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对床的小平头

2021-08-03 作者: 老八零
  第186章 对床的小平头
  大姐失踪的孩子竟然在他这里,看见那样貌恐怖的小孩向列车员叫爸爸,陈晨只感觉后背发麻!
  不敢回头,继续撒腿狂奔!
  这一次,追逐他的由那位瘸腿的大姐变成了列车员“吧嗒吧嗒”的皮鞋声!
  “你快告诉我你的家人在哪节车厢呢?”

  “你快说呀,你告诉我,我就让你下车,好不好?”

  他们竟然是一家子!!
  每个月的农历十五都会遇到不同的情况,这一个月赶在了火车上的封闭空间里,实在更加让人难忘!
  见鬼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时候,鬼装人身,无法防范!
  一路追逐奔逃,陈晨早已经精疲力竭,速度只要放缓,身后皮鞋的“咔嗒”声,便会越来越近!
  十几分钟后,陈晨再次跑回了那个熟悉的吸烟区!
  这一次,蜗居里面看视频的变态小哥也终于抬起头,笑嘻嘻的把手机屏幕展示给他看!

  陈晨见得,视频里的猫狗不见了,被虐待的对象却变成了自己,他被脱光衣服绑在案板上,身上涂了一些东西,吸引来无数的流浪猫狗疯狂撕咬!!
  “你他妈的有病吧?”

  陈晨骂了一句,愤怒的朝他面门挥舞一拳!
  “砰”的一声,这小哥的人头竟然脆的像张纸,硬生生被他从脖子上打掉下来滚落脚底,喷溅的到处是血!

  打开铁门,继续茫然的逃跑!

  又过十几分钟,陈晨再次经过这里,那小哥竟然安然无恙,还站在原地傻笑!
  如此周而反复,无数次照面,他或低头不以为意,或时不时的犯贱拦路!

  这人一碰便散,陈晨把他混身上下的器官基本拆了个遍,每次绕回来,保准又好好的站在那里!

  鬼可以不知疲惫,可以不死不灭的永存永动,但人始终不行!

  在无穷无尽的循环中奔逃,体力终有耗尽的时候,陈晨越来越慢,最后实在跑不动了!
  两条腿就像灌了铅一样沉重,再也无法挪动一步,趴在地上喘着粗气,只等那个列车员踩着大皮鞋赶来抓住自己!
  “那个小孩刚才说饿了,我会被吃掉吗?”

  “或者,会被装进大姐的行李袋,扔下火车吗?”

  想象着自己即将到来的无数凄惨下场,陈晨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听着皮鞋声越来越近,回忆自从坐上13路末班车以来的种种经历过往,恍然如梦!
  到底躺下了,却没想到是这个时候啊!!
  大胡子身体里的钟殷红还没有驱走,徐半仙儿的伤不知道养好没有?
  李桃七的记忆还会恢复吗?孙小妍剩下了自己,她能不能走到最后.
  终于,就在大皮鞋的“吧嗒”声来到身前的时候,陈晨感觉一切都静止了,他听不见火车疾驰的声音,听不到床铺乘客的呼噜。

  整个身体,好像被一股力量,扯进了一个黑漆漆的深渊里,一直往下掉,身体越来越沉,越掉越快,越掉越快.
  他睁不开眼睛,支配不了四肢,无助无力,心中慌乱如麻!
  就在即将触底的时候!!

  猛然间!!

  好像脚踝被上头的什么东西紧紧的绷住,身子忽然悬了起来!
  紧接着,他头痛欲裂!

  最后瞬间睁开眼睛,大口的喘着粗气!

  发现自己仍旧躺在火车上,陈晨又惊又喜,回来了,没死成?

  感觉到有人触碰自己,扭头看去,是对床那个平头小子!

  他一副憨态,手里捧着敞开的泡面盒子,好奇的问:

  “兄弟,你这是运动累了?咋还睡这儿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在紧要关头被他救了,陈晨紧张的往他身后看,那个平头小子见状,也好奇的跟他转过头。

  “瞅啥呢,啥也没有啊!”

  说着,倒出一只手,吃力的搀扶他起来。

  有了刚才列车员的教训,陈晨现在已经信不过任何人了。

  谨慎的打量他一眼问:

  “我下床的时候,你都已经躺下睡觉了,怎么又突然起来吃面了!”

  平头小子笑嘻嘻道:

  “是呀,我都快睡着了,但总觉得吧,坐火车不吃碗泡面,那这火车算是白坐,你说是不是?”

