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有狼?!

2021-05-20 作者: 嫩崽
  第431章 有狼?!
  一条个头不小的蛇,正悠闲的在竹林里游荡。

  似乎是感觉到自己被人盯上了。

  蛇的行动停滞下来,压低蛇头贴着地,把自己和地面融为一体。

  只剩下细细的蛇尾,在小幅度的轻轻甩动。

  颜殊弯着腰,脚步轻轻的向前走了几步。

  就在大家都以为,她只是在等待那条蛇放下戒备,好继续往前走的时候。

  颜殊摸出了口袋里的石刀。

  一个飞扑,整个人扑到了地上。

  左手精准的捏住蛇头,顺势给人家埋进潮湿绵软的泥地里。

  右手迅速跟上,把石刀沿着蛇头的末端进准刺入。

  拎着蛇身快速起身,把边上的土蛇头被埋入的位置堆上之后用脚踩踩。

  非常顺便的,就把蛇头给埋了。

  【看呆ing】

  【蛇:歪?谁把灯关了?】

  【蛇: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了什么事?】

  【震惊我也,殊爷这动作也太流畅了。】

  【难怪牧爷谁都敢惹,就是不敢惹殊爷,惹不起惹不起。】

  【我殊又暴躁了!】

  【这条蛇算是有排面了,之前的殊爷都是用脚,这个还用手了。】

  “嘻嘻,这个蛇还挺大的嘛。”

  “这个在我们那一般都叫菜花蛇。”

  “没毒,肉质也不错,煮汤应该更好吃一点,不过现在只能烤了。”

  颜殊拎起还在扭转的蛇身,开心的笑起来。

  小脸粉嫩,梨涡浅浅,充满灵气的大眼睛里闪烁着欣喜。

  一个娇小又明媚的姑娘,在荒野里一身土的拎着一条无头蛇。

  明明很诡异,却硬是没有违和感。

  “我猜,殊爷这会一定又发财了。”

  寻找食物无果。

  牧清抬头看了一眼,发现直播间里忽然少了几十万人。

  这次用的是大小窗模式。

  一大一小,可以同时看到两个直播间,只是小窗没有声音。

  颜殊那边,就算有什么大动作,也不足以一下就吸引这么多人。

  肯定是土豪扎堆发火箭,看着小窗里都是宝箱,过去抢宝箱去了。

  能让人扎堆发火箭,也从侧面说明了,颜殊很安全,而且过的还不错。

  这让牧清安心一些。

  继续专注的在林子里寻找食物。

  “这些竹子太小了,连竹虫都没有。”

  “但是这样的林子,特别多蛇。”

  “所以我的重点目标,就只有两个了:蛇、竹鼠。”

  “比起蛇,我还是更愿意吃竹鼠,至少肉”

  窸窸窣窣。

  牧清停下说了一半的话,屏息倾听。

  窸窸窣窣。

  声音从右手边传来,听动静距离自己不算太远。

  窸窸窣窣。

  牧清举着火把,慢慢的往右边走。

  忽然,从里里的声音大起来。

  之间一只肥硕的竹鼠从右前方出现,速度惊人的从自己面前跑过。

  几乎没有犹豫。

  牧清快速的扔出了手里的石刀标枪。

  “吱吱吱!”

  “吱吱吱吱!”

  牧清的左前方,标枪自立的插入土里。

  “中了!哈哈哈。”

  “这样都能中,这大概就叫瞎猫碰上死耗子!”

  牧清大步向前,用点着火把的木头照明,查看猎物的情况。

  借着并不明亮的火光依稀可以看到,标枪扎进了竹鼠尾巴前方的屁股,牢牢的把竹鼠扎进了地里。

  【啧啧啧,夺笋呐,这是正中菊花。】

  【难怪这只竹鼠叫的特别凶。】

  【鼠可杀,不可辱!】

  【竹鼠:你才是死耗子,你全家都是死耗子。】

  【哈哈哈,这会真是死耗子了。】

  【感觉牧爷连目标都没看清就扔标枪了,说是瞎猫也挺对。】

  【我还以为殊爷晚上吃的够好了,没想到还是被牧爷比下去了。】

  牧清用脚踩住老鼠。

  拔起地上的标枪,快速果断的解决了还在挣扎的竹鼠。

  拎起尾巴来查看清理。

  “啧啧啧,太惨了。”

  “这只竹鼠真是的太惨了,屁股的位置都去了一大块了。”

  牧清咂舌,拎着竹鼠回到临时庇护所。

  地面已经烘的差不多了,牧清把火堆从屋子里移出来。

  一番温柔脱衣,就把老鼠架在火堆上烤烤起来。

  鼠内脏也没有浪费,没牧清分成好几分。

  趁着靠竹鼠的功夫,在屋子四周又弄了几个陷阱出来。

  “这片竹林这么大,竹鼠肯定很多。”

  “希望明天走的时候能够带上几只,那这次挑战的最后一段,我会过的很好的。”

  一直肥肥的烤竹鼠下肚。

  牧清满足不已,对着月光长嚎了几声:
  “嗷呜.”

  “嗷呜.”

  “嗷嗷嗷嗷呜”

  感觉压力一下释放了不少,牧清畅爽的笑起来。

  “嗯?”

  吃饱喝足,添完柴火正准备睡觉的颜殊。

  忽然停下脚步,机警的看了看四周。

  “不是吧?这个地方有狼?”

  “不应该啊,节目组不至于玩这么大啊!”

  想到自己在亚热带求生的时候,是遇到过的三头鬣狗的。

  而且牧清还真的遇到过独狼。

  颜殊忽然觉得自己的说法站有点不住脚。

  这个憨批节目组,是真的敢玩这么大的。

  第二声嚎叫传来。

  颜殊惊恐的表情里,多了一丝丝疑惑。

  “是我疯了吗?我怎么觉得,这狼的声音还有点熟悉?”

  【不是你疯了,是你老公疯了。】

  【竹鼠:鼠疫已成功感染宿主,劳资替鼠鼠们报仇啦!哈哈哈哈。】

  【牧爷现在可不就是一头饿狼嘛,嘿嘿嘿】

  【嗯!前面的是个人才。】

  【笑死了,牧爷学狼叫居然把殊爷给吓到了。】

  【这样都能听得到,是不是说明两个人隔得不远啊。】

  【小时候,我在山这头喊,我妈在山那头都能听见。】

  第三声嚎叫传来。

  颜殊的疑惑更深了。

  看了一眼弹幕。

  有点被吓到的颜殊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这哪是狼啊?这分明就是地主家的傻儿子。”

  “我能很清楚的听到牧爷的叫唤,这说明我们的间隔并不算太远。”

  “至少,他还在这片竹林里。”

  “在同样的地图里赶路,我自认是比不过牧爷的,想要赶超他就必须要想点办法才行。”

  看了看眼前的竹林,颜殊忽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这竹林里除了会有蛇,一般也不会有别的危险了吧?”

  “是吧?是吧?是吧?”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