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亲事告吹 告一段落

2021-07-19 作者: 人肥二
  第267章 亲事告吹 告一段落
  “妄议先帝?御使弹劾?”

  哪怕是明兰不懂朝政,但她也能够意识到这里面的不对劲。

  “阿弟,这御使是想要做什么?”

  “难道,是有人想要针对宁远侯府吗?”

  明兰敏锐地发现了事情的重点,顿时就是提了出来。

  要知道,顾廷烨此刻不过是个京中的纨绔子弟而已,纵使是闹出些许风头出来,但在那些大人物的眼里,也不过是个玩笑罢了,根本就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更不会引得他们出手。

  而这次的御使弹劾则不同,这说明是有人盯上了顾廷烨,或者说的更清楚些,那就是有人欲要对宁远侯府动手,想要攻讦顾家。

  至于顾廷烨诽谤先帝一事,不过是个引子罢了。

  “呵呵!”

  “阿姐,你这可就想错了!”

  盛长权对着明兰摇了摇头,开始为她讲解朝中大势。

  “阿姐,你不明白!”

  “虽然本朝文武之间是有冲突存在,但他们却决计不会是在眼下挑起来的!”

  盛长权抬头遥望了皇宫的方向,似乎是看见了那里的场景:“因为,此刻时机不对!”

  “时机不对?”

  明兰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么说?”

  难道是这段时间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对!”

  盛长权转过头看着明兰,斩钉截铁地预判道:“这时候,朝廷是决不可能会有什么大事发生的!”

  “学究说过,如今的朝廷重心共分为两点。”

  盛长权解释道:“一为东宫之位的归属,而另一个则就是燕州之事!”

  “只要官家没有将这两件事彻底的定下,那朝廷上就不会出现什么别的事情,更不用说是有人会对宁远侯这样的勋贵动手了!”

  现任的宁远侯顾偃开虽然没有顶尖的帅才,但却也是个良将,在战场上不仅是能充当勇猛的先锋官,同样也是能成为保住大军退路的守城郎。

  虽无惊世之才,但也不是碌碌无为之辈。

  在先一辈的开国将领尽皆去世之后,他们的后人之中,顾偃开也算是颇有能力的那一等了,故此,宁远侯府也算是军方一处不弱的势力。

  若是有人真要借顾廷烨一事来攻讦宁远侯府的话,那除非是文官之中的顶级大佬,如尚书、阁老,否则其余人等这般做的话,那恐怕是在自寻死路。

  看到明兰似乎还是有些不解,盛长权只好再通俗地解释:“阿姐,你要记得!”

  “这宁远侯府乃是本朝开国勋贵之一,他们家祖上的关系更是错综复杂,极有人脉的。”

  “不说别的,就说现在的英国公就与顾侯爷的关系极好,他们两家也是时不时地互相来往,增进情谊。”

  “所以,别说顾二叔的这件事情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而就算是,但那危及不到整个宁远侯府的!”

  听到盛长权这么说法,明兰也是隐隐地明白了他的意思。

  “阿弟,那你说,这御使是怎么回事?”

  其实,明兰的心里已经是有了些猜测,但她却不敢明说,只是道:“难道,这御使是真的忠君爱国,对先帝至纯至孝?”

  “呵呵!”

  “阿姐,你这是在开玩笑吗?”

  盛长权被明兰的这句话给逗笑了:“阿姐,这世间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人?”

  “不说别人,就说当今官家的心里也是没有对先帝做到这种份儿上啊!”

  “那……”

  “那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明兰的心里终究还是记挂着顾廷烨的恩情,所以她对他的事情也很关注。

  “唉~”

  想起这件事的原委,盛长权也不禁是在自己的心里叹息了一声。

  “其实,这事儿说起来,也算是顾二叔他们家的家事了。”

  这时候,盛长权的声音有些奇怪,似乎是蕴含着某种情绪在里面。

  那是冷笑?

  亦或是,可以称之为——

  嘲讽!

  “阿姐,你想过没有,顾二叔说这话的时候,可是在家里说的,那为何又是会被别人听见?”

  “甚至,是会被传到外面,落到了御使的耳朵里?”

  还不待明兰想清楚里面的逻辑之时,盛长权继续道:“很简单,这件事里其实是着有顾家人的影子!”

  “这……”

  明兰心里的猜测被肯定了,但她却宁愿自己没有猜对。

  “难道说,这顾家是有人……”

  “有人……故意要害顾二叔的前程?”

