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钉子户’(免费)

2021-08-04 作者: 天堂下午茶
  番外:‘钉子户’(免费)

  这几天太子殿下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众太保保守摧残,百城城主那是战战兢兢,就连衡城兽城两位城主也都告了假,不敢在这个时候触蔺吉道齐霉头。

  而事情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一个‘钉子户’。

  下了朝,除了翡迦,众人那真是火速作鸟兽散。

  生怕跑的晚了,被太子抓尾巴……

  倒不是贤明的太子会把他们如何。

  只是,在四境的太子面前,他们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尤其,这位心情不佳时,那是一点儿都不压着自己身为四境尊者的灵威。

  想来,殿下只有回后宫的时候,才会收敛起这一身骇人的灵威。

  已经是午膳时间,太子回到东宫,这个时间已经快到用午膳的时候,一名宫侍迎了上来。

  “殿下,午膳……”

  宫侍未曾说完,太子声音一沉便问:“她又没用膳?”

  宫侍都不敢喘大气。

  太子不发一言,大步入了寝宫。

  果然,寝殿内床榻的幔帐放下。

  蔺吉道齐脚步不禁放轻,走过去轻轻掀开幔帐。

  解闺璧躺在床榻上,腹部隆起。

  她的肚子不大,但十月怀胎让她瘦了太多。

  最明显的就是手腕,已经皮包骨头了。

  太子黑黑沉沉的眸子扫过解闺璧的身体,似乎光看就能知道她这几日又瘦多少。

  最后,他的目光停留在了腹部。

  里面孕育着的新生命便是造成女子憔悴的‘罪魁祸首’。

  自从出现妊娠反应后,解闺璧几乎就没正经吃过一口东西。

  她害喜非常严重,甚至闻见一点食物的味道便呕吐不止。

  那个时候,她才怀孕三个月。

  为此,宫中的三位医老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三位宿老以蔺国的利益出发,自然不希望太子妃的一胎流掉。

  但太子不同。

  见到爱侣如此痛苦,他心底甚至对未出生的骨血生出了一丝淡淡的……厌恶。

  为什么你要令你的母亲如此痛苦?

  如果是这样,也许你便不该来到这个世上。

  这个想法被蔺吉道齐埋藏在心底,半点不曾表露。

  三位医老保胎的手段终于用尽,但面前保到五个月的解闺璧似乎情况更糟糕了。

  不光是食物,连绿石太子妃都不能正常吸收了。

  如此的情况,太子甚至私下里对他们说过保大不保小的话。

  三医老给太子妃诊脉的时候,不小心说漏了嘴。

  那是两人婚后太子妃第一次跟太子吵架。

  孕期的女子脾气都是不可捉摸的,太子才说了一句话,她这边就开始掉眼泪。

  一边生气训斥蔺吉道齐,一边抹眼泪。

  太子这火儿瞬间就被冷水剿灭了。

  最后,当天太子殿下还被赶出寝殿宿在了书房。

  自此,殿下跟他未出生的孩子,算是彻底结下了‘梁子’。

  而后,东方家进贡珍贵的血心莲,缓解了太子妃害喜的症状。

  如此,才让解闺璧勉勉强强撑到了第十个月。

  好不容易熬到了预产期,结果……

  肚子里的孩子,就像是生来就是为了气死他爹的,眼看着预产期过了一天又一天,他愣是不出来。

  孩子一天不出事,解闺璧便多受一天罪。

  眼看着,太子爷当初得知太子妃有喜的高兴劲儿,就要让着作死的孩子一点点磨光了。

  太子轻轻坐在床头,抬手爱怜地抚上解闺璧额头。

  如此轻的动作,还是让解闺璧颤颤巍巍地睁开了眸子。

  她轻轻蹭了蹭太子的手心,猫儿一样。

  怀孕的日子,只有她不吃饭的时候,才会这样跟太子撒娇。

  隐隐的,蔺吉道齐难免会怀疑,她这般做,是否是怕自己迁怒肚子里的孩子?
  太子俯下身,侧头轻枕在解闺璧的肚子上,“乖,出来,别让你母妃再受苦了。”

  解闺璧轻抚着殿下的侧脸,“我怀的也许是个哪吒。”

  “哪吒?”

  解闺璧跟太子讲起一个熊孩子小孩的神话故事。

  太子静静听着,末了说了句,“那孩子赖在他娘亲肚子里三年,难怪他父亲不待见他。”

  解闺璧幽幽道:“所以,你也打算效仿那个做爹的,来个大义灭亲?”

  蔺吉道齐:“……”

  他的直觉告诉他,这是个送命题……

  太子坐起身,“我去看看给你熬的药好没好。”

  蔺吉道齐站起身就要出去,却又听解闺璧道:“蔺吉道齐,你是不是嫌我烦了?”

  这世上有比怀孕的女子更加恐怖的吗?
  “没有,怎么会。”

  蔺吉道齐转过身坐在床头轻声安抚。

  但是……怀孕的女人她是听不进去的,情绪一上来,她能做到一边发脾气一边哭。

  哭到没力气,太子殿下便传宫侍断药来。

  这喂药也是无比痛苦的。

  大小姐知道这对孩子有好处,再难喝她也拼命往下咽。

  但越是这样,太子看着就越心疼。

  心里对孩子的不满与日俱增。

  也不知解闺璧是不是给自己点了‘乌鸦嘴’的属性。

  那个哪吒的故事应验了。

  孩子在亲娘肚子里赖了三年。

  鬼知道蔺吉道齐后面这两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就知道,太子殿下此刻跟一个叫‘李靖’的男人同仇敌忾的。

  恨不得孩子一落地,他就把人扔到最严厉的蔺军中,眼不见心不烦。

  太子妃要生了,大小朝会全停。

  太子爷被拦在产房外,难得一见,他在殿前踱起步来。

  守在他身边的众太保出言安慰。

  狼邪心最大,上来就是一句话:“殿下放心,太子妃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蔺吉道齐脚步一顿,微微侧过头,睨着傻憨憨的狼邪,声音不轻不淡的,“你生过?”

  狼邪:“……”

  他就不该这个时候多这个嘴。

  其余几位太保全都低头看地,恨不得脚指头抠个地洞,把自己埋进去。

  作为太保中唯一一个生过孩子的吉吉,犹豫再三,开口劝慰道:“咱生过孩子,殿下安心,修士生孩子不危险的。”

  蔺吉道齐淡淡道:“你孩子也在肚子里赖了三年?”

  吉吉:“……”

  小殿下还没出生,但已经把他亲爹的仇恨拉满了。

  众人看向产房,目光都满是同情。

  所以说,孩子你既然没办法在你亲娘肚子里躲一辈子,那干嘛不早点出来呢?

   在写新书大纲,最近在查资料写大纲,想写个反向召唤的。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