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申公豹,你不讲法德!

2021-06-07 作者: 吉祥小猪
  第157章 申公豹,你不讲法德!
  “申公豹,你且看看,我们是谁啊?”

  关前,两个青年男子,俱是身披道袍,手持清光仙剑。

  一人环眉大眼,一人面目清秀。

  戏谑地看着前方倒地的申公豹。

  “金吒!木吒!”

  申公豹看着两个青年,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吐出这两个名字。

  “正是你爷爷我们!”

  金吒冷哼一声,道:“申公豹,想不到你竟敢敢出现在此!”

  申公豹咬牙起身,捂着被打得青紫的额头,咬牙道:“你两个不识礼数的小儿,论辈分吾还是你们师叔,你们竟敢拿暗器伤吾,贫道今日就要代那文殊广法天尊和慈航道人教训教训你们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儿!”

  “我呸!”

  金吒怒道:“申公豹,你已背叛师门,还有何资格做我师叔!”

  申公豹冷哼道:“当年,截教弟子前往禹余天拜会吾师通天教主,元始天尊那老儿不是要求截教弟子前去请安吗?他们见到阐教门人,谁不是恭恭敬敬地叫师叔?怎么?你们两个黄口小儿现在是连吾师通天教主都不放在眼里了吗?”

  “你……”

  金吒木吒脸色一变。

  “你休要信口雌黄!”

  木吒冷冷道:“申公豹,你背叛师门也就罢了,如今还敢逆反天命,助商为虐,今日既被我兄弟二人撞见,必拿你去玉虚宫,交由师祖处置!”

  “黄口小儿,使用暗器伤你公豹爷爷,竟敢大放厥词!”

  申公豹冷哼一声,拂尘一甩,搭在肩上,另一手化拳为掌,朝着金吒二人一掌轰出!
  “退!”

  金吒木吒脸色一变,同时向两边飞起。

  轰!
  下一刻,两人所站的位置陡然炸开,尘埃飞扬。

  不过见到这一幕,金吒和木吒都是愣了一下。

  “申公豹,你竟然变得这么弱了?”

  金吒目光一亮,哈哈大笑,然后持起手中长剑,便朝申公豹刺来。

  木吒也是顿时回神,心中大定,同时闪身与金吒一起攻下来。

  “哼!”

  申公豹冷哼一声,脸色有些不好看。

  他下山时将在阐教所修所学尽数废除,虽加入截教后,通天教主为他重塑道基,转修上清道法,不过如今也仅仅恢复到玄仙层次,与那金吒二人同级。

  “你们以为,这样公豹爷爷就怕你们了吗?”

  申公豹怒喝一声,双掌抱元守一,然后朝前一掌轰出!
  “天地之火!”

  轰!
  天地间火光浮现,似乎连空气都被点燃,灼热无比。

  “不好!是截教仙术!”

  金吒脸色微变,连忙拉住木吒,往侧面一移,险之又险地躲开那火焰的攻击。

  “申公豹,休的猖狂!”

  金吒大喝一声,手中仙剑清光涌动,随后化作一头金色猛虎,往申公豹扑去。

  木吒手中仙剑也是闪了一下,然后一头凶猛狂狮如闪电般本袭而出,与那猛虎一起扑向申公豹。

  “阐教驭灵术?”

  申公豹冷哼一声,“你二人以为只有你们会吗?徒有其表!让你们看看什么才叫真正的驭灵术!”

  “吼!”

  话音落下,申公豹仰天一声怒吼,脸上浮现了一头黑豹脸。

  跟着。

  一头身躯庞大的黑豹从他身后跃出,仰天咆哮一声,眼中凶光闪烁,瞬间便是朝着那一虎一狮扑去。

  黑豹刚与那狮虎撕斗在一起,高下立判。

  有道是狮子乃森林之王,老虎乃百兽之王。

  可是在那成了精的黑豹面前,一狮一虎都变成了小猫咪,三两下便被黑豹拍飞,光芒暗淡。

  见到这一幕,金吒二人脸色微变。

  “申公豹,你不讲法德!”

