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第579章 青春没有满分

第579章 青春没有满分

2022-09-10 作者: 苍山月
  第579章 青春没有满分
  李憨憨怀念那个像孩子王一样的齐磊,因为那离她很近,仿佛就在昨天,仿佛就在身边。

  可是,此时此刻的齐磊让李憨憨感到惶恐,因为那离她很远,远到几乎无法触及。

  而此时此刻的齐磊显然没有意识到李憨憨的感伤,依旧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

  是的,无论是谁,在迎接战果的那一刻,都或多或少地展现出一些旁若无人的狂傲,享受那份自得。

  况且,战果还远不止阿斯麦一个,还有不比阿斯麦小的收获,那是外人看不到,也无法想到的。

  那就是——中芯国际!!

  齐磊让沃伦传话,希望台积电放弃对中芯国际的专利诉讼,以保障台积电可以继续留在EUVLLC。

  这一附加条件看似无关疼痒,貌似只是顺手帮助了一家中国企业罢了,和齐磊似乎也没有什么利益纠葛。

  可实际上,意义非常重大。

  ……

  怎么说呢?

  在后世,很多了解一些中芯国际发展史的人都认为,这家芯片制造企业好像不太争气,折腾了二十年也没折腾出什么浪花。让人失望。

  可实际上,无论是中芯国际这家公司,还是它的创始人张如京,在技术和学术人脉上的深度,都是可圈可点的。

  虽然造成中芯国际不争气的原因有公司自身的问题,以及一些晦涩的因素,但说实话,这些因素并不是关键。

  只能说,这家公司命运多舛,有点生不逢时。

  简单来说,张如京个人的成长路线其实和张衷谋差不多,张衷谋是先在宝岛其它的芯片制造企业闯出名声之后出来单干,创立了台积电。

  而张如京的起点则是米国的半导体巨头德州仪器,后来跟随张衷谋撑起了台积电的根基。在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之后,也出来创业。

  那时正值世纪之交,内地也开始发展半导体产业,张如京创业思路与内地芯片发展战略不谋而合,在多方的促成之下,就有了中芯国际。

  早期的中芯国际发展还是很不错的,工厂建设、工艺整合,两三年的时间从无到有。

  当世界芯片制造水平刚刚迈进进193纳米,并有迟滞趋向的时候,中芯国际的300纳米制程工艺已经趋于成熟了。

  虽然还是处于落后地位,但是就一家初创企业来说,已经是非常不错了,足见张如京个人的能力。

  这么说可能概念还是有点模糊,300纳米和193纳米看上去差的有点多,可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儿。

  芯片制程每一代的推进,大约保持着三分之一左右的差距。

  就比如说,比300纳米芯片更先进的下一代产品就是193纳米,再下一代就是130纳米,然后90纳米、65纳米,以此类推。

  所以,300纳米和193纳米在这个年代,就相当去后代最尖端的7纳米芯片和5纳米芯片的差距。

  而大家都盯着,并且削尖脑袋在研发的浸润式光刻技术,则是把芯片制程再向前推进一步的关键。也就是下一代的130纳米,大概想当于后世炒的火热的2纳米芯片。

  中芯国际在当下,虽然还落后于世界顶尖水平,可也只有一代的代差。

  而且,从300纳米到193纳米的技术突破,也远没有后世14纳米、10纳米、7纳米那么难。

  再加上,张如京本人在行业内的经验非常丰富,曾经任职于德州仪器、台积电等等一线大厂,主持建造了近二十座晶圆工厂。

  同时,他的老师,同学,朋友在全球的半导体学术、产业界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所以,中芯国际的潜力非常大。

