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到达 见面

2021-07-22 作者: 人肥二
  第270章 到达 见面
  而今,在拥有了盛长权这般优秀的衣钵传人之后,庄老先生自然就是放松了心态,他的心气也就没有以前那样紧绷了。

  正所谓人老思乡,叶老归根,已经走完了大半辈子的庄老先生自然而然地也就是想要回归自己的故乡,多看看那些曾经没有留意过的,追寻过的东西。

  “叮咚!”

  明兰伸手捏起那三枚圆润的铜钱,留在手中把玩几下,而后继续道:“再者说了!”

  “庄老太太这几年来,可一直都是在丰州城等着庄学究呢!”

  丰州城是庄老先生的故乡,同时也是庄氏一族的祖地,是他们庄氏之人的根源。

  “若是学究这次还不回去的话,怕是庄老太太就要忍不住了!”

  “她老人家的脾气一上来了,那定然是要追上学究,揪着他的耳朵来理论了!”

  明兰的话里有些笑意,似乎是在说笑。

  不过,说起来,因为跟自家孩子们的关系有些疏远,所以庄老先生跟他夫人的关系却是极好的。

  而庄老太太为人也是和蔼可亲,待他人就更是慈祥亲切,从不说一句重话。

  可是,也不知为何,她老人家却唯独是对庄老先生的态度极其“不佳”,时常地会对着庄老先生耳提面命一番。

  注意,这里的耳提,可是真的提着耳朵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庄老先生在盛家书塾里授学之时,时常是会红着耳朵去上课的。

  这一点,盛长权等几个学生也都是清楚的。

  所以。

  “噗!”

  似乎是幻想到了那样的一幕,明兰顿时就是不由地笑出了声来。

  “姑娘,你这是?”

  看到明兰突然笑出了声,丹橘顿时就是些有好奇。

  因为这件事儿是有关于庄老先生和庄老太太的清誉,所以盛长权他们自然也是不会胡乱开口,到处乱说的,因此,丹橘自然也就不知道庄老太太的脾气是怎样的。

  同时,她也更不会是知道明兰这时候的小脑袋里究竟是在瞎想着什么。

  “没什么!”

  明兰收敛笑意,而后淡淡地摆了摆手,打断了丹橘刚才的话题。

  “方才不过是想到了别的事儿而已,没什么!”

  明兰敷衍地回了一句。

  “是,姑娘!”

  对此,丹橘也不继续深究。

  说起来,这就是丹橘和小桃之间最大的不同了。

  丹橘,没有小桃那么重的好奇心,只要不是涉及到什么重要的事儿,那对于她的问题有没有得到回复,丹橘却都能接受。

  可是,小桃就不行!

  若是小桃如丹橘这般,自己开口相询但却没得到答案的话,那她必然是要郁闷许久的。

  而且,在那最近的一段时间里,她也是会一直都在她自己的心里牢牢地记着,准备能找到个机会问出来。

  要不然的话,在那段时间里,她的心中就会仿佛是有了桩心事般,怎么也是不舒服的。

  当然了,这样持续的时间也不太长,顶多也就一个月,而且,这还要视事情的重要性而定,在不涉及到明兰姐弟的时候,小桃也根本就不会开口询问。

  丹橘见明兰不想开口,便换了个问题,继续道:“姑娘!”

  “既然这样的话,那哥儿岂不是就一个人回来的?”

  很明显,丹橘这是将某一个家伙给忘了。

  毕竟,当年参与游学一事的可不只是庄老先生和盛长权这二人。

  “嗯!”

  明兰微微点头,似乎是有些理解丹橘话里的意思了。

  “所以,丹橘姐姐,你是想说?”

  “对啊,姑娘!”

  丹橘的声音里似乎是变得欢快了些:“既然如此的话,那咱们哥儿一个人回来的时间,岂不就是会更短?”

  她可是一直都记得,盛长权这位盛家的少爷不仅是文采斐然,于武功一道上的造诣同样也是非同凡响。

  且不说他的武功师傅徐老爷子如何,就说盛老太太,她老人家曾经可也是手把手地教导了他和自家姑娘的马术。

  因此,若是细说起来的话,盛长权的马术必然也是极其精湛的,那么他的脚力自然也就是极快的了。

  “是啊!”

  一直在旁边听得有些迷糊的小桃,终于是明白了这里的意思。

  “姑娘!”

