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本就逆水行舟,吾辈何惧风浪?

2021-09-23 作者: 苍山月
  第258章 ,本就逆水行舟,吾辈何惧风浪?
  刚刚码完一万字。

  还没校对错别字啥的,先发了,早看完早休息,错字多担待。

  ————正文————

  不光北美两家公司在暗中运作,默默盘算,其实雷爵的蒋明生也起了别样的心思。

  《传奇》,94万的平均在线,159万的峰值在线,这特么怎么和人家拼?

  更不要说它已经把4700多万装进口袋了!
  再加上舆论倒戈,全网都在挺《传奇》骂另外三家,蒋明生很清楚,癌症了,没救了,一点斗志都没有了。

  不过,蒋明生也不慌。

  毕竟
  毕竟大家都是中国人嘛!没什么化不开的仇怨,对不对?
  《万王之王》说到底也是华人第一款图形游戏,大家为了这份荣誉,也不应该太过计较嘛!

  就在大年初二的下午,也就是齐磊发表公开信,全网都对GP联盟,对三家公司骂声一片的时候。

  蒋明生在未告知另外两家公司的情况下,在官网单方面发表声明:“退出GP联盟,并对之前针对三石公司以及《传奇》的种种误解,发表致歉声明!”

  同时,蒋明生冒充雷爵总经理的身份,表达了个人意愿。

  “他本人是希望中国游戏产业越作越好,越作越大的,更是本着一颗热爱游戏的初心而艰难前行。所以才会在贡献出《万王之王》的同时误信了关于三石公司的谣言,并在爱之深恨之切的复杂心情下,展开了对三石公司的批评,对此深表遗憾。”

  “同时,他也愿意携手两岸同行,为中国游戏产业的发展做出贡献。”

  声明一发出来,自然有相当一部分网友不买账,对雷爵依旧骂声一片。

  可是,很多《万王之王》的铁杆粉丝其实不愿意见到两边大打出手,而且还是万王面临困境的情况下被人家骂,被人家揍。

  所以,也有不少玩家喊出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的口号,希望给《万王之王》一次机会,不要因为全网抵制而退出大陆市场。

  蒋明生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而且发声明只是第一步。他都没等到晚上开饭,就把电话打到三石公司去了。

  不打不行了,《万王之王》第一天的峰值在线是34万,平均在线也有十八万。

  本来,这个数据可以一直保持下去,甚至稳步增长。

  可是,三石那封公开信一发,万王的在线数据就蹭蹭的往下掉。

  下午他发声明的时候,已经掉到16万的平均在线,峰值数据也比昨天的同一时间少了15%。

  而到晚饭前,已经同比减少到20%了,平均数据也掉到了15万。

  照这么下去,就真崩了。

  给三石公司打电话,就一个目的:
  雷爵愿意加入东街17号,为中国游戏产业做出一点贡献。当然了,也可以支付专利使用费,换取服务器技术的使用权。

  好吧,光服软没用,光危机公关也没用,三石那个服务器技术,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知道有多牛。

  只这一项,谁也没法和他们争。

  还是那句话,“大家都是中国人,给个机会呗?”

  对此,三石公司没正面回复,只说要考虑一下。

  至于考虑什么,就不是蒋明生可以猜测的了。

  但是,问题来了,蒋明生可以服软,可以背叛GP联盟,甚至这货乐于服软。

  处理的好还能得到三石的服务器技术,何乐而不为呢?

  “生意嘛,不丢人!”

  可是,金永民却是傻眼了,姓蒋的可以不要脸,我怎么办?
  别忘了,事儿他挑起来的,也是他和三石公司结的仇,更是他第一个更新韩服的《红月》和《传奇》没带三石,还在采访中冷嘲热讽。

  说句时髦点的话,把路走窄了啊,人家三石公司还不一定接受!
  再说了,金永民也是个要脸面的人啊!让他去和齐国栋,去和那几个熊孩子服软?还不如杀了他。

  他宁可不要《红月》的中国区运营,也不会服这个软。

  而且,不光不服软,金永民还要和三石公司磕到底,我不好,谁也别想好!

