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隐忧(求订阅)

2021-12-02 作者: 爱偷懒的星星
  第444章 隐忧(求订阅)

  在绝对的修为面前,一切的挣扎不过是徒劳,没有任何作用。

  后发而先至,张易一拳轰出,地火魔躯的力量在对方躯体上爆开,让得方水境刹那间便是失去了战斗力。

  战斗刚开始,便是落下了帷幕,这就是当前张易的战力。

  寻常的圣者武者,此时在他的手里已经走不过几个回合,和刚刚飞升到上界时相比,张易俨然进步了十倍不止!
  留影山顶部,半空中,只见方水境在遭遇张易重击的瞬间,躯体便是在惯性的力量下向后倒飞而出,其速度比他自己飞行还快。

  如雷光划过,在风声灌耳间,方水境的躯体重重撞击在了身后的石门上。

  随即整个留影山都是一颤,有碎石滚落,而后那石门爆开,方水境的躯体重重摔落在闭关的密室内。

  “噗!”

  落地的瞬间,方水境便是承受不住的鲜血喷涌。

  他感觉在张易那一拳之下,他的五脏六腑已然移位,差不多成了一团乱麻,一个照面间,他便是败北。

  山顶草地上,张易面色平静的收回右手,神色云淡风轻,仿佛刚才那暴力一拳与他无关。

  他看了看密室内的方水境,眸光波澜不惊,一步跨了进去,而叶轩则是跟在张易的身边,也是走进了密室之内。

  “看来,你都知道了。”

  “否则,以你平日里根本不将我们放在心上的性格,也不会突然前来这里,我早该有所预料的,可惜……”

  方水境嘴巴有鲜血大片的滴落,他挣扎着站起来,缓缓说道。

  而张易闻言,则是目光更加深邃了一些。

  在之前,从叶轩那里得到的情报中,张易有八成把握认定方水境是岚山城中传递情报的那一枚暗棋。

  故而哪怕没有决定的证据,但为了保险起见,张易也选择果断下手清除。

  而此时,张易这般干脆利落的轰击,反而让得方水境认为自己已经完全暴露,故而此时面对死局,他坦然承认。

  “原来真是你。”

  密室之内,张易忽然笑了。

  “原先我只有八成的把握,还不能完全肯定,但现在依你之言,却是没有错怪你了。”

  张易轻声笑道,语气颇为欢喜,而方水境则是脸色一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暗了下来。

  “什么?你还没有绝对的证据,就这样肆意斩杀一位圣者?”

  方水境睁大眼睛,听着张易的话语,他忍不住开口道,太阳穴似要爆开般凸起,足可见他心绪的不平静。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从现在的结果看来,不是蛮好的嘛。”

  张易笑着开口,而对面,方水境的脸色则是彻底铁青了起来。

  他看着张易,此时重伤之躯下,他只感觉有着一道怒火在心中蔓延,但却无能为力。

  但处于这必死的局面,方水境似乎想到了什么,反而是突然笑了起来。

  “我不知道你如何躲过了雪原的陷阱,但是赤焰郡将要爆发的波动,可不是你能应付得了的!”

  “在我这里,你们什么也得不到。”

  说着,方水境放肆大笑了起来,一边笑,嘴角的鲜血不断的流淌而下,显得颇有些狰狞。

  “噪音。”

  张易淡然开口,他身形未动,但方水境周围的空气猛然凹陷,随即对方的身形再度被轰飞出去。

  伤上加伤,方水境再度被巨力轰击,他只感觉全身的骨头都要破碎了一般,只剩肌肉串联,连站直躯体这一简单动作也无法完成。

  “呵呵,恼羞成怒了吗?”

  “明明担任赤焰郡巡查使二十多年,却是一事无成,而到了如今,你什么也阻止不了。”

  张易的再次出手,反而是让得方水境越发的大笑,明知必死的情况下,他此时已调整好了心态,准备迎接死亡。

  “一群藏头露尾的家伙罢了,若是真的有着绝对的力量,哪儿还需要四处躲藏,小心翼翼?”

