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视死如归魏君子 > 第446章 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第446章 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2022-07-13 作者: 平层
  第446章 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老娘撑不住了。”

  “需要支援。”

  “佛主这个老家伙是真他娘的强,老娘和斗战佛联手,居然差点不是对手。”

  身在大乾的魏君,收到了周芬芳的求救信息。

  同时还收到了一段影像。

  影像上的内容,赫然便是斗战佛和万佛之主战斗的视频。

  魏君将这个视频共享给了大乾的高层。

  众人看完之后,气氛有些沉默,但并没有太过惊讶。

  斗战佛的实力超出他们想象的强大,局面也在按照他们预料的发展,不过进展却并没有特别顺利。

  因为在周芬芳帮斗战佛开挂的同时,万佛之主也爆种了。

  同为菩提境界的真佛,万佛之主能执掌佛门,当然不是靠的熬工龄。

  万佛之主的真正实力,让神君都为之忌惮,自然也有自己的压箱底手段。

  当然,若仅止于此,那也在斗战佛的射程范围之内。

  毕竟斗战佛本身就是更擅长战斗的那一个,在这方面万佛之主还真的比不了。

  天赋血脉压制。

  没办法。

  不过万佛之主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祂的背后,是整个佛门。

  当万佛之主感受到斗战佛带给祂的压力之后,万佛之主果断把整个佛门都拉上了自己的战车。

  毕竟是佛门名义上的老大。

  以大义的名分,外加主场之利,同时还有诸多真佛的围攻。

  斗战佛——压力陡增。

  周芬芳更是压力山大。

  毕竟周芬芳比斗战佛要弱很多。

  斗战佛能撑住,周芬芳却撑不住,哪怕她只是打辅助。

  周芬芳的情况,其他人也看出来了。

  君忆浅担忧道:“斗战佛还好,以斗战佛的实力,怎么着都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是周姐姐快要撑不住了,她的儒家圣人境界和儒家圣人毕竟不一样。”

  儒家圣人和儒家圣人的差距,很多时候比人和狗的差距都要更大。

  周芬芳已经算是天资横溢了,但是比起当初的儒家圣人也差了很多。

  这要是换成当初的儒家圣人和斗战佛联手,那分分钟平推万佛之主包括佛门,甚至平推西大陆也估计没什么问题。

  可周芬芳做不到。

  不仅做不到,周芬芳还有油尽灯枯力竭而死的危险。

  对此,是有人不解的。

  “不是斗战佛才是战斗的主力吗?为什么周芬芳那么吃力?”有人问道。

  魏君解释道:“众所周知,儒修是超神的辅助。”

  没有人否认。

  尤其是军方的大将军们,他们比其他人更明白儒修的辅助能牛逼到什么程度。

  无论是从回血、士气、疗伤、速度、锋利……各个方面,儒修都堪称顶尖的辅助。

  魏君在镇西城的时候,所展现的儒修辅助之力,把镇西王和镇西王麾下的一众大将奶的是惊喜连连,创造了远超预期的战果。

  其他的儒修不如魏君,可辅助效果也是实实在在的。

  之前大乾军方要特意在军中打压儒修,可不是因为他们拖后腿,而是因为儒修太牛逼,牛逼到你不打压,根本拦不住儒修。

  而且最难得的是,儒修辅助起来不挑人。

  也不挑猴。

  无论输出位是谁,儒修都可以稳稳的占据辅助位,而且效果全都非常好。

  “所以儒生的浩然正气几乎对所有生灵都是有增幅作用的,如果双方秉性能够一致,更是能够发挥出1+1>2的效果。恰巧,斗战佛就是一个特别契合浩然正气的存在。周芬芳献祭了自身的修为,去选择帮斗战佛增幅祂的战力。所以理论上来说,现在是周芬芳和斗战佛一起在战斗。”

  斗战佛主输出。

  周芬芳主辅助。

  这个搭配其实很完美。

  不完美的地方在于,斗战佛比周芬芳强出太多。

  输出位还没问题。

  辅助位快撑不住了。

  魏君这么一解释,大家就都懂了。

  儒家之前被打压的厉害,尤其是在军方,所以很多人还真的都忘了儒修辅助起来能这么牛逼。

  尤其是儒家圣人级别的辅助。

  “周芬芳不能有事,她对大乾的意义很重要。”姬帅说了一句废话。

  周芬芳但凡不是太有价值,就她那张破嘴,早就死几万次了。

  她能活下来,全是因为技术太牛逼。

  所以别人必须忍着她。

  苏琅琊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建议:“能帮周芬芳的只有儒家弟子,如果我们继续实行之前的战略,西大陆对我们来说很重要。所以,斗战佛不能败,周芬芳也不能死。所以……”

  苏琅琊说到这里,场间已经有很多人脸色不好看了。

  但苏琅琊还是继续说了下去:“这件事情必须要请儒家出头,而且最好请动王海。只王海一个恐怕都不够,很可能要儒生尽出。唯有儒家和斗战佛联手,彻底扫平西大陆,我们之前商量的那个策略才有可行性。”

  苏琅琊此话说完,顿时一石激起千层浪。

  “苏副帅此言差矣。”

  “都知道儒家和我们不睦。”

  “我们和儒家结下的仇怨太深。”

  “儒家之前几次想害魏君。”

