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错了

2021-09-23 作者: 苍山月
  第259章 错了
  老秦这个人吧,挺怪的,又黑又土,朴实无趣。

  可其实骨子里却是个文化人,总会说些发人深思的浪漫句子。有点酸,却也无比温暖。

  性格上也是复杂的很,有时理性的可怕,有时又不讲道理的感性。

  不苟言笑的同时,还时不时也能做出一些让人惊讶的举动。

  “那就快点成长吧,未来是你们的!”

  这话让齐磊一怔,心中升起别样的情绪。

  是啊!未来是我们的!!这是老秦的祝福与期许。

  可是,齐磊怎么在话语间,听出一股责任的味道。

  未来是我们的!!可是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齐磊知道,未来,航母建造、五代战机,还有神舟飞天等等,80后的年轻人走到了时代的最前沿。

  当然,未来的未来,又是90后、00后的舞台。

  不是说80后有多特别,而是身为80后,在属于齐磊这代人的舞台上,和那些堪称脊梁的年轻人相比,齐磊这个奸商又能做点什么呢?

  也不是说齐磊什么也没做,事实上,他做了!

  他支持南老开发系统,创建东街17号的初衷,其实都有点情怀大义高于利益的味道。

  今天之前,齐磊觉得挺骄傲的,起码对得起老爷子的教导,对得起良心。

  可是今天的事儿一出,老秦的一句“未来是你们的”,他突然意识到,还远远不够!

  如果是一个普通人,也许够了,只要能做好一件事就够了。

  可是,对于一个重生者,是不是应该增加一点责任感
  只做这些就够了吗?只图一生富贵就无愧余生了吗?

  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齐磊要好好想一想。

  闷头嚼了一大口牛排,还别说,刚刚怎么没吃出来?挺香的啊!
  “我们尽力!”

  老秦听闻,点头笑了笑,也低头开始吃东西。

  期间,齐磊突然发问,“需要我做什么吗?”

  老秦抬头,“你?你能做什么啊?管好你自己的事儿就行了,剩下的我们来处理。”

  齐磊,“.”

  这话听着不舒服呢?

  不过,却是事实,别看他现在挺牛叉的,三石公司顺风顺水,都做成龙江省高科技企业的标杆儿了。

  可是,在国与国的那个层面,他就是个屁,挥一挥手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甚至都不用国与国,几个亿的规模可能到了京城就不够看了。

  老秦见他皱眉似乎在想着什么,淡笑道:“这是好事儿,别愁眉苦脸的。”

  “我没愁眉苦脸”齐磊呲牙,“我就在想,多少帮点忙啊!”

  大剌剌的应着,心里却暗道:现在不够看,不代表以后不够看!
  路还长,他有点渐渐渴望强大了。

  “对了,你找我要问什么事?”

  刚刚老秦说他过来有两件事,一件是让齐磊安心,另一件是请教一个问题。

  请教,齐磊是不敢当的。

  对此,老秦想了想,“就你这段时间和那三家公司打架这个事儿,感觉你抓的挺准的。”

  “我们想问问,你的基本逻辑是啥?你怎么那么肯定,他们骂三石是买办公司的时候,支持你的人会越来越多?”

  “还有,你认为随着网络的普及,信息时代的媒体、公关和传统媒体时代,会不会有所不同?”

  齐磊:“.”

  老秦问到点子上了,问的齐磊眉头更紧。

  沉吟良久,“这个问题.如果是具体的事件,我可以很详细的回答你。”

  老秦干脆拿出一个录音笔,打开,“嗯,然后呢?”

  齐磊笑了,“不用录音,我的意思是说,具体事件好说,可是显然你问的已经是理论层面的东西,我是没法系统的回答你的。”

  “理论?”老秦一滞。

  随后齐磊也是一滞,因为他发现,无意间他也发现了问题的本质。

  他意识到了什么。

  “对!理论!!”齐磊兴奋道,“老北,我认为,你说的这些问题完全可以创建一个学科了。”

  老秦:“.”

