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第578章 无耻之徒VS无耻之徒

第578章 无耻之徒VS无耻之徒

2022-09-10 作者: 苍山月
  第578章 无耻之徒VS无耻之徒

  鲍尔森必须这么做。

  就他和齐磊来说,与其说成是华尔街联盟挖角EUVLLC,把硅谷赶出去。倒不如说,是鲍尔森和齐磊在合力瓜分光刻机产业。

  现在的结果,对两个人来说是最好的。鲍尔得到尼康,佳能又因为受到鲍尔森的恩惠,且日本的尴尬境地与鲍尔森产生暧昧。

  至于阿斯麦,原本鲍尔森是想把贪婪进行到底的。

  可是,齐磊那个电话里莫名其妙的一怒,鲍尔森就已经明白了,他这个“伙伴”不是轻易能打发的,他在要属于他的那一份儿。

  而当老鲍真正入主EUVLLC之后,阿斯麦开始玩心眼儿,想抱大腿的时候,再加上罗西高调的在欧洲不断走穴,鲍尔森又悟了。

  原来,这就是齐磊想要的东西。

  于是,鲍尔森想都没想,就把这份大礼送了出去。

  不仅仅是不花钱的白送人情的问题。

  假如我们站在鲍尔森的角度,如果留下不行,那是让阿斯麦回到欧洲成为威胁,还是顺水推舟交给齐磊这个伙伴儿呢?
  这笔账,老鲍算的很明白。

  这也是他为什么公开表示,哪家欧洲企业敢和阿斯麦合作,他就搞谁的原因。

  你看我这个伙伴儿够体贴吗?现在欧洲和阿斯麦都没有选择了,就只能和中国人合作。

  总之,这笔堪称肮脏的交易,在齐磊和鲍尔森的默契之下完成了。

  也别觉得不公平或者委屈,这个世界哪有公平?只要你有实力,你就可以操控这个世界。

  事儿办完之后,鲍尔森还贱兮兮地给齐磊打了个电话。

  语气卑微,“齐,我送伱份大礼,阿斯麦那家破公司放回欧洲终究是不放心啊!所以,我甩给你了哈!”

  齐磊一听,笑的比鲍尔森还贱,比鲍尔森还卑微。

  “啥!?我说鲍大爷啊!.Uncle,鲍尔森!你这就把我当外人了是不是?”

  “咱俩这关系,你玩什么乱七八遭的呢?不要!真不要!!”

  “有尼康咱们就稳了,还要阿斯麦那个拖油瓶子干什么?不要不要!”

  鲍尔森,“拿着!我是真不想留它在EUVLLC,看着就别扭,你得帮我消化了它!”

  齐磊,“这…不太合适吧?”

  鲍尔林,“我说合适,就这么定了!”

  又加了一句,“还有一个事儿,现在EUVLLC是咱们的了,咱们自己人说了算了。”

  “丑话说在前头,你可得捧我的场哈,赶紧让三石加入进来!到时候,咱们这合作不就更紧密了?”

  “你可别再和我客气了,以前想进去进不去,现在不就一句话的事儿!?”

  齐磊一听,沉默片刻,艰涩地摇了摇头,艰涩地回绝:“不行!这样一来,我更不能给你添麻烦了。”

  “三石还是不加入了,要避嫌的嘛!”

  鲍尔森一听就不乐意了,“你这是干什么?中国话怎么讲?见外了不是?不行!听我的,三石得加入进来!”

  齐磊则眼珠子一立,义正辞严,“好了!这件事不提了,三石是绝对不会加入EUVLLC的!”

  那边鲍尔森明显很遗憾,“真不加入?”

  齐磊也很真诚,“真不加入了,谢谢你的好意!”

  “况且,加入不加入有什么区别吗?”话锋一转:“你那边研究出来的技术,还能给我设门坎儿是怎么着?”

  鲍尔森眼皮跳了跳,咬牙切齿:“应该不能吧!?”

  “当然了,我是不想给三石设门坎儿的,不然咱们拿下EUVLLC还有什么意义呢?”

  “齐,我们是最亲密的战略合作伙伴!”

  齐磊一听,连连点头,对这个回答似乎很满意。

  “这是最好的结果了!那我就…我就看看阿斯麦是怎么回事儿,有没有搞头。”

  “我说鲍大爷,我最烦的就是收拾这种烂摊子,劳心又劳神,还得拉人入伙帮它挣钱。呸!”

  鲍尔森:“……”

  终于,呲牙一笑,“对于你来说,这不是问题!什么公司到你手里,都能赚钱,到时可别忘了我哦!”