  “想让儒家出手帮忙,必须满足儒家的条件。其他的也就罢了,儒家最想要的是魏君死。”

  魏君立刻举手:“为了大局,我可以死。”

  这可太好了。

  可惜,他知道自己肯定不会死在这种小事上。

  就算儒家真想让他死,也不敢在这种节骨眼上提这种条件,否则儒家分分钟被围殴。

  所以魏君继续补充道:“当然,儒家恐怕不会丧心病狂到现在杀我,不过我可以向儒家低头,只要他们能帮到周芬芳,能补充我们之前计划的最后一环,我个人受点委屈,不重要。”

  “魏大人,你……”

  魏党并不是很希望己方的精神领袖承受这种折辱。

  但魏君的态度十分坚定。

  “诸位,我必须提醒大家,周芬芳虽然还能支撑,但是支撑不了太久,我们这边必须尽快派去援兵才行。虽然现在海上架起了一座大桥能够直通东西两座大陆,但支援也是需要时间的,包括儒家也是需要准备时间的,我们没有太多时间开会。”

  时间紧迫。

  战局危急。

  在场中人到底还是以大局为重的人杰居多,他们知道魏君说的是正理,必须要尽快拿出一个对策。

  所以……

  姬帅主动道:“本帅代表军方,去给儒家道歉。只要他们愿意摒弃前嫌,条件好商量,一切都可以谈。”

  魏君道:“我和姬帅一起去,要让儒家感受到我们的诚意。”

  君忆浅皱眉道:“魏君,你现在也是儒家圣人境界,由伱去支援周芬芳不行吗?何必一定要儒家出面?”

  魏君摇头道:“第一,需要支援周芬芳的不是一两个儒家弟子,而应该是全体儒家弟子。在这方面,我并非儒家正统。第二,我的目标太大,我如果动了,之前我们商量好的很多计划就都行不通了,很多大神通者都会跟着我去西大陆,这样会打乱我们的全盘计划。第三,在我们的计划里,西大陆是生机,留下来才是死地。我魏君从来没有把生机留给自己,把危险留给别人的习惯。”

  其实对魏君来说,重点的第三条理由。

  不过不重要。

  重要的是,魏君又狠狠的刷了一波声望。

  君忆浅的心都有些融化。

  “魏君,大乾幸好有你。”

  魏君没给大家太多感动的机会。

  “事不宜迟,那就由我和姬帅一起去说服儒家,希望儒家弟子能尽快驰援周芬芳。”魏君道:“诸位也抓紧磋商,尽快拿出策略,最好能趁儒家弟子这一次西行的机会,把我们先前商量好的策略定下来,完成‘偷天换日’的计划。”

  “你们去吧,这里交给我们。”君忆浅沉声道。

  苏琅琊也点了点头,道:“太史公放心,自从上次你提出‘偷天换日’计划之后,我们就已经开始行动了。在战火彻底密布大乾之前,‘偷天换日’计划一定能成功。”

  “辛苦诸位了。”

  所谓“偷天换日”计划,其实没有太高深莫测,说白了就是换家计划。

  西大陆研发出了超级武器,有灭国之利,这件事情基本已经实锤。

  而且先前大乾拿到了西大陆试验的资料。

  智慧女神发过来的。

  西大陆的超级武器一个按钮下去,差点核平了魔鬼大三角。

  当然,差点。

  但是根据监测到的能量波动反应,那一击几乎堪称神君的巅峰一击。

  而且,可以量产。

  这就是彻底的科技代差,技术碾压了。

  从二皇子那里,魏君知道大乾这些年其实也一直在进行技术研发,烧的钱也不可谓不多。

  但是科学研究这种事情,不是光有决心和毅力就可以的。

  有些技术门槛,不会就是不会。

  再有决心和努力也没用。

  灭国危机在即,这些秘密的科研机构也没有创造奇迹的可能了。

  所以,魏君提出了“偷天换日”计划。

  也就是“换家”。

  当西大陆研发出了灭国级别武器之后,双方的战力就开始失衡。

  大乾这边太多的普通百姓,甚至包括姬帅这种级别的高手,都是抵挡不了西大陆的灭国级武器的。

  既然如此,那就不抵挡。

  大乾选择拥抱。

  加入。

  然后,鸠占鹊巢。

  反客为主。

  你研发能灭国的超级武器是牛逼。

  也确实能灭了大乾。

  但是大乾的人都是活的,都有两条腿。

  大乾的高手配备的空间装备也不少,完全能带着大乾的老百姓进行战略大转移。

  大乾被战火覆盖怕什么?
  只要人还在,大乾就在。

  身在大乾,挡不住西大陆的灭国级武器怕什么?
  当亿万万的大乾老百姓涌入西大陆,和西大陆的平民百姓杂居在一起,你西大陆武器再牛逼又能如何?
  难不成你还有能耐把自己国家的人也一起全部炸死不成?
  不存在的。

