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赶路 宥阳

2021-07-20 作者: 人肥二
  第268章 赶路 宥阳
  春去春来,花谢花开。

  转眼,又是几载春秋。

  ……

  “啾啾!”

  “啾啾!”

  凉风徐来,山林静籁。

  一片好风好景之中,却藏有几只稚嫩的幼鸟在巢穴中鸣叫。

  无所畏惧的它们,这时候还不懂什么叫作危险,它们也不明白什么叫做掩藏,更不知道自己的敌人会有哪些。

  甚至,它们都不知道自己的危险,会不会就是来自于一旁的暗中窥测。

  “啾啾……”

  “啾啾……”

  幼鸟们呼哧呼哧地摊开自己那没有多少羽毛的翅膀,昂着头,挺着胸,咋咋呼呼地对着外面母亲呼唤着。

  “唳!”

  忽而,一声凄厉的鸟鸣!

  在外搜寻着食物的大鸟们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它们齐齐张开双翅,向天长鸣,似乎是在对巢穴里的孩子做着警示。

  “飒!”

  一阵狂风过后,群鸟归巢,稚子无声。

  而就在这鸟妈妈们护住自家孩子的时候,旁边的山道上突然传来了一阵“哒哒”的脚步声。

  “哒!”

  “哒!哒!”

  犹如鼓点一般的马蹄声,蓦地就出现在了这天高云淡风且轻的山林小道上,同时,也为这片山林带来了那么一点人气。

  此时的天气正好,没有什么雾水遮挡,故而远远望去,却是可以见到对面的来人。

  这山道上的来客是两人,一个白如美玉,一个黑如焦炭,二人一前一后,俱都是骑马而行。

  不过,随着山上的小路越来越窄,根本就容不得坐骑通行,无奈下,来人们也只能是选择下马。

  “吁!”

  两人的动作同步,皆是束手横缰,并熟练地拉住了胯下坐骑的马嚼。

  “嘶~”

  那两匹马儿一声长鸣,当即也就是人立而起,直接停了下来。

  “呼~”

  待到马儿安静了下来过后,两人方才是从马上跃了下来,稳妥地在地面上站好。

  看他们熟练的动作,就可以看出他们的马术。

  都是极厉害的人!
  “少爷,快到了吗?”

  此刻,站在较为后面的精壮大汉,却是忽的开口问了一声。

  开口的这个大汉,身材魁梧,样貌粗犷,再加上他那一身黝黑的姿颜,整个人却是有种说不出来的匪气。

  不过,这个满身匪气的黑大汉,此时却是对着前面的那个书生毕恭毕敬。

  “嗯!”

  “快到了!”

  前头的那个是做着一身书生的打扮,头戴方巾,一袭青衫,整体望去却是不知要比这黑大汉的形象要好多少!
  或者说,在这黑大汉的衬托下,这书生变得更加英俊了!
  不过,就算是没有他人映衬,这书生却也是相当不俗。

  除了气质之外,而最关键的则是他浑身上下的肌肤极为出众,俱都是“雪”白干净。

  没错,就是那种如雪一般的白皙!

  而且,这种白皙还不是那种不见阳光,硬逼出来的病态之白。

  书生身上的白皙,是最纯正,最健康的白。

  白得温润有光,且还泛着活力,仿佛这就是他与生俱来的肤色一般,真是足以羡煞所有的姑娘家。

  “真的?”

  “那可真是太好了!”

  黑大汉面上一喜,裂开了自己的大嘴,露出了里面的一嘴大白牙。

  “只是?”

  黑大汉看着自己面前的山峰,顿时就是有些疑惑。

  “呵呵!”

  看出对方的不解,这书生也是用手拍了拍自己身边的马匹,回过头笑着道:“不过,长卿!”

  “咱们要是想今晚就能到达宥阳,那还得爬过这座山才行!”

  “所以,咱们得牵着黑风它们过了这山才能回家!”

  这一白一黑的两个人,赫然就是在外游学多年的盛长权和徐长卿。

  “啊?又要带着它们走山路啊?”

  听到盛长权的计划,徐长卿顿时就是张着嘴,满脸的不情愿!

  “少爷,要不我们还是换条道走吧,这红缨走山路根本就不行啊!”

  徐长卿右手用力地拽着自家的坐骑,露出几分苦笑。

  “上次走山路的时候,这家伙差点儿就没把我给踢下山去!”

