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夜的命名术 > 第861章 禁忌物的预言

第861章 禁忌物的预言

2022-07-02 作者: 会说话的肘子
  第861章 禁忌物的预言
  回归。

  珠峰大本营的寒冷深夜,迎来了一群训练有素的登山客。

  他们无声的穿过一间间帐篷,尽量不惊扰任何人,所有人都带着口罩与鸭舌帽,遮掩着自己真实的面容。

  这些人不像是登山客,反而更像是一群士兵。

  与寻常登山客不同的是,这支登山队伍格外庞大,别人都是8人一队,他们则是上百人一队。

  不仅如此,随着这些登山客徒步上来的,还有一百多人的专业保障团队,其中二十多人都是夏尔巴人。

  不过有点奇怪的是,即便跟着如此强大的保障团队,这些人也没有偷懒指挥保障团队干活,而是自食其力的搭建帐篷、通讯中心、烧火做饭。

  这些人甚至还不辞辛苦的搬来石头,在自己营地外面垒砌了一圈围墙,夜晚睡觉的时候都有人轮流站岗放哨。

  他们的到来,终究还是惊动了营地里的其他登山客。

  有心人发现,这群人身边的专业保障团队里,竟然还有人携带了枪支。

  而且,这支团队带着的一些墨绿色箱子虽然被砂纸抹去标识,却还是有退伍军人认出来,那是专门用来装RPG火箭弹的……

  就看这种火力配置,不知道的人,恐怕会以为这是哪国的元首来登珠峰了。

  胡小牛站在自家营地里,听着耳边小铁锅里发出咕嘟咕嘟的声响,一旁的陈灼蕖脸色平静,正掰着压缩饼干丢进锅里。

  “有没有异常?”胡小牛问道。

  陈灼蕖摇摇头:“营地里没有异常,师父把这条路都趟好了,他专门去欧洲把王国、未来组织打痛,海外势力正忙着找他呢,根本顾不上我们……不过还是要小心。”

  魔鬼集训之后,骑士预备役的所有成员都消瘦了一圈。

  十七八岁的少年、少女们原本脸上还有点婴儿肥,如今全都面色黝黑、脸颊棱角分明。

  陈灼蕖的下颌线就像是被刻刀刻出来似的,整个人的气质看起来更加锋利了。

  她看向胡小牛说道:“我们要尽快适应高原气候,开始训练。”

  胡小牛笑着问道:“卷王也有压力了?”

  “嗯,”陈灼蕖点点头:“在火塘大雪山见到的那两位师兄,很厉害。”

  她说的两位师兄是李恪与张梦阡。

  当骑士预备役抵达火塘时,李云镜刚好带着这两位来到大雪山,准备新的生死关挑战。

  也就是这个时候,陈灼蕖看见了温润如玉的李恪,还有那位开启心眼第六感的张梦阡。

  这两位师兄身边有李云镜保护着,竟然随时随地开启着逆呼吸术,还在腿上、胳膊上负重380斤沙袋,以此来抵消长生天果实带来的力量加成。

  沙袋里装着沉重的钨砂,两位师兄就算睡觉都不把沙袋脱下来。

  大师兄李恪说,大家有机会吃长生天固然是好事,但师父当初走骑士之路,可没有这样的帮助,以前的骑士也都没有这么好的条件。

  所以要想感受前辈们当初的心情与坎坷,就得把长生天果实的力量给抵消掉才行,这样才能磨练心境。

  陈灼蕖也尝试了一下,结果当天就高原反应了……

  要不是庆氏给他们配的浮空飞艇里有医疗设备,她怕是要交代到那里了。

  大师兄李恪安慰她说,这种训练得循序渐进,不能一蹴而就。

  但这位大师兄眼神里明明藏着促狭,骑士果然没一个省油的灯,小真纪就是骑士最后的良心!

  女卷王哪里受得了这种委屈,她刚刚恢复就开始保持逆呼吸术,然后给自己一点点上负重。

  不仅如此,她还给所有人定制了负重沙袋,搞得所有骑士预备役都苦不堪言。

  当然,大家也都知道这是为了他们好,大师兄李恪也说的没错。

  不过,李恪对陈灼蕖的刺激还不算大,最关键的是张梦阡……

  当陈灼蕖面对张梦阡的时候,明明对方眼睛被白色的缎带蒙着,她却觉得对方时时刻刻都能看见自己。

  而且,对方已经能预判自己要做什么了。

  她想去拿水壶,下一秒发现张梦阡已经将水壶递到她手里,她因为训练脱力弄掉了筷子,张梦阡也可以提前伸手接住。

  如果是筷子落下瞬间,她也能以极快的速度接住落下的筷子,可她很清楚张梦阡并不是靠速度来做到的,而是对方能……看见未来。

  这玩意在陈灼蕖看来就像是特异功能似的,人家都是转职骑士,就自己干巴巴的一个白板骑士,没有额外的大招啊!