  “说到底,你们背后的势力也在畏惧问剑山吧。”

  密室内,叶轩牢牢注视着方水境的动作,若是对方有何异常,就会发动致命一击。

  而叶轩的前方,张易淡然开口,便是让得方水境的脸色一下僵硬了起来。

  显然,张易的话语戳到了他的痛处。

  和狂暴海域顶尖势力之一的问剑山相比,他背后的势力确实无法比较。

  故而,哪怕他们图谋赤焰郡,也是苦心经营了许多年,做了诸多准备,直到近些年,才正式开始推进计划。

  而令方水境等人没有预料的是,就在他们的身后势力打算展开计划,真正谋求赤焰郡之时,突然一位巡查使从问剑山空降赤焰郡。

  这般举动无疑将他们吓了一跳,让得他们不得不再次沉寂了下去,观摩问剑山的反应。

  这般拉扯下来,张易已经进入赤焰郡二十多年,那方水境背后的势力终于按捺不住,计划再度展开。

  此时,密室内,听见张易的奚落,方水境如同被触碰了逆鳞般,勃然大怒。

  “问剑山确实是势力庞大,但那又如何?”

  “问剑山终究是太自大了,居然派遣一位低阶圣者前来赤焰郡,试图解决这一切,这根本是徒劳无功。”

  “这一次之后,问剑山会后悔他们的决定,而你,不过是其中的一枚棋子罢了,看似是赤焰郡巡查使,风光无限,但当危险来临时,你什么也做不了!”

  方水境反唇相讥道,语气颇为不善,而张易则是平静的点了点头,淡然说道。

  “原来如此,看来你背后的势力中至少有四重天圣者境的存在了,这就是你的自信来源吧。”

  “不过我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东西,值得你们如此大张旗鼓,不惜得罪问剑山也要得到?”

  “哼,想从我这里得到情报,没门。”

  方水境冷声道。

  “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来自赤焰郡北域的方绝城吧。”

  交谈间,张易突然开口说道,问出了和之前截然不同的话题。

  “你想干什么?”

  听见张易突然提起自己的家族,方水境心中一下提起来,充满了警惕,他面色不善,立刻反问道。

  张易不答,而是自顾自的说道。

  “在我刚刚上任赤焰郡巡查使时,第一次面见你们我便是说过,若是你们其中有人有所二心,当我发现之时,我会毫不留情的出手斩杀!”

  “这可不是空话。”

  张易看向方水境,眸光散发危险的光泽,他冷声道。

  “现如今你既然背叛了问剑山,那身后的家族自然也要与你一同埋葬。”

  “这是必要的代价!”

  张易冷漠的话语,让得方水境一下睁大眼眸,面容上有些不敢置信的神色,他立刻大声喝道。

  “不,你不能这么做,我家族人口上万,他们什么也不知道,你不能枉杀无辜!”

  “什么叫无辜,说不定你们是串通一气的呢。”

  张易笑道,语气却是无比寒冷。

  “既然你选择如此做,那应该有着这样的心理准备,那就是一但暴露,其家族将万劫不复,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张易淡漠的说道,那般冰冷的态度和语气,给方水境一种错觉。

  那就是张易似乎打算将他的家族也给一锅端了,故而,他心中一下紧张了起来。

  “不,此事只有我一个人参与,你不能这样做!”

  这一瞬,方水境的眼眸里似乎闪过家族崩分离析的场景,耳边似有哭声弥漫,让他双眼瞬间通红起来。

  “不!”

  方水境大喝一声,思绪彻底爆发,体内的真元波动一下混乱起来,似想要引爆自身。

  而张易则是眉头一下紧皱,眼底闪过一丝寒意,他猛然挥手。

  顿时,一道犀利剑气划过半空,在方水境的脖颈间一滑而过。

  伴随着轰隆一声,方水境的躯体轰然倒下,其双目睁圆有怨气弥漫。

  “张易大人,我们怎么办?”