  金吒怒道:“以元神融入驭灵之中,增生灵智,算什么本事!”

  申公豹冷哼一声,拂尘一甩,道:“此乃贫道真灵化形,有本事你们也以真灵化形啊!”

  两人脸色一滞。

  金吒咬牙道:“不要脸!”

  他们都是纯正人身,如何会这异兽化形之术?
  以人身来化形,化什么?
  化成妖兽吗?
  “别跟他废话!师父说过,这妖孽已经入魔了,遇见了不用心慈手软!”

  木吒冷冷道。

  说完,他手持仙剑,不再理会天际战斗的三头驭灵,直接朝申公豹掠了下去。

  金吒冷哼一声,也是同时闪身而出,清光剑影闪烁苍穹。

  见状,申公豹冷冷一笑。

  待到金吒二人快要接近他时,他脑袋一歪,整个人陡然化作一团黑气,消失不见。

  一击落空,金吒二人眉头一皱。

  “在那边!”

  金吒豁然转身,看向远处虚空,只见那里,申公豹迎风伫立,道袍飞扬,玄仙气势毫不保留的爆发而出。

  “截仙掌!”

  轰!
  两掌轰出,分别化作两道掌印,朝着金木二吒兄弟二人打去。

  虚空都隐隐颤动了一下!
  金吒木吒对视一眼,齐声大喝:“兄弟齐心!”

  话落,两人左右掌同时对在一起,一金一绿两道光芒从两人体内爆发,形成一个圆形护罩,将两人罩住。

  “轰!”

  下一刻,那两道掌印打在护罩上,瞬间爆发一股强烈的震动,周围的地面尽数被掀飞,一片狼藉。

  “兄弟同心?一起送死吧!”

  申公豹冷哼一声,再次化作黑气消失。

  再次出现时,浮现在金吒木吒二人身后,手中拂尘好似变得坚硬无比,陡然向那金吒当头拍去。

  “大哥小心!”

  木吒脸色微变连忙提醒。

  金吒也回过神来,脚步一动,侧头躲过,不过左边肩膀却挨了重重的一击。

  “啊!”

  金吒痛呼一声,捂着肩膀爆退。

  “休伤我兄长!”

  木吒脸色一变,左手持剑,右手掐诀,然后也是朝着申公豹一掌拍出。

  “普渡慈航!”

  半空中,好似出现了一尊庞大的虚影,端坐莲台,双目朦胧,左手持一净瓶,右手作拈花指状放置胸前。

  随着木吒出掌,这道虚影也同时出掌!

  轰!
  这一瞬间,方圆千米内的灵气瞬间被抽空,然后化作一道如同山岳一般的巨掌,朝着申公豹镇压而去。

  申公豹瞳孔一缩,刚想继续散体成云躲开,却发现周围的空间都被禁锢,根本无法施展!

  “该死!”

  申公豹脸色变了,手中陡然拿出一块好像是白布一般的东西,挡在身前,脸色严肃地喝道:“吾师助我!”

  顿时,只见那白布上面,似是散发出了一道朦胧的氤氲之光。

  这一瞬间,一股诡异而玄奥的道蕴,弥漫整个天地!
  这一瞬间,遥远的东海仙岛之上,一道朦胧缥缈的身影也是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向了游魂关方向,掐指一算,嘴角顿时微微一抽……

  轰!
  光芒闪动间,虚空猛地颤动!

  跟着,只见半空那巨掌,好似感应到什么一般,还未开始靠近,便开始寸寸齑碎、瓦解。

  很快,便化作灵气,再次消散在天地间!
  “这……怎么可能?!”

  远处,木吒脸色苍白,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

  旋即,他转过身,看向申公豹手中之物,眉头顿时皱起,“你这是什么法宝?!”