  “对!”齐磊眸子突然亮了起来,“就是一个学科!”

  “别惊讶!老北,你想象一下,如果未来的网络普及到了近乎100%的程度,如果过不了几年每个人随时随地就可以上网!”

  “那么,那时的世界和当下,会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老秦干脆放下刀叉,把录音笔向前递了递,显然很感兴趣,“说下去!”

  齐磊也放下吃了一半的牛排,“你想像一下,信息爆炸,每个人都是信息的传播者和制造者,甚至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大众名人。”

  “每一个事件,都可以用极低的成本成为热门事件。”

  “打个比方,如果一方ZF工作人员在处理公共事件的时候方法不当,恰巧被人录了视频传播到网上,会是什么效果?”

  “假如有心的人,断章取义呢?”

  “再比如,如果每一个人都是信息的传播者,那我们的文化,我们的处事哲学,与西方文化交织在一起,又会产生怎样的后果呢?”

  “再比如,西方一直在向我们灌输自由主义的思维,这种灌输在传统媒体统治时代,只需要稍加封锁它就很难进来。可是,信息时代,你防得住吗?如果传播我们的文化,变向抵御外来文化?”

  “再再比如,现在国外势力,只能雇佣名人从事一些敏感宣传和活动。可是信息时代,任何一个普通网民都可能成为他们利用的对象。”

  老秦:“.”

  老秦有点懵,他只是想请教,新时期的舆论引导会有什么不同而已,怎么齐磊叨叨出这么多东西?

  “学科?”老秦傻了,“你小子不会吃着饭,凭空给我弄出一个学科来吧?”

  呵呵,不是凭空,而是后世真的有这门学科,只可惜,齐磊讲的不透彻。

  没办法,齐磊也只能简单的从表面分析一下社会心理和新闻导向的问题。

  他知道怎么操作能摸准大众心理,但是,如果转化成理论的层面,就有点费劲了。

  毕竟,后世的他考的那个硕士点很一般,学点传统的常规的新闻学理论还行,但是走在学术前沿,甚至进行交叉学科的研究,那就别想了。

  而且,齐磊读完硕士也才08年。那个时候,数字媒体时代的理论和应用,包括技术美学的理论,也是刚刚起步,想学都没得学。

  而这门学科的奠基人.
  齐磊眼睛越来越亮,“这个事儿,我只能想出个皮毛,毕竟我还没学过。但是,我特么的想学,因为如果有这么一门学科,它的应用几乎是不可限量的。”

  “谁最先掌握了其中的真理和技巧,谁就能掌握下一个时代!”

  “这是一门集合了社会学、心理学、新闻学、网络信息技术于一身的综合性学科。”

  “我是远远不够的,而且我非常想学这个!”

  “所以.”

  老秦,“所以什么?”

  齐磊,“所以,如果你们想在信息时代,在新闻学方面走在国际的前沿,创建这门学科深入研究的话,我可以给你推荐一个人!”

  老秦,“谁啊?”

  齐磊,“北广的廖凡义教授!”

  老秦闻之皱眉,“这个人?有什么特别吗?”

  齐磊差点没叫出声儿,当然特别,他可是后世这门学科的奠基人。

  齐磊一门心思要奔北广,就是奔着他去的。

  “好吧!”老秦点了点头,“等我回京城,好好找这个人聊一聊。”

  齐磊一听,“还聊什么啊!”

  “老北,不开玩笑,这门学科真的非常重要!甚至十几二十年后,我们的一些ZF工作、公关行为,必然要围绕这门学科展开。”

  老秦无语,“有你说的那么邪乎吗?光是这个网络的100%普及,我看就得个二三十年。”

  齐磊瞪眼,“我和你打赌,最多十年!十年后再动手就晚了。”

  “你信我一回,别光聊聊,直接给廖教授拨款,让他搞研究,建立数字媒体研究院。”

  “算了!”齐磊干脆道,“你们只要给他过审批就行,我捐钱!”