  在当时的大环境来看,中芯国际是最有希望引领中国芯片制造业,并且与世界先进制造水平保持同步的企业。

  坏就坏在张如京太出名,对竞争对手构成了威胁。而且他带到国内的技术、建厂经验确实有想当一部分来自台积电,被人家抓住了小辫子,专利官司就没断过。

  再加上,你还是一家中国企业,技术封锁,设备禁运是常态。

  于是,中芯国际始终没发展起来。

  总之,中芯国际的症结,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和台积电的专利官司。

  之前,齐磊打算在芯片制造这个领域布局,提前做准备,就曾经考虑过国内的芯片制造厂家。

  那时候齐磊都想过,中芯国际麻烦缠身指望不上,BYD又还没开始进入芯片制造,所以只能他自己想办法,硬着头皮要自己干。

  没办法啊,从最开始的底层指令集到设计,从原材料到制造,本来齐磊走的就是一条绝户路,根本就没有相信西方供应链的选项。

  且在国内半导体产业不完善、很落后的情况下,他也没有任何一个帮手可以依靠。

  所以只能靠自己,尽量把握关键节点,也只有这样,真出现后世全面封锁的局面,才能不被人卡死。

  现在好了,老天爷把浸润式兴刻技术的秘密送到了齐磊嘴边,一个局做下来,得到阿斯麦的同时,正好可以借机帮中芯国际解困。

  对齐磊来说,这是帮了自家人,也帮了自己的好事儿。

  起码,中芯国际值得期待一下。

  起码,三石可以不在制造上投入人力财力,或者说少投入,慢投入。

  他很缺钱,能少花就少花,能不花就不花。

  在半导体这个庞大的工业系统之中,三石不可能所有环节都要亲力亲为。

  即便他是一个重生者,也显得势单力薄。

  再说一句略显悲壮的话:齐磊真的太需要帮手了。

  不是现在的鲍尔森、阿斯麦这些,包括ARM,其实都是靠利益捆绑在一起的,是谋略的结果。

  这种合作很累,也不稳固。毕竟都是国外的企业合伙人,谁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情况?
  真正的出自一个国度、一个理想、一个利益共同体的盟友,一个没有。

  当下的HW也只能算半个,任老也是刚刚开始向芯片产业布局。

  除此之外,齐磊再无强援。

  如果中芯国际能起来,对齐磊来说,也能松口气,起码能帮他分散一下火力。

  不然照这么下去,所有的聚焦都在齐磊身上,他在米国玩的再脏,再花里呼哨,也早晚要出事儿。

  目标太大了。

  况且,除了这方面的考量,还有别的相关利益的因素,也驱使齐磊帮一把。

  贼不走空嘛!
  齐磊托着下巴琢磨,“帮你这么大一个忙,不得给点好处费啊?”

  “什么?”李玟玟以为他在对自己说话。

  而齐磊完全沉浸在思考之中,把李憨憨当倾诉机器了。

  “我是说,要是能在中芯国际入一股就最好了。咱也不要当大股东,保证三石的利益就行。”

  齐磊想的是,自己要是能入一股,一来,踏实;二来,也许他的介入,再加上老秦的关照,可以解决一点中芯国际内部的麻烦。

  “况且!”齐磊继续道:“咱有拜伦奥古斯特,有魔都实验室啊!”

  “再加上晶圆加工技术也在推荐,我拿晶圆入一股,不过分吧?”

  李憨憨,“……”听天书似的。

  齐磊可不管那些,依旧癔症,“不行不行不行!”马上又把自己的想法否定了,“不能拿晶圆入股,大尺寸晶圆是非常有国际市场的。”

  “要是归了中芯国际,那就很难卖给别的芯片制造商了啊!”

  “真出事儿,我卡谁脖子去?我得独立出来,拿晶圆赚钱!”

  “就魔都实验室现有的制造技术储备,应该就够入股中芯国际了。”

  原本拜伦是要自己往芯片加工方向走的,齐磊钱都投进去了,确实有一些技术储备。

  李憨憨,“……”

  有点恼火,本来就对齐磊现在的样子有点陌生,感觉齐石头已经无药可救了。

  “哥,你别这样,我都不认识伱了。”

  齐磊回魂,“你说什么?”

  李憨憨失落,“没什么……”

  ……

  对于李玟玟来说,她只是一个大学还没毕业的小姑娘,不像徐小倩,唐小奕、吴小贱、杨晓他们那样,有机会陪着齐磊从零开始,见证他的每一个脚印,也看惯了商场的算计与权衡。

  不过,你就算给李玟玟这样的机会,让她陪着齐磊成长,她也不是那块料,她就是个一根筋的大傻妞。

  她的世界明媚又温暖,欢乐又伤感。

  她眼里的世界就是充满阳光的明亮天地,以为“社会”、“人生”这些字眼背后的成人世界,就是不用担心学分,不用恼火四六级考试,还能赚钱实现财富自由的美丽人生。

  她根本就不懂“长大的代价”“成年人的烦恼”。

  也直到这一刻,李憨憨才发现,齐磊明亮眼神下的世界是多么的晦涩难懂,那个她认为明亮温暖的世界是多么的荒诞残酷。

  这让李憨憨突然有些胆怯,不知如何面对那样纷乱的世界,复杂的未来。

  同时,也心疼齐磊的奔忙。

  是的,在别人眼中,齐磊是成功的,光芒万丈。可是在李憨憨眼中,那些都不重要,都不是她焦点。

  她只看到齐磊眼底的疲惫,还有机关算尽时的萎靡。

  “石头!”李憨憨支着下巴突然开口,“你教我做饭呗!”