  好吧,这事儿也就韩国人干得出来,自尊心极强,还总用不到正地方。

  总之,正是这样的扭曲心,使得金永民依旧顽抗,更是想方设法的挽回局面。

  然而不幸的是,央媒引用龙江省台的一则专题报道,金永民彻底绝望了。

  做为哈市乃至龙江省唯一的一家信息产业公司,三石公司从南老的系统团队进驻开始就一直倍受关注,也是省里重点扶持的科技企业。

  在全网闹的这么大,甚至已经辐射到了网络之下的现实,产生了极大的话题性。

  如今又是大获全胜的局面,龙江台怎么可能不抓住机会宣传一波呢?

  而且是全方位的重点宣传。

  就是大年初二的下午,蒋明生发致歉声明的同一时间,省台的记者就到了三石公司。

  齐国君亲自接待,参观了公司,拍摄了很多素材。

  期间,徐文良、唐成刚还出了个镜露了一下脸。

  最后,采访了齐国栋、周桃、南光虹等三石公司的核心人员。

  连丁雷,小马哥都以兄弟单位的身份,录制了一段采访内容。

  采访中,这帮脸皮厚的,还大谈特谈当初是如何“坚定”地支持三石公司的免费运营计划的。

  播出的时候,则是配以三石公司的详细介绍,在国产系统方面的大力投入,一年来,导航网、网吧管理取得的优秀成绩。

  重点则是,三石公司的服务器技术到底有多先进,有多领先。

  也算是第一次在官方渠道详细地阐述了三石服务器构架的强大,还引发了不小的反响。

  毕竟在这个年代,国人能取得一项领先欧美日韩的技术,真的是太不容易了,也太能振奋人心了。

  不过,省台的受众面毕竟是有限的,三石公司也就是在龙江省范围内露了一次大脸。

  对于是人就在说东北衰退的当下,能有一家高科技企业杀出重围,亦让龙江人多多少少又看到了一点希望。

  然而,谁也没想到的是,仅仅过了一天,2月8号的《DFSK》就引用了龙江省的报道,对国内游戏产业、中国游戏厂商的大胆尝试等等,进行了一期专题报道。

  肯定了三石公司和东街17号的努力,并赞扬了中国企业在服务器领域的成绩,认可了这种在一众日韩、欧美厂商中杀出重围的气势。

  央媒的报道意义就完全不同了,等于是给三石公司官方正名,而且为事件定了性。

  网上舆论自然更加一边倒的倾向三石公司,在全国范围内结结实实地给三石公司做了一波宣传。

  而《传奇》的在线玩家数量也借着这阵东风,直接飙升了近30万。

  9号的日平均在线突破了120万大关,增值付费玩家数量也达到了60万的高位。

  这就是.老秦所谓的补偿。

  其实,三家打一家这个事儿,齐磊要是早点和他交一个底,求个人情,老秦是一定会帮忙的。

  无论是去年五月的事件,还是孟山都那件事,齐磊都帮了大忙,带来的国家层面的利益更是无法估量的。

  这点小事儿,应该帮。

  可是,齐磊真的就践行了他之前说的那句话,“不和国家谈条件”。

  不管多难,人家就没动过这个心思。这一点,不得不让老秦刮目相看。

  老秦这次属于是主动帮忙了,算是锦上添花吧。

  这些事儿,看到金永民眼里,让他更加的愤怒,更加的扭曲。三石公司越得意,他就越难受。

  可是,他毫无办法。

  媒体的报道等于是为三石公司站台,也明确了上层的态度。

  你一个小小的外国商人,能有什么实力呢?

  这使得金永民又开始心灰意冷,陷入绝望,干脆连中国子公司的事儿都不想管了。

  爱怎么着怎么着吧!不就是一个大陆市场吗?不要了!

  怀着这样的心情,金永民2月10号黯然回国,乘机回到了汉城。

  然而让金永民没有想到的是,噩梦才刚刚开始!
  他没想到,刚一下飞机,就被长枪短炮的记者们围了个水泄不通。

  “金社长,请您谈一谈,被中国人用韩国的游戏打败之后是什么心情?”

  金永民:“.”

  “金社长,据本台的多方了解,Actoz公司在《传奇》代理上几乎是贱卖了一切,对于接连的惨败,你不觉得羞辱吗?”

  “.”

  “为什么中国公司运营的《传奇》要比韩国的《传奇》可玩元素更多?这些是Actoz卖给中国人的吗?难道说,Actoz更偏心中国市场,有意冷落韩国玩家吗?”