  不知道他出于什么目的,但感觉眼前这个人,也不会那么简单!
  可是跑也跑不掉,还能有别的选择吗?
  陈晨保持平常心,被他搀着回到床铺,平头小子去打了热水,很快折返回来!
  瞅着他在床口的小桌子上,大口小口“嘶溜嘶溜”吃的可香!
  稍作缓和,陈晨的体力恢复了不少,见那恐怖的一家人没有出现,不知道会不会又是一环陷阱,警惕的盯着他问:

  “你到哪里啊?”

  小平头吃东西很快,把嘴塞的满满登登,他想说话,结果喷的到处都是,抽出纸巾擦了半天,才不好意思的解释说:
  “俺去西城,你呢?”

  “我去东魁县!”

  听到东魁县,小平头明显愣一下,但随即恢复如常,猫下身子从床底的小包里掏出两个鸡蛋,递给陈晨一枚道:

  “我看你跑来跑去这么久,应该饿了吧?”

  陈晨没有伸手去接,仍旧十分警惕:
  “你看到我来回跑了?”

  小平头磕破鸡蛋,几下脱了皮,一口塞进嘴里,口齿不清的比划说:

  “恩,我还没睡呢,看的可清楚了,俺都给你数了,你从这头跑到那头,再跑回来,来来回回的,一共两百六十三趟不带少的!”

  说着,端起泡面碗又喝了口汤,补充道:
  “要不是左右就咱俩,你可得挨骂了!”

  陈晨闻言一惊!
  听着周遭的呼噜声,闻着恶心的臭脚味,想起刚才和他一起上车的很多人,不解的问:

  “就咱俩?”

  “恩!”小平头真诚的点头。

  “终点站太偏了,没几个往那头去的,天黑前都陆续下车了!”

  “你怎么知道?”

  小平头嚼着鸡蛋,笑嘻嘻的说:

  “因为我总坐这趟车啊,熟悉的很!”

  目前看来这个憨小子倒挺正常的,陈晨又问:

  “那刚才你上车的时候,看到我身边站着谁吗?”

  小平头三两口结束了夜宵,打了饱嗝,好大一股煮鸡蛋味扑鼻而来,呛的陈晨扭过头去!
  “我都说了,就咱俩呀!”

  “没看到我旁边的列车员吗?”

  陈晨说这话,是出于试探,没想到小平头斩钉截铁的摇头:
  “没有,门口验票站岗的列车员没往咱这边来,我上车后,只看到你一个人!”

  即便这样,陈晨仍有些不放心,却不知道怎么回事,眼下忽然变的安全了,那种安全,不是单指环境,还有来自心里的第六感!
  跑了半宿,他终于放松的躺了下来,两只手枕在头底,继续和对床的小子闲聊。

  “哎,你去西城干什么?”

  小平头擦了擦嘴,也跟他一样对着躺下:

  “打工呗,我在那里的一个矿山上,给人钻石头!”

  “钻石头?”

  小平头很爱笑,见陈晨不解,又傻乐半天:

  “你不懂,就是埋雷管的时候得在石头上打眼儿!”

  陈晨也对这些不感兴趣,拿起手机想给孙小妍报个平安,刚打开通讯录,忽然整个人僵直住了!
  他又见到那个瘸腿的大姐,突然从过道中出现,径直的走到了他俩的床边!!
  陈晨没有声张,屏住呼吸握紧拳头!
  倒见她也没继续缠着自己,而是身子一转,冲着小平头的方向!

  一点一点的,爬上了他的床!!

  火车的硬卧床铺,又窄又小,只容得下一个人,那大姐上床后,爬到了最里边,就那样紧挨着小平头躺下!
  亲眼见到这一幕,陈晨惊骇不已,见大姐跟他枕着一个枕头,脸贴着脸,实在恐怖!
  刚想出言提醒,又怕他们也是一伙,陈晨忍住没有出声,就这样盯了半天,见小平头一直惬意的按着手机,似乎真的毫无察觉!
  又过了一会儿,一切都平安无事,大姐似乎放过了自己,对小平头也无伤无害,陈晨才刚松了一口气,忽然孙小妍传来短信:

  “你还好吗?”

  怕她太过担心,陈晨把电话打了过去,听到声音,孙小妍表现出认识以来少有的兴奋情绪:
  “你在哪?你没事吗?”

  “恩,我没事,不用担心,好好在那里待着!”

  小妍似乎正在走路,喘了两声说:

  “我已经过来找你了,应该快到了!”

  陈晨吃了一惊,猛地从床铺上坐了起来。

  “你别过来,快回去!”

  “没关系,我很快到了,一个很好的列车员在领我往你那里走!”

  话音刚落,陈晨听到电话里,传来一阵阵皮鞋的“吧嗒”声!

  紧接着,又听到一个阴沉的声音对小妍说:

  “哦,原来你就是他的家人啊!”

   晚安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