  “那这么说的话,权哥儿回来的日子,是不是会比信上定的时间还要早啊?”

  早在游学一事即将结束的时候,盛长权就已经是托人给家里带了几封信。

  其中一封是带到汴京,交给盛紘,说明情况的,而另一封则是传到宥阳这边,写给盛老太太的。

  当然,这里明着是写给盛老太太的请安信,但实则却是给明兰的。

  不过,盛老太太乃是盛长权的祖母,他总不能不顾孝道,不与祖母处请安,故而才会如此安排。

  “对啊,小桃!”

  “听丹橘这么一说的话,那阿弟他应该是会回来的要早一些!”

  想通了这一点后,明兰的脸上顿时露出了高兴的模样。

  明兰和丹橘毕竟是主仆,姐姐妹妹之类的称呼也只不过是她们在私下里唤着玩儿而已,所以明兰这时在心里高兴的情况下,直唤丹橘的姓名,倒也无人会有异议。

  “呀!”

  “这可真是太好了!”

  就在众人皆是高兴的时候,小桃却是忽然大叫了一声。

  “啊?”

  明兰和丹橘两个被吓了一跳!
  同时,她们也不明白小桃这是怎么了?
  “难道,是想起什么别的事儿了吗?”

  明兰、丹橘二人不由地转头看向了她,投之以疑惑的目光。

  “姑娘!”

  小桃这时候还没发现自己已经是吓到了对面的两个人,她只是兴致勃勃地开口道:“既然咱们哥儿回来了,那不就是说您心里担忧的那件事儿已经不是问题了吗?”

  “又哥儿在的话,那家伙肯定是不敢嚣张的!”

  “什么?”

  明兰她们还是没听明白小桃的意思。

  “呀!姑娘!”

  “就是淑兰姑娘的事儿呀!”

  见到众人没明白自己的意思,小桃不由焦急地提醒了一句。

  “秀才,那个孙秀才呀!”

  “嗯?”

  ……

  流水不停,时间不止。

  很快,这一日里的光明就要消失了。

  太阳落山,皎月跃然,群星璀璨,黑夜来临。

  夜幕将上之际,整个宥阳都是多了股慵懒的味道。

  无论是普通百姓的门户,还是官宦之家的府邸,一个个地全都是点上了灯火,准备迎接这一日里的最后一点时间。

  不过,这二者之间也是有区别的。

  一般来说,前者只会一大家子共同点上一盏油灯,甚至,有的不宽裕的百姓,更是会不点油灯,索性就凭借着月光来行动。

  而后者却不同了,不说能用上多好的极品蜡烛,但最起码,这普通的蜡烛却是能管够的。

  这不,宥阳本地算得上是大户的盛家,此时不就一个个地全都是换上了明亮的灯笼吗?
  而且,这些大户人家可不仅仅是在室内点燃灯火,就算是他们家的大门口那里,也是直挺挺地插着两只灯笼,明晃晃地照耀着他们府邸的牌匾。

  如盛家二房的这座大院门前,就是这般。

  “哒哒!”

  “哒哒!”

  就在天色已晚的时候,一阵匆忙的马蹄声,忽然是自远方传了过来。

  “咦?”

  “谁呀?”

  盛家大门前,看门的小厮似乎是察觉到来人是奔着自己过来的,于是立即就是有些好奇了。

  “谁?”

  另一个看门子的反应迟钝些,直到听见同伴的提醒后方才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于是也不由地就是向前走了几步,企图能看清楚朦胧夜纱下的来客是谁。

  “哒哒!”

  “哒哒哒!”

  马蹄依旧,声声不停,很快来人就是骑马奔跑到了盛府大门前。

  “吁~~”

  来人一拉缰绳,熟练地控制住了马儿的速度。

  “哈!”

  “终于回来了!”

  来人放下手里的缰绳,拍了拍自己坐下的马儿,细细地宽慰了一句。

  “黑风,咱们到家了!”

  来人坐在马鞍之上道了一句后,纵身一跃,却是直接就下了地,稳稳地踩在了大地上。

  “敢问贵客是谁?”

  “可有帖子拜上?”