  “!!!”

  “中国人的顶级服务器技术是不是Actoz出卖的?像这种堪称国民级别的高超技术,不应该格外谨慎吗?”

  “!!!”

  无数个话筒、录音设备几乎怼到了金永民脸上。

  一张张冷漠的脸上,仿佛写满了鄙视和不屑,甚至是赤裸裸的嘲弄。

  没有人同情他,没有人想替他挽回一些颜面。

  之前说过,这是个自尊心极度扭曲的国度。

  Actoz进军中国市场的时候,网友们、民众人欢心雀跃,赞扬着Actoz为大韩民国争光的同时,还要嘲讽中国落后的网络建设。

  可是,一旦Actoz铩羽而归,并被中国人无情的打脸,消息传回国内,他们马上又变成另外一副嘴脸。

  所有人又认为,错都在Actoz,这是一家没用的公司,丢脸的企业,就不应该留存于世!
  甚至认为,很有可能连服务器技术和比韩国更好玩的《传奇》,都是Actoz出卖的。

  对于金永民,更是没有半点怜悯和宽容。

  金永民此时惶惶若痴,脑中一片空白。

  完了!

  他金永民完了,Actoz公司完了!!
  这里不是中国,更不是欧美,没有任何宽容可言。

  如果舆论崩坏,那就是崩坏,他这个没有任何靠山的小公司只剩一条死路。

  可是,金永民不甘心啊!

  本来就输的窝囊,输的憋气,回国还要承受这样的舆论压力?

  终于,金永民崩溃了。

  一双充血的眸子瞪的宛若牛铃,苍白的脸上青筋暴起,五官已经扭曲到了狰狞的地步。

  “胡说.胡说!你们这群混蛋都是胡说!!”

  记者们一滞,愕然相视,同时也难掩惊喜。

  采访对象失态了!

  他们可不在乎某人的谩骂与指责,采访对象表现的越不理智,代表他们报道出去的新闻越劲爆,越有人关注。

  比起一个唯唯诺诺,循规蹈矩的受访者,他们更愿意报道一个失败的疯子。

  登时把话筒怼的更加向前,几乎是贴在金永民脸上。

  有人甚至恶意的笑着,戏谑的诱导,“金社长想表达什么?说吧!全国的观众都在热切地关注着事态的发展呢!”

  金永民:“!!!”

  “我说什么!?我说你们在胡说!!”

  他歇斯底里地咆哮着,“为什么把错误归结到Actoz身上?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

  “都是那家中国公司,是他们无耻地盗取了我们的游戏,更是他们用卑鄙的行径使得Actoz处处碰壁!”

  “不!!”

  金永民猛然一震,似乎抓住了关键的借口。

  “不仅仅是三石公司,还有网易、新浪!!中国人卑劣地合起伙来打压国外企业!”

  “他们甚至.甚至动用了国家力量!”金永民想到了央媒的报道,“官方支持这种垄断行为!”

  “难道你们没有看中国官方媒体的态度吗?”

  “明明是他们做的太过分,为什么把错误算在Actoz头上,算在我的头上?”

  “为什么!!?”

  “为什么.?”

  金永民彻底崩溃了,在镜头和记者面前声泪俱下。

  这是他此时此刻唯一能想到的挽回局面、博取同情的方式,他真的不想自己倾注了心血的Actoz就这么倒下。

  然而,事后金永又陷入到无边的懊恼之中。

  他后悔了,后悔不应该那般口无遮拦,失态狂语。

  他自己都知道,他在机场说的那些话是站不住脚的,甚至可以说是谎言。

  韩国媒体不是傻子,网民和观众也不会因为他哭了个鼻子就转为同情。

  准确地说,他们就没有同情心。

  而且,恰恰相反的是,一旦让媒体查明真相,在新闻中曝光他在撒谎,那迎接他的将是更加狂暴的谩骂和批评。

  金永民不知道他能不能承受得住。

  他完了!彻底完了!!
  就这样,金永民把自己关在家里,不敢接电话,不敢开电脑,更不敢打开电视机,生怕那个宣判他彻底完蛋的噩耗从任何一个渠道传进耳朵。

  在家里恐惧了整整一天一夜,连窗帘都不曾打开任何一个缝隙,然而该来的,还是要来。

  2月11号的晚上,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终于打破了金永民的幻想。

  门外,是两个面容冷俊的年轻面孔,黑色的西装,透出让人畏惧的气场,用近乎命令的语气道,“金先生,请和我们走一趟。”