  你说递个水壶、接个筷子这种事情,哪里需要师兄帮忙?这不是在故意卷她是什么?
  于是,陈灼蕖开始带着兄弟姐妹们在超导世界里卷西大陆,打算弄个觉醒名额,给自己搞个新的职业来。

  卷!
  现在的骑士预备役里,每时每刻都在卷!
  给神宫寺真纪都卷哭了!

  这会儿,小真纪的小胳膊小腿儿上都缠着定制沙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坐在帐篷里哭着,一旁的红叶狩、影女、般若跪坐在边上,手忙脚乱的给她擦眼泪,狐火蜷缩在她脚丫子旁边给她暖脚。

  李彤雲掀开帐篷的帘子走进来,她对红叶狩和影女说道:“你们去外面守着吧,有人靠近我们的营地就来通知我,记得,现在是关键时期,任何异常都不能错过。”

  事实上,如今这支队伍里战斗力最强的并不是李彤雲,而是神宫寺真纪。

  她已经C级了,可以召唤的式神也从3个,变成24个,庆尘给她攒式神的速度,已经有点跟不上她开‘式神召唤位’的速度了……

  如今,红叶狩、蜃气楼、影女、狐火、山童、般若、大天狗、酒吞童子、飞头蛮、不落不落、白虎……全都被小真纪成功召唤出来。

  虽然因为她等级限制,式神级别只有C级,但光是这些C级式神也能把任何一个B级高手吊起来打了。

  再升一级的话,带着48个B级式神,连A级见了她也得转头就跑。

  这时,李彤雲将禁忌物ACE-119抽纸盒塞进小女孩怀里:“别哭啦别哭啦,虽然辛苦了一点,但明天傍晚我们就可以在这里看日落呢。而且,你师父前段时间刚来过这里,他可是很快就爬到山顶去了的。那些夏尔巴人都知道他,都把他当做神明呢,要是让夏尔巴人知道神明的徒弟是小哭包,大家会怎么看伱师父?”

  “嗝!”神宫寺真纪强行止住哭声:“那我不哭了。”

  “这才乖嘛,”李彤雲笑着说道。

  神宫寺真纪抽出一张纸巾擦擦眼泪:“可师父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啊,我好想他。”

  李彤雲安慰道:“你师父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呢……等等,你手里的纸巾给我!”

  说着,她从神宫寺真纪手里接过纸巾,却见那泪痕斑斑的纸巾上写着:北斗南指,眼中有光芒流淌的人将被光芒吞没,有人悄然背叛了自己的理想,走向深渊。

  小彤雲愣住了,这不是小真纪第一次抽到预言。

  上一次这个抽纸盒就成功预言了她被妈妈江雪狠揍一顿。

  如今,预言再次出现,可李彤雲一时间却无法确认这预言指的什么!
  眼中有光芒流淌的人……说的是庆尘哥哥吗?
  ……

  ……

  庆尘躺在自己单人间的宿舍里,默默看向落地窗外的雪山,生活好像一下子又慢了下来。

  这里没有他认识的人,就仿佛他又开始一场独自的旅行、修行。

  他从喧闹的世界里脱离出来,然后走自己一个人的路。

  但生活不能总是这样。

  叮的一声,一条短信进来,是李彤雲的。

  庆尘看后认真思索片刻……

  “北斗南指,眼中有光芒流淌的人将被光芒吞没,有人悄然背叛了自己的理想,走向深渊。”

  抽纸盒给的预言都与小真纪这位宿主有关,那么如果说眼中流淌光芒的人是自己,那么吞没自己的光芒又是什么?
  悄然背叛理想的人……又是谁?

  庆尘心中有了猜测,但目前这件事没法做什么提前准备,只能先观望,再随机应变。

  他拿出手机拉群,将胡小牛、陈灼蕖、胡靖一、李彤雲、罗万涯、小七、小三、Zard、大羽……统统拉进了一个群里,严密的叮嘱着未来的计划。

  他已经在罗斯福王国里发现了缝隙,只需要再给他一支撬棍,说不定就能将这缝隙给撕裂开来。

  然而也就是这个时候,他房间的门被人打开了。

  训练基地里的白人时间行者非常自来熟,他脑袋探进来看到庆尘在玩手机,便笑眯眯的说道:“你也没睡啊,不如来客厅里面聊聊?我们刚从里世界回来,有不少新鲜事。而且,我们还带了基因药剂,要不要见识一下?”

