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5章 形势剧变

2021-09-18 作者: 竹林剑隐
  第1005章 形势剧变
  苏牧云话音刚落,就抬手在半空轻轻一点,随着一道波纹自其指尖扩散而出,周围立刻便有九团青光乍现。

  每一个青色光团之中,都有一株翠绿幼苗浮现而出,在半空飞快生长,不多时就化为九棵苍翠古树。

  “小子,别说老夫以大欺小,你若能破了我手中的三棵神树,那便放你离开又有何妨?”

  苏牧云戏谑一笑,单手一指其中的一个光团,那光团中的古树立刻腾飞而起,在半空迅速变大,仅仅几个呼吸的功夫,就已经化作小山大小。

  这棵古树横贯百丈方圆,遮天蔽日,将梁言的所有退路尽数封死,接着向下急坠,仿佛一座山峰从天而降。

  随着头顶巨树落下,梁言只觉一股汹涌澎湃的木属性灵力激荡而来,仿佛怒海惊涛,将他的肉身几乎压垮,连伸出手指动弹几下也觉困难。

  “不好!”

  梁言脸色大变,急忙运转功法,体内金光绽放,整个人仿佛一尊金佛,头顶更有三道剑罡剑气爆发,逆着半空中的巨树向上斩去。

  刷!刷!刷!
  三道剑罡划破长空,无穷剑气四散奔腾,仿佛要将周围的一切全部绞碎。

  然而苏牧云的古树却仿佛一座不可阻挡的高山,此时从天而降,竟将梁言的三道剑光全部压了下去,而且余势不减,兀自向下急坠!

  梁言绝没有想到,自己的三道剑罡居然全部被镇压,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接着“哇!”的一声,又吐出一口鲜血来。

  轰隆!

  还不等他有下一步的动作,那棵硕大无比的苍翠古树就从天而降,将其整个人都砸入了地底,爆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

  这一声巨响,便如九天雷霆,即便是苏妍等人听后,都忍不住心底一颤,脸色隐隐有些发白。

  而本就身中“菩提断肠”之毒的计来、南宫长歌以及王家众人,在听到这一声巨响之后,更是口吐鲜血,接着两眼一翻,竟然都被震得晕死了过去!
  原本热闹非凡的山顶,被这株巨树一压,立时鸦雀无声。

  这棵古树耸立在山顶之上,仿佛支撑天地的一根巨柱,巍峨雄壮,底下再也没有任何气息存在。

  苏妍、蛇老、鹤老等人见状,都是脸色一喜,暗暗叫道:“任凭这小子再如何狡诈,最终还不是犯在我们苏家老祖手中!”

  他们正想上去恭贺一声,顺带拍一拍老祖的马屁,却看见苏牧云眉头微皱,目光朝着下方来回扫视,显然是在寻找着什么?
  “难道这厮还没死?”苏妍心底咯噔一声,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还没等此女多想,距离她不远处的地面忽然“砰!”的一声,爆裂了开来,紧接着就看见一个人影向上疾冲。

  此人灰衣长衫,浑身被鲜血浸透,脸上亦是浮肿一片,如果不是伴随在他身旁的紫雷天音剑,苏妍几乎都已经认不出此人便是梁言了。

  “他真的没死!”

  苏妍惊呼一声,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

  她与梁言争斗至今,虽然说仗着家族优势,自己始终是狩猎的一方,但每一次都被对方化解,甚至还差点被他反杀。到了如今,苏妍的心态已经渐渐发生了变化。

  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在心底对这个男子产生了恐惧,虽然对方此刻身受重伤,自己周围又有苏家的一众高手护持,她还是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

  “哼,三剑合一?这小子还算有几分手段!”