  不知为何,他总感觉,申公豹手中那白布模样的东西,似乎像是一只袜子?
  但……袜子???
  一只袜子,怎么可能连师尊传授给我的独门神通都破掉?!
  申公豹老脸微红,然后轻咳一声,故作无事地冷哼道:“此乃我碧游宫至宝,你个黄口小儿懂什么?!”

  说完,他便是如同宝贝一般将那白布放在手中,双手合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嗯……咳咳……咳!”

  申公豹顿时一阵咳嗽,脸憋得通红,“师尊你怎么还有脚……嗷!”

  话音未落,手中那白布砰的一声爆炸开来,申公豹惨叫一声,直接被炸飞了出去,浑身衣袍都被炸烂了。

  远处,金吒和木吒聚集到一起,目瞪口呆。

  “兄长你可曾见过那是什么法宝?竟然这么大威力?”

  木吒难以置信地道。

  金吒脸色凝重,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不过可能是通天师叔祖传给他的!看来他在截教过的还不错,入门没多久,通天师叔祖便传了这等至宝给他!”

  “只是他可能不会用,自己给玩炸了!”

  木吒接话道。

  金吒凝重地点了点头。

  “咳咳……”

  远处,申公豹咳嗽着爬了起来,此刻他浑身道袍破了大半,颇为狼狈。

  “申道兄,你怎么样?”

  这时,闻仲也从远处掠来,看着狼狈的申公豹,关切地问了一句。

  申公豹连忙整了整衣袍,右手抚须,道:“贫道无碍,只是可惜出了点岔子!”

  见申公豹好像的确没受什么伤的模样,闻仲点了点头,道:“那就好!”

  申公豹转头看了一眼,只见之前那百人士兵小队,已经退到了对面那东鲁阵营外面,却不见那商容的影子。

  申公豹皱了皱眉,道:“闻道兄,商容老丞相没救回来吗?”

  闻言,闻仲一脸愧疚地道:“唉!惭愧啊!那些士兵将老丞相团团围住,我无法近身……”

  申公豹看了一眼闻仲空空如也的双手,道:“闻太师你的雌雄双鞭呢?”

  闻仲摇头道:“对付这些凡人,岂能以法宝伤之,有违天和!”

  申公豹顿时愕然,然后道:“哎呀!闻太师你好糊涂啊!你身为殷商太师,怎的会如此妇人之仁?!这些凡人死了也就死了!是老丞相重要还是这些凡人重要?更何况他们还是咱们大商的敌人!”

  闻仲正色道:“申道友此言差矣,他们俱是我人族士兵,虽然如今受奸人蛊惑,但有朝一日必能归商,我又岂能伤他们?”

  申公豹无奈地摇了摇头。

  “哼!申公豹,你不思悔过,视凡人之命如草芥,今日我兄弟二人,定要代表师祖清理门户!”

  这时,远处金吒冷哼一声道。

  申公豹回过神来,转头看去,“你们两个乳毛未退的小儿,竟敢如此大言不惭,今日你申师叔,也要替那元始老儿教训教训你们!”

  话落,申公豹身形微移,如同幻影一般,瞬间便消失在了原地,手持拂尘,朝那金吒二人冲去。

  嘭!啪!轰隆!

  半空顿时响起一道道金戈交击之声。

  闻仲皱眉站在原地,看着半空那三道幻影,迟疑了一下,他手中光芒一闪,蛟龙双鞭出现在手,然后身形一动,也是闪身掠了上去。

  轰!轰隆!

  闻仲加入战局,声势顿时更是浩大!
  不论是远处的东鲁,还是旁边的游魂关上,无数人影都是看着中央的战场,不过却没有任何一人上来插手。

  四道身影,从天际打到地面,又从地面打到天空。

  双方围观的人,只能看到半空闪起一道道或金或绿或黑的光芒,隐约听到一道道沉闷的交击声,根本看不清四人的身影。

  “吼!”

