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4章 苏家后手

2021-09-17 作者: 竹林剑隐
  第1004章 苏家后手
  “哼,你们苏家好歹也是四大家族之一,行事如此卑劣,就不怕传出去让人耻笑?有胆子堂堂正正来和我斗上三百回合!”

  南宫长歌虽然盘膝而坐,不能动弹分毫,但说话之时气势却丝毫不弱。

  “耻笑?哈哈哈!”

  鹤老一边悠然而行,一边捻须笑道:“世间之人只会耻笑失败者,如今尔等落于我手,生死都在老夫一念之间,还有什么资格与我比斗?”

  他说话的同时,单手掐了个法诀,只见一张银色巨网凭空出现,正是他的成名法宝“渔神网”。

  此人随意一指,那张“渔神网”便立刻从天而降,将王家的一位女修罩在里面,只是轻轻一收,就将她绞成了粉末。

  “啊!”

  那女修临死前的一声惨叫,还回荡在宫殿之中,众人见状,心中都不由得生出兔死狐悲之感。

  尤其王龙、王闵二人,眼见自己本家的修士就这么被人虐杀,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

  “苏家杂碎,你们也就只会躲在暗处偷袭,有本事堂堂正正的来比划比划!”

  “咦?”

  鹤老脸上露出夸张的表情,哈哈笑道:“我没听错吧?堂堂正正?这话是你王龙说出来的?那之前青云商会的人又是怎么死的?”

  他这一连串的反问,让王龙也是没法去接,只能怒目而视,再不多言。

  鹤老眼中得意之色更浓,手中法诀一掐,那“渔神网”又落在一位王家女修的身上,仅仅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就把此女绞得四分五裂,死状惨不忍睹。

  在场之人,如果说刚刚还是惊怒,现在目睹两人的惨状之后,却是敢怒而不敢言了,似乎生怕那张催命之网,下一刻就落在自己的头顶。

  鹤老好像很满意众人这种惊惧的神色,目光在人群之中来回扫视,似乎在挑选下一个下手的对象。

  “好了,别玩了。”

  此时蛇老的声音在旁响起:“这些人之中,就属那书生小子最为狡诈,还有就是南宫长歌实力最强,先把他们俩人杀了,以除后患!”

  蛇鹤二老之中,蛇老的性格要相对谨慎许多,在场众人虽然身中“菩提断肠”之毒,根本无法动弹,但他也不想过多拖延,只求先把威胁最大的两人除去。

  “好,听你的!”

  鹤老点了点头,单手朝着计来一指,“渔神网”立刻受命,朝着对方的头顶罩去。至于蛇老则是手掐法诀,身后一条巨蟒浮现,张开血盆大口,向南宫长歌一口咬去!
  眼见这两人便要葬身此地,宫殿之外却忽然传来一声惊呼之声。

  出声之人不是别人,正是苏家大小姐,苏妍!
  听到这个声音,蛇鹤二老都是心头一惊,不约而同地停下了动作,转头向身后看去。

  只见远处一道紫色剑芒划过半空,速度快得不可思议,只不过一瞬间就已经到了苏妍的身前,朝着此女一剑斩去。

  “糟了!”

  “小姐!”

  蛇鹤二老同时大喝一声,再也顾不得南宫长歌等人,转身向宫殿外面直冲过去。

  与此同时,站在苏妍附近的马飞亦是脸色一变,急忙手掐法诀,将自己的一柄本命木剑祭出,似乎想要替苏妍拦下这一剑。

  然而他才刚刚有所动作,身后便有一股寒意袭来,数十朵黑色莲花在他附近悄然绽放,居然射出万千剑气,将其退路全部封死。

  马飞虽然有心想要赶去苏妍那边,但这些剑气实在诡异,已经威胁到自己的性命,逼不得已之下,只能回转木剑,先将这些黑色剑莲一一破去。

  至于站在一旁的苏朗,刚要有所动作,身后便有一道银色剑罡呼啸而至。

  此人本就胆小,耳听背后剑鸣呼啸,哪里还去管什么苏妍的死活,急忙把身一钻,钻入了自己的‘万年玄龟甲’中。

  砰!
  一声巨响传来,银色剑罡斩在那乌龟壳上,只是留下一道深深的剑痕,并没有将之斩碎。

  但梁言的目标本来也不是苏朗!

