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大胆妖孽,我要你原形毕露!

2021-06-07 作者: 吉祥小猪
  第134章 大胆妖孽,我要你原形毕露!

  九间殿。

  叶辛正在思索,女娲为何会派人前来朝歌时,殿外有脚步声响起。

  很快,叶辛就看到一个身披红色霞衣,秀发高挽,容貌极佳的女子走进殿来。

  这女子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模样,再加上浑身透着一股子仙灵气息,看起来真如九天仙女下凡,令人心生爱慕。

  叶辛目光微动。

  【姓名】:金宁
  【身份】:女娲侍女(玄天火凤、凤族族长)
  【体质】:火凤之体
  【功法】:凤凰秘术、娲皇功
  【修为】:大罗金仙
  【法宝】:凤凰翎、凤翔刀、宝莲灯、灵秀飘衣、七星挽月鞭、四宝剑…

  【忠诚】:23
  …

  金宁,凤族族长?!

  叶辛眼底露出一抹惊讶之色。

  这凤族混的也太惨了吧?

  现任凤族族长,给女娲当侍女,而且仅仅只有大罗金仙层次!

  这还是曾经的天地主角吗?!

  叶辛一时有些感慨。

  时代变了呀!

  “陛下,这金宁修行的不是斩三尸证道之法!”

  就在这时,叶辛耳边忽然响起了孟子的声音。

  不是斩三尸证道之法?!

  叶辛眉头一皱,他转头看向孟子,不过孟子却并未再多说,只是继续传音道:“稍后臣再与陛下详述。”

  孟子的视线聚集在金宁身上,目中精芒闪烁,低声道:“好大的野心……”

  “陛下,就是这位仙子,自称是玄鸟神兽的妹妹!”

  这时,侍卫带着金宁走到大殿中央,朝着叶辛恭敬一礼道。

  “孔宣的妹妹……”

  叶辛眼眸微眯,看着那金宁,没有说话,他并未怀疑后者所言。

  既然是此代凤族族长,那说是孔宣的妹妹,也能说得过去!
  “娲皇宫金宁,见过大商人皇陛下。”

  金宁脸色清冷,看了眼龙椅上的叶辛,然后便是稽首一礼,语气平淡,不卑不亢。

  “放肆!”

  叶辛还未说话,旁边典韦便是大怒,喝道:“就是圣人来了,与吾皇也只是以道友礼数相见,你区区一圣人童子,见了吾皇不拜,竟然也敢与吾皇平辈论交?!”

  金宁目光一冷,扫向典韦,冷声道:“你又是什么东西?吾拜与不拜,人皇都还未说话,你区区一护殿将军,有何资格多言?难不成你是想要代表人皇吗?!”

  “你……”

  典韦语气一滞,脸色涨得通红,就要继续开喷。

  不过他还未开口,叶辛便是摆手,“逐虎,算了!”

  说完,叶辛看着那金宁,淡淡道:“你是孔宣之妹?”

  金宁语气冷淡,道:“是。”

  惜字如金?

  或者说,不屑?
  叶辛眼眸微眯,眼中冷光一闪,还真是有性格!

  不过虽然心中不喜,但看在孔宣的面子上,叶辛还是暂时压制住了心中不爽的情绪。

  “直说吧,女娲让你来干什么?”

  叶辛声音也有些冷淡。

  然而,金宁却并未回答,反而漠然问道:“吾兄长在何处?”

  “放肆!身为娲皇宫侍女,女娲就没有教过你礼数为何吗?!”

  这一次,是墨子开口了。

  他声音冷漠,顿时一股极为压抑的气势遍布大殿。

  被这股气势压迫,金宁身躯一沉,眼中霎时浮现一抹骇然之色,转头看向墨子。

  不过墨子脸色却是冷漠无比,目光冷冷地看着她。

  不仅是墨子,此刻包括叶辛在内,诸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这金宁一来便是一副盛气凌人的姿态,处处彰显她娲皇宫的身份。

  似乎觉得,知道她来自娲皇宫之后,人人都要给她面子。

  她是哪里来的自信?

  而且,堂堂凤族族长,修为低也就罢了,居然还就这德性?
  这是在娲皇宫待的久了,除了女娲之外,其余人在她看来都变成蝼蚁了吗?

  这是有多么无脑?
  难怪凤族会沦落至此!

  叶辛心中有些失望。

  跟着,他看向那金宁,语气冷漠,道:“你是不是觉得,女娲的面子很大?你来自娲皇宫,就高人一等了?用不用朕也给你行礼啊?”

  金宁脸色有些难看,她看着叶辛,没有说话,但是眼中却是浮现不忿和厌恶之色。

  叶辛目光一冷,“怎么?你可是有何意见?”