  “要不是少爷你拉了我一把,我肯定是会让红缨这家伙给踹下山的!”

  徐长卿恨恨地一拽手里的缰绳,似乎是想要让他身后的马儿受些力,吃点苦头。

  不过,因为马嚼都是有专门保护的功能,所以只要不是故意用极大的力量来拉扯的话,那马儿是感觉不到痛苦了。

  很显然,徐长卿的动作,并没有超过这护具的保护范围。

  “咴~”

  徐长卿身后侧的那匹红马倒是不明白自家主子的嫌弃,它此时正歪着脑袋,一脸懵懂地看着地面,似乎是想要找寻些什么。

  而正当这发呆的红马神游天外之时,它忽然就感觉到了一股拉力在拉扯着它。

  看动静,似乎是主人的方向。

  “难道是主人在召唤我?”

  “恢~”

  迷糊的小红马摇了摇头,当即就是用力地打了个响鼻,而后慢悠悠地走了几步,凑到徐长卿的身边就是一阵乱拱!
  毕竟,这是它的衣食父母,所以这叫“红缨”的马儿也不敢不给自家铲屎官面子。

  “少爷,您看!”

  “这家伙,永远都是不懂我的意思!”

  徐长卿无奈地揉搓着红缨的马头,欲哭无泪。

  很明显,徐长卿方才的意思肯定不是想要召唤红缨。

  “呵呵!”

  盛长权也是轻笑了几声:“行了,你就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看着红缨被徐长卿揉搓得极其舒适,快活得这匹马儿似乎都想要哼出来似的,他顿时就是笑了。

  “长卿,你要知道,这红缨可是日行千里的绝世宝马啊!”

  “要不是我们机缘巧合,在燕州的赫兰草原上遇上了它母亲难产的话,那就算是咱们这辈子也不一定能寻到这种千里马!”

  “就这样,你还不知足?”

  “嘿嘿!”

  听到这里,徐长卿不免也是有些得意。

  “少爷,这不都是托了您的福气嘛!”

  徐长卿干巴巴地托了一句自家少爷,脸上也是堆满了谄媚的笑意。

  “少爷,要不是您老人家出手救了红缨的母亲,那我也得不到这匹千里良驹的啊!”

  “您老人家的医术可真是这个!”

  徐长卿翘起了大拇指,奉承道:“少爷,您不仅是能医人,还可以救动物,真真是绝世神医!”

  “要我说啊,这世上就没有比您还要厉害的神医了……”

  “得了吧!”

  盛长权白了一眼徐长卿,面上有些无语。

  “我不过是懂一些医理而已,更何况,那时候的我也不过死马当活马的救治,红缨它们母女两能活下来,纯粹是因为它们的命大!”

  “唉!怎么会?”

  听到盛长权这样谦虚的说辞,徐长卿顿时就是不接受了。

  “少爷,您就别谦虚了!”

  徐长卿摆摆手,认真地道:“若不是您出手为红缨它娘取出活胎,再为它缝合伤口的话,那它早就已经去见阎王了!”

  “而且,那时候别说红缨它娘了,怕是红缨也要胎死腹中了!”

  其实,徐长卿说的不错,若不是盛长权的出手,那这两匹马还真都得一道毙命,所以说,徐长卿能得到红缨这匹千里马,也还真是多亏了盛长权。

  说起来,那时候,是在北方燕州。

  因为庄老先生要带着盛长权走遍这整个天下,寓教于行,故而他们选取的第一站就是最危险的北境——燕州。

  那里百姓们的状况暂且不提,却说这赫兰草原,却果真是一块宝地。

  其上水草丰茂,极适合豢养牛羊马之类的牲口,尤其是具有战略意义的马匹,在那里更是时常可见,动不动就能遇上一群群的野马从中呼啸而过。

  而盛长权他们的坐骑,黑风和红缨,俱都是在赫兰草原上找到的。

  不过,前者是盛长权直接降服一个马群里的马王而夺得的战利品,而后者则是他救死扶伤的谢礼。

  “哼!”

  盛长权瞪了一眼徐长卿,告诫道:“知道红缨的难得,那你就更得珍惜了!”

  “要知道,红缨自生下来就是随我们行走在平地上的,甚少是会走山路,所以它一时间有所不适也是应当的,你这个主人怎么一点儿耐心都没有?”

