还没过完,还没开始上朝,师策难得悠闲,又是单身一人,就上街到处去晃荡。

  晃荡着就进了茶楼,听一群人吹牛,正好给小祖宗打听打听情报什么的。

  本以为会听到什么犯上的言论,没想到今天谈的居然是风花雪月。

  论女帝陛下身边的男人,第一美君子封兰息,英勇忠诚的大将军连勋,丞相靳晏辞,讨论他们到底谁才是女帝陛下真正的男宠,谁有可能成为皇夫,还有谁谁谁会入宫成为男宠什么的。

  师策开始听着还挺起劲儿的,毕竟这种事情嘛,虽然没什么实际的作用,但很容易上头。

  然而听着听着师策就觉得不对劲了,甚至觉得愤怒:凭什么?明明他才是离小祖宗最近的男人,最听小祖宗的话,最得小祖宗信任,为什么这群人传靳晏辞是男宠、宋砚是男宠,就连玉子归都有份,却独独没有他,不带这么歧视的。

  就因为他长得不够俊美?虽然他也知道自己确实配不上小祖宗,也没有机会,但凭什么流言蜚语都跟他没关系?

  是可忍孰不可忍,一拍桌案:“胡说八道,都抓起来!”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