  “去哪里?”金永民颓然发问,憔悴的脸上终于挤出一丝疑惑。

  而黑衣人并没有回答,只是敦促他穿鞋,上车。

  黑色的轿车穿够汉城市区直奔江南,并在一栋豪华私宅前停了下来。

  此时的金永民如一个提线木偶般被黑衣人带入豪宅,塞进了某个并不算明亮的房间。

  直到此时,金永民才回魂打量着屋中的情形。

  屋内并非只有他一个人,昏黄的沙发灯下,围坐着六七个神情冷漠的男人,一看就是气场十足,压的他喘不过气来的那种。

  大多金永民看不清样貌,光线太暗。

  但只是其中一张被照亮的侧脸,已经足以让他畏缩的打了一个冷战。

  猛的一个九十度鞠躬,“朴议员!”然后就那么撅着不敢起身。

  被称作朴议员的男人淡淡一笑,“金社长别紧张,我们只是想听一听你在中国的经历。”

  随后,轻描淡写的一句,“你可以开始了。”

  再看金永民,依旧面向地毯的额头已经有汗水滑落,一双眸子更是在众人看不见的角度接连变换。

  他在想,为什么找他来!?
  可惜那些人似乎并不想给他太多的思考时间,毕竟他们的时间要比一个小老板珍贵得多。

  随后,金永民决定实话实说,毕竟面对这样背后有财伐甚至米国势力,而身份又是韩国最有权势的国会议员的时候,他并没有勇气像机场那般胡说。

  一五一十把Actoz进军中国游戏市场的经过,说了一遍。

  却让金永民没想到的是,朴议员根本没等他把话说完,就已经失去了和善的耐性。

  突然冷声低语,“没人想听你的谎话。”

  金永民:“??!”

  “我没说谎!”

  只见朴议员根本不理会他的解释,把玩着手中的雪茄,“我们要听的是你在机场的那段心里话。”

  “你是.怎么被中国官方打压的?”

  “!!!”金永民更加的茫然。

  ——————

  半个小时之后,金永民又被黑衣人带出了豪华别墅。

  直到迈出大门,耳中依旧回荡着朴议员临别时的嘱咐,“做人要表里如一,记住你刚刚说的话。”

  从始至终,都是那么莫名其妙。

  金永民似懂非懂,记住什么?记住那些编造的诋毁中国市场的话?有什么意义吗?

  然而,这些就不是他一个游戏公司老板应该考虑的问题。

  而且,有什么意义,其实很快就会见分晓。

  第二天,2月12日。

  金永民一觉醒来,才发现他那件近乎崩溃的机场哭闹,直到今天才被各大媒体报道出来。

  韩国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大型网站的头版头条,都是金永民那段采访的复刻。

  金永民声泪俱下的形象亦映入每一个韩国人的脑中。

  但是,和金永民所怕不同的是,没有一家媒体深挖究竟,更没有人在乎那是不是谎言。

  所有媒体的新闻切入点都是,一个韩国商人怀揣远大志向进军临国市场,然后被垄断思想和官僚操作折磨的身心俱疲,最后黯然归国。

  所有媒体都是用无比同情的口吻对金永民的跨国遭遇表达着不满和愤怒,仿佛在飞机场时的那些冷漠嘴脸与他们完全无关。

  总之,临国垄断市场,恶意竞争的印象由此而生,金永民受害者的形象也鲜活无比。

  一时间,举国哗然,国民愤恨。

  终于,2月14日。

  经过两天的舆论发酵,终于就Actoz事情发表了官方评论。

  说实话,这个担忧
  它就不讲道理!!
  单就游戏市场竞争的问题,好吧,特么这就不是问题。

  你也可以免费,而且三石公司已经证明了免费运营的可行性。

  谁也没拦着你,不让你进中国市场吧?
  简直就是荒诞!
  因为,严格意义上说,人家还不是世贸成员,你仲裁个屁啊!?简直就是无理取闹!
  可是,这颗星球运行的规则有的时候真的就不需要讲道理。

  一切都要看实力。

  除了实力还有时机和场合。

  时机对了,韩国也能成为强国。

  场合对了,强盗也能当世界警察
  金永民当然没这么大的一张脸,可以让韩国ZF为他鸣不平,更没本事把黑的说成白的。

  但是,他这件事出现的时机太好了。

  韩国虽然对这件事没有什么必然阻止的理由,可也别忘了,他还有个爸爸呢!

