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那我不就成吃软饭的了?

2021-07-28 作者: 酱香码字鸡
  第252章 那我不就成吃软饭的了?

  酒吧内。

  刚刚天黑,此时的客人还是比较多的,下班后感觉无聊,便来这里散散心,缓解工作了一天的疲惫心情。

  不过此时。

  五个年近古稀的老人,将一位身着白色短袖,下身牛仔裤的男人围住。

  一位红色西装的男人走了过来,一脸不屑的表情,道:“你胆子不小啊,敢来我白莲酒吧闹事?”

  有本事你就动手!看我讹不死你!

  哼!
  “我不是来闹事的,我是来找人的。”

  “找人?来我酒吧的人多了,不知道你找谁呢?”红叶哼哼道。

  “马小玲!”

  袁不破认真道。

  “嗯?谁,谁?”红叶似乎是以为自己听错了,便又问了一遍。

  “我查过了,马小玲就在白莲酒吧住着,所以你不用隐瞒。”袁不破正色道。

  “你是小玲……咳咳……我小玲侄女什么人啊?”红叶一副长辈的姿态,看向袁不破。

  “不算朋友,只能说认识。”袁不破正色道。

  “连朋友都不算,你还要找我侄女,那我可不能让你见到我侄女。”红叶哼哼道。

  “我真的有急事找她!”袁不破有些迫切道。

  红叶内心得意,哼哼,你越急代表自己越占下风!
  “到底是什么事啊?”

  “此事怕是跟你没什么关系吧?”袁不破不想理会红叶。

  “哼!小玲的事情,我这个做叔叔的还是有权知道的。”红叶老气横秋的道。

  “你是马小玲的叔叔?”袁不破有些诧异道。

  “怎么?这还能有假?”红叶背负起双手,道:“每次见面,她不喊我一声叔叔,她都不敢走!”

  他内心挺好奇这人找马小玲是什么事。

  “小红?你在跟谁聊天呢?”

  此时背后传来一道声音,令刚刚还长辈姿态的红叶,瞬间便低头哈腰了许多,谄媚道:“什么事还把你惊动出来了?”

  “听说有人找我,你怎么把客人围住了?”

  马小玲询问道。

  红叶笑道:“没事没什么大事,就是来一个闹事的,我马上就能摆平,你回去吧,不用管我。”

  “马姑娘!你还记得我吗?”袁不破说着,不理红叶,走了过来,继续道:“我可是等了你八百年!”

  红叶:嗯?八百年?

  “完颜不破……”马小玲笑道:“对你来说是八百年,对我来说却是昨天。”

  红叶:时空错乱了吗?还是在演什么戏?

  两人来到吧台前。

  “喝点什么?”马小玲招呼道。

  “随便。”袁不破道。

  “来一杯随便!”马小玲对着小柒道。

  “哦。”

  小柒随手拿了两个酒瓶,摇了一杯酒后,递给袁不破,道:“这杯叫随便!还请慢用。”

  袁不破拿起酒杯,喝了一小口,品味着,赞赏道:“小妹妹的调酒能力不错啊。”

  “小妹妹?孩子,我可比你大哦~”小柒老气的说道。

  “你应该上初中吧?”

  “瞎说,我初三都上完了。”小柒正色道。

  “哦……”袁不破此时已经领会了,道:“也就是说,这家酒吧在雇佣童工?”

  小柒三两句便被袁不破将底细套了出来,还占了上风。

  “如果她算童工的话,你应该连个细胞都不是呢。”

  一道温和的话语,又将局势扭转了过来。

  “是你!”袁不破眸中泛起一丝比较久远的记忆。

  “破儿,好久不见!”姜古平静的说完,顺便来到前台,点燃了一支烟,缓缓道。

  破儿!

  袁不破:……

  不过活了八百年之后,他的心境已经十分老练了,不在乎这种名号了。

  “对于我来说,的确是好久不见。”袁不破沉浸在一种岁月流逝的意境里。

  白色的烟雾逐渐弥漫在几人之间,袁不破有些唏嘘,道:“这八百年,我每日就像是度日如年一般……”

  “说明你的心境还不够成熟。”姜古拍了拍袁不破的肩膀,微微笑道。

  他对岁月的流逝早已经看淡了。

  “银瓶呢?她应该跟你一起回来了吧?”袁不破问向马小玲,有些迫不及待的样子。

  马小玲却忽然间沉默了,她启唇想要说话,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

  “她怎么了?”袁不破追问道。

  “可能……”马小玲有些吞吞吐吐的样子。

  “你说啊!”袁不破喊道。

  “告诉他吧,这事的确是蛮严重的。”姜古神情也变得古怪起来。

  马小玲沉吟了一会,语气低沉道:“我说不下去,还是你告诉他吧。”

  “在回来的时候,银瓶被时空隧道的雷电击中,然后就不见了,后来在时空隧道里遇见了一男一女,他们穿着怪异的服装,我们跟他们聊了一会,才知道他们来自未来,而银瓶也被传送到了另一个时空里面,而且还说……”

  “还说什么?”

  “还说魔三快要上映了,希望我们到时候不要忘了追剧。”姜古一脸正经道。

  袁不破:……

  “银瓶到底掉落到了那个时空?”他语气带了一丝迫切的问道。

  “听那个一身红皮衣的女人说,好像是2004年6月27日,晚上八点!”姜古正色道。

  “六月二十七日晚上八点?”袁不破想了一会儿,道:“这不就今天吗?现在是……晚上七点五十九?”