  明兰的嘴里,莫名的有些干涩。

  “嗯!”

  盛长权轻回一声,说道:“之前,我也让人打听过了,说这事儿传开之后,曾有人听见顾二叔和他大哥争吵的声音!”

  “所以,此事若不出意外的话,应当是宁远侯世子,顾二叔的大哥,顾廷煜所为!”

  “顾廷煜?”

  明兰捏紧了自己手里的帕子,面上也是一面沉重。

  “可……可是……”

  “他,为何要这般行事?”

  明兰有些想不明白:“难道,就只是因为顾二叔不是他的亲弟弟吗?”

  关于宁远侯的家事,众人也都是知道的。

  毕竟,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是这种有关后宅的事情,一般来说,流传出去的速度都是很快的。

  “也不全是吧?”

  盛长权先是点头,而后又摇了摇头:“其实,清官难断家务事,这里头究竟是有什么原因,咱们这些外人也不会晓得。”

  “总之,这里面应该是有着什么特殊缘由的,要不然的话,顾家也不可能会保持这般平静的模样。”

  这件事发生之后,宁远侯府依旧是保持着风平浪静,除了顾廷烨是直接搬出了宁远侯府之外,顾廷煜依旧还是当着他的世子爷,仿佛整个顾家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

  听过盛长权说过顾家反应后,明兰的心里有些心疼顾廷烨,觉得他很可怜!
  “难道,顾老侯爷就是这么算了吗,他这个当爹的,就任由顾二叔被他大哥这般欺负吗?”

  明兰依旧是在为顾廷烨愤愤不平。

  “不清楚!”

  “但我估计,他们宁远侯府怕也是和我们盛家一样,隐私诡秘颇多!”

  盛长权耸了耸肩膀,用开玩笑的语气说出了这么一句。

  “呀!”

  原本生气的明兰,却是嗔怪地瞪了一眼自己阿弟!
  “阿弟,你在胡说什么呀?”

  “咱们家怎么会和宁远侯府一样呢?”

  对于亲情有着莫名渴望的明兰不愿意听见这种话,当即就是有些不高兴了。

  “好!好!”

  “阿姐,是我说错话了,你别生气!”

  见到明兰这个模样,盛长权也只好是立即笑着认错。

  “哼!”

  “阿弟,你下次可别再胡说八道了!”

  明兰用指头轻轻地戳了戳盛长权的脑袋,轻声告诫道:“要不然被人听见了的话,是会有损我们盛家名誉的!”

  “而且,对你的前程也是极为不利的!”

  此世的人是讲究家族团结的,个人与家族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

  “是!”

  “阿姐,我记住了!”

  盛长权微微一笑,很是顺从地点了点头。

  “嗯!”

  见此,明兰方才是满意地笑了笑,却是没有再追究盛长权的这点儿“小错”。

  不过,明兰却是没有发现,盛长权虽然是笑着表态的,但他脸上的笑容却只是流于表面,根本就没有发自内心。

  而他那温润的笑意更是不达眼底,只是在嘴角徘徊。

  似乎,他是另有注意。

  ……

  “对了,阿弟!”

  明兰忽的回过神了。

  她在听完了宁远侯府的事儿后,突然想起了顾廷烨和余嫣然之间的事儿,当即问道:“那顾二叔和嫣然姐姐的事儿怎么样了?”

  “他们之间的事儿是不是也?”

  明兰没有说完,只是盯着盛长权,静静地等着他回答。

  “哦,嫣然姐姐呀!”

  盛长权收敛好自己的神色,低着头想了一会儿,而后开口道:“嗯,他们之间的亲事儿也是断了。”

  盛长权给出了答案:“不过,余家倒不是因为顾二叔没有考中而不答应的,实则是另有缘故。”

  说了这么久,盛长权也是有些口渴了,他端过旁边的一杯清茶,润了润嘴巴,继续道:“阿姐,你知道吗?”

  “这顾二叔已经是有一儿一女了呀!”

  说起这件事儿,盛长权的脸上也是有些异样。

  “其实我们大家都不知道,这顾二叔早在回京之前就已经是结识过一个相好的,还与她生下了两个孩子!”

  “啧!啧!”

  盛长权啧啧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这顾二叔的也真是有些担当,似乎他这次从宁远侯府里搬出来的原因也是有着这个相好的缘故。”

  盛长权没有注意到旁边明兰皱着的眉毛,只是依旧道:“其中,好像是说这顾家根本就不同意让顾二叔的这个相好进门,只愿意收留他的那两个孩子!”