  他的“爸爸们”.想法可就很多了。

  自然也有人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

  至于是不是垄断?没人在乎的

  甚至世贸ZZ受不受理这起荒谬的仲裁也没人在乎!他们只需要一个理由罢了。

  讲不讲道理人家不管,最后的结果是什么人家也不管。

  重要的是,在关键的时刻,能起到什么关键性的作用!

  这个关键性的作用,又能让他们从中谋取多大的利益。

  ————————

  韩国那边热闹无比,但国内媒体并没有针对韩国的沸沸扬扬进行任何报道。

  不过,齐磊知道的还是比较早的。

  12号下午,也就是金永民机场事件报道出来的当天,就得到了消息。

  是李春燕专门打电话来,告知的。

  央视驻韩记者第一时间发回来的消息。

  李春燕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很轻松,还在调侃齐磊,“你看你把人家欺负的,当着全韩国人民的面哭了一鼻子!”

  对此,齐磊也没当回事儿。

  一来,《传奇》持续走高,心情很美丽。

  二来,丁雷那几个货撵不走了。

  从大年初一就在他这儿赖着,这都“破五”了,还特么不走呢!
  可是到了14号,李春燕再次打来电话报信儿的时候,态度就变了。

  十分凝重,把韩国官方的态度和齐磊说了一遍,还提醒他,“这事儿来头不小,你要有心理准备!”

  而齐磊一下子就沉了下去,敏锐的神经让他清楚,这不仅仅是来头不小的问题!

  他是万万没想到,只是行业的竞争,会被人无中生有,牵扯到这么大的事情上。

  问题很严重!!非常严重!!

  祖国要富强,中华要复兴。

  为了这一刻,不知道准备了多少年,经历了多少艰辛。

  如果因为三石公司这点事儿被人做了文章,孰轻孰重,齐磊还是分得清的,上面的人也是分得清的。

  如果事态继续发展下去,国际会有人利用,而国内不可能不对此事进行报道。

  都闹到要仲裁的地步了,早晚是要天下皆知的。

  到时候.怎么办?
  最大概率就是“顾全大局”,《传奇》很可能就没了。

  弄不好,三石都没了!!

  放下李春燕的电话,大伙儿都看着他,“怎么了?”

  齐磊回魂儿,摇了摇头,“没事儿!”

  和他们说没有用,和谁商量都没有用,现在没人能帮得了他。

  小马哥、丁雷他们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老感觉齐磊怪怪的,不过也没当回事儿。

  所谓福无双致,祸不单行。

  14号这天,绝对是齐磊最倒霉的一天。

  忧心重重地熬到下午,结果,.技术部那边传来了一个坏消息:

  《传奇》服务器,被攻破了。

  一个外挂团队成功破解了服务器的安全模块,并找到了屏蔽安全检测的方法,制作了《传奇》的第一款外挂。

  好在没有对外传播外挂,直接联系了三石公司。

  别忘了,三石公司还有一个悬赏令呢,十万块现金奖励,加十万年薪的工作岗位。

  其实也不算什么坏事儿,设这条规矩之前,齐磊就想好了。

  没人破解,那就当广告。有人破解,就拉上入伙呗!

  能破解三石的服务器,绝对不是凡人,这种人才求之不得。

  当然,要仅仅只是这件事,那就不叫祸不单行了。

  直正倒霉的是,就在得知服务器被攻破的同一时间,齐磊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中,传来一个熟悉且齐磊当下最不想听到的声音。

  “我是老北马迭尔餐厅.我等你。”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齐磊如坠冰窟。

  老北这个时候来哈市,绝非什么好事,甚至齐磊已经猜到了他此行的目的。

  怀揣忐忑的心情,让三叔去处理黑客的事儿,齐磊和丁雷他们说自己出去有点事儿,没多解释就急匆匆地赴约。

  临走时,突然有几分厌恶地对小马哥他们吼了一句,“都特么在我这儿呆着干啥!?你们自己没买卖是不是!?滚滚滚!明天都给我滚!”