  半空中的苏牧云轻笑一声,对于梁言从他的古树虚影之下逃生,似乎并不怎么在意。

  他单手轻轻一点,又有一棵古树从青色光团中飞出,这棵古树并没有在半空变大,而是缓缓旋转了起来。

  它每转一圈,便有一根枝条激射而出,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便有上百根翠绿枝条窜上半空,仿佛上百根锁链,朝着梁言的身上缠去。

  苏牧云修练的乃是苏家秘传功法《九九归元道诀》,此功法练到极处,可用神通显化九棵上古神树。

  这九棵神树各有妙用,像刚才第一棵镇压梁言之树乃是“破邪神树”,能以精纯的木系灵力镇压一切法宝神通,普通修士被压在此树之下,只需片刻功夫便要魂飞魄散,连一丝残魂也无法逃出。

  至于这第二棵古树乃是“化元灵树”,专司封印之力,它的上百条树枝,便是上百种封印之法,只需被缠上一根两根,一身灵力立时化为无形,任你有通天的本事,也不能使出分毫了。

  梁言虽然不知道苏牧云的本命道诀,也不知道这“化元灵树”的奥妙,但无论如何也能看出,绝不能被这些枝条缠上,否则便是万劫不复了。

  刚刚“破邪神树”的一撞,其实已经将梁言体内的多处经脉震断,若非他在关键时刻瞧出了其中的几个变化,以“无相剑经”的法门催动三剑合一,勉强逃出神树镇压,这会恐怕已经是肉饼一块了。

  可即便如此,梁言也已经身受重伤,额角一块碗口大的伤疤正留下涓涓鲜血,几乎将自己的视线挡住。

  面对“化元灵树”所演化的上百根封印枝条,梁言只能拼尽全力,在半空中不断闪转腾挪,或者以飞剑斩击,逼退近身的树枝。

  苏牧云的神念化身双足不动,甚至九棵神树都不用全,仅仅只是其中两棵,便已经让梁言狼狈如此,若是再有第三棵神树祭出,那他必败无疑!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此人实力太强,即便我祭出剑丸,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

  梁言心念电转,蓦的一咬牙,眼神发狠,手中剑诀急掐。

  他以黑莲剑护住周身,紫雷天音剑却是奔腾而出,直取人群中的苏妍!
  苏家众人原本都是看戏的样子,见到这一幕,不由得微微一愣,接着马上反应了过来。

  “此子眼见不敌,这是想要鱼死网破!”

  蛇鹤二老的心中同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他们早就受了自家老祖的命令,要拼死保护苏妍,此时哪里还敢有丝毫怠慢?

  眼见紫雷天音剑奔腾而至,这两位金丹后期的供奉同时祭出自家法宝,向前迎了上去。

  梁言这一剑只攻不守,根本就是视死如归,紫雷天音剑化作一条紫色剑河,浩浩荡荡,凌空劈下。

  砰!
  只听一声巨响传来,蛇老的黑色巨蛇硬抗了梁言的这一剑,原本坚不可摧的蛇皮上出现了道道血痕。

  与此同时,鹤老的“渔神网”也凌空罩下,将数不清的紫雷剑气收入网中,任凭其左冲右突,也无法斩破这一张巨网。

  两位金丹后期的供奉同时出手,立刻便把梁言的这一剑给镇压了下去。

  然而梁言的眼中却没有丝毫意外之色,他左手藏在袖中,暗暗掐了个法诀,苏朗只觉眼前银光一闪,竟然有一柄飞剑自虚空中窜出,接着越过自己的头顶,直奔苏妍而去!

  原来梁言明白自己不是苏牧云神念分身的对手,为今之计,只有不顾一切擒下苏妍,令苏家众人投鼠忌器,方才有一线生机。

  他刚才从“破邪神树”底下逃生之后,就顺势潜入地底,暗中选了一个距离苏妍相近的位置破土而出。

  面对苏牧云的第二株神树“化元灵树”,梁言明白自己久斗下去必败无疑,故而弃守为攻,只以黑莲剑护住周身,却以紫雷天音剑佯攻正面。

  等到蛇鹤二老都被其吸引之后,再暗暗放出定光剑,利用“镜花水月”中的招式隐藏剑光,意图偷袭苏妍。

  此时定光剑化作一道残影,速度快得出奇,只是一瞬间便突破了苏朗的防守,来到了苏妍的面前。

  苏妍是真没想到梁言居然凶悍如此,在三剑齐出都难以自保的情况下,居然还敢分出两道剑罡来攻自己!

  她虽是苏家嫡系子孙,但自幼便在诸多长辈的呵护之下长大,还没有经历过如此以命搏命的凶险之事,当下不由得乱了方寸,有些惊慌地叫了起来:

  “马飞!马飞救我!”

