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秘典无数

2021-09-21 作者: 辰东
  第295章 秘典无数
  老钟的书房,古色古香,很有重历史的厚重感,更有种神秘气息在流动,彰显了此地的非凡神韵。

  从那一排排书架来看,都很有讲究,仔细凝视,都刻有特殊的符号,如卍字印,还有阴阳八卦图等。

  “这些书架,有些来自古刹,有的来自存世久远的道观。”钟晴介绍。

  陈永杰点头,老钟他么的活的太讲究了,用的这些东西都有些来头。

  一排又一排书架上全都是书籍,有竹简,有发黄甚至出现虫洞的古册,丝绢制成的图册等。

  这些书籍得到超物质滋养后,有部分熠熠生辉,隐约间,像是从极其遥远之地传来细微的声响,亦有模糊的图案映现。

  恍惚间,有些古册映照出朦胧的人影,在闭关,在坐禅,也有人在与凶禽猛兽搏杀,浮现着壮阔的古代超凡世界的虚影!

  当然,这些遥远而飘渺的景物只有超凡者可以感知到,常人无觉。

  王煊思忖,若是普通人始终看不到,以后神通不显于现世,而精神力量强大的人能见到这些异常,会不会认为是某种精神疾病?
  超物质退潮,今后,或许精神能量还能有些许威能,难道神话真的只能活在感知敏锐的人类的头脑中?

  “太爷爷。”钟晴轻声唤道。

  陈永杰腻歪,发现老钟身上还有一层壳呢,并没有脱皮出来,金蝉功让他成功活出第二世身。

  此时,老陈也有些吃惊,钟庸躺在一个青翠如玉石的藤椅上,那里有浓郁的生机。

  尤其是在椅背上,一根藤条上还长着两片清新的嫩叶,翠绿欲滴,有种新生的力量在流动。

  这椅子是从遗迹中挖出来的,漫长岁月过去,还有嫩叶生长,只能说来头不简单。

  王煊以精神天眼观察,看到了蝉壳中钟庸的真实形态,一头黑发又浓密又亮,面孔极其年轻,同在密地时相比,又逆生长了很多年!
  现在的钟庸,看其容貌看上去也就二十上下,他这状态简直让人受不了,越活越年轻了。

  金蝉功真让他练成了,这种神秘的古法,就如同蝉从地下爬出,蜕下一层壳,飞向天空,活出更灿烂的一生。

  连王煊都感兴趣了,很想研究这门功法,在这特殊的枯竭时代,老钟在新星是怎么蜕变成这个样子的?

  “来了,老弟。”钟庸开口。

  “小晴,上茶。”他把钟晴给支走了。

  “永杰,看到你,我就想到你师傅,和我是八拜之交。可惜啊,在神秘事件中,他被光雨吞没了。当年我们两人一起出入各种遗迹与险地,生死与共,至今我都在心痛,唉!”

  老陈盯着他,这老家伙上来就戳他心底的那片禁地,提及他的师傅,让他一下子就有了情绪波动。

  陈永杰觉得,他说的话得拧出去八成的水分,这老小子最怕死了,怎么可能亲自去遗迹探险。

  “每次神秘接触事件发生后,光雨消失,原地都会留下一件古代兵器。喏,你看书架下那柄古刀就是在新星遗落的,被人捡到,我以重金求购过来,为的是将来找到你师傅,我至今都没有放弃搜救!”

  老陈瞳孔收缩,看到不远处那把长刀,样式古朴。他走过去,用手中的黑色长剑轻斩了一下,并未留下痕迹。

  毫无疑问,古刀属于一件无坚不摧的利器,和他手中的黑色长剑一样,都属于神秘接触事件后在原地遗落的兵器。

  “小杰……”钟庸再次开口。

  老陈感觉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赶紧打断,道:“行了,你还是叫我小陈吧,我认了!”

  “小陈,我认为,你师傅还活着,会找到的。当年,你师傅也曾来过我的书房研究经文,看到你,就想到他啊。我的书架,现在对你全部开放,看中哪部就去研究吧。”

  陈永杰顿时来了精神,就不计较替他背锅的事了,老钟还是有格局的。成片的书架上,各种经书自己都在发出声音,缭绕着神秘符号,太吸引眼球了。

  “王小兄弟,后生可畏啊。”老钟对王煊不吝赞赏,此时他自己也是少年身,整个一个老妖精。

  钟晴正好回来,听到这种称谓,差点将手中的茶具扔出去,老钟这样称呼,按照这个辈分,让她怎么开口?
  “钟老。”王煊回应,过去有段时间,他虽然想进老钟书房,但是却又极力避免与老钟本人撞上,被怕抓去切片,现在终于可以坦然相对了。