  老秦笑了,还从来没见齐磊这么上赶着过,只道:“是得讨论一下的!不过,照你这么说的话,确实有必要提前做准备。”

  一听老秦松口了,齐磊挑眉一笑,“那什么.你找廖教授的时候,顺便和他提一嘴我。”

  老秦,“干嘛?”

  齐磊,“等我上北广,让他直接给我弄到他那去呗!要是能在研究院挂个名儿,那就更好了。”

  老秦:“!!!”

  特么的,你想什么呢?高中还没念完呢,你直接就把大学的事儿都安排好了?

  殊不知,齐磊那个心啊,可比老秦想的野多了。

  这是个未来必定大热而且重要的学科,要是能混个奠基人之一的名头.哪怕署名署在最后呢?

  啧啧,美啊!
  不得不说,齐磊心眼也是够多的,就在北广的那些什么学长、学姐们:

  像是伟大的学生会长张显龙啊!
  英明的宣传部部长同学啊!
  万人敬仰的北广女神周小晗啊!
  大一新偶像、流川枫现实版的王默啊!
  都还在咬牙切齿、赌誓发愿的等着两年之后,怎么收拾那个让他们颜面尽失、写论文写到想死、连北广大门都换了的小崽子时,齐磊同学已经走好了后门儿,给自己预定了廖凡义学术研究组的席位。

  至于廖凡义.
  人家正研究着国际政治和新闻学的交叉教学呢!万万没想到,因为东北那小子的一段话,就把他推进了完全陌生的领域,还创立什么新学科?

  这顿饭把齐磊撑够呛,确实点的有点多,最后也不出所料的打包了。

  饭后,齐磊擦着嘴,“你早说是给我送安心来的嘛,就不点这瓶酒了嘛!”

  酒就齐磊喝了一点,老秦没动说是开车。

  而且,拉图也就那么回事儿,对于齐磊这个完全不懂红酒的人来说,味道不咋的,还不如大绿棒子过瘾呢!

  “唉!”砸吧着嘴,长长一叹,“浪费了!”

  老秦白了他一眼,“要不怎么说你土鳖呢?”

  一扬下巴,“结账去吧!”

  “嘎!?”齐磊一滞,“我,我结账啊?不是你请吗?”

  老秦登时就乐了,“怎么?我给你送安心,你还不该请我吃顿饭?”

  齐磊翻着白眼儿,“嚓!!亏大了!”

  从钱包里拿出银行卡递给服务生,弱弱地问了一句,“能打折吗?”

  问的服务生都乐了,这小弟弟刚刚点菜的时候可没这么虚。

  不过也怪不着齐磊,一瓶酒就一万多啊!
  付完了账,齐磊又打电话让赵维过来接他,刚刚是情绪失控,无证驾驶,现在当然不敢了,而且还喝了酒。

  在马迭尔门前和老秦作别,约定过几天电话联系。

  老秦这几天还在哈市,而且也和三石公司有关,南老的系统研发测试版快出来了。

  等老秦走了,齐磊站在门口又等了一会儿。突然发现中央大街的街景又美了起来,不像之前那么厌恶了呢?

  直到赵维打车过来,离的老远,齐磊就把车钥匙甩了过去。

  两个人坐上车,赵维没急着发动,而是沉吟了良久,“到底咋的了啊?跟我们你还有啥不能说的。”

  齐磊则是无语的揉了肉脸,从头到尾都是自己摆了乌龙,有点惭愧。

  道,“回去一起说吧!”