  某一刻,随着一声兽吼,虚空忽然少了一人,随后,只见一头巨兽出现在虚空!

  这巨兽通体漆黑,长约三丈,高约九尺,身形似豹,但尾巴却比一般豹子长得多。

  “轰!”

  只见那黑豹上身高昂,两只前爪向前一拍,金吒和木吒二人便被拍飞了出去。

  半空中,闻仲身披战甲,头戴黑盔,也是出现在场中。

  然后,只见他手持蛟龙双鞭,目光凝视金吒和木吒两人,眉心横眼缓缓张开,一道剧烈的金光陡然射出。

  那金吒和木吒兄弟二人,还未反应过来,便是再次被打飞出去了数十丈!
  “天眼……”

  稳住身形,两人看着远处那一人一豹,目光在闻仲眉心的眼睛上注视了片刻,脸色俱是有些凝重。

  “吼!金吒小儿、木吒小儿!纳命来!”

  黑豹忽然咆哮一声,然后巨大的爪子在虚空刨动,瞬间化作一道黑芒,朝着金吒木吒兄弟二人扑了上去!

  “躲开!”

  金吒厉喝一声,然后拉着木吒,两人身形一闪,出现在千米高空的云端。

  “吼!”

  就在这时,又是一道兽吼声,只见那黑豹再次追了上来。

  “哈哈哈!金吒小儿、木吒小儿!你们逃不了的!”

  黑豹口吐人言,口中发出大笑声。

  “哼!”

  木吒冷哼一声,右手持在胸前念咒,顿时,他的身前金光微微闪动。

  随后,只见一道长着三孔的金色小铃,缓缓浮现在木吒身前。

  “紫金铃?!”

  见到那小铃,黑豹瞳孔一缩,然后立即转身,便欲往远处遁去。

  “申公豹,哪里走?!”

  木吒怒喝一声,手持紫金铃,然后朝着那黑袍一摇,一道金光闪电般飞出,径直击在那黑豹身上。

  “嗷呜……痛煞我也!”

  黑豹痛苦地咆哮一声,然后转身看着木吒,眼露凶光。

  “仗法宝欺人的小儿,有本事放弃法宝,与贫道一对一单挑!”

  “傻子才跟你单挑!”

  木吒冷哼一声,再次举起紫金铃,对准申公豹就是一摇。

  轰!
  一道金光再次射出。

  申公豹瞳孔一缩,双爪在虚空一抛,瞬间便向上方疾射而去,躲过那道金光。

  轰!
  金光不重,在虚空炸开,整个空间都是剧烈地震荡了一下,云雾四散!

  “嘶!好狠的小子!你给贫道等着!”

  申公豹瞳孔一缩,怒喝一声,然后身形一动,便欲朝下方飞去。

  “申公豹,哪里走!”

  金吒怒吼一声,然后右手伸出,一团金光立即出现在手中。

  “申公豹,你且看看,这是什么?”

  申公豹身形微顿,回头看去,只见金吒手中,拿着一拳金色绳子,上面点点金光绽放,摄人心神。

  “捆妖绳!”

  申公豹瞳孔一缩,然后立即转身,便是不要命一般往地面逃去。

  “孽障!哪里走!”

  金吒冷喝一声,然后手中金绳朝着虚空一抛,金绳如有感应一般,在虚空穿梭了几下,瞬间便是追上了逃跑的申公豹。

  “嗷!”

  一道豹吼声从云端下面传来。

  金吒木吒二人对视一眼,同时闪身,落下云端,然后他们就看到,那捆妖绳捆住一头巨大的黑豹,越勒越紧,而那黑豹不断挣扎着,却是半点力气都使不出,只能朝着地面垂直落去。

  金吒兴奋道:“师尊赐予这捆妖绳真好用!”

  木吒也是脸色微喜,“这下好了!抓了这妖孽,带回玉虚宫,师祖必然嘉奖我们!”