  话音刚落。

  “哎呀~”

  一个女子从楼梯上跳了下来,正好落在袁不破面前,面带笑意。

  “你……”

  袁不破一脸懵逼的看着站在他眼前的岳银瓶,随后看了看手表,道:“晚上八点!他俩说的差点吓死我了,还以为你……”

  “不破~”

  岳银瓶温柔的叫了一声。

  两人拥抱在了一起。

  “你在时空隧道里面没出什么事吧?”袁不破担心问道。

  “噗呲……”

  岳银瓶莞尔一笑,道:“不破,姜叔叔跟你闹着玩呢,我跟他们一起回来的。”

  袁不破:……

  红叶:嗯?这么说,他又多了一个晚辈?
  两人抱了一会,袁不破便拉着岳银瓶朝着酒吧外面走去。

  路过红叶的时候,红叶微微抬起下巴,目露一丝慈祥,原来是孙子辈的。

  “原来你叫小红啊。”

  袁不破对着红叶说了一句,随后直接走了。

  红叶:……

  “我打尼玛的!有种别走!跟我的教徒大战三百回合啊!”

  “哼!哈!”五位古稀老人站在了红叶身后,时刻准备出战!

  “喂!可以出去玩,但出门在外,一定要守住底线啊!”姜古嘱咐道。

  两人离开了好远之后才传来一声:
  “知道了。”

  看着两人的背影,马小玲也笑了。

  “刚才我演技不错吧?”姜古坏笑道。

  “一般般啦,差点都被他看出来了,要不是你整的那一套词……”马小玲想了一下,便好奇道:

  “时空隧道这个词,不说古代,现代也没有啊,你是怎么创造出来的?”

  姜古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样子,道:“天机不可泄露!”

  “切~”马小玲哼哼道:“那魔三是什么?”

  “一部电视剧的第三部,蛮好看的,希望你有机会可以去看看。”姜古推荐道。

  “好啊,在哪看?”马小玲好奇道。

  姜古想了想,随后道:“应该是还要再等上四年左右,大概2008年的时候,出第一部。”

  马小玲有些狐疑道:“你不会要告诉我,你来自未来吧?”

  “你不是对我挺了解的嘛,我没有告诉你这个吗?”姜古反问道。

  马小玲嘟着嘴,道:“哼~我才不相信!”

  “他们俩都走了,咱们是不是也……”姜古期待的看向马小玲。

  “逛了一天,累死我了,我才不去,洗洗澡睡了。”

  马小玲一副慵懒的说着,朝着自己房间走去。

  “哎!我不是这个意思啊,刚才袁不破的身份不是古董商人嘛?咱们正好可以卖给他点古董!”

  姜古提醒道:“不然咱们这段时间吃什么啊!”

  马小玲忽然间想起了什么,便道:“对对对,你身上的古董呢,快拿出来几件,我马上就追上去!”

  姜古取出来一个旱烟,道:“这玩意从北宋时期便跟着我了,卖给他准没错!”

  “对对对……”马小玲拿起旱烟便跑出了酒吧。

  姜古捂着嘴,露出几分坏笑。

  “哥哥,你笑什么?”小柒在后面问道。

  “别说北宋,元代都没旱烟。”姜古坏笑道。

  “啊?那你不是在骗小玲姐姐吗?”小柒道。

  “谁让她中史没学好?”姜古淡淡道。

  ……

  黑夜被周围灯火通明的大厦所照亮。

  在一条长桥上。

  来来往往的行人都少了不少,袁不破牵着岳银瓶的手,站在桥上。

  眸中泛起一丝温柔,道:“跟宋朝相比,现在这个时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过还好尽管物是人非,沧海桑田,还有你在我身边,我就不会感到孤独。”

  岳银瓶嘴角温馨一笑,道:“真没想到,抛弃掉国仇家恨的我们,也会有一日在桥上手拉着手,回忆着往事。”

  “就让昨天永远的停留在昨天,从现在开始,再也没有金国大将军完颜不破,有的只是一个古董商人,等了你八百年的袁不破!”袁不破认真道。

  “嗯!再也没有岳家军先锋夜叉,我现在只是一个普通女子,岳银瓶。”岳银瓶回道。

  两人相拥在一起。

  “那个……我不是故意来打扰你们约会的。”

  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在这个地方响起。

  袁不破有些意外的看着马小玲。

  “马小姐,有什么事吗?”

  此处略去三百字。

  ……

  半个小时后。

  姜古坐在酒吧前台上喝酒时,便看见马小玲神情古怪的从酒吧门口走了进来。

  姜古装作不知道的样子,道:“是不是没追到他们啊?”

  “我现在才知道,旱烟这种东西,别说宋朝,明初时期也没有……”

  马小玲神情透露着几分尴尬,正皱着眉头时,却发现姜古在一旁偷笑。

  她猜测到了什么,便指着姜古道:“你是不是故意的?”

  “什么?”姜古装糊涂道。

  “哼!你这个旱烟杆到底从哪弄来的,还装成北宋时期的宝物,害得我今天出丑……”

  马小玲气的哼哼道。

  “怎么可能,我这杆旱烟的的确确是北宋时期的,至于那些专家怎么鉴定那是他们的事情,历史也是不可信的嘛,再说了,穿越时空这种事情都有,你还相信历史?”