  要不赵维问一遍,唐奕、吴宁他们还得问一遍,到了小马哥他们那边又要问一遍。

  赵维则是见他不肯说,立时也有了笑模样。说实话,齐磊是大伙儿的主心骨儿,他不稳当,大伙儿都发虚。

  发动汽车,朝三石总部开了过去。

  路上,赵维还不忘提醒,“你刚刚好像把丁哥、马哥他们得罪的不轻,都挺生气的哈!”

  “切!!”齐磊一撇嘴,反正他现在心情不错。

  俗话讲,前有照,后有靠!
  身后有靠山,特么呼吸都觉得更有劲儿!
  而且,这个靠山.叫祖国!
  对于赵维的提醒,齐磊有点飘:“气毛啊!?哪特么那么多小肚鸡肠的?我还气呢!”

  瞪着眼珠子,“别搭理他们,给他们矫情的!”

  赵维暗自咋舌,齐磊还是霸气哈!

  不过还是劝道:“都是朋友,说清楚就行了,别影响感情就不好了。”

  齐磊,“放心吧!信不信?等咱回去,就啥事儿没有了?没人在意的!”

  赵维,“反正你上点心,要是一会儿他们还有情绪,说点客气的,别梗着脖子说话。”

  “嘿!”齐磊无语,“我说维子啊,咱们哥几个里,好像就你最酸性,你还有脸说我了。”

  “哈!!”赵维都笑了,“好像.是这么回事儿。”

  别忘了,赵维一年多以前还是个混子呢!

  突然发问,“石头,我一直闹不明白,你为啥那个时候就找上我了?”

  齐磊咧嘴,“稀罕你。”

  赵维,“滚!”

  眼见快到了,再次提醒,“好好说话哈!他几个人.都是好人。”

  齐磊,“.”

  这话现在说也许有人信,二十年后.没一个不被骂的。

  嘴上则敷衍,“别管了,我治他们!”

  车子缓缓驶入三石总部。

  也是巧了,还没停车,就见主办公楼那前,丁雷、王振东他们前前后后的出来,阴着脸往大门口走。

  齐国栋、吴宁他们还在旁边追,看那架势,好像是要开车送,可是那几头梗着脖子不用。

  赵维一边停车,一边对齐磊担忧道:“你看看,还没缓过来呢!”

  齐磊还硬扛着呢,“三岁小孩儿啊?这点事儿还计较!?”

  赵维,“你那话确实挺伤人的。”

  却是齐磊碰的一声跳下车,甩上车门,“妈的!治不了你们了?看我的!”

  杀气腾腾的,几步冲上前去。

  丁雷他们也看到齐磊坐在车里回来了,现在又见他气势汹汹的冲上来,一个个眉头紧皱,站在那不说话。

  其实,不光是齐磊临走前的话伤人,大伙也觉得没意思。

  你说我们陪着你一个小屁孩儿折腾了快两个月,最后事儿办成了,卸磨杀驴了?

  挺没劲的!

  再说了,这十七八的小孩脾气就是酸性,说翻脸就翻脸的?
  况且
  好吧,赖着不走,其实也有私心,有自己的小九九。

  只不过,以为藏的挺好,结果被齐磊拆穿了?还开始赶人。

  这使得他们更挂不住脸。

  此时,唐海朝咬着牙,看齐磊那个架势过来,心说,过来也没好话!
  他是准备不惯着了,谁也不欠你的,骂呗?谁不会啊?

  可是,大伙儿没想到的是,齐磊杀气腾腾的冲上来,几步到了近前,然后.
  猛的双手合十,举到透顶,一个90度的大鞠躬,嗷一嗓子:“错了!”

  “.”

  “.”

  “.”

  三石公司一院子的人都懵了。

  “噗!!!”

  “哦去!”

  唐海朝、小马哥、连带赵维,都喷了。

  赵维不敢相信地看着齐磊,嚓!车上那气势哪去了?这么诚恳的吗?

  而唐海朝他们也是无语了,你真不愧是属狗的,是真特么狗哈!?变脸那叫一个快!