  齐磊眯眼,“发什么疯?”

  李憨憨尴尬地笑了笑,“嘿嘿,我就是想做饭!不能老是你做呀?我也不能当废物。”

  做振奋状,“从今天开始,老娘负责养你,就这么愉快地决定啦!!”

  齐磊一怔,李憨憨虽然有意在隐藏情绪,可是在齐磊眼里,依旧和透明的没区别。

  他看得出来,李憨憨是想帮他分担一点家务,让他不至于那么累,兼顾工作,还要兼顾喂孩子。

  不知道为什么,有种矫情的情绪突然涌上心头。

  不是因为李憨憨的突兀关怀让齐磊想移情别恋,可能性不大。而是,他借李憨憨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曾几何时,他认为自己的青春就要像李憨憨一样。没心没肺地面向阳光傻笑,没心没肺地虚度光阴。

  在那个小院子的葡萄架下,齐磊躺在床上,脸上映着斑驳阳光。

  他其实已经做好了规划,那个不让青春留下遗憾的规划。

  和唐奕、吴宁一起闯祸…

  考一次第一…

  和一个或者几个女孩谈一场恋爱…

  听一场演唱会,等等。

  只可惜,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仿佛时光在欲望里偏移,渐渐成就了今天的样子,一个他自己都从来没敢想过的样子。

  不是不好,相反,齐磊觉得刚刚好。

  此时的他就像游戏世界里的建模师,极尽想象地把世界搭建成他热爱的样子。

  那是有别于同龄人飞扬青春的另一种飞扬,是生而为人最动人的一种活法。

  况且,他已经拼尽全力地维持着一个成功者和少年之前的平衡,并且做的还不错。

  但好像…依旧留了遗憾,他躺在床上许下的那些言之凿凿,也似乎早已被淡忘。

  起码在李憨憨眼里,他是个可怜的家伙,脱离了傻子圈的大傻蛋。

  这一刻,齐磊突然明白了,青春的考卷永远只有及格而没有满分,毫无遗憾的青春是不存在的。

  无论我们多么用力,也只能写下蛋疼而又无悔的答案。

  嗯,青春,原来是这个样子的!
  有些无奈,朝李憨憨呲牙一笑,“你说的哈,你做饭!”

  李憨憨也呲牙,“姐天赋可高了呢,肯定把你喂得白白胖胖的!”

  此言一出,齐磊突然来了一句,“你多久没照镜子了?”

  李憨憨不明所以,“早上还照了啊!咋了?”

  齐磊面容扭曲,“就没…就没发现点什么不一样?”

  李憨憨更懵,“哪?到底咋了?”

  齐磊,“我觉得,卫生间的镜子都快装不下你了。”

  “!!!!”

  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的冲向卫生间,随之传来一声尖叫,“啊!!齐磊!你为什么不提醒我!?”

  “吃太多了!”

  好吧,被养的白白胖胖的是李憨憨自己,现在又粗又壮,脸都圆了,起码胖了十几斤。

  ……

  ——————

  李憨憨想要学做饭的意愿,终究没能实现。

  不是胖了一大圈的现状让憨憨姐开来远离干饭,她要是有这个觉悟,那就不是李憨憨了。

  因为仅仅过了三天,东岭建筑小区终于在封闭两个月之后,解封了。

  当得到通知,明天上午九点,小区全面解除隔离的消息,齐磊和李憨憨不约而同地沉默了一小会儿。

  就这么结束了吗?
  随后又同时看向对方,露出一丝笑意。

  齐磊:“终于解放了。”

  李憨憨用力的点头,表情夸张,“老娘终于自由了!”

  言罢,又猛的在沙发上欢呼跳跃,又歇斯底里的冲回房间,“我去收拾东西,准、备、出、狱!”

  砰的一声,砸上房门,却是靠着紧闭的房门呆愣,喃喃自语:“结束了。”

  齐磊隔着门,“晚饭我来做?庆祝一下。”

  门内沉默,就在齐磊转身准备进厨房的时候,李憨憨的声音传出来,“不!我做!!”

  “我做的可好了!”

  ……

  。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