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对牛弹琴听不懂

2021-09-24 作者: 烤饺
  第417章 对牛弹琴听不懂

  看到这一仓库的鸡血原石,陈夏不禁心跳加速,手心出汗,迷走神经开始兴奋了。

  “李主任,咳咳,这些都是鸡血石?咳咳,怎么跟我想像得不一样?好普通啊。”

  他习惯性装傻,不敢露出自己内心真实想法,天下英雄太多,能在这年头当上公社干部成为土皇帝的,哪个是简单人物。

  “哈哈哈,陈科长,你这就不了解了吧,这些都是原石,要经过加工这才能变成大家看到的印章和摆件雕刻,当年周总理都用鸡血石送给过曰本领导人呢。”

  陈夏挠挠头,这么多石头,他哪里知道哪些好哪些坏?普通货买回去有毛用?既然老天给了一个机会,他当然要选最极品的鸡血石了。

  任何收藏品和玉石都是两极分化,只要抓住最顶端的好货,就能赚到这个行当内大多数的钱。

  “李主任,你们这里有没有懂行的老师傅?找个人帮我选了下,我跟你说,钱不是问题,但我只要极品。”

  李宝城眼睛一亮,钱不是问题?
  虽然陈夏救了5个孩子,但又不是他自己的孩子,这种情谊能有几分?刚刚他以为陈夏只要拿个一块两块,也想做个顺水人情。

  现在听这位年轻干部的口气,好像要大规模收购,这可就有讲究了。

  尽管他不敢装到自己口袋里,可这么多鸡血石早就成为了一笔无头公账,如果能卖钱,放到公社小金库里,那他们几些土皇帝还不是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吧?

  “陈科长,你是……准备收多少……?”

  “只要是极品鸡血石,价格不要太贵,要多少有多少。”

  李主任嘴角一裂开,笑了,冲着门口一个小干部喊道:“小胡,快去请康山大队的周金尧。”

  旁边的洪校长赶紧解释道:“这位周师傅从小就在鸡血石矿区长大的,无论找矿还是鉴石都是一流的,陈科长尽管放心。”

  趁着等人的时间,陈夏走进了那堆石头中仔细观察了起来,说实话没有经过加工的原石是真不好看,但很多都明显带有红色,或多或少的问题。

  陈夏能想起鸡血石来,也得益于他前世的老爹就收藏有一个私章,用鸡血石刻成,关键这个还不是满红,老头子就当宝贝一样收着,连他最疼爱的大孙子都不给看。

  老头子迷上古玩之后,打眼无数,估计退休金都快被骗光了,陈夏这个性,你越不给他看,他就越有兴趣,无奈保险柜密码他不知道,只能干瞪眼。

  这次要是能弄到“大红袍”回去,他一定要去江州陈振武同志那里显摆一下。

  大约过了半小时,周师傅就赶来了,70多岁的老头儿,皮肤黝黑,一进门看到一群公社干部马上点头哈腰,“李主任,你找我呀?”

  “老周,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越州来的陈科长,他私人想买些极品鸡血石,想让你帮着挑选一下。”

  陈夏也赶紧笑着递过一支烟:“周师傅,我这可不太懂行,麻烦你了。”

  周金尧一听原来不是为了欠公社提留款的事情,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几位领导,好说好说,老头子别的本事没有,看石头保证一看一个准。”

  陈夏心想我也看得准,不就是挑红色多的嘛。

  周金尧也是人精,看到陈夏的表情,知道年轻人总是有一种迷之自信,他也不说破,介绍道:
  “这鸡血石的品质好坏是看血和地。血色可分为鲜红、正红、深红、紫红等,其中鲜红色的最好,大概就像杀鸡时溅出来的血那样,所以叫鸡血石。

  质量上乘的鸡血石要求其血色艳而正,还要活,并要融于石头之中,血量要多,越多越好,而且要浓,血形以团血状血较佳,点血次之。

  其次就要看地,这地呀又分为大红袍、玻璃冻、田黄冻、羊脂冻、牛角冻、朱砂冻、藕粉冻、五彩冻、桃红冻、豆青冻、玛瑙冻、木纹冻、鱼脑冻、雪花冻等。

  地的质量由其颜色、透明度、光泽和硬度四个要素决定。要求地的颜色深沉而淡雅,并且要求地半透明,呈强蜡状光泽,硬度小。最好的就是大红袍了。”

  陈夏心里吐糟:我也知道大红袍,跟我说这么多废话,这不是对牛弹琴嘛,我也得听得懂呀。

  但周师傅讲得似乎很专业的样子,连顾琳他们都听得很认真。

  周师傅看到这群小年轻都被镇住了,在认真听他讲解,心情就格外愉快。

  自从鸡血石合作社取消后,他便回家务农了,空有一身本领却没有发挥的余地,今天逮到外行了,一定要好好说个够,过过嘴瘾。

  “几位领导,这鸡血石除了色和地外,还要看血量,一般来讲鲜红血含量大于30%的为高档品,大于50%为精品,大于70%为珍品。

  含血量也不是越多越好,如全部都是血,那就是一块辰砂而不是鸡血石了。对成品印章而言;六面血者为上品,叫“满堂红”;四五面含血者为正品;三二面含血次之,单面见血者为下品。”

  这时候孔珍珍看到一块石头后就喊道:“周师傅,你刚刚说鸡血石是红色的,你瞧这块石头怎么有黑色白色红色三种颜色呀?是不是代表这是次品?”

  周金尧过去一瞧,“刚刚老头子没讲清楚,这鸡血石不是只有红色,还有黑、白、黄、绿、蓝、灰褐、紫、青等基本颜色。

  就像这位女同志手上这块石头,有黑色白色和红色,我们行内话叫刘关张,这可是难得的好货,找个好点的玉器师傅就是个上好的摆件。”

  陈夏心想:“刘关张?原来这说话在鸡血石里也有呀,当初他在瑞丽的时候,遇到多种颜色在一起的翡翠也叫刘关张,不知道有啥讲究。”

  越州医院的同志们听得津津有味,但李主任听得不耐烦了。

  不就是几块破石头,有必要这么臭显摆嘛,赶紧找出极品鸡血石,大家讲好价格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哎,老周,你这光讲也没用呀,赶紧的,这仓库里你找些极品的鸡血石出来,给陈科长和其他几位同志瞧瞧。”

  “好咧,我马上就找。”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