  他在暗中蛰伏许久,始终留意场中变化,在苏家等人的“堕菩提”刚刚发芽之时,便已经察觉到了异状。

  故而他是第一个退出宫殿之人,也是唯一一个没有中“菩提断肠”之毒的人。

  仅仅只是眨眼的功夫,场中已经形势大变,原本打得不可开交的三大家族,此时俱已身中奇毒,各个便如待宰羔羊,生死系于人手。

  梁言心中亦是惊讶至极,没想到苏家隐忍许久,却在此时发难,那“堕菩提”无声无息,差点连自己也瞒了过去。

  他与苏妍早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自然不愿意看到此女得势,故而在蛇鹤二老离开之后,便果断选择出手。

  梁言暗中蛰伏多时,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全力。

  “无相剑经”运转开来,三道剑罡同时出鞘,紫雷天音剑速度最快,当先朝着苏妍此女斩去。

  黑莲剑和定光剑则分别对上了马飞与苏朗,不让他们有机会援救苏妍。

  梁言的招式虽然简单,但此举却是谋定而后动,时机拿捏得恰到好处,正是蛇鹤二老不在身边,而苏妍等人的注意力又都放在宫殿众人的身上时。

  等到紫雷天音剑来到头顶,那苏妍才反应过来,一张俏脸瞬间煞白,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然而到了这个时候,苏朗和马飞都是自顾不暇,而蛇、鹤二老又在远处,根本来不及出手救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道紫色剑罡落下。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传出,王家众人心中都是一揪,而梁言则是眉头微皱。

  只见半空中之中,鲜血飞溅,一条纤细手臂凌空乱飞,而苏妍本人,则是披头散发,脸色痛苦,左手捂着自己的右肩,涓涓鲜血从手指缝中不断流出。

  “怎么会这样?”

  梁言的眼中带着一丝疑惑之色,他刚才那一剑明明已经用了全力,不要说苏妍此女了,便是一位普通的金丹中期修士,恐怕也要被他一剑杀了。

  可这位才刚刚进阶金丹,连境界都还未稳固的女子,居然从他剑下逃了一命,仅仅只是一条胳膊被齐肩斩下?

  梁言心中疑虑大起,忍不住凝神看去,只见苏妍的伤口之处,有一股翠绿色的灵力悄然冒出,在断臂之处流转不定。

  仅仅片刻的功夫,那原本被剑气蚕食,血流不止的伤口,居然就已经被修复了大半!

  “就是那个东西!”

  梁言心中一动,刚才他御使紫雷天音剑斩向苏妍的时候,本来已经是必杀之局,关键时刻便是这一抹翠绿色的灵光凭空出现,将自己的飞剑死死抵住,再也斩不下去分毫。

  “那绝不是苏妍自己修炼的法力!”

  梁言几乎一眼便可以断定,这些翠绿色的灵力,绝非苏妍自己所修炼,而是靠外物加诸于她体内的。

  便在他心中惊讶之时,场中异变又生,只见那些翠绿色的灵力忽然化为万千青丝,从苏妍断臂的伤口处不断冒出。

  这些青丝在半空中逐渐凝聚,最后居然化为一个长发飘飘的青衣老者。

  此人刚一出现,便有一股绝强的气息席卷四周,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从心底打了个寒颤!
  “好强!此人绝不是金丹境的修士!”

  梁言心中突的一跳,下意识地收回三柄飞剑,又向后悄然退开了数十丈,眼中满是戒备之色。

  而那长发老者倒是一脸淡然,目光在周围扫视了一圈,最后才落在梁言的身上。

  “好!好!好!”

  此人连道三声好,接着又轻轻笑道:“你小子当真是不错,居然敢伤我苏牧云的子孙,看来是老夫久不出世,世人都已经忘了我的手段了!”

  他这番话虽然是笑着说的,但眼神中的杀意却是一目了然,在场之人都感到心头发麻,就连梁言也不例外。

  “拜见老祖!”

  此时蛇鹤二老已经赶到,和苏朗、马飞一同屈膝下拜,朝半空中的长发老者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大礼。

  “他就是苏家化劫境的老祖?”