  而且说起来,大乾的人口比西大陆人口多。

  大乾人的个体战力平均值也超过西大陆——毕竟大乾修武和修仙,西大陆攀科技树,论单人PK,大乾完胜。

  人口碾压,单兵战力碾压,还混居在一起……

  瞬间,优势在我。

  这是真正的优势在我。

  当然,牺牲也很大,毕竟故土难离。

  可是面过灭国级别的战争,如果没有其他办法,那能打赢活下来的办法就是最好的办法。

  所以当魏君提出“偷天换日”计划之后,大乾的高层们集体投了赞成票。

  他们想不到其他更好的办法,也认为这个计划如果能成功实行,是最好的对付西大陆灭国级别超级武器的针对性措施。

  既然如此,那当然要搞。

  魏君只是提出了这个建议,后续的具体实施战术,包括一些细节,就由大乾其他高层补充就行了。

  在这方面,魏君还真不如他们。

  好在强者也并非事事都要比人强。

  而且,该低头就低头,该认输就认输,不丢人。

  看到魏君和姬帅联袂来访,王海是懵逼的。

  听到两人的来意后,王海更加懵逼了。

  而最让他懵逼的,还是姬帅的造型。

  赤着上半身,背负着荆条。

  王海:“……负荆请罪?姬帅你至于吗?”

  姬帅严肃道:“当然至于,之前的事情,的确是军方在故意打压儒家。错了就是错了,我们应该道歉。姬某代表军方,正式表达我们的歉意,希望前辈能够接受。”

  王海:“……”

  虽然王海知道姬帅的道歉未必出自真心实意,虽然王海知道如果给姬帅再重来一次的机会,姬帅恐怕还是会继续打压儒家,虽然王海知道姬帅这样说是另有所图。

  但是听到姬帅的道歉,王海还是有一种欣慰的感觉。

  其实很多时候,一些人要的并不多,只是一个道歉。

  但很多人宁愿死扛到最后,害人害己,却说不出那一声道歉。

  姬帅没有死扛。

  王海……选择接受。

  “姬帅的歉意我能理解,魏大人这又是在做什么?”王海看向魏君。

  魏君肯定没有负荆请罪。

  他没什么对不起儒家的,最起码在原则上,在事实上,在方方面面,都是儒家对不起魏君更多。

  但是魏君今天向他俯首、弯腰、行礼了。

  当然,王海在儒家是魏君的前辈,魏君这样做是应该的。

  不过王海知道这不应该。

  毕竟魏君早就走出自己的路了。

  魏君道:“前辈,我此次是希望儒家弟子去远征。此去生死未卜,而且定然会牺牲巨大。所以,魏某提前表达自己的歉意。”

  王海长叹了一口气,看向了自己的孙子。

  “看明白差距了吗?”王海问王尚书。

  王尚书点了点头,语气同样十分复杂:“看明白了,魏君是圣人,我此生无望成圣,很合理,很公平。”

  他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和魏君、和王海,包括和周芬芳的差距。

  后者他们真的有资格扛着一个道统,代表万千弟子,指引他们前进的道路,并且可以化为一座丰碑,即便死后,也依旧可以指引后进弟子前行。

  他做不到。

  所以,他的道途止步于半圣。

  这很公平。

  即便天地环境大变,也终究不会圣人不如狗。

  有些门槛,跨不过就是跨不过。

  王尚书认了。

  而且,服了。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魏大人,儒家也感谢你为我们指明的前路。”王尚书躬身道。

  王海同样一揖到地。

  “事情我已经听明白了,魏大人和姬帅实则为我们儒家指明了一条生路,而把危险留给了自己。儒家全体上下,感念两位的恩德。”王海认真道。

  他不傻。

  去西大陆,当然生死未卜。

  斗战佛实力虽强,对抗的却是整个佛门和神山。

  神佛联手,斗战佛却只有自身。

  他们儒家加入,自然能帮斗战佛很多。

  可若说稳赢,那是不存在的。

  但这依旧是魏君和姬帅给儒家指明的生路。

  因为,西大陆的争斗虽然剧烈,却远不如大乾。

  封神之战的高朝,马上就会在大乾上演。

  神后、西大陆、神君、大乾,包括刚刚被册封的妖皇,一直游离在视线外的魔君,已经被忽略的修真者联盟余党和妖庭……

  他们都会在大乾决出一个胜负。

  这是更加惨烈的斗兽场。

  而且,最终很可能只会有一个赢家。甚至,一个也没有。

  相比之下,西大陆的斗争,温和太多了,危险也小太多了。

  而如果按照大乾对战局的推演,儒家此行一旦胜出,更有可能被传颂万万年。

  只要能活下来,便是国家功臣。

  魏君他们这些留下来的,却很有可能死的籍籍无名。

  所以,王海当然要道谢。

  魏君道:“前辈,我素知自己和儒家多有不和,但大敌当前,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无论我们有什么矛盾,都是内部纷争。希望儒家能以大局为重,与大乾站在一起,为大乾的明天而奋斗。大乾的未来,愿意交给儒家,这是我们的最大诚意。”

  魏君也好,魏党也罢,都不知道儒家的真正立场。

  但他们能猜到,儒家肯定被其他势力拉拢了。

  不过他们还是愿意把宝押在儒家身上。

  因为魏君坚持这样做。

  周芬芳也建议这样做。

  其他人不懂儒家,他们懂。

  能靠浩然正气修成儒家圣人的存在,可以不和,可以内斗,但是大敌当前,浩然正气铸就的风骨决定了他们不会选择做叛徒。

  一如在卫国战争当中,儒家也遭受了很多不公平待遇,却并没有登高一呼,扯旗造反。

  他们都是真正的儒生。

  而不是假仁假义的伪君子。

  这个世界的儒家,没有走偏。

  所以,他们值得相信。

  王海本来想说的很多。

  他想说自己是装的。

  想说儒家现在都是自己人。

  想说他其实很欣赏魏君。

  但最终,他只是轻笑了一下。

  “君既信我,我必不负君,不负国。”

  “儒家上下,愿听诸位调遣。”

  “愿为社稷战死!”