  一边说着,叶辛语气愈发冰冷:“若非看在孔宣的面子上,朕立刻就将你镇杀在此,就是女娲来了,也不敢将朕怎么样,你信不信?!”

  一股辉煌可怕的人皇威压压迫而来,金宁娇躯一颤,脸色顿时有些发白。

  她之所以厌恶叶辛,就是因为这昏君之前在女娲宫题诗淫辱女娲娘娘一事。

  可是此刻她也突然想起,这昏君可是连女娲娘娘都敢淫辱的啊!
  如此胆大妄为的昏君,又岂会对圣人有敬畏之心?!

  当下,她牙关紧咬,却也不敢说话了。

  她还真怕这昏君一时恼怒,直接将她镇杀了!
  以这昏君的性格,说不定真的做得出来!

  看着金宁的模样,叶辛冷哼一声,不见棺材不落泪!
  “说吧!女娲让你来做什么?废话少说,直入主题!”

  金宁咬了咬牙,道:“娘娘让我带疗伤圣药给我兄长治疗伤势!”

  疗伤圣药?

  叶辛眉头一皱,与下方的孟子和墨子二人对视一眼,皆是疑惑。

  女娲有这么好心?
  叶辛看向金宁,“除此之外,还有何事?”

  金宁道:“没有。”

  叶辛目光一闪,皱眉思索片刻,道:“好了,那把丹药留下,你走吧!”

  ???

  金宁一脸愕然,紧跟着冷哼道:“不行,我要见我兄长,亲自为他疗伤!”

  叶辛眼眸微眯,“朕是在与你谈条件吗?要么留下丹药,走人!要么带着丹药一起走人!”

  “你……”

  金宁眼神愤怒,死死盯着叶辛。

  叶辛浑然不惧,面无表情地道:“朕没有时间与你耗着,再给你十息时间考虑。”

  “我……”

  金宁贝齿紧咬,如果眼神能杀人,估计这会儿叶辛早已千疮百孔了。

  她实在没想到,这昏君竟然这般油盐不进,就因为自己刚才得罪了他,连兄长都不给自己见一眼。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小气的男人?
  “好了,时间到了!”

  这时,叶辛淡漠的声音响起:“逐虎,送客!”

  典韦冷哼一声,大步走出,恶狠狠地盯着金宁,“滚!”

  “你……”

  金宁脸色愤怒,死死盯着叶辛,然后她玉手一挥,一个白玉瓶飞出,道:“给你!”

  说罢了,狠狠地反瞪了一眼典韦,道:“莽夫!”

  然后怒气冲冲地走出殿外离去了。

  …

  叶辛接过玉瓶,还未打开,便能感觉到里面传来一股浓郁的能量波动。

  叶辛眼眸眯了眯,然后将这玉瓶抛给墨子,道:“墨圣看看,可有问题?”

  墨子接过,仔细感应了一下,然后直接打开了玉瓶,倒出一枚通体雪白的丹药,这丹药上面布满密密麻麻的纹路,而且散发着一股浓郁无比的丹香,只是吸上一口,便感觉浑身舒畅,仿佛每个毛孔都打开了,精神无比。

  “陛下,应该没问题,有固本培元、治疗伤势的药力。”

  感应了片刻,墨子抬头说道。

  叶辛顿时一喜,“甚好!”

  当下转头,看向典韦,道:“孔宣可曾醒来?”

  孔宣自从在天外负伤后,回来便一直在太庙静养,叶辛也已经有好几日未曾去看他了。

  那勾陈大帝自爆了准圣道果,这股力量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也幸亏孔宣道行高深,否则恐怕直接就形神俱灭了。

  尽管未曾伤及本源,但肉身重创,就连孟子等人都没有办法,据孟子所说,完全靠自己疗伤修复的话,恐怕至少需要百年时间方能恢复。

  如今若是这疗伤药真有这个效果,那应该就不需要那么久了!
  “已经醒来了!只是伤势严重,未来拜见陛下!”

  典韦回道。

  叶辛点点头,道:“走吧,一起去看看他!”

  说着,叶辛起身便朝殿外而去。

  不过刚走到门口,似是想到什么,叶辛转头,看向典韦道:“派人去跟着那金宁,看看她到底想干什么!”

  叶辛眼中精芒闪烁,他可不信,女娲让其前来,只是为了给孔宣送丹药。

  绝对还有其他的目的!
  虽然不清楚具体是为了何事,但小心点总是没错的!
  至于这丹药,不要白不要!
  叶辛可不会领情。

  …

  “就是她吗?”