  “错了!”齐磊贼硬气,鞠着躬,摇着手,“错了,还不行吗!?”

  “滚!”唐海朝无语笑骂,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吗?

  片刻之后,齐国栋的办公室。

  一群人大眼瞪小眼儿地瞅着齐磊,光霸气认错是不够的啊,你得说明白一点,那酸脾气到底因为什么啊?

  而齐磊也没啥好隐瞒的了,“韩国那边把事闹大了。”

  “嗯?”

  众人一怔,动作一缓,全都看着齐磊,“怎么回事?”

  齐磊把前因后果和大伙儿详细的讲了一遍,但是暂时只说了一半儿,没说老北过来给他送安心的事儿。

  听的唐海朝他们眼珠子没瞪出来,这种事儿,真的就是听说过没见过,现在却是落在自己头上了。

  而齐磊猛一拍桌子。

  “让你们走是特么为你们好!”

  “折我一个,总比大家伙儿都受牵连要强得多。”

  “万一三石就这么没了,我还指望哥几个帮我东山再起呢!”

  “.”

  “.”

  “.”

  唐海朝有点感动到了,原来是这么个原因,“那你怎么不早说?”

  齐磊瞪着牛眼,理直气壮,“特么我早说!?我早说,就冲你们这个尿性劲儿,还肯走吗!?”

  “一个个的都特么的瞎仗义!拜托,展现一点商人的奸猾好不好?”

  “仗义啥啊?一块死啊?”

  嗨!!

  王振东一拍大腿,“你这话说的,你仗义,我们也不能不仗义啊!”

  “就是就是!”唐海朝圆场,“咱们处这么长时间了,早就成哥们兄弟的了。你有难我们走了?那算咋回事?那坚决不能走啊!”

  齐磊,“你看看,就你们这个揍性的,你说我还能和你们说吗?只能是硬着头皮的赶人啊!”

  “行行行行!”唐海朝安抚着,“我们错怪你了,行吧?”

  齐磊撇嘴,“这还差不多。”

  大伙儿也是无语,瞅把孩子气的。

  可是,小马哥转念一想,不对啊?
  “特么你把我们惹了,最后落我们一身不是?”

  再说了,小马哥突然汗就下来了,想哭。

  蹦出一句:“那你特么现在跟我们说啥啊?”

  不说,我们不就走了?
  不就心安理得,底气贼壮的走了?

  现在好了,你特么说出来了,咋办?走了吧.不仗义;不走吧.是真特么的吓人。

  正纠结着,就见齐磊要多贱有多贱地嘿嘿一笑,“现在说是因为又没事儿了。”

  “???”

  “????”

  众人疑惑看过来,怎么没事儿的?

  只见齐磊对唐奕、吴宁他们道:“老北来了。”

  小马哥他们不知道老北是谁,“谁啊?”

  齐磊,“特意来告诉咱们一声,该怎么着怎么着,别多想,也影响不到咱们。”

  “哦。”

  吴小贱等几个小伙伴儿登时翻着白眼,长出了一口气。

  唐小奕无语道:“嚓!吓我这一跳,还以为得回家啃老了呢!”

  杨晓也是无奈,“下回先说重点,你这样容易没朋友的,知道吗?”

  几个人都知道老北代表着什么,自然是放心。

  可是,小马哥他们啥也不知道呢,一个个更懵了。

  “老北谁啊?因为他来了就没事儿了?”

  这人啥来头?深不可测呗?
  吴小贱则故意吊胃口,“不该问别问。”

  众人,“.”

  唐小奕,“总之,啥事儿没有就行了!”

  小马哥那几个人更迷糊了,眯眼看着齐磊哥仨儿,“不会是什么上面的关系吧?”

  “呃”齐磊有些无措,准确地说,确实是上面的关系。

  而且是谁也逃不掉,躲不开,谁都可以用的关系。

  。

  今天就这么多了,状态不好。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