  “那是……不好!小心别摔死了!”

  金吒忽然脸色一变,然后立即朝着下方疾驰掠去。

  金吒愣了一下,然后连忙跟上。

  未几。

  兄弟二人一手提着一头,拎着一头巨大的黑豹落到了地面!
  “公豹道兄?!”

  下方,闻仲手持蛟龙金鞭,正在等候,见到这一幕,顿时便是脸色一变,然后闪身便朝那金吒兄弟二人追去!
  “殷商太师?哼!”

  金吒冷哼一声,右手一甩,一道白光便是射出,直袭闻仲。

  闻仲脸色微变,太快了,躲不开!

  当下立即将蛟龙双鞭挡在身前。

  轰!
  一声炸响,闻仲整个人被击退了数十米!

  “哼!走!”

  金吒冷哼一声,然后拖住那申公豹,立即便是朝东营方向奔去。

  闻仲脸色一变,“哪里走?!将人留下!”

  强忍心中骇然。

  闻仲大喝一声,眉心天眼再次开启,金光朝着那金吒和木吒打去。

  两人也是脸色微变。

  木吒反应快一些,立即拿出紫金铃,朝着虚空摇了两下。

  顿时间,两道金芒也是闪出,与闻仲发出的两道金光对撞在一起。

  霎时,虚空爆炸,云雾翻滚。

  待到那云雾散尽,闻仲抬头看去,哪里还有金吒木吒的影子。

  唯有远处的东营,隐约传来一道惊慌的吼叫:“闻太师救我……”

  闻仲脸色难看无比,死死盯着东营方向,“阐教!”

  …

  “闻太师!”

  游魂关总兵府,窦荣等诸多游魂关将领,小心翼翼地朝主位上的闻仲行礼。

  诸人都知道闻仲心情不好,因此无人敢说其他的话打扰。

  许久。

  闻仲回过神来,脸色阴沉地看向府中众人,道:“与我说说那东鲁军中的情况!”

  “是!”

  窦荣当即起身,拱手道:“启禀太师,那东鲁军营中,东伯侯姜文焕亲自为伐商大元帅,手下大将过千员,屯兵八十万,今日那昔日被陛下流放至东鲁的陈塘关李靖夫妇也领了东鲁剩余二十万大军,一共百万兵马,驻扎东营之中!”

  “百万……”

  闻仲眉头紧蹙,“东鲁这是举兵出征,誓要灭我大商啊!”

  “可不是嘛!”

  窦荣愤愤地道:“尤其是那李靖夫妇,甚是可恶!今日领兵前来后,进谏那姜文焕,退军十里外安营扎寨,诱我军出城,然后三面围攻,若非我夫人反应的快,只怕我游魂关二十万大军,要全部葬送在那丘野之外!”

  闻仲点了点头,道:“今日那两个玉虚弟子,你可曾见他们是何时来东鲁军营的?”

  “玉虚弟子?”

  窦荣愣了一下。

  闻仲道:“就是那两个年轻小儿!”

  窦荣恍然,连忙道:“未曾见过,今日他们也是第一次出战!”

  闻仲眉头皱得更深,起身看向东营方向,低声道:“难道东鲁之乱,当真是阐教搞的鬼……”

  “闻太师?”

  听到耳边的声音,闻仲回过神来。

  看了眼疑惑的窦荣,闻仲淡淡道:“无事!今日尔等注意防备那东营来袭,本太师会亲自坐镇城关,确保游魂关不乱,等待陛下前来!”

  “什么?陛下要亲临游魂关?!”

  众人顿时都是一惊。

  闻仲淡淡点头,道:“不错!本太师与申公豹道友前往东海办事,归来途中,陛下在青州有事耽搁了,便让本太师先来游魂关增援,陛下随后赶到,想必不久后便会前来了!”

  窦荣大喜道:“陛下亲临,我军士气必然大增,然后只等三日后天王上将军援军到来,吾军便出城,与那东鲁大军,决一死战!”