  朝歌城内,人潮汹涌。

  南城主道上,吕布眉头微蹙,透过人流,看着前方在街上闲逛的一个曼妙身影,皱眉问道。

  在他旁边有一个金甲侍卫,闻言拱手道:“是的,吕将军,典韦将军保护陛下,不便离开,所以特意请你来跟着她,注意她的动静!”

  吕布点点头,眼中光芒闪动,点点头,道:“好,本将知道了,你回去吧!”

  “是,属下告退!”

  那侍卫说完,便是转身离去了。

  街道上,吕布看着前方那个似乎在一个卖手制木雕的小摊前观看的红裙女子,眼眸微眯了眯,“娲皇宫侍女,凤族族长?有意思……”

  话音落下,吕布悄然跟了上去。

  …

  “这就是人间的东西吗?好像,还蛮有意思呢……”

  金宁手里拿着一个小鼓,轻轻一摇,叮叮咚咚,十分有趣。

  “你好,请问你这个能给我吗?”

  金宁看着那不时偷瞄自己的小摊老板,摇了摇小鼓问道。

  老板还沉浸在这百年难得一见的仙女容貌中无法自拔,听那仙女问自己,连忙点头:“当然可以!当然可以!”

  金宁微微一笑,然后在那小摊老板恍惚的目光中就要转身离去。

  老板回过神来,连忙道:“欸!姑娘,没给贝呢!”

  “贝?”

  金宁停下脚步,黛眉微蹙,“贝是什么?”

  老板愣了一下,道:“就是铜贝啊!”

  金宁迷惑的摇了摇头。

  老板再愣,“海贝呢?”

  金宁再次摇头。

  老板脸色顿时就是一变,一把夺过小鼓,冷哼道:“长那么好看,可惜是个傻子!没铜贝还看什么看!”

  金宁:“……”

  站在原地愣了愣,金宁摇了摇头,继续朝前面城门方向走去。

  后方人群里,见到这一幕,吕布嘴角轻轻一笑,道:“有意思……”

  “快!姜神仙又开始算卦了!”

  “什么?快!待会儿排不上了!”

  城门处,许多百姓脸色兴奋,纷纷朝着城门旁边的一个命馆拥挤而去。

  “姜神仙?”

  金宁眼中浮现一丝好奇,犹豫了一下,然后也跟着人群往那命馆走去。

  后方,吕布见状,眉头顿时皱了皱,“姜子牙?”

  …

  “算命嘞!算命嘞!算不准不要贝啊!”

  命馆门口,一麻衣妇人挥着手大声吆喝,看着络绎不绝地往命馆里挤的人群,眼睛都快笑得睁不开了。

  这妇人不是别人,正是姜子牙的老北鼻马氏。

  自从当初与姜子牙结婚,这姜子牙是干啥啥不行啊,可把她给愁坏了。

  直到开了这个命馆,前来算命的人越来越多,开始日进斗金,家里也开始富裕起来以后,她才高兴起来,恨不得姜子牙一日十二个时辰都在命馆坐堂。

  而她则是负责给姜子牙拉客,这小日子别提多自在了。

  “算命?卜卦吗?”

  金宁来到命馆门口,看着里面挤得密密麻麻的百姓,眼神好奇。

  她抬头看去,只见那门口竖立着一副对联,左边是“只言玄妙一团理”,右边是“不说寻常半句虚”,仅是这两句联,看起来确实有那么一丝仙气。

  “嗨!姑娘你也算命吗?”

  马氏看着在门口徘徊不走的金宁,顿时眼睛一亮,连忙招呼道。

  同时心中也在感慨,好美丽的女子!不过老娘年轻时,也只差你一点点……哼!

  金宁点点头,然后又有些迟疑,道:“要那个……铜贝吗?”

  马氏愣了一下,然后连忙道:“算不准不要贝,姑娘放心!”

  算不准不要钱!

  金宁犹豫了一下,然后点头道:“好吧!那就算一下!”

  “好嘞!”

  马氏顿时一喜,道:“来,姑娘我带你进去,看您呀长得漂亮,为了避免麻烦,我让我那当家的先给你算!”

  金宁好奇地走了进去,进入里面她才发现,里面空间竟是极大,而在里面的梁上,还贴有一副对联,曰:
  一张铁嘴,识破人间凶与吉;两只怪眼,善观世上败和兴。

  上席又一联云:袖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

  “袖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

  金宁轻声念了出来:“好大的口气……”

  “嗨!当家的,来你先给这位姑娘算一算!”

  这时马氏挤了进去,将人群散开,朝姜子牙喊道。

  “凭什么呀!先来后到懂不懂?”

  “就是!我们等了这么久了!”

  人群顿时有些不满。

  不过当回头看到金宁时,一个个眼睛都直了,乖乖,这是仙女下凡了吗?
  当下一个个不满的表情皆是消失了,连忙大度地笑道:

  “咳……这位姑娘既然想先算,那就让姑娘先算吧,在下可以等一等!”