  虽然盛长权知道徐长卿比谁都要疼自家坐骑,但看到他这般嘴上哔哔的模样,却还是有些不爽。

  而最重要的则是,徐长卿这厮竟然敢惦记自家的战马!
  “嘿嘿,少爷,您教训的是!”

  徐长卿很是乖觉地点头。

  “不过,少爷,您也知道,这红缨确实是走不得山路的!”

  “若是您不出手的话,我和红缨两个走这山路,可就都是会有生命危险的啊!”

  徐长卿苦着一张大黑脸,说着这世上最令人同情的词儿。

  “嗯?”

  “所以呢?”

  盛长权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眯着一双眼睛,静静地等待着他的下文。

  “所以?”

  徐长卿一听有门,那顿时就是高兴起来了!

  他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嘴唇,壮着胆子建议道:“所以少爷,要不咱们两换着来吧!”

  “您带着红缨,而我牵着黑风,如何?”

  “呵!”

  听到这里,盛长权终于是冷笑一声!
  “好小子,你总算是说出自己的目的了吧!”

  盛长权没有答应,却也没有拒绝,只是淡淡地道:“长卿,不是我拒绝你,而是黑风不习惯和别人混在一起!”

  “你看,咱们带着黑风都有五年多的时间了,可是除了上一次它喝醉了才让你碰了一回之外,其余时间,你可曾见到过它让你靠近?”

  盛长权摊了摊手,无奈道:“所以,即使是我愿意跟你换,但你也不能接近黑风啊?”

  “所以,这个办法不行!”

  “那……”

  “那少爷,您不如再喂黑风一些酒水,让……”

  “滚!”

  徐长卿话还没说完,就被盛长权给一脚踹到边上去了。

  “你这家伙真是!”

  看着一旁徐长卿悻悻的模样,盛长权也是无奈了。

  “行了!”

  “要不然的话,你就多走一天,绕过这山然后再回盛家吧!”

  盛长权嘴里说的盛家,其实是指宥阳老家的盛宅,也就是盛紘这一房的祖宅,是盛老太公建造出来的宅邸。

  “反正,你也不是不认识路!”

  盛长权瞥了一眼面露遗憾的徐长卿,补充了一句。

  “那……那也只能这样了!”

  徐长卿还是有些恋恋不舍地望了眼待在盛长权身边,乖巧不动的黑风,嘴里小声地嘀咕道:“真好,这黑风可真是懂事……”

  “呵呵!”

  盛长权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孩子气的徐长卿,面上一片无奈。

  不过,他虽然是在与徐长卿交流,但他的心里却是早就已经飞回宥阳,回到了盛宅里了。

  因为,那里有他惦记的家人。

  “好了,长卿,那我就先走了!”

  盛长权回头交代了徐长卿一声后,当即就是牵着黑风往山中走去。

  “长卿,我就先回宥阳了!”

  盛长权的转身离去,但他的话却是从远处飘了过来。

  “对了,既然你今日不能回去的话,那就别忘了明日里把我托运的那些东西都带回去!”

  “知道啦!”

  听见盛长权的吩咐,徐长卿也是高声回了一句。

  盛长权说的那些东西,实际上都是这些年来他们在路上遇见的一些有意思的玩意儿,是他们这一路的见证。

  不过,因为急着要回宥阳老家,所以盛长权也就是将其托给了镖局,由他们提前运回这边,但是,因为盛长权和徐长卿二人的脚程极快,所以此时是他们先到这边,而镖局的东西还得到明日里才能到。

  因此,盛长权才会叫徐长卿这般行动。

  ……

  “踏!踏!”

  一人独行的盛长权牵着黑风,顺遂地行走在坎坷的山道上。

  虽然黑风是匹马,但是它在山道上的身姿却是颇为矫健,行走间步步为营,却是一点儿也不摇晃。

  当然,马蹄毕竟是马蹄,到底是不如人类灵活的,所以当它遇上一两处极为难走的路程时,倒也只能是靠着盛长权的帮助才能通过。

  比如,眼下的这一节山路。

  “咴!!”

  遇见眼前这么一大块凸起的山石拦路,黑风停下了脚步,但是,它却一点儿也不慌张,只是淡定地转过头,对着身边的盛长权长嘶了一声。

  “嗯?”

  “怎么?走不过去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