  “我听小晴说了,你每次来我们家,都盯着我书房看很久,眼神都绿油油。听到这些后,我心惊肉跳啊,在琢磨,你会不会闯进来给我一刀。”

  王煊才不信他的话,以前这里有往生池,谁的元神闯进来都会被吞掉,老钟会害怕?
  “我这里确实有几部奇书,是什么,我想你早就很清楚了,毕竟一直在惦记,都送你了!”钟庸开口。

  就这么送了?王煊有些愣神,老钟也太大气了。

  蝉壳中传来老钟很年轻的声音,道:“你要是和我们一起走,斩断和红尘的一切联系,让钟晴嫁给你都行,怎么样?和我们一起进深空。”

  “太爷爷!”钟晴闹了个红脸。

  “小钟确实很美,人非常好,而且帮了我很多忙,但我斩不断这红尘啊,我父母在旧土,还有些人等着我去救,去接引,我走不了。”王煊说道。

  “那就有缘深空中再见吧,现阶段,你割不断红尘,我是有些害怕啊,你被大幕后的最顶级的生灵盯上了。”老钟坦然告知,他马上就要走。

  “钟老,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王煊觉得,老钟送给他至高典籍,不回报一些,心里过意不去。

  “听闻,你不缺少神秘因子,如果充裕,给我的皮毯补充一些。”老钟开口,让钟晴取来一张兽皮。

  “麒麟皮?!”陈永杰凑了过来,早就听说过,老钟一年到晚都盖着一张瑞兽皮,现在终于见到了。

  “内景异宝?!”王煊也吃惊,这张兽皮另有乾坤,内蕴天地,是昔日的内景地毁掉之前,被人炼入现世的神物中,化作内景异宝了。

  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也只是在密地发现过一件内景异宝,至宝养生炉就是从里面取出来的。

  “里面活性物质不多。”老钟说道。

  兽皮内景界中,空间很大,不愧是以圣兽麒麟皮炼制的异宝,这绝对是古代顶级大教才能拥有的奇物,举世罕见。

  据悉,大幕后的仙界中,都不见得有活着的麒麟了。

  王煊看着老钟的蝉壳,目光幽幽,这老家伙,不开口则以,开口就想累死他啊,将这个内景异宝重新装满神秘因子?
  真要从那些古刹、道观中搬运,确实是个大工程。

  不过,现在他身上有四块仙骨,可以直接用暴力全面打开。

  “行吧。”王煊还是答应了,将钟家的往生池取了出来,本来就要还给老钟的,接着又取出一块真骨。

  轰!
  他现场开启,然后,内景地中有道模糊的身影冲出,刹那间,被那灰扑扑的池子吞没了。

  真骨对应的内景地中,神秘物质洒落,这片世界充满了裂痕,像是不久后就要崩塌了。

  这是因为,那位真仙早先就被王煊用斩神旗击杀所致,还是说现世枯竭了,天地大环境变了,内景地也要腐朽了?
  王煊没有说什么,将真骨置入兽皮内景界中,让真骨内景地中的超物质全面倾泻。

  内景异宝的好处是,可以收集所有神秘因子,不会浪费一点。

  老钟如果省着用,那真的够钟家用上很久。

  王煊连开了两块仙骨,送入瑞兽皮内。

  “各种经书,你看上什么,就都带走吧,剩下的我会带走一些,不重要的都会留下。”钟庸说道。

  王煊走了过去,首先就瞄上了先秦金色竹简,这是第二部了,依旧是二十七块,晶莹如玉石,沉如仙金,非常压手。

  老陈早就研究过了,一脸的无奈,感觉还是佛门典籍好练,这部经文让他特别不适应,刚才差点练吐血。

  上面的刻图可以辨识,但那些字大多数都不认识,只能用精神探索,与其共振共鸣,感知其意。

  王煊也有点懵,这一篇和在孙家得到那部金色竹简的路数有点不对。他精神共鸣,得其真义,想要去练,却气血翻腾,心脏如同雷鸣般,发出恐怖的声响,差点……炸开。

  他知道,这么练不对,肯定有问题,暂时停了下来。

  “那边有佛门所有重要经典,你可以仔细看一看。”钟庸指点老陈。

  陈永杰走过去立刻看的……如痴如醉,但是最后他不敢看了,他真怕自己有朝一日剃个光头,皈依佛门。

  “我得中和下,练些道门功法,我要练剑,有杀气,扎根红尘中!”他提醒自己。

  老钟开口:“我这里有道家至高经篇,可惜,这么多年来我都看不懂。”

