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至乐无乐 (求订阅 月票)

2021-08-01 作者: 牛油果
  第356章 至乐无乐 (求订阅 月票)

  江舟搁下笔。

  心情微微复杂。

  一直在努力的,懵懵懂懂。

  虽然结成了一颗九转元炁金丹,帝神之种,却是莫名其妙的就成了。

  若非机缘巧合,杀了个世间少有,拥有亡神丁火的火烛鬼,得了离合神光,修成先天纯阳真火,也成不了金丹。

  老钱说他是三教同修,还得加上武道。

  论修为积累,也是武道修为最高。

  但论道行,该以道为最。

  他花费力气最多的,也是元神大法。

  一身武道修为虽然极高,积累也最厚。

  内心中却并未将此当成自己的道路。

  至于儒、佛两法,都是莫名其妙得来的。

  现在,却更加莫名其妙,一身佛法修为道行暴涨。

  倒是后来居上。

  从之前看过的种种典籍中,此界佛门修者,炼成金身后,体内五气朝元,能聚顶上庆云,便是步入四品的外相。

  即是所谓五气朝元、三花聚顶。

  实际上佛、道修者踏入圣品,即是三品之时,都会显露的异相。

  只是佛道两门迥异,侧重不同,说法各异。

  道门结金丹入四品,佛门凝金身入四品。

  再进一步,便是丹破婴出,元神坐紫府,或是功圆德满,舍利悬庆云,即为三品入圣。

  他这一次,凝聚出了顶上庆云,甚至隐隐出现了舍利虚影。

  按理说,他早该踏入四品,可现在却没有。

  一颗九转元炁金丹,又现了顶上庆云,仍是五品。

  这天底下,恐怕就他这么一个奇葩了。

  四品道行,他几乎都圆满了,就差法力修为。

  这应该就是根源所在。

  修行九品,从下三品到中三品是以一个难以迈过的坎。

  从中三品开始,却每一品都是一个坎。

  六品需百年修为。

  寻常人一生不过短短百年,却也不少人还有希望。

  五品便需三百年。

  寻常之人谁能活这么久?

  也只有依靠过人的资质,高深的功法,才能事半功倍,一年能当数年之功。

  还有延寿的丹药、奇宝等等资源,哪一样缺了都几乎不可能。

  也因此,各家各教,从五品就要开始拉出差距。

  儒门虽不得长生,却不拘资质根脚,又有浩然长河在。

  只需读书养气,有朝一日,书读通了,理辨明了,就一步登天。

  所以儒门能稳压天下各门各教一头,是应有之理。

  再从五品到四品,差距就更如天堑。

  仅仅是修为就需九百年!
  这一条,就几乎令九成修行中人止步,前路无望。

  除此外,更需道行圆满。

  能达四品之人,不说一定能入圣,但都定然有入圣的资质。

  江舟在楚王之乱前,他原本靠着鬼神图录的奖励,血气、法力都达到了一百八十六年,尽数转化成了三百七十二年元炁。

  平乱之后,零零碎碎得到的一阳丹,还有半年修行,又将这个数字堪堪推到了四百年。

  离九百之数,尚差着一大半。

  不过如今最需要的道行境界,他已经圆满。

  修为对他来说只是小事,不过是多斩些妖魔罢了。

  根本不必如其他人一般积年苦修,还要为寿元担忧。

  说到斩妖除魔……

  江舟忽然朝门墙外一个方向看去。

  刚才心眼初成之时,他倒是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东西。

  不过那东西也没有什么祸害,他现在也无心理会。

  想了想,江舟还是有些不甘心。

  又提起笔,运笔如行云流水,在纸上写下了四个字:至乐无乐

  出自《庄子·至乐》。

  果有乐无有哉?吾以无为诚乐矣,又俗之所大苦也。故曰:至乐无乐,至誉无誉。

  意思是说诸如身安、厚味、美服、好色、音声,等等世人所逐以为乐,只是世人自以为是的乐。

  这些乐不是乐,而合于道,顺乎自然的“天乐”才是“至乐”。

  与他刚才所感悟的有常无常佛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世人以为之乐,皆是无常之苦,只有我身永恒不败,我性永恒不变,才是真乐、大乐、极乐。

  二者似有不谋而合。

  江舟写下这几个字,倒没有什么其他意思。

  只是有点不甘自己的之前的努力,似乎都不如这么短短几天的顿悟,在和自己较劲罢了。

  是佛是道,于他来说,虽然有些微的喜好偏向,却都不过是一种方法。

  至于目的?

  长生?

  以前他是这么想。

  但现在,他却多了点欲求。

  他想到“彼岸”看看。

  想享享那“至乐”、“极乐”。

  想知道,“大自在”究竟是什么滋味。

  放下笔,忽然瞥到一旁的纪玄正双眼发直,怔怔地看着案上的两幅字。

  不由笑道:“老纪,看得这么入神,看出什么了?”

  纪玄回过神来,微微一愣。

  老纪?

  他看向江舟,有些讶异。

  这公子……怎么变了?

  模样虽没变,但给他的感觉却完全变了。

  以前在纪玄眼中,江舟是一个有本事的“人”。

  现在……

  却有点不像人了,像是……天上的云,无处不在的风,巍峨雄阔的山川大海……

  总之是又高又远又大……

  而且,变得随意了,不像之前那个有种种规矩束缚的“人”。

  至少,以前江舟是绝不会管他叫老纪的。

  一来没那么亲近,二来是给他的尊重。

  纪玄性沉机敏,心念闪过,不过瞬间便回过神,说道:“公子学究天人,仆下哪里能看得透?”

  “仆下只是觉得公子这字写得极好,还从未见过旁人能将字写得这般吸引人。”

  “老纪啊,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心思太深。”

  江舟摇头笑道:“不过你说得也不算错,既然你觉得好,又能吸引你,那便送你一幅。”

  他指了指桌上的字道:“选一幅吧。”

  纪玄忙欠身道:“仆下一介粗人,不敢糟蹋公子大作。”

  江舟知道他心思深,也不多说,直接道:“你在江都的差事办得很好,就当是赏你的。”

  纪玄见他不似玩笑,那字也确实对他有吸引力,微微犹豫,便指了指那张只有四个字的纸道:“那仆下就选这幅吧。”

  他想得很简单,他听说过江舟的方才在文人之中也极有声名,写的字甚至曾有名士大儒争抢,定是极宝贵的。

  自然不敢贪那幅字多的。

  江舟微微一怔,却也没反悔,笑着将字递了过去。

  “东西都收起来吧。”

  然后随口嘱咐了句,便施施然回房去了。

  这使唤人的老爷作派,他现在做得是自然无比。

  回到房中,江舟也没有休息,更没有像往常一样,默诵元神大法经文。

  而是待纪玄将东西收拾回来,又翻出了纸笔,坐在窗前,一笔一画地将他神魂大增,心眼开启所忆起的经文典籍,一点一点地抄录下来。

  这些东西,都是宝啊。

  他现在才真正能体会到,当初李东阳为何能因为他“抄”的半篇道论,而一步踏破多年桎梏,破境立命,成就大儒。

  这些文字本身没有什么无边法力,但有无穷智慧。

  修行之道,不仅是单纯的积累法力,更是积累智慧。

  “咔嚓……”

  江舟抄写着经文,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传来一声轻微异响。

  江舟停笔抬头,脚步声由远而近。

  似有人在房顶上纵跃奔跑。

  “何方毛贼!胆敢夜入民宅!”

  一声厉喝,是纪玄的声音。

  数息后,便听刀兵之声响起。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