  梁言心中一惊,几乎下意识就要夺路而逃。

  “不对,如果是化劫境的修士,绝对不止这种程度的气息.看此人的样子,应该也就是通玄境初期的实力,看来并非是苏家老祖亲至,而是他赐给苏妍的保命手段。”

  梁言心念电转之间,已经把这长发老者的底细猜了个大概,然而令他苦恼的是,即便对方不是本尊亲至,仅靠这具通玄境分身的实力,也足以横扫山顶的所有人了!
  “哼,尔等护卫不利,若非我提前在妍儿体内留下的一件法宝,只怕我这个得意后辈就要葬身于此了!”

  长发老者冷哼了一声,声音虽然不大,但蛇、鹤二老以及苏朗、马飞听后,都是浑身一颤,似乎极为惧怕。

  “老祖我等办事不力请老祖息怒!”鹤老率先开口,其余几人也是唯唯诺诺,一副甘愿受罚的样子。

  “老祖宗!”

  苏妍此时已经稍稍恢复了过来,在长发老者的面前撒娇道:“老祖宗,还好有您留的这一招后手.不然妍儿已经死在此地了。”

  她用仅剩的一只手拉了拉苏牧云的衣袖,又指了指对面的梁言道:“就是这个贼子!他把您给我算出来的机缘抢了,之后又千方百计想要置我于死地,刚才若不是您在我体内留下的‘玉薇天枢符’,妍儿这次恐怕难逃一死!老祖宗,此人斩我一臂,您可得替我做主啊!”

  她说着说着,居然流出了两行泪水,而苏牧云看了看她,眼中满是慈爱怜惜之色。

  他对这个后辈极为看重,不仅是因为此女天赋极高,还因为她像极了自己的一位故人,如果是苏家别的子孙被人算计到这种地步,还不思进取地跑到自己面前撒娇,恐怕早就被他一巴掌给拍死了。

  但苏妍不同,苏牧云对她打小就疼爱有加,故而也养成了此女骄横霸道的性子,此时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模样,不由得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柔声说道:
  “妍儿不哭,你的右臂只是被剑气侵染,所以暂时无法恢复。等到此间事了,返回苏家之后,老祖我本尊出关,再施法让你断臂重生!”

  “真的?!”苏妍脸色一喜,伸手抹了抹眼泪,做出一副乖巧的模样来。

  “哈哈哈!老祖我岂会骗你!”苏牧云哈哈大笑,接着眼神一转,又落在了蛇鹤二老以及苏朗等人的身上。

  “尔等办事不力,原本是要按照苏家家规处置的,但念在此时正值用人之际,我准你们戴罪立功。尔等从现在开始守在苏妍身旁寸步不离,助其得到此处机缘,回去之后我自会论功行赏!”

  “是!”

  蛇鹤二老以及苏朗、马飞同时应了一声道。

  安顿好苏妍之后,苏牧云微微一笑,向前跨出一步,瞬间就到了距离梁言不足百丈的位置。

  “小子,你真有种!”

  苏牧云朝他伸了个大拇指,一脸戏谑地说道:“你既然敢动我苏牧云看重的后辈,就应该知道自己会有什么下场,老夫也算许久没有见过剑修了,不如你给我表演个飞剑自刎?嘿嘿,或许老夫一时兴起,便放你的魂魄投胎转世去了。”

  梁言听了他的话,表面上虽然不动声色,但内心早已紧张至极。

  他是万万没想到,苏家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后手,将自家老祖的一具神念分身藏于苏妍体内,在她受到致命伤害时才会出现。

  自己刚才的那一剑,等于是捅了个马蜂窝。

  此次森罗秘境之行,四大家族和青云商会原本是约定好了,只许金丹境的修士进入,但谁曾想各个都不按套路出牌。

  那王家五人携带了自家老祖所赐的法宝,还有南宫家的南宫长歌修炼魔道禁术,这些都已经算是犯规了,万万没想到,隐藏最深的反而是苏家!

  他们居然把一个通玄境的神念分身带了进来!

  苏牧云见梁言脸色阴沉,半天也不答话,不禁觉得有些无趣,摇了摇头道:

  “还当你们剑修之辈个个临死不屈,看来你这小子也会怕死。也罢,老夫这就把你的神魂抽出,封入法宝之中,再送给我的妍儿玩耍!”

   感谢:宠魅v天火的打赏!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