  这就够了。

  有些话,等到胜利之后,再把酒言欢。

  行胜于言。

  既然魏君和大乾的其他人在这种情况下都已经相信他们,他们只需要用实际行动表明儒家对得起他们的信任,便是最好的答案。

  王海是一个决断力很强的人,既然答应了魏君他们的请求,他迅速便吩咐下去,儒家开始了行动。

  在离开之前,王海没有忘记提醒魏君小心神后。

  “神后对魏大人你十分关注,甚至超过对大乾的关注,魏大人你务必要小心。神后还曾以复活家师为条件,希望我们儒家杀死魏大人你。另外,尘珈此前是前太子安排进入长生宗的卧底,但此人现在态度暧昧,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

  王海离去前的一番话,没有让魏君特别震惊,毕竟魏君早就知道神后是跟便宜老师混的。

  但姬帅十分震惊。

  “神后、尘珈、儒家圣人……王海给出的信息量太爆炸了,魏大人,你怎么看?”

  魏君淡定道:“应该都是真的,到了现在,王海没必要骗我们。”

  姬帅从震惊中恢复,缓缓点了点头,道:“的确,都已经到了刺刀见红的时候,王海确实没必要骗我们了。这样说来,王海……准确的说是儒家,之前的态度都很可疑,儒家甚至有可能也是我们自己人。”

  能走到高位的人,没有谁是真正的蠢货。

  毕竟姬帅不是乾帝,他的地位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他自己爬上来的。

  之前儒家的很多选择,在当时来看没有任何问题。可是现在结合王海的表态,姬帅品出了一些味道。

  魏君也品出来了。

  魏君的心情远比姬帅复杂。

  “之前有好几次,如果不是儒家,我可能已经死了……”

  想到这里,魏君的心情瞬间开始抑郁。

  姬帅却放心了许多。

  “虽然只是猜测,但应该是对的。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儒家真的是我们自己人,之前怎么不承认?”姬帅皱眉道。

  魏君长叹了一口气:“如果连我们都骗不过,又怎么可能骗过我们的敌人呢?儒家……一群老银币啊。”

  他恨。

  就不能单纯一点吗?

  姬帅同意这个理由。

  不过……

  “刚才王海也没有承认。”姬帅提醒道。

  魏君猜测道:“可能是怕我们不相信吧,毕竟论迹不论心,王海估计是希望先用行动证明儒家的立场,再和我们交代清楚。也或许,他们根本不在意被误会。毕竟,儒家也没有做什么很过分的事情,我们能误会什么?”

  深究起来,儒家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都经得起大乾律法的审判。

  经不起审判的儒家弟子,已经被王海自己解决掉了……

  所以儒家现在真没什么需要解释的。

  即便真的立场不同,那也没什么。

  根本不犯法。

  姬帅也想通了这一点,顿时唏嘘不已。

  “没想到斗了半辈子,最后却殊途同归了。无论如何,只要儒家现在和我们站在一起,以后就是自己人。魏君,王海最后的提醒你要放在心上,神后和尘珈那边,确实都是隐患。”

  尘珈的事情,魏君在不久之前和他说了。

  毕竟姬帅是大乾军方的最高统帅。

  尘珈在有些事情上,也需要姬帅这个大乾军方第一人配合。

  以及,尘珈的身份,需要姬帅来知晓、承认。

  后者对尘珈来说也很重要,虽然尘珈从没要求过这些,但是魏君知道,像尘珈这种卧底,最需要的就是认同感。

  他们做卧底,就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放弃了荣华富贵。他们不需要金钱物质名利,但来自自己人的认同与支持,是对他们最好的慰藉。

  在这方面,魏君向来都不遗余力,而姬帅的身份注定了他对尘珈也有特殊的意义。

  所以魏君才告知了姬帅尘珈的身份。

  所以王海提到尘珈,姬帅并没有怀疑。

  但姬帅对尘珈的信任,自然不可能像对魏君的信任这般坚固。

  “神后是敌人,没什么说的。可尘珈立场不明,无法确认他是否依旧是我们自己人。魏大人,不可掉以轻心。如果我们最后不是输给敌人,而是栽在了自己人身上,那就太坑了。”姬帅道。

  魏君轻笑道:“姬帅放心,尘珈值得信任。”

  姬帅皱眉。

  他不是不信任尘珈,只是他和尘珈的交往很少,不可能有魏君对尘珈的信任感。

  魏君坚持道:“姬帅,你像相信我一样相信尘珈就行。他是铁血救国会的人,有我和前太子为他背书。如果我们都看错了人,那大乾根本撑不到现在。还有,像尘珈这种无名英雄,他未必需要我们的支持,但一定需要我们的认可,不要怀疑他,不要寒了他的心。”