  “.”

  “.”

  “.”

  弄的大伙儿莫名其妙的,这孙子咋的了?怎么那么“丧”呢?说话也是真特么难听!

  丁雷有点不高兴了,准备明天就走。

  对此,齐磊也只能抱歉。

  要是真的顾全大局,那死一个三石就够了,别牵连别人。

  齐磊这边到了楼下,赵维和几个小伙伴儿追了出来,他们是一眼就能看出齐磊心里有事儿的。

  “你们别跟着了。”

  不理他们担忧的目光,把大伙儿拦下来。

  赵维不死心,“我开车送你。”

  “不用!”齐磊阴着脸,不容有疑。

  说着话,顺手把赵维手里的车钥匙拽了过来,“都上去吧!我自己去处理就行了。”

  打开车门,一脚油门就射了出去。

  大伙儿愣愣地看了他半天,唐奕突然回魂儿,“操!他啥时候学的开车!?”

  好吧,前世学的.
  无证驾驶了。

  马迭尔餐厅就在马迭尔一楼,齐磊到的时候已经临近四点,天已经擦黑。

  正月的中央大街,依旧白雪皑皑,且张灯结彩,颇有几分中西文化交错的雍容。

  可是,看在齐磊眼里,却没有半点美感。

  去特么的中西交融,哪有什么交融?没特么一个好东西!!
  把车扔在停车场,齐磊在宾馆门前站了好久。

  终还是长长地吸了一口凉到肠子里的冷风,然后伸头缩头都特么是一刀,谁让你赶上了呢?

  大步而入。

  就看老秦是想牺牲《传奇》,还是牺牲整个三石了。

  老秦一个人坐在餐厅里,点了份俄式西餐,正津津有味地吃着。

  见齐磊进来,向他招了招手,“想吃什么,自己点。”

  齐磊脱下大衣交给服务生,一边落坐,一边苦笑。

  这顿饭,可是不便宜,弄不好我得用整个三石公司来结账。

  不过,即来之则安之了,况且真赔了公司,还不得吃回本儿?

  可着贵的点了一堆。

  “火焰牛排!”

  “俄式烤奶汁桂鱼!”

  “红菜汤!!”

  “莫斯科沙拉!”

  “罐虾!”

  “烟熏猪肋排”

  “还有.”

  老秦无语的看着他,既好笑,又无奈。

  阻止道:“行啦,你吃得完吗?”

  结果,齐磊一瞪眼,“吃不完我打包!”对着服务生嚷嚷,“再给我来瓶90年的拉图!”

  妈了个巴子的,上回在晓儿家都没尝出啥味儿!

  老秦:“.”这个土鳖.
  等上菜的工夫,老秦自顾自的吃着,刀叉交错之间,低头冒出一句,“都知道了?”

  齐磊一滞,知道这是直奔主题了。

  用手肘支着餐桌,手掌来回的搓着(吃西餐手肘不能放到桌子上面来)
  “知道了啊!真孙子!比老子玩的还阴!”

  动静不小,引着远处的几桌客人都侧目看来。不知道哪来的野小子,一点规矩都没有!

  可是,特么的这个时候了,我还讲什么规矩?
  老秦来了说明上面重视了,为了大局,他也知道是什么结果。

  而老秦那边,听了齐磊的怒骂,也是一叹。

  “我们很抱歉”

  结果,话还没说完,就被齐磊打断了,“行了,别说了。”

  突然之间,齐磊恢复了正常,扭曲的五官也渐渐平复下来。

  对上老秦的目光,大义凛然:“我先表个态吧!”

  “我齐磊岁数不大但是胸怀和气魄还是有的。”

  惨笑一声:“咱家教育的好,舍小家顾大家的道理咱懂!”

  “我家老爷子是战争年代的英雄,他孙子也必须得是新时代的英雄!”

  “一切为了祖国,一切为了人民!一要为了.”

  “噗!”老秦没忍住,“你能不自夸了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齐磊有点烦躁,嚓!老子做这么大牺牲,你还不让我夸夸了?
  一扬下巴:“反正,你们爱咋咋地吧!”