  “不过,这两个孩子还都不能记在顾二叔的名下,只能做个顾家的旁系子弟。”

  盛长权的心里是觉得顾廷烨却是挺爷们的。

  “不过这事儿嘛,顾二叔自然是不同意的!”

  “再加上先头的那件事儿,所以顾二叔一怒之下就搬出了顾家,要彻底地跟宁远侯府划清界限!”

  “嘿!”

  盛长权摇摇头,仿佛是在看热闹。

  “不过,这顾老侯爷也是有趣!”

  “他见这顾二叔要搬出去,竟也不强留,索性是用棍棒把他给赶了出去!”

  “不过,这顾家族谱上却是没有将顾二叔的名字划掉,似乎这老爷子是还有什么想法一般。”

  盛长权言语轻佻,一点儿也没有之前的沉稳模样。

  “呵呵,这老爷子还挺傲娇的!”

  “哼!”

  见到盛长权这副模样,明兰顿时就是有些生气!

  “阿弟,你在高兴什么?”

  “难道你没看出来,顾二叔他居心不良吗?”

  “呃?这怎么说?”

  盛长权此时还在琢磨着顾偃开那个老头子的脾性,一时间却是还没明白明兰的意思。

  “哼!”

  明兰陡然间站了起来,挥舞着自己的拳头,愤怒地道:“照你这么说的话,那顾二叔要求娶嫣然姐姐的初心,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听明兰这么一说,盛长权顿时就是明白了她的意思。

  “这,也不算吧?”

  盛长权为顾廷烨说了几句公道话:“阿姐,这顾二叔求娶嫣然姐姐虽说是一些别的心思,但他以后也肯定是会对嫣然姐姐好的!”

  “而且,以余阁老家里的情况来看,除非嫣然姐姐是远嫁他方,要不然的话,这京里还真没有比顾二叔更适合她的了!”

  明兰没有说话,因为她知道盛长权说的对。

  毕竟,就余嫣然的亲生父亲余大人,那家伙可也算是个难搞的牛板筋!

  煮不熟,嚼不烂,偏偏还斩不断。

  “更何况!”盛长权的声音继续传来:“以顾二叔的性格来说,他以后也定然是会保护好嫣然姐姐的!”

  “当然,这还需要嫣然姐姐先接受顾二叔家那个相好的才行!”

  盛长权说完一些后,转头看向了自家姐姐。

  “不……我不管!”

  看见盛长权的眼神望过来,明兰顿时就是有些不讲理地反驳:“反正,反正,这顾廷烨不是个好人!”

  “他这样,分明是想要把嫣然姐姐娶回来,然后当成佛龛上的泥像,好镇着家里!”

  “总之,总之这家伙就不是个好人!”

  明兰气得小脸通红,连顾二叔都不乐意叫了,索性就直接以顾廷烨来称呼对方。

  “呵呵,阿姐,你别气了!”

  “这顾二叔已经够惨的了!”

  盛长权笑着安抚了明兰一句,开口道:“阿姐,你是不知道,其实顾二叔家的那个女人也不是简单的!”

  “好家伙!”

  “这个女人在听见顾二叔可能会和嫣然姐姐成亲之后,竟是一个人偷偷地来到了余家的府上,哭天抹泪地喊着、求着!”

  “声称要余家放她一条生路,请嫣然姐姐喝她敬的一杯茶!”

  盛长权摇了摇头:“那场面,直接就把余老太太给气得吐血了!”

  “所以,顾二叔和嫣然姐姐的事儿也就是彻底地吹了!”

  盛长权摊开手,告诉了明兰这个好消息。

  “啊?”

  明兰没有想到,顾廷烨的这桩婚事竟然是这般被拆散的。

  “不行!”

  “我要去看看嫣然姐姐!”

  听见盛长权说的这些事儿,明兰自然是坐不住的,毕竟,嫣然算是她最好的闺蜜了。

  见此,盛长权自然也是不阻止,甚至,他的心里还隐隐期望着她能去余府。

  因为,这样子,明兰就能暂时忘掉自己即将远游的事儿了。

  “呵呵!”

  看着明兰带着小桃,急匆匆地往外走,盛长权站在后面,轻轻地笑了起来。

  “阿姐,再见了!”

  “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你能一眼就认出我!”

  ……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