  齐磊登时大包大揽,“那不能!有我的地方必须有你!”

  鲍尔森,“哦,齐,你就是天使!”

  通话就在亲切而友好的氛围中结束了。

  听的李憨憨一愣一愣的,无耻之徒和无耻之徒就是这么聊天的吗?再说齐磊怎么属狗脸的?前几天他可不是这样的哈,把鲍尔森祖宗十八代差点都翻出来。

  然而实际上,李憨憨还是没听出来两人到底说了什么。

  表面上看是谦让,可实际翻译过来。

  鲍尔森,“我把阿斯麦给你了,两不相欠。”

  齐磊,“行吧,这事儿算过去了。”

  鲍尔森,“那EUVLLC你就别惦记了,太敏感,不能让三石加入。”

  齐磊,“不加入可以,但是EUVLLC要是研究出新技术,你不会对我搞封锁吧?”

  鲍尔森,“好说,但我也保证不了!不过能承诺你的,是不会影响我们在智能机上的合作。”

  齐磊,“你要这么说的话,我就得用阿斯麦再拉起来一个极紫光班底了,以防万一啊!你不会反对吧?”

  鲍尔森,“有我一份吗?”

  齐磊,“有。”

  鲍尔森,“那一切好说。”

  ……

  ————————

  很多人可能会有疑问,不管怎么说,鲍尔森是不是把阿斯麦送的太随意了?

  他应该考虑米国的利益,应该考虑战略上中国企业的潜在威胁。

  包括齐磊,鲍尔森太清楚齐磊的居心叵测了,他就一点也不防着吗?
  怎么说呢?

  这不是随意不随意的问题,而是外人看待这件事的思维误区,或者叫惯性。

  在心理学上,还有一个专业的名词来总结这种现象,名叫——知识的诅咒。

  它最浅层的理解就是:当知识被我们摄取之后,我们天然的就认为,别人也应该理解和掌握这个知识点。甚至无法想象对方不了解这个知识点的样子。

  如果对方真不了解,那么我们对对方做出判断时,就容易产生蔑视、否定、嘲笑,乃至分歧。

  最常见的行为就是:“这你都不知道?”“这是常识!”等等。

  事实上,我们日常关系中,大部份的矛盾和争论都来自【知识的诅咒】。

  比如说,职场关系,你认为你的老板是混蛋,根本不了解员工的难处,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的漏洞和缺点,像个蠢货。

  比如说,夫妻之间,相互很难理解一些迷之操作,简直就是无理取闹。

  比如说,大人永远不理解孩子的烦恼,而孩子也不知道大人的苦衷。

  再比如说,面对一些热点的社会事件,一个懂法的人无法理解网络上那些不懂的人为什么愤怒。

  这些都是【知识的诅咒】。

  根源其实就在“你是你”,“我是我”。你的世界和我的世界很可能不一样,矛盾分歧也就由此而生了。

  一个想法简单的人,无法认同想法复杂的人的世界。

  而一个想法复杂的人,也往往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以此来践行自己的知识认知。

  研究表明,人到了一定的时期,即便看再多书,摄取再多知识,他的知识总量也不会再增长。因为他的所有知识摄取,都变成了对原有知识的佐证和践行。

  他在完善早已定下的价值取向和世界观,而不是在摄取新的观点和视野。

  也就是说,多读书多摄取知识在一个特定的时间段,不但不会让人们的知识认知更宽,反而更加聚焦,更加狭隘。

  罗翔老师说过的那句著名的“一个知识越匮乏的人,看待事务越绝对。”其基础逻辑就来源于这个心理学理论。

  简单的认知,或者处于最活跃状态的思维定式,让我们很难去理解认知以外的逻辑可能,甚至是世界的性状。

  可不是讽刺谁哈!因为没有人能逃避知识的诅咒,每一个人都是受害者。

  只是恰巧在某一个知识点,某一件事的认知上,确实存在远近之分罢了。

  说回正题。

  为什么说鲍尔森的行为不是他应不应该这样做的问题呢?而是外人看待这件事的思维误区呢?
  因为,我们可以说鲍尔森是个自私的利己主义者,但不能否定自私的利己主义者存在。