  “看看怎么能平息这波国际舆论。大不了就把我公司干没了呗!没事儿,我无条件支持!”

  老秦看着他挑眉,“真没事儿?”

  齐磊看向窗外,“这笔账我还是算得明白的。”

  老秦:“不觉得牺牲太大了?”

  只见齐磊无声地摇了摇头,入世不能有差池,别说一个《传奇》,一个三石公司搭进去也值了!

  闷着头道:“你们也不容易,谁让我赶上了呢!”

  老秦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时,服务生来上菜,老秦亲手把牛排推到齐磊面前,还亲手给他倒了一杯酒。

  “就冲你这句话,我这趟就没白来。”

  “嗨!”齐磊假大方,表情有些不自然:“随我家老爷子,就是觉悟高!那能咋办?”

  闷头切着牛排,餐刀划着餐盘,发出刺耳的吱吱声。

  然后然后眼泪就掉下来了,滴在餐盘上.牛排上。

  按说,四十岁的灵魂已经忘了怎么哭,可是,十七岁的身体却是怎么也忍不住!

  操他大爷的!
  上哪说理去?算计来算计去,特么最后输给了两个字——大势!
  嘟囔着,“妈了个波的,还是特么老子太弱等着的!等老子重头再来!!”

  “把那帮孙子都踩脚底下,我看谁还敢拿老子开刀?”

  “他大爷的.我这一年白忙活了。”

  突然抬头,“我说北大爷,不会真让我白忙活吧?多少留点呗?”

  “噗!!”

  老秦实在憋不住了,拳头抵在嘴上,肩膀抖的已经不行了。

  他也哭了笑哭的!
  他本来还想着再看看,看看他到底是真情流露,还是在这装傻卖惨呢?

  可惜,失败了。这熊玩意戏也太多了,你也看不出他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笑了半天,勉强平复了一下心情。

  戏谑调侃,“别哭了!给你留着!都给你留着,还不行吗?别哭了哈!”

  齐磊一怔,眼泪立马憋了回去,“????”

  却见老秦用力的清了清嗓子,终于不再拖拉。

  “你自己都说了,不和国家谈条件,那怎么就对你的国家那么没信心呢?!”

  “你的国家.也不会出卖他的人民来换取什么!”

  “啥!?”齐磊以为他听错了,“可是.”

  顾全大局啊?
  舍小家为大家啊?
  老秦却不给他可是的机会,继续道:“这趟来,就两个事儿。”

  “第一,请教你点东西。第二,让你安心,别瞎想!”

  “可是.”齐磊还是不解,反而皱眉,“可是,这事儿不是那么简单的啊!把我卖了,是最有效率的办法!”

  结果,老秦反问,“然后呢?”

  齐磊,“啥然后?”

  老秦,“这就不是值得不值得的事!”

  正色道:“其实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没有三石公司这件事,他们也会找别的借口,用别的事来阻碍我们。”

  “即便舍弃了三石,那然后呢?他们找别的借口,再舍?那不是咱们中国人做事的风格。”

  “况且,这些年,这样莫须有的事还少吗?你看哪一回咱们用自己人给外人祭旗了!?”

  齐磊,“!!!”

  “你记住!”老秦突然无比正色,“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自己!希望我们过的好!!”

  “出了国境线,没有人愿意看到咱们的复兴。我们本来就是在逆水行舟,又何惧风浪!?”

  齐磊呆滞良久,最终深深地点了点头,心中更是五味杂陈。

  有激动,也有释然。

  有难过,也有怒火在越烧越旺!
  沉默良久,突然说出一句,“归根结底,我们还不够强!等我们强了,谁又在乎他们愿意还是不愿意!”

  这句话反倒惊着了老秦,怔怔地看着齐磊,看到他眼底的那抹火光,已经几欲冲天而起。

  “呼”长叹一声,“是啊!只是不知道还要奋斗多久呢?”

  齐磊,“快了!”

  老秦,“多快?”

  齐磊,“我们会拼死让她越来越快,不是吗?”

  “是啊!!”

  老秦感叹着,挤出一丝笑容,对齐磊满怀期许的说出一句:
  “那就.”

  “快点成长吧,未来靠你们了!”

  。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