  “天王上将军?”

  闻仲眉头一皱,“冉闵?”

  “对!”

  窦荣道:“冉闵将军派先行官来信,他三日后必领军至游魂关!”

  闻仲点了点头,“如此甚好!”

  …

  入夜。

  星光闪闪。

  东鲁军营。

  星光之下,一个个白色帐篷平地立起,里面灯火通明,十分壮观。

  不过大部分帐篷里都十分安静。

  唯有中央区域的主帐中,热闹无比,十几道身影端坐其中,气氛热烈。

  “因为李靖将军的计划,重创游魂关商军,可喜可贺!来!干一杯!”

  帐内主座之上,坐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壮硕青年,这青年相貌英武,束发戴冠,黑袍金盔,气质非凡。

  此刻,青年手持杯盏,面带笑容,朝着左手下方的一个威仪中年举杯相邀。

  这青年,正是东鲁少主,姜桓楚长子,同样,也是当今皇后的亲弟弟,姜文焕!

  而他敬酒的那中年男子,不必多说,自然就是李靖了!
  李靖身旁,一席银袍白甲的殷夫人气质英武,端坐席中。

  对面,则是白日里与申公豹斗法的金吒和木吒兄弟二人!

  此外,还有不少东鲁大将,其中甚至有几个诸侯将领!
  这帐内之人,除了金吒兄弟二人和李靖夫妇,可以说都是东鲁身份地位数一数二的人物!
  “侯爷言重了,李靖愧不敢当!李靖一介罪臣,侯爷能够法外开恩,让李靖前来领军伐商,自然要尽力为侯爷出谋划策,击溃敌军!”

  面对姜文焕的敬酒,李靖不敢怠慢,夫妻二人同时起身,肃然说道。

  “哈哈!当得!当得!那游魂关总兵窦荣虽武艺不行,但心性谋略却是不凡,再加上他那号称文武双全的彻地夫人相助,本帅西征半月,可谓头疼无比,寸功未立啊!”

  “却未曾想,李靖将军一来,略施小计,便让得那窦荣夫妇出城,斩了游魂关七万兵马,本帅实在敬佩至极啊!”

  姜文焕笑道:“来!让吾等,为李靖将军,同饮此杯!”

  “来!”

  “干!”

  众人纷纷举杯,仰头一饮而尽。

  姜文焕再次倒满,举杯道:“这第二杯,咱们来敬李靖将军的夫人,殷夫人!比起李靖将军,殷夫人也是才貌双全啊!据说今日的退营诱敌之策,还是殷夫人想出来的,本帅亦是敬佩不已啊!”

  殷氏连忙起身,举杯道:“侯爷太过奖了!侯爷为东鲁猛虎,勇冠三军,力敌万夫,何人不知,何人不晓?比起侯爷,妾身不过区区小聪明而已,上不得台面!”

  “哈哈!听听!听听!殷夫人不愧是有名的才女,这话说的就是让人舒畅!来,干!”

  众人再次举杯。

  “这第三杯,便助二位仙长!”

  姜文焕举杯,看向金吒木吒兄弟,道:“若无二位仙长相助,只怕本帅根本无法掌控东鲁,更何谈西征伐商,替父报仇,救济天下黎民百姓了!”

  “且今日二位仙长还助本帅收服一头恶豹,仙家斗法之玄奇,实在让本帅心生向往啊!”

  金吒兄弟起身,拱手道:“元帅客气了!我兄弟二人,不过奉师命前来助侯爷西征伐商而已!还望侯爷莫要忘记此战之初衷,天下大乱,诸侯四起,成汤六百年基业已尽,侯爷需统领东鲁义士,灭了昏君,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姜文焕眼光微闪,旋即笑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来,干了!”

  “多谢元帅!”