  魏君的最后两句话,把姬帅给说服了。

  姬帅毕竟是军人。

  不是纯粹的政客。

  所以,他能认同军人的价值观。

  而且,他也安排过很多这种卧底的无名英雄。虽然他安排的那些人,并没有像尘珈一样走到那么高的位置上,可本质是一样的。

  推己及人,姬帅立刻就认同了魏君的观点。

  “魏大人你说的有道理,这些无名英雄需要我们的认可。”姬帅道:“我们的力量本就不强,现阶段不能再内讧了。而且,即便他有异心,好像也已经来不及了。”

  军方先前通过的计划,没有给叛徒发挥的机会。

  时间不够,空间也不够。

  他关心则乱了。

  这时候,魏君提醒了一下:“姬帅,让傲雪、凌霜她们一起去西大陆吧。”

  姬帅其他的能力暂且不谈,在生孩子这方面是真的牛逼。

  特能生。

  魏君的意思姬帅听明白了,无非就是让自己的孩子远离最危险的地方。

  虽然西大陆也未必安全,但是比之后的大乾要好太多了。

  姬帅迟疑片刻,最后还是摇了摇头,道:“年龄在十五岁之下的孩子,我会安排他们离开的。超过了十五岁的孩子……”

  说到这里,姬帅沉声道:“只能怪他们是我的孩子,这时候,他们走不得。承担了荣耀的同时,就要承担相应的危险。”

  他一直有这种觉悟。

  而且,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事情,他已经经历过不止一次了。

  有经验。

  “有经验”这个词在这种事情上,听起来十分心酸。

  正因为如此,魏君才想劝姬帅。

  不过姬帅没给魏君再开口的机会。

  “魏大人,我们都很忙,都应该去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而不是在这里儿女情长。”

  魏君的话提前被姬帅堵住,他只能感慨道:“姬帅,大乾有你,有你们这些有担当还有牺牲精神的主事者,是大乾的幸运。”

  国难显忠臣。

  这是一个不幸的时代,因为战争频发,大劫已至。

  这同样是一个幸运的时代,因为英雄辈出,而这些英雄们,并不吝惜自己先死。或者,自己的家人先死。

  所以,风云激荡。

  文明之火,注定无比璀璨。

  世界之外。

  池瑶微微一笑。

  “隐秘,我可能会输,可能会被那个男人打屁.股。”

  “但是,这局棋,我不是棋子,也不是棋手。”

  “我是棋盘。”

  “这种成就感,你此生无缘了。”

  白倾心“呸”的一声,再次用无边的血海笼罩了池瑶。

  只是她看向下方愈发璀璨的文明之火,脸色也不免担忧。

  从文明之火跃升的层次来看,下方的大劫,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了。

  事实证明,她们的判断是对的。

  无论是西大陆和大乾,都已经早早进入了国家级别战争状态。

  而当一个国家进入战争状态,上下开始拧成一股绳之后,所展现出来的行动力,是任何松散的组织联盟都不能相比较的。

  大乾与西大陆火力全开,迸发了让神佛都为之震颤的行动力。

  当然,要感谢盗火者罪傲。

  要是没有罪傲的神之一手,在东西两座大陆之间建好了一座“跨海大桥”,大乾和西大陆的“物流”绝对不会如此顺利。

  于是……

  佛门第一个感受到了一个行动起来的国家,能够带给他们这种宗门的压力。

  哪怕这个国家级的力量,只出动了区区一个儒家。

  哪怕儒家,只在这场庞大的战争当中,打了一个辅助。

  但是……

  “众所周知,辅助是最大的输出。

  “众所周知,文官比武将能打。

  “众所周知,我们儒家天下第一。”

  听到王海不要脸的讲话,下方无数儒家弟子都擦了一把头上羞愧的汗水。

  哪来的众所周知?

  但是当王海看过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挺直了胸膛,大声道:

  “圣人说的对。”

  “说的好。”

  “儒家天下第一。”

  王海很满意大家的态度。

  周芬芳也很满意。

  “很好,正好老娘快顶不住了,也该你们上场了。封神之战的终局在大乾,但终局之前的开始和之后结束的希望都有可能在我们这里。所以废物们,老娘已经把路铺好了,要是你们这都拖后腿,以后就会被老娘我鄙视一辈子。老娘我还专门著书立说,不仅我鄙视你们,我还要让子孙后代,一直鄙视你们。”

  轰!
  周芬芳的威胁,比王海的“打气”更可怕。

  因为大家都知道王海的“打气”是假的。

  但周芬芳的威胁,是真的。

  对周芬芳来说,她真的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儒家弟子都了解周芬芳的节操,那就是没有节操。

  所以瞬间,大家的热情都被点燃了。

  而且纷纷建言建策,出钱出力。

  “周圣人先退下来休息一下,我们顶上。”

  “周圣人放心,我们虽然能力不行,但是人多。人多力量大,总能给斗战佛带去足够的帮助。”

  “速战速决,尽快平推佛门。魏大人提醒过,佛门肯定是最容易对付的。解决了佛门,还有神君麾下的神山以及需要长时间对付的西大陆本土势力,那才是顽疾。”

  “兵分两路吧,周圣人,你去提前为斗战佛解决掉一些来自神山的麻烦,佛门交给我们这些儒家弟子对付。”