  “对对对!我也等一等!”

  “哼!一群舔狗!”

  …

  被那么多人注视,金宁脸上却也不见任何羞怯之色,她平静地走了进去。

  只见在那案台前,一个身披白袍,年过甲子的老者,正在给一长相凶神恶煞的汉子算命。

  看起来倒是仙风道骨,也有些道行在身……

  金宁心底评价了一句。

  “来!当家的,先给这位算一算!”

  马氏走进去说道。

  刚坐到姜子牙对面的粗狂汉子不干了,他回头看了眼金宁,恶狠狠地道:“老子先来的懂不懂!别说姑娘,就是你娘来了也给我滚一边去!”

  “欸,你这人怎么说话呢?”

  人群顿时又不满了,但那汉子浑然不惧,“怎么?要干架啊?”

  “算了!算了!”

  姜子牙连忙摆手,然后看向金宁,眼中闪过一抹异色,道:“姑娘可否先在旁边等一等,待我与这位仁兄看完,再给姑娘卜一卦,如何?”

  金宁微微点头,“可以。”

  姜子牙笑了笑,然后转头看向那汉子,道:“仁兄尊姓大名?”

  汉子冷哼道:“你既然能卜会算,还不知道我叫何名?”

  姜子牙愣了愣,然后摇头一笑,淡淡道:“好一个惹不起啊!”

  “咦?”

  这次轮到汉子愣了一下,“有点东西啊!你怎的知道我大名叫惹不起?那你说说,我本名叫什么?”

  姜子牙淡淡道:“仁兄相貌凶恶,命里主杀伐,而若是我猜的不错的话,仁兄应该是以打柴为生,擅使斧头,刘表斧钺,所以仁兄姓刘;而仁兄的八卦命向在与天,坤为地,乾为天,所以仁兄姓刘名乾。不知我说的可对?”

  汉子面色惊奇,愣愣地点了点头,“想不到还真有点本事!”

  显然,这是算对了!

  围观人群啧啧称奇,就是金宁眼中,亦闪过一抹诧异之色。

  刘乾说道:“那这次就算你对了!你再给我算一卦吧!”

  姜子牙淡淡一笑,摆手道:“仁兄可取一卦!”

  刘乾顺势从旁边取了一个卦贴,递给姜子牙。

  姜子牙一看,便道:“此卦要你依我依才准。”

  刘乾:“必定依你。”

  姜子牙点头,“我写四句贴儿上,你只管去。”

  说着,提笔在卦上写下:一直往南走,柳荫一老叟。青蚨一百二十文,四个点心、两碗酒。

  刘乾一看,当下冷笑道:“你这卦不准,我卖柴二十余年,哪个与我点心酒吃?”

  姜子牙淡淡道:“你且去,只要依我的做,不准你来找我!”

  “好!要是不准,我回来砸了你的摊儿!”

  说罢,在围观众人好奇的目光中,刘乾起身,大步离去了。

  金宁看着那汉子,目光往南方看了一眼,旋即又看向姜子牙,眼光闪了一闪。

  姜子牙面色淡然,这才看向旁边的金宁,道:“姑娘且上前来。”

  金宁目光闪烁,依言上前座下。

  姜子牙笑道:“姑娘算什么?”

  金宁淡淡道:“你会什么?”

  姜子牙笑道:“但凡卜算、手相、面相,都会一些。”

  金宁道:“那就依你,你想算什么,就算什么吧!”

  姜子牙点点头,然后道:“那我给姑娘看看手相如何?”

  手相?

  金宁一怔,然后点点头,“可!”

  说罢,她将右手伸出,肤白如玉,看得众人双眼放光。

  倒是姜子牙老神自在,伸出两指,搭上金宁的手腕,目光则是聚集在金宁脸上。

  金宁平静地与他对视。

  渐渐的,姜子牙眉头皱起,目光也变得认真了许多。

  片刻后,他忽地脸色一变,然后一把抓住金宁的手腕,怒喝道:“大胆妖孽,竟敢在贫道面前班门弄斧,还不快快现出原型!”

  金宁一愣。

  围观众人:“……”

  门外吕布:“……”

  ……

  ……

   第三章,保底2。这几章字数都稍多,所以第3章保底还没码完,大概10点左右发。

    另外,写这种轻松日常一些的剧情,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因为我感觉老是打架装逼也不太好,所以中间穿插一些轻松搞笑的剧情过渡,不过也都是与主线支线有关的,接下来就有一个小高潮了。

    当然如果你们不喜欢这种剧情的话,以后我可以少写一些这种剧情,随便过渡直接进入高潮部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