  金吒兄弟举杯饮尽,然后再次入座。

  姜文焕看向金吒兄弟,笑道:“二位仙长,不知今日那恶豹,是何来历啊?若是能收服的话,本帅可否拜托二位仙长一事,请把那恶豹制服,为我坐骑如何?”

  “坐骑?”

  金吒兄弟对视一眼,脸上俱是浮现一抹难色。

  金吒拱手道:“元帅,此事并非我兄弟二人不愿,而是那黑豹,原本乃我阐教门下二代弟子,后叛教而出,下山来助那殷商昏君,今日被我兄弟二人擒拿,以捆妖绳捆住,才让他逃脱不得!待过几日战事稍缓,我兄弟二人需将他押往玉虚宫,交由我师祖元始天尊处罚!”

  “所以,此事还望元帅莫要为难我兄弟二人了!”

  “原来如此!”

  姜文焕目光微闪,笑道:“本帅也就是这样一提罢了!二位仙长不必放在心上!”

  “不过二位仙长今日制服那妖豹的仙绳,不知是何物所制?竟然这般厉害!趁今日酒性,二位仙长可否讲解一下,让吾等凡夫俗子,也开开眼界啊!”

  闻言,金吒脸上浮现一抹得意之色,傲然道:“此宝乃吾师文殊广法天尊赐予我防身所用,乃取东海恶龙之筋骨炼制,一经祭起,能自动捆绑仙神,尤其对妖魔有极大克制所用,还可召唤黄巾力士为吾所用,乃三界一等一的至宝!”

  “嘶……”

  众人俱是露出讶然之色。

  金吒看了眼木吒,对后者挤了挤眼。

  木吒便是翻了个白眼,也不理他,自顾自饮酒。

  姜文焕眼眸微眯,笑道:“如此至宝,实乃第一次听闻,的确让本帅大开眼界啊!”

  “不过金吒道长,这捆妖绳如此玄奇,岂不是所向无敌,无物可克?”

  金吒愣了一下,然后摇头道:“这也倒不是!天地宝物,从没有所向无敌的,具体得看施法之人的道行深浅,若是敌人实力胜过我,那这捆妖绳便不一定能够捆住了!而且,这捆妖绳只对仙神和妖魔有效,凡人是捆不住的!若染上凡人之血,便会暂时失效……”

  “兄长!”

  木吒忽然出声道。

  “啊!”

  金吒一怔,旋即立刻反应过来,哈哈一笑,道:“都只是小道尔,让元帅和诸位见笑了!”

  “哪里!哪里!道长道行通玄,本帅实在是向往无比啊!”

  姜文焕哈哈一笑,拱手道:“来!喝酒!喝酒!”

  诸人笑谈着,一直到深夜子时,方才纷纷起身,告辞离去。

  “二位道长,明日攻那游魂关,恐怕还得劳烦二位道长出手啊!”

  “元帅放心,有我兄弟二人,必助元帅破关!”

  “哈哈!大善!”

  “还有李靖将军,殷夫人,二位也早些歇息,明日恐怕也得劳烦二位助阵啊!”

  “元帅客气了!”

  …

  一番寒暄过后,众人皆走光,唯有姜文焕,还有一名贴身侍卫平静伫立。

  此刻,姜文焕目光一改之前的中庸爽朗,眼中精芒闪烁,看着帐外,低声喃喃道:“对凡人无效……”

  突然,姜文焕转身,看向那侍卫,道:“随吾前往关押那黑豹的帐篷走一趟!”

  侍卫愣了一下,旋即目露恍然,却是摇头,道:“公子,此刻时机未到!不可莽撞……”

  姜文焕眉头紧蹙,随后,微微点头,眼中寒意闪烁不断。

  这时,那侍卫又道:“公子!今日收到一封信,是皇后娘娘托人带来的……”

  姜文焕闻言神色微颤,连忙转身,道:“姐姐?快!拿来我看!”

  ……

  ……

   PS:第三章,保底3+加更。感谢【蜀山大长老】的打赏。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