  周芬芳点了点头,没有推辞。

  虽然她一直认为其他儒家弟子都是废柴,但是她觉得其他人更废柴。

  废柴去对付更废柴的人,还是有把握的。

  她现在需要休息,回血,然后继续打辅助。

  于是周芬芳和王海简单的商量了一下,就带走了浩气盟的一些精锐,去奔赴另外一个战场。

  而其他的儒家弟子,则代替了周芬芳的位置,继续打“辅助”。

  事实证明,人多,真的力量大。

  量变,真的能引起质变。

  更重要的是,国家级别的组织力量,真的比宗门的凝聚力要更强。

  只是……

  万佛之主看着周围不敢直视祂眼神的佛祖、菩萨、罗汉、八部天龙……很多很多佛门的精锐。

  这本是一股无坚不摧的力量。

  这本是一股让天上的神君和神后联手都无法剿灭的力量。

  可是……

  祂再次低头。

  看向贯穿自己胸前的铁棒。

  万佛之主的面色终于陷入了灰败。

  祂不甘心。

  甚至不明白。

  或者说,祂不愿意想明白。

  “只差一点。”

  “只差一点,你就输了。”

  “只差一点,我就能破了你的金身。”

  “但我遭到了背叛。”

  “这些叛徒,他们根本就没有把全力施展出来。”

  说到最后,万佛之主终于疯狂起来,完全压制不住自己的负面情绪。

  因为结果不应该是这样的。

  因为这场赌局,祂压上了太多,输不起。

  当祂面临失败的时候,地位越是崇高,输的结果也就越惨。

  所以,祂无法不失态。

  “儒家算是什么东西?圣人已经死了,现在的儒家凭什么能帮助你打败佛门?”

  “不应该是这样的。”

  “这不合理,不合理。”

  看到失态到接近疯狂的万佛之主,斗战佛的眼神中闪过怜悯。

  “佛主,别装了,也别自欺欺人了,其实你都明白的。”

  “看起来的差一点,其实永远差一点。也就是说,再来100次,你还是会输。”

  “而且,你明白输在了什么地方。”

  “现如今的儒家,当然不如佛门强大。佛门强大到让神君神后忌惮,强大到让大乾和西大陆寝食难安。相比之下,儒家又算什么?区区一个大乾皇帝的帝王心术,就能让儒家元气大伤。和佛门比起来,儒家连佛门的一半实力都没有。”

  万佛之主的戾气更深。

  因为祂清晰的知道,斗战佛说的都是大实话。

  “可是我输了,非我不如你,而是佛门输给了儒家。儒家能把全部的实力借给你,佛门弟子却背叛了我。万佛朝宗,万佛合一。若佛门上下众志成城,区区儒家即便加上你,又算得了什么?”

  听到万佛之主这样说,斗战佛眼中的怜悯之意更深。

  因为祂也知道,万佛之主说的都是真的。

  儒家弟子虽然是万能辅助,但是和祂终究不是一脉。

  一个是儒修,一个是佛修。

  即便殊途同归,可是儒家弟子再给祂增幅实力的时候,终究也是有能量损耗的。

  但是佛门对佛门,却是0损耗。

  甚至有特殊加成。

  万佛朝宗,万佛合一,天下无敌,天上也无敌。

  当初在天上,祂被神君神后联手镇压,佛门却只是被打压,没有被镇压,并不是因为神君和神后心慈手软。

  而是万佛合一。

  天上无敌。

  神君和神后联手,没有成功镇压佛门。

  尽管他们也没有受伤。

  可佛门还是保存了下来。

  然而……

  这并没有过多久。

  本来应该天下无敌天上也无敌的力量,却突然不在了。

  因为……

  “佛主,你还记得面对神君与神后联手围剿,佛门死伤了多少吗?”斗战佛问道。

  万佛之主的脑海不受控制的闪过了回忆。

  那是佛门经历的最惨烈的一场战争。

  那一场战争,神君与神后全都亲自出手,而且几乎全都毫发无损。

  但是祂重伤。

  佛门,死伤了接近一半。

  虽然保留了火种,却实力大损。

  但是,佛门活下来了。

  而今天……

  “佛主,今天这场战争,佛门又死伤了多少?”

  万佛之主闭上了眼睛,嘴角出现了一抹苦涩的笑意。

  今天,佛门死伤了多少?

  两尊菩萨。

  是的,就两尊菩萨。

  佛门的实力,在这场战争中,最大程度的保存了。

  只是,上一次佛门损失惨重,但他们打退了神君和神后。

  这一次,佛门基本没有损失。

  可祂输了。

  输的彻彻底底。

  “佛主,睁开眼睛,你再看看,儒家死伤了多少?”

  万佛之主睁开了眼睛。

  斗战佛大手一挥。

  儒家弟子的现状,出现在祂眼前。

  那是一地盘膝而坐的身影。

  所有人都面色苍白。

  只有两成的人,还在睁着眼睛。

  其他闭上眼睛的儒家弟子,永远的不会睁开了。

  这就是儒家付出的代价。

  这就是实力远不如佛门的儒家,打赢这场战争的代价。

  但是,他们赢了。

  “佛主,论实力我们在伯仲之间,论势力我不如你,论手段我不如你,论心智我不如你,但是,再来一百次,赢的还是我。”

  “因为,我的支持者,愿意为了我去死。”

  “你的支持者,却都活的好好的。”

  “你拿什么来赢我?”