  此时此刻,在场的众人之中,蛇鹤二老都被梁言的紫雷天音剑所牵制,如今已失了来援的时机。

  而苏牧云的神念化身距离最远,即便他神通惊人,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赶来救人。

  至于苏朗此人,却是根本不足畏惧。

  能够阻拦梁言这拼死一剑的,唯有苏家供奉马飞。

  梁言对此人颇有几分忌惮,之前在奉天城的一战中,此人以一柄木剑无声无息地斩杀了李重八,当时就看出他的实力非比寻常了。

  然而此时此刻,梁言也没有别的办法,他费尽心机,手段用尽,只能做到这个地步,能不能一举擒下苏妍,就要看是马飞的木剑快,还是他的定光剑快了。

  只要他的定光剑先一步架在苏妍的脖子上,那在场的所有人就都不敢轻举妄动,他也可以得到谈判的筹码。

  马飞显然也看出了梁言的打算,脸上神色阴沉无比,整个人身形一晃,便朝着苏妍所在的位置冲去。

  “小姐别怕!马某来救你!”

  他人还在半空,手中剑诀便是一掐,一柄木剑自其脑后浮现,周围剑意暴涨,接着化作一道残影,直奔苏妍所在的位置而去。

  这柄木剑的速度快得惊人,再加上马飞本来距离苏妍就近,此时后发先至,竟是赶到了梁言定光剑的前面。

  “糟了!”

  梁言惊呼一声,他千算万算,没算到这马飞居然还隐藏了实力,刚才那一瞬间,从木剑上爆发的剑意已经远超之前和自己的两次交手。

  他的定光剑并非以速度见长,而那马飞的木剑却是快得出奇,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拦在了自己的飞剑前面。

  此时形势瞬间逆转,马飞只需替苏妍挡下他这一剑,那自己精心谋划的一切都要付诸东流,到时候想要保住性命,只有动用蜉蝣剑丸这一个办法了。

  “这一次剑丸再受损,恐怕就再也修复不了吧.”

  梁言心中暗叹了一声,右手默默朝着腰间的太虚葫移去。

  然而还不等他祭出剑丸,场中却是异变陡生!

  只见那柄拦在定光剑前面,本来要救苏妍的木剑,此时却爆发出森然剑意,居然半点没有停留,直接一剑斩在了苏妍的身上!
  “啊!”

  一声惨叫传来,原本就被梁言斩断右臂的苏妍,此时左臂也被斩了下来,一条断肢在半空乱飞,混合着大片鲜血。

  苏妍的表情已经痛苦到了扭曲,一边惨叫一边后退,眼中尽是惊惧之色。

  “什么?!”

  这一异变实在太过突然,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不止是苏家之人,就连梁言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马飞!你疯了!”

  鹤老愤怒的吼声传来,隐隐带着一丝颤音:“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然而马飞却是不管不顾,脸色平静如水,对于鹤老的质问根本不答,只是手掐剑诀,木剑剑光一转,又将苏妍的一条右腿斩下。

  这次梁言瞧得明白,在那苏妍断腿的伤口处,有一张符箓的符角露出,正是这张符箓的力量阻拦了马飞的木剑,让他不能一剑斩杀苏妍。

  然而马飞却似毫不意外,此时剑诀一掐,木剑纵起剑光,又将苏妍仅剩的左腿斩下。

  “啊!”

  苏妍的惨叫之声响彻山顶,整个人几乎快要疯掉。

  这一切说来话长,但从马飞出手相救,到他纵剑杀人,其实只有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只这么一瞬间,他就已经将苏妍的四肢全部砍断!
  梁言虽然隔得老远,但也瞧得分明,这里痛苦的不止有苏妍,还有远处的苏牧云!
  马飞每一次砍掉苏妍的手臂或者双腿,她露出伤口的符箓便会残缺掉一角,与此同时,远处苏牧云的气息也会降低几分。

  “不!”

  苏牧云虽然有心想要阻止,但一来事发突然,二来他被梁言摆了一道,此时距离太远,根本来不及施救。

  等到苏妍四肢全断之时,那苏牧云的气息也开始疯狂倒退,表情痛苦至极,仅仅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就已经跌落通玄境,到了金丹巅峰的境界.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