  这时候,那盛家的看门小厮里机灵的那一个就是上前走了几步,恭敬地拜问道。

  因为这个时候的马儿可不是寻常能见到的东西,而且,虽然这小厮不懂得相马术,但他也是能察觉到眼下的这匹骏马究竟是有多么的不同寻常。

  且不说这要比普通马儿还要高大几分的身板,就说这马儿那油光发亮的那种纯黑毛发,就已经是能让人望之生畏了。

  毕竟,这种水准的骏马,那必然是非富即贵的大户人家才能拥有的。

  因此,对于能驾驭这种马儿的人,这些机灵的小厮自然是不敢怠慢的。

  “呵呵!”

  “拜帖?”

  “这玩意儿我可没有!”

  来人笑了一声,然后直接牵着马儿走到了盛府的大门前。

  “啊?”

  “大人,你?”

  小厮有些傻眼,一时间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回话。

  毕竟,他可没想过,眼下的这位“贵人”竟然会不按套路出牌,开口说出这么一个为难他这个下人的话来。

  “难道,这家伙是要找茬儿的?”

  不仅是这个问话的小厮,就连他后面的那个看人的眼神也是有些不对劲了。

  “哈哈哈!”

  就在这两个小厮在心里暗暗向着不好的方向瞎想的时候,对面之人却是突然笑出声来了。

  “好了!”

  “不与你们逗趣了!”

  见到对面的两个小厮傻眼,盛长权也是不由地朗笑出声道:“你们两个,且来看看我是谁?”

  盛长权向前一踏,却是直接走到了灯笼之前,迎着其中的灯光,显露出了自己的脸来。

  “你?”

  “你是?”

  “……”

  而就在盛长权以为这两个家伙都不认得自己的时候,其中的一个却是忽然开口大叫!
  “啊?”

  “我想起来了!”

  “您……您是七少爷?”

  一道不敢置信的声音,突兀地响彻在这盛家大门前。

  ……

  寿安堂。

  在一间照旧叫做“寿安堂”的堂屋里,盛家在宥阳的几位主子已经是全都聚了起来。

  其实,真要说起来的话,这宥阳的寿安堂,才是最正版的一个。

  同时,也是第一个被叫做这个名字的院子。

  此刻,盛老太太高坐于上首,其左下坐着明兰,而盛长权则是在右下,三人恰好相对而坐,每个人都是能瞧见对方。

  因为泽与堂的人都不在,所以盛长权等人的身边也就是站着房妈妈、小桃和丹橘三人。

  屋子里,灯火通明,檀香阵阵。

  十二只婴儿手腕粗的大蜡烛,被点燃在堂屋的四周,以它们共同的光能来支撑着整间屋子里的亮度。

  同时,这房间的四处拐角处也是分别设了一盘檀香,好祛除蚊虫,增添屋里香气。

  毕竟,这檀香不仅是能祛除异味,还能安心凝神,增益人体健康。

  “孙儿见过祖母,祖母万安!”

  回来后,盛长权要做的第一件事儿,自然就是要向盛老太太请安。

  对此,老太太自然也是坦然受之。

  “好!”

  “好孩子!”

  “你可总算是回来了!”

  看着眼前已经长大成人的盛长权,盛老太太的心里也是颇为感慨的。

  “你这孩子,怎么一走就是六年呀?”

  “难道,你就不怕老婆子我在这六年里直接走了吗?”

  虽然说盛长权是在王大娘子的院子里长大的,不过,因为明兰是在寿安堂里的缘故,所以盛长权小时候那也是经常就往寿安堂里跑的,因此,他和盛老太太之间的关系也很亲近。

  最起码,盛长权是除了明兰之外,最受老太太喜欢的一个孩子。

  要不然的话,老太太也不会费尽心思地给盛长权找了一个武道师傅,徐老爷子。

  “呀,祖母,您在胡说些什么呢!”

  盛长权还没说话,倒是一旁的明兰接受不了了!
  明兰和老太太的感情极深,她自然是不愿意听见老人家说出这样的话来。

  “祖母~”

  明兰凑到了盛老太太的身边,有些嗔怪:“你老人家可是要多福多寿,长命百岁的!”

  “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呀!”

  “呵呵!”

  “好!好!”

  盛老太太感念明兰的一片赤诚,倒也是立即改了口:“那就当这话是祖母说错了!”

  “祖母啊,往后还要看着你们成亲生子,四世同堂呢!”

  老太太笑着拍了拍明兰,却是换了个问题,问向盛长权:“长权,你这次回来可是有什么打算?”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