  一旁,叶轩问道,面色也是有些难堪。

  他没有想到,这方水境最后竟然是决然的要引爆体内的真元海洋,执意寻死。

  “看来心理承受能力也不是很强啊,我稍微牵连到他的家族,便是不淡定了。”

  张易平静的摇了摇头,随即才回着叶轩的问题。

  “从我担任赤焰郡巡查使的时候,便是感觉有一股暗流在赤焰郡汇聚,在未来某个时刻将要爆发。”

  “可惜,对方躲藏得太好,之前唯二的刺杀也是由地下杀手组织地煞殿的人员来完成,导致我们没有捕捉到那暗流丝毫的蛛丝马迹。”

  “现在是我担任巡查使的第二十三年,看来这一股暗流终于将要爆发了。”

  “无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别自乱了阵脚。”

  张易从容开口,面色保持着平静。

  他看向叶轩,吩咐道,“你立刻调动岚山城分布在赤焰郡的全部力量,监控四方,若有任何异动,立刻上报。”

  “同时,通知岚山城另外两位圣者,让他们也是配合你,而方水境的情况,直说就是。”

  “是,张易大人。”

  叶轩领命,随即便是从留影山退了出去。

  密室之内,顿时只有张易一人站立,他抬手扶额,来回踱步思考。

  “两次借助地煞殿的人员刺杀与我,故而哪怕我将他们全军覆没,却依旧没有从他们那里得到任何情报,对赤焰郡背地里的暗流一无所知。”

  “而唯一的情报就是他们提前不知道多少年插入岚山城的方水境,做为一手暗棋存在。”

  “但方水境在岚山城多年,故而先前我也无法将怀疑的视线投射在他身上。”

  “这还是我第二次遭遇袭杀,才判定岚山城三位圣者中可能有“外人”,以此为前提推导,终于发现了方水境的可疑之处。”

  “而方水境之所以不在通报信息后离开,而是接着留在岚山城,选择维持这一身份,应该是考虑到在地煞殿三人联手下,我不可能逃离。”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若巡查使不是我,那定然会陨落在雪山,而方水境的身份自然又是藏匿了下去。”

  这段时间的经历,发生的种种事情在张易的脑海里不停流转,最后他不由摇头轻叹。

  “那觊觎赤焰郡暗中的势力,还真是神秘莫测,几乎不留下任何破绽,让人无从下手,无法争对。”

  “可是,他们如此大费周章,其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赤焰郡做为问剑山一地,不过是众多区域之一,又有什么特殊之处呢?”

  张易皱眉苦思,疑惑不解。

  他左右来回走动,迎着寒风思考,在山顶徘徊。

  “没有头绪啊。”

  张易抬头叹道,目光望向了远处。

  此时他身处于留影山的山顶,一眼望去,便是满天晶莹风雪的天地,一片白皑皑的景物。

  而在那遥远地平线上,有着狰狞如同巨龙的轮廓匍匐在大地上,贯穿了赤焰郡的诸多地域,被风雪所覆盖。

  那是赤焰山脉,赤焰郡由此得名。

  留影山山顶上,张易视线望去时,目光落在那被冰雪覆盖的山脉上,那偶尔裸露之地,还有着赤红的岩石。

  这一瞬,张易的身形猛然一顿,神色间流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若说赤焰郡最为珍贵之物,那有什么比得上脚下的这一片广袤的赤焰山脉呢?”

  张易喃喃低语,眼中有着光芒散发。

  “若真是如何,那结果可就太过于糟糕了。”

  “赤焰山脉纵横赤焰郡境内,覆盖着极为广袤的范围,所波及的人口不计其数。”

  “一但有所情况发生,那可就真是人间惨剧了。”

  想到这一幕,张易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

  若赤焰山脉有所异动,那对于中高阶武者而言,避开就是,并没有太多的威胁。

  但在这大地之上,武者终究只是少数,而在山河之间,那无数的凡人才是主旋律。

  对他们而来,赤焰山脉若是出现异常,那就真是灭顶之灾了。

  “赤焰山脉,这是天地的杰作,圣者的力量也难以撼动,但难保意外发生,得提前准备一二。”

  “看来得拜访一下赤焰郡郡主了。”

  张易想着,身形一闪便是刹那远去。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