  一本五色玉书,铭刻着奇异的文字,找古文字研究领域的专家是解析不出来的,这本书似乎极其古老!
  只有成为超凡者,以精神共鸣,才能感知到部分大道真义。

  王煊与老陈去感应,共鸣,结果也都皱眉,这东西太艰涩了,难以理解,与他们所学似乎格格不入。

  这是一种什么体验?王煊觉得,就像是他练石板经文时那种感受,难的离谱,几乎不可解析,以正常的途径根本不可能练成。

  “我怀疑这东西其实有更古远的来历,其源头不可考究,最后落在道家手中,被后世误认为是道家至高经文了。”

  “一时间参悟不透,就先与之共鸣,记下那种晦涩难懂的大道真义吧,万一哪天超凡彻底消失,连这经文都没法阅读了,它可能又再次化成寂静不动的玉石板了。”

  接下来,王煊没有去开仙骨罐头,与老陈在这里默记各种典籍,研究各种在外面失传的经文,完全投入进去。

  五色玉书领悟不了,两人只能暂时记在心中。至于道教祖庭的绝世篇章,他们则看的很投入。

  此外,老钟这里居然有块石板,也有九幅人形图,并有些注解,这是石板经书的简略版,摹刻到了三分真义,曾有人练过,但失败了,写下了自己的一些心得。

  王煊不放过每一部经文,连最基本的体术,从拳法到身法等都没有错过,他以强大的精神领域铭记所有经书。

  未来,看不到曙光,找不到超凡新路,他想站在前贤的肩膀上看的更远一些,所有典籍都不能错过。

  整整两日,王煊头昏脑涨,以他这么强大的精神感知力,诵读海量的经篇,也有些要爆炸的感觉。

  不管怎样说,老钟的书房,各种秘典都被他研究了一遍,涵盖的方面太广了,有道经,有佛典,也有魔修的秘法等,更要妖典,最起码从见闻上讲,他大开眼界。

  有些法门,匪夷所思。比如魔修的元神棺椁法,蛰伏在其他人的元神中长眠,本身无任何消耗,被选中的“棺椁”无觉,直至坐化,沉眠“元神棺椁”中的强大魔修才会苏醒,或者自己显照现实世界中,或者再去找合适的“元神棺椁”长睡。

  当读到这部经文时,王煊心神为之一惊,他怀疑是否有人这样留在了现世,没有进入大幕中?

  各种典籍,自然也有妖族的秘篇,比如天妖轮回术,瞬息捕获强大的猎物,在其体内经历一次轮回,获得猎物的所有造化。

  两日的时间,王煊涨了见识,海量的经文进入脑中,从此以后,足够他去研究与消化了。

  他又用了一日时间,短暂的沉淀,专门找与命土有关的经篇,来印证自己目前的境界状态。

  最后,王煊睁开眼睛,觉得捋顺了一些东西,可以进内景地去坐关了,利用那种精神思感最为活跃的状态,悟法,悟自身。

  事实上,老钟都等的有些焦急了,恨不得立刻就退走,进入深空中。

  “终于要开始了!”秦诚搓手,他还从未进入过内景地呢,非常激动。

  “可惜了青木这孩子,没来新星。”老陈遗憾,错过了一场大机缘,不过不要紧,他知道王煊近期可能要去旧土。

  “超凡,我来了。”钟诚亢奋,误以为进一次内景地就能蜕变,直接会踏足超凡领域。

  “稳重点!”钟晴教育他。

  终于,王煊做好了准备,要开内景地,他还在准宗师境界时,就曾接引青木、老陈进入内景地,当时被累的简直要吐血。

  现在,他是超凡者,在命土境界后期,他觉得应该不会那么费力了。

  ……

  某片大幕中,一道刺目的剑光出冲霄,仿佛截断了时光,让整片天地都凝固了,它竟然在刹那间劈开了大幕!
  并且,那道剑光,将大幕所对应现世的那颗生命星球外的五个小月亮中的一个,噗的一声,直接斩开了!
  “人世剑!”

  大幕后,有绝世强者嘶吼!
  这一刻,王煊愕然,什么状况?他手持仙骨僵在了原地,竟然愣住了。

  他第一时间察觉到,自己的内景地,有那么一瞬间,要强行自动开启,甚至,他匆匆一瞥,竟看到了里面的养生炉!

  “不对,是它,这个至宝炉子要出来!”王煊确定,自己没有处在生死危机下,未曾达到超感状态,绝不是自己要开启内景地。

  祝各位书友中秋节快乐!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