  万佛之主沉默了很久。

  良久之后,祂才沙哑着声音问道:“从前的佛门,不是这样的。由信仰组成的宗门,本不应该输给国家机器。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了现在这样?”

  斗战佛看着万佛之主,很平静的说:“因为佛没变,修佛的人和心却全变了。而制造这一切风气转变的,是你!”

  是你!

  是你!

  是你!

  斗战佛很难杀死万佛之主,就如同万佛之主很难杀死斗战佛一样。

  但是斗战佛的这一句“是你”,如同凌迟的酷刑,一遍一遍在万佛之主的灵魂与道心当中回荡。

  每回荡一次,万佛之主的气势就衰弱一分。

  祂的一颗佛心,开始沉寂。

  因为,斗战佛否定了祂的佛。

  而且,祂认同了斗战佛的否定。

  “不该是这样的。”万佛之主自语道。

  斗战佛:“所以,我来了。”

  “你能让佛变回来吗?”

  “佛从未改变,变的是修佛者。”

  “你能一直不变?”

  “能!”

  斗战佛的回答,没有丝毫的犹豫与迟疑。

  万佛之主再次闭上了眼睛。

  祂还有反击的机会。

  斗战佛只是打败了祂,并没有打死祂。

  祂依旧在佛门拥有最多的支持者,只是这些支持者不愿意为祂拼命而已,却不代表他们不支持祂。

  但万佛之主,放弃了。

  “斗战。”

  “嗯?”

  “我是为了佛门好,我认为我走的路是对的,我不是佛门的罪人。”

  斗战佛笑了。

  “你是罪人。”

  祂知道万佛之主想要宽恕自己。

  但祂没给万佛之主这个机会。

  “佛主,你就是佛门的罪人,这就是你的历史评价。你走错了路,还带着佛门,一起走错了路。”

  “你应该付出代价。”

  “你注定会被审判。”

  万佛之主的面色更加衰败。

  “我佛,慈悲!”

  祂闭上了双眼。

  一团业火自祂身上开始燃烧,片刻之后,祂便化为了舍利子。

  祂会复苏。

  在不记年之后。

  只是,再次复苏的万佛之主,不会再有现在的记忆,不会再背负现在的因果。

  万佛之主——选择自我圆寂。

  愿赌,服输!
  我佛,慈悲!
  在最后,万佛之主还是展现了一位菩提境界的佛祖应有的格局。

  这一刻,无数高手看向西大陆的天空。

  那里,佛光笼罩。

  那里,佛主涅槃。

  那里,地覆天翻。

  “可惜了。”

  “佛主,一路走好。”

  “没有垂死挣扎,敬佛主。”

  “还算有点心胸。”

  “接下来,就是斗战佛和神君的正面对决了。”

  “斗战的路,不好走啊。”

  ……

  斗战佛知道自己接下来的路不好走。

  但祂从未怕过。

  他将万佛之主圆寂后的舍利子收下,没有看神色复杂的佛门其他人,先去见了儒家的残存弟子。

  王海还活着。

  只是……

  斗战佛刚刚和万佛之主战到金身破裂时也没有失态,当祂看到还活着的王海的时候,终于失态了。

  “抱歉,是我还不够强。”

  斗战佛低头。

  这并不是耻辱。

  只是愧疚。

  如果祂足够强大,儒家不会做出如此的牺牲。

  死伤八成。

  而为首的王海,现如今已是一个废人。

  斗战佛清晰的感受到了王海的生命之火在随风飘摇。

  王海还没有死。

  但他最多还有五年的寿命。

  因为,王海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了祂。

  甚至,儒家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了祂。

  无以回报。

  但王海洒然一笑。

  “圣佛做的很好,我们也达成了自己的目的。这是合作,而且我们赢了。”

  斗战佛摇了摇头,道:“你们付出的代价太大,我却付出的太少。”

  “因为我们可以替代,你不可以替代。你有不可替代性,就有资格得到更多。”王海平静道:“所以你不需要抱歉,是我们抱歉。说到底,是我们太弱,所以必须要依靠圣佛你。”

  落后就要挨打。

  儒家落后。

  所以就要挨打。

  很公平。

  如果儒家圣人还在,儒家不需要将希望寄托在斗战佛身上。

  可是儒家圣人不在了。

  后人没有接过先人的接力棒。

  这是后人能力不足。

  只能找其他办法来弥补。

  斗战佛,就是那个办法。

  所以,很公平。

  也很合理。

  虽然死伤惨重,代价巨大,但王海接受这件事情。

  “这就是战争。”

  “战争是要流血和牺牲的。”

  “我们实力不如人,就只能拼命了。”

  “只要浩气长存,只要风骨犹在,哪怕儒家只剩一人,依旧是我们赢了。”

  “所以圣佛不必愧疚,战争还未结束,不仅是你的战争,还是我们的战争。”

  “我们要继续战斗,请圣佛做好准备。”

  接下来的战斗,便是掀翻神山的统治。

  佛灭了。

  神还在。

  而大乾百姓,不需要这些神来奴役。

  所以!
  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斗战佛感受到了儒家弟子的战意。

  祂知道走到这一步,自己已经就是一个打手。

  一个傀儡。

  但祂甘之如饴。

  恩情,是要报的。

  尊重,是互相的。

  而敌人,也是共同的。

  斗战佛郑重道:“愿与诸君携手,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儒家弟子齐齐向斗战佛颔首为礼。

  这是斗战佛的战斗。

  更是他们的战斗。

  而且,战场并不只是这里。

  同一时间。

  另外一处。

  周芬芳从座椅上睁开了眼睛。

  一个面色发白的女人,跪在了她的脚下。

  身边站着的是其他儒家弟子。

  包括浩气盟的成员。

  魏君的熟人梦姑娘面色阴沉,开口道:“我们来迟一步,二师兄已经去神山了,只留下了这个蠢女人。”

  周芬芳皱了皱眉。

  “具体是什么情况?”

