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困住了

2021-06-21 作者: 轻水撩雁翎
  第378章 困住了

  程云淓活下来了。

  人是活下来了,却一直昏迷不醒。

  怎么就不醒呢?

  昏迷十多天之后,无论是前来诊脉的太医们,还是主治的陈大夫也都觉得很纳闷。她的脉象已趋于平稳,高烧也退了,伤后的炎症慢慢在消,伤口甚至都在慢慢愈合。虽然以后右手的活动可能会有限制,做不得细活,也拎不得重物,胳膊也不可能抬得很高,目前身体还比较虚弱,失血较多,但,这个伤并未到致命地步,头部也不曾有碰撞淤血的情况,怎么就不醒呢?

  如熟睡一般,呼吸平稳,脉象平缓,却怎么也唤不醒。

  程云淓自己也挺纳闷,她坐在空间小家的沙发上,很努力地吃着消炎药和营养品,熬着红枣乌鸡汤、海带排骨汤,每日一支红参冲剂,维生素、鱼肝油也都不断,却始终不能让自己的身体醒来。

  她被困在空间小家里了。

  或者说,她的灵魂,被困在空间小家中,无法回到任何一个世界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竟然从身体上剥离出去了?

  “这回真的拍鬼片了。”她郁闷地对着手指,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道。

  她还是能迷迷糊糊感受到外界画面的,如同看电影一般。接近自己昏迷的身体十几米内的动静,她都仿佛都能感觉得到,就似自己睡梦中半睁半闭的眼睛所能看到和感受到的信息那样。

  她能听得到弟妹们在身边哭着喊着“阿姐阿姐”,看得到她们挂满眼泪的小脸;小鱼儿夜里会做噩梦,哭着跑过来挨着她,抱着她的胳膊,把眼睛埋在她的衣服里,慢慢睡着,被彭三娘或者草儿抱回去;皓皓瘦了好多,也似乎长大了,他只哭了几日,之后再到她身边,都会很镇定很冷静,可爱的小脸上挂着微笑,欢快地与她说着话,抱了书给她读,拿了写得得意的功课给她看,跟她将最近的见闻和所思所想,还会在小鱼儿哭的时候给她擦眼泪,安慰她鼓励她;
  她知道陈大夫隔日会来为她诊治,为她施针施灸,小陈大夫和几个女学子们轮班十二时辰为她做护理,煎药换药,阿柒小尾巴一般跟在她们后面做着纪录,平日里她会一边护理,一边坐在她的床榻边的小凳上,借助着字典,捧着医药书,认真地读着写着;

  她知道罗大娘来了消息,敦煌和宣城的棉花种植不曾被涝灾影响,已然开始采摘,下一步便是要纺线织布,尝试着生产,而户部已然将长安城的道路修缮给了郭二郎的水泥厂承包了,天皂地设的门店也在东市开了门,草儿有时候会在她耳边叨叨,说已经看中了一个院子,可以做蓝翔女校的校址,施娘子都去看过了,觉得很满意,东家快醒醒,等你来招生上课呢!

  她还知道卢昭与小陈大夫被皇帝老儿赐了婚,出嫁那一日,小陈大夫穿着美丽的嫁衣来看她,真美呀!她为荷娘阿姐与卢昭有情人终成眷属而高兴!她们成亲之后,卢昭便被派去南方,做江南道节度使,而荷娘阿姐也会带两个女学子跟着一起去,推行牛痘疫苗,尝试着在富裕的南方开起一家妇幼医院;
  等荷娘阿姐与卢昭出发去南方之后没多久,皇帝老儿薨了,齐王继位。

  这消息是国丧钟声敲响的前夜秦征给她带来的。

  他带着夜露的微寒从外面进来,打发了草儿去睡,自家便坐在床榻边,握着她的手,轻声将这消息告诉了她。

  “跟你没关系吧?”程云淓担心地问,“你可不要为我冒这般的险呀。”

  “阿淓.”秦征将她的手放在自家脸上,轻轻地唤着。

  这些天,他憔悴了许多,本来就瘦,如今脸上的线条更是如刀刻一般,脸颊边的胡茬硬硬的,他怕扎到程云淓的手,便将她的手放在了唇边,轻轻地吻着。

  “等你醒来,我便把胡子刮了。”他唇边挂着梦幻般的笑意,温柔地轻声道,“你是不是不喜欢我留胡须?你若不喜欢,这便起来亲手给我刮掉,好吗?”

  “好呀。”程云淓温柔地回答,伸出透明的小手摸摸他的脸,把手放在他的心上。

  “你何时才能醒来呢?”秦征依旧微笑着,眼中却不知不觉涌起一滴的泪,缓缓落下。程云淓赶忙用手去抹,却不曾接得住。那滴晶莹的泪珠穿过她透明的手,落到了她如熟睡般安详的脸上,感觉不到热热的温度。

  “我什么时候能醒来呢?”程云淓忧伤地坐在空间小家的飘窗上,看着外面依旧阴云滚滚的天空,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了什么会被困在空间小家中不能出去。

  是因为又杀生了吗?还是因为用现代的设备杀了古代的人?可是若不杀生,自己便死翘翘了啊。正当防卫都不行吗?这也不能算防卫过当啊!穿越大神会不会太苛刻了?

  若是这个世界的身体就这样死掉了,那会不会回到前世,回到现代社会见到爸爸妈妈哥哥嫂子和宝贝侄儿们了呢?
  这么一想,程云淓的心情勉强又好了一点点,但这空间小家的窗外天空还是这般的阴沉,根本看不到一点点的希望啊。

  她日日在空间小家里消磨,想不明白也弄不清楚,看不到希望也不知该如何解决,索性吃了睡睡了吃,过得浑浑噩噩、混沌不堪,捏捏身上的肉肉,都软软的出了一层小肚腩。躺在床榻上的熟睡的自己也不曾如久躺的植物人那般萎缩难看,还是那般安宁,脸上甚至有了一点点的红晕。

  可秦征还是这么瘦,他硬硬的胡茬都蓄成了软软的胡须,看上去苍老了好多,眼神和脸部的线条越来越冷硬,本身便带有着锐不可当的冷峻气势,因为年轻,还有着青年才俊、少年英才的潇洒和翩翩风采,可如今竟是带了上位者的威严跋扈,浑身上下紧绷得如弓弦一般,还带着不可一世的冷酷与狠辣。

  再这般下去,竟越来越像蔡茂了
  别这样啊秦征,程云淓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头发,快乐起来啊秦征。

  可他从她床榻边站起,深吸了几口气,穿过她的身体,头也不回地离去了,感受不到她的存在。

  唉。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