  我们可以用我们自己的世界观去构架这个社会,但是我们不能用我们的世界观让别人也这样构架世界。

  那只是我们认为的行为逻辑罢了,可能是普世的,可能是大多数答案。

  但是,往往在更多时间,人是形形色色的,世界也是形形色色的。

  我们站在上帝视角,认为让齐磊拿到阿斯麦,会威胁到米国利益,会带来隐患。而与生俱来的国家观念,又认为全世界都应该是这个样子。

  可实际上……

  可实际上,且不说鲍尔森能不能看到我们看到的。就算他看到了,在他的天秤上,米国利益和所谓的家国观念,也许并不是多么重要的参考项。

  这就好比,我们大多数人热爱祖国,我们对一些伤害中国的行为恨之入骨。

  可实际上,总有那么一部分人,爱国根本就不在他们的道德框架之内。

  在我们这样一个相对来说,对国家认同感这强,文化概念这么重视,对政府拥护度这么高的国度,依旧有那么一部分人出于某种原因做出损害国家利益的事,更何况是一个西方的上位者?
  在鲍尔森眼里,米国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可以因为他个人的意愿而改变的米国。他拥有这样的能力和财富。

  那米国的利益?还重要吗?
  重要!但是米国的利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他个人的利益。

  虽然我们也说国家利益就是个人利益,紧密相连。可鲍尔森的情况和我们完全不同,他的从属关系是反的。

  再说的狂妄一点,米国的反中情绪是谁定义的?不是人民,而是利益!

  真的因为反中而伤害了鲍尔森这种人的利益,他甚至可以不反中,可以让米国不反中。

  当然,没有说的这么简单,涉及太多利益纠葛,也不是鲍尔森一个人说了算。

  可是,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

  事实上,我们当中某些人的思维逻辑、价值取向和鲍尔森是没有区别的,不信你好好想想?
  ……

  _____
  总之,光刻机的事儿,基本告一段落了。

  虽然齐磊还没有把阿斯麦握在手中,可也不太可能产生什么意外了。

  阿斯麦没有退路,米国人不要它,欧洲人不敢要了。

  或者说,原本欧洲人还在犹豫,是和米国人硬碰硬,还是怀柔应对,现在也不用犹豫了。

  只剩一个选项,那就是:当中国人提出收购阿斯麦的时候,顺水推舟把阿斯麦推给中国人。

  而且不是简单的推,要做足人情,和中国人搞好关系,以便未来应对来自米国人的压力。

  直到此时,齐磊才算长长了松了一口气,有点显摆地给老秦打了个电话。

  这段时间,老秦一直在盯着时装那件事儿,开始还三天两头的打电话,甚至亲自过来和齐磊隔着警戒线讨论问题。

  最近一个月,好像也没什么工夫搭理齐磊了,把阿斯麦收入囊中的事儿,老秦还不知道。

  电话里,齐磊故意轻描淡写地把这事儿一说。

  本以为他老北叔又要来个“震惊体”,还不得下巴脱臼的夸他脏?又算计了一波儿?

  那可是阿斯麦啊!有战略意义的呢!
  却没想到,“知道了!回头我派人给你收回来,你别出面了,不太合适。”

  “好了,正忙着呢,挂了!”

  齐磊,“????”

  完了?

  表扬我一句啊?

  嚓,什么情况?
  放下电话,齐磊还有点小失落。

  愣了半天,蹦出一句,“这老农民有点反常呢?”

  回魂,刚要伸个懒腰,就见李憨憨支着下巴一脸迷妹的看着他.
  吓齐磊一跳,“你瞅啥?”

  李憨憨一瞪眼,“瞅你咋地?”

  随之又不可接受,不可原谅,不可理解地来了一句,“石头,原来你是这样的人!?”

  齐磊,“????”

  特么什么跟什么啊?

  “我啥样的人?”

  李憨憨耸了耸肩,“说不太好!就是,就是和我认识的齐磊不太一样,一时接受不了。”

  将近两个月的时间,让李憨憨见识了齐磊狡诈一面,无所不用其极的那一面。

  可以说是完完全全的阴谋家、坏人,这是李憨憨从未了解的一面。

  这让她有些怀念,怀念那个蹲在马路牙子上吹大牛的齐磊。

  ……

  。

  说句题外话。

  看到有书友认为中国的半导体产业要是像书里一样就好了,持悲观态度。认为文里是爽文,现实是悲剧。

  其实大可不必,现实中的半导体产业也许比书里更像爽文。虽然有波折,但结局其实已经注定了,比小说还要爽。

  但是,由于404的原因,老苍是没法写的,不得不从浅显和符合故事逻辑的角度去往白了写,往浅了写。

  那是涉及稀土工业、政治、贸易平衡等等因素的一个极为复杂的系统,是国内国外各种综合环境的妥协和应对。

  也许我们看到的表象,只是管中窥豹。

  感谢【樊大爷】成为本书的第163位盟主!
  谢谢支持。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