  “查清楚了,神君发出的邀请,大总管亲至,给足了二师兄面子,背叛的筹码足够多,二师兄没能拒绝的了。”

  周芬芳的眉头皱的更紧。

  “神君让他做什么?”

  “当然是拦住斗战佛。”

  “就凭二师兄的实力?”

  “不,凭他和斗战佛的关系。这是战争,攻心的战争。”

  周芬芳的面色愈发凝重。

  “神君……比万佛之主难对付,也找到了斗战佛真正的软肋。”

  如斗战佛这种愈战愈勇的存在,你即便把祂打死,也不可能真正打败祂。

  挤不如人,斗战佛想的是下次迎头赶上。

  无论差距再大,斗战佛的一颗佛心,不会有丝毫动摇。

  所以这也是很多强者无比忌惮斗战佛的原因。

  因为斗战佛很难从肉体上消灭。

  可是,从肉体上消灭不了斗战佛,从心理上却可以。

  当感情成为筹码,当交情被利益取代,当昔日并肩作战的亲友,为了荣华富贵站在斗战佛的对立面……

  斗战佛无坚不摧的那根铁棒,能对自己昔日的战友打下去吗?

  斗战佛战天斗地的豪情,还能对自己的亲朋故旧痛下杀手吗?

  这就是神君对付斗战佛的手段。

  而这个手段,是致命的。

  周芬芳吐出了一口闷气。

  “三师弟那边呢?”

  “我们把整条河都蒸干了,没有见到人影。刚刚收到消息,也已经在神山出现了。”

  顿了顿,梦姑娘继续道:“最新消息,龙宫也接受了神君的册封,龙族从此将成为行云布雨的神邸,永享荣华富贵。昔日的白龙马,会成为龙宫的太子。”

  周芬芳怒极反笑:“好手段,好计谋。斗战佛对上神君,不会被打死,恐怕会自尽。”

  梦姑娘点头叹气道:“我们也是这样认为的,按照斗战佛的性格与人物侧写,不出意外的话,斗战佛最后会心灰意冷,放弃一切,重归顽石,从此归于天地,销声匿迹。”

  “那是在没有我们插手的情况下。”周芬芳冷声道。

  “对,现在我们来了。”

  “血不流干,死不休战。正面战场,交给斗战佛。心战,我们接过来。”

  周芬芳起身,煞气惊天。

  “传令。”

  所有人精神一振。

  “在斗战佛见到他的‘亲朋故旧’之前,全力狙杀。”

  顿了顿,周芬芳肃然道:“不惜任何代价,不惜任何手段。”

  “遵命!”

  儒修弟子,胸中自有浩然正气。

  但为高尚目的,行阴谋诡计,也是被允许的。

  毕竟,对儒家,对浩然正气,儒家弟子拥有最高解释权。

  且不接受外界质疑。

  “清场,先从龙宫开始,联系姬帅,一起动手。联系赵芸,该她出面了。龙宫太子?”

  周芬芳冷笑道:“族长我都杀给龙族看。”

  龙宫内部,不是没有亲大乾的派系。

  无非是扶持上位,争权夺利罢了。

  从前大乾分不出精力,也不想触及龙宫的底线。

  现在,顾不得那么多了。

  “小白龙现如今在不在神山?”

  “我们龙族内部的盟友十分有诚意,他们已经提前软禁了小白龙。”

  说到这里,梦姑娘的脸上第一次浮现出了笑容。

  “上一次我们打龙宫,还是打出好处来了,现如今愿意站在我们这边的龙族……不少。”

  上一次大乾军方精锐尽出,直逼龙宫。

  后面魏君也亲自上阵。

  那一次大阵仗,没有覆灭龙宫,但很显然把龙宫震慑住了。

  所以现在即便龙宫接受了拉拢,也没有像二师兄和三师弟一样,全部倒向神君。

  龙宫企图中立。

  甚至,龙宫内部的亲乾派,还隐隐占据了上风。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而是大乾之前的付出换来的如今的地位。

  周芬芳也笑了:“柿子要捡软的捏,之前儒家圣人之死,龙宫就是导火索,正好新仇旧恨一起算。告知斗战佛,灭神山之前,我们先踏平龙宫,彻底把龙族杀成我们的自己龙。”

  “遵命!”

  一场屠杀盛宴,即将在龙宫上演。

  对此,儒家弟子也好,斗战佛也罢,都没有丝毫的仁慈。

  这就是战争。

  战争,是需要流血的。

  自己人的血。

  更重要的是,敌人的鲜血。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