  庆尘平淡的回答:“不用了谢谢,帮我把门关上。”

  白人时间行者耸了耸肩膀:“好吧,随你。”

  外面的客厅渐渐嘈杂起来。

  三十多位学员捧着温热的咖啡,聚在一起等着听时间行者讲故事,然后购买基因药剂。

  庆尘听着他们念叨基因序列的编号,QQSD-001、QQSE-001,这都是普通人晋升为F级基因战士的流通药剂,但问题是,这些时间行者并没有告诉学员们,这两支基因药剂目前也是罗斯福王国里,公认的后遗症最大的两支。

  前者注射后,腿上会长出昆虫类的倒刺,后者注射后则有可能出现昆虫类的复眼。

  东大陆联邦追求的是将基因药剂后遗症降低到最小,所以产量一直不怎么样,西大陆玩的就比较野了,百无禁忌。

  而这个训练基地里,敢于挑战翼装飞行的学员,本就都是在生活里寻找刺激的人,他们非常愿意尝试基因药剂所带来的不同的人生。

  这时,客厅里有人忽然问道:“里世界现在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最近罗斯福王国向巨人王朝开战了,我们几个正跟着一支黑水城部队开拔,准备去前线,”时间行者回应道。

  “咦,去打仗会不会有危险啊?”学员问道。

  “不会,”时间行者笑道:“我们这支部队非常特殊,是负责调查事件的,不负责打仗。而且,连王室的人都来了,怎么会有危险。”

  “对了,你先前说的白人之光怎么样了?”

  “白人之光已经过时了,现在里世界最出名的是波顿侯爵,这位侯爵真是厉害了……”

  庆尘关掉手机,闭上眼睛调整着万神雷司的呼吸节奏,进入睡眠。

  ……

  ……

  天亮了,庆尘准时起床前往餐厅。

  训练基地里的负责人爱丽丝正在煎鸡蛋,她笑着看向庆尘:“听说你昨天晚上没有加入他们的夜聊,是对时间行者的事情不感兴趣吗?”

  庆尘想了想说道:“我是来训练的,不是来交朋友的。”

  爱丽丝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如你一般直率的亚裔并不多见。”

  庆尘自己动手煎鸡蛋,烤吐司面包片,搅拌蔬菜沙拉。

  爱丽丝忽然发现,这位学员甚至要用面包片将盘子上沾着的沙拉酱擦干净,然后吃下去。

  待到吃完后,盘子甚至像是从来没有使用过似的,格外干净。

  对方吃饭时一丝不苟的样子,令人惊奇。

  “Tager,你吃饭一直都是这样吗?”爱丽丝好奇问道。

  “不是的,”庆尘思索片刻说道:“经历了某些刻骨铭心的事情之后,才变成这样的。”

  “经历了什么事情?”爱丽丝有些疑惑:“难道是某次徒步旅行被困在山中,经历过食物匮乏后开始珍惜食物?”

  庆尘笑着解释道:“曾经有人把自己的食物给了我,放弃了自己活着的希望。我只是想提醒自己,珍惜活着的时光,因为这是他们生前最后的希望。”

  爱丽丝问道:“既然珍惜活着的时光,为什么要来学习翼装飞行?翼装飞行的死亡率很高,哪怕你是个身经百战的老手。既然珍惜生命,那你就不应该来这里。”

  庆尘摇摇头:“珍惜生命不代表苟且的活着,如果不能丰盛浓烈的活着,与死了也没区别。我吃好了,你慢慢吃。”

  爱丽丝看着庆尘离去的身影沉默了,她总觉得这位学员有些特殊。

  训练开始。

  但与想象中,穿上飞鼠服自由穿行在山间的翼装训练不太一样,庆尘要学习的将是最基础的跳伞知识:跳伞流程、装备理论、如何加速、如何转向、如何前空翻、后空翻、侧翻。

  翼装飞行其实是跳伞训练的分支。

  因为,翼装飞行之后是要靠跳伞来落地的,不会跳伞就只能用脸着陆。

  有USPA组织颁发的C级跳伞证书,才能开始真正的翼装飞行训练,证书分为A、B、C、D四个级别。

  A级需要跳25次以上,这个时候就能独立跳伞,不需要教练带了。

  B级需要跳50次以上,这个时候才能从热气球上起跳。

  C级需要跳200次以上,这个时候才能参与多人表演,当第三方摄影。

  D级需要跳500次以上,这个时候才能申请教练职位。

  当然教练也分大神和普通,例如基地里的索雷尔,就是跳了13000多次的大神了,剩余两位资格弱一点的教练,包括爱丽丝在内,则是跳过3000多次。

  这个训练基地里有两位学员是跳伞1000次以上的大神,甚至还有几位跳过200次以上的高手,他们是可以直接越过跳伞训练的。

  剩下的学员,大家也都有跳伞执照。

  像庆尘这种一次跳伞都没玩过,就直接来学习翼装飞行的,仅他一人。

  庆尘什么都没有,但庆尘有钱。

  所以当其他学员在另外两位教练指导下,学习翼装飞行理论的时候,索雷尔这位大神则在一对一教庆尘这位菜鸟从零开始学跳伞。

  其他学员有些疑惑,为什么索雷尔要把时间浪费在一个菜鸟身上,爱丽丝就耐心的给他们解释,庆尘已经把索雷尔的所有课时给买下来了……

  大概200万美金的样子。

  索雷尔原本担心庆尘这种有钱人急于求成,但他发现庆尘一点都不急,而是将每一步都学得非常扎实了才开始下一步。

  而且,这大概是他见过最认真的学员了,理论知识倒背如流,叠伞一丝不苟,每个动作都标准的像是教科书一样。

  不与其他学员交流,只专心的学习。

  七天的学习过程里,庆尘与其他学员的交流依然仅限于见面打招呼。

  所有学员都知道,这个训练基地里来了一位孤僻且有钱的亚裔。

  爱丽丝私下里找到索雷尔:“你觉得这位学员怎么样?”

  索雷尔端着咖啡思索道:“我以前在其他领域也见过这样的人,他们清楚的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也知道怎么做才能达成自己的目的。这种人在各自领域都是最成功的,但我不清楚是怎样的经历,造就了他们这样的性格。也许他们会经历一时的困厄,但成功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必然。”

  第七天夜晚,庆尘默默的躺在自己床上调整着呼吸,等待着倒计时。

  表世界的学习生活对于他来说,已经是一种慢节奏的调节,让他可以神经不必总是紧绷。

  但生活不能总是那么慢。

  庆尘抬起手臂看了一眼倒计时,归零。

  世界陷入黑暗,又重新亮起。

  面前的巨人还在叽叽喳喳的讨论着什么,远处竟还有新的巨人狂奔过来,加入观摩“伟大预言里的朋友”的队伍。

  还多次要求庆尘用骨刀在他们的手臂上签名。

  庆尘蹲在地上,用树枝写写画画,给咔嚓交代着什么,直到他确认咔嚓明白自己的计划,才终于放下心来。

  咔嚓带着族人们走了,路上又遇到了雷族的朋友,立刻手舞足蹈的与他们炫耀自己见到了庆尘的事情。

  嘿嘿嘿有些疑惑的问咔嚓:“嘿嘿嘿?”

  (那位伟大的朋友不是说了,让我们交代其他族人保密吗?)

  咔嚓回应道:“咔嚓!”

  (只有他们知道了秘密,他们才能保密啊。)
  嘿嘿嘿愣住了,这个逻辑好像很严谨的样子,难怪咔嚓能成为先锋部队的将领,自己却不行。

  ……

  ……

  黑水城的军队要比想象中来得更快一些。

  第二天清晨时,第三师后方便传来了履带车的声响,庆尘从篝火旁起身望去,却见上百辆履带车如碉堡般快速驶来。

  其中一辆履带车上的旗帜招展,上面赫然是戏命师的权杖标志,同样也代表着王室的到来。

  王室的使者下车后,将这次第三师抵御巨人袭击的功勋颁发给有功之人,连带着庆尘也终于成为了公民。

  使者与波顿客气一番之后回到车上,再也不露面了。

  有点奇怪。

  庆尘注意到,当这支部队抵达第三师驻地之后,有17辆履带车上的人根本就没有下车的意思。

  那些人始终藏着没有出现,像是在静静的等待着什么。

  也就是这个时候,远方大地出现一条裂痕,如闪电般快速逼近第三师驻地。

  猝不及防之下,第三师数百名士兵掉入深渊!
  与9号前哨基地一模一样的深渊裂隙又来了,与此同时,那些履带车的门终于开了,庆尘看见一位老者披着黑色的袍子,从容不迫的走下车来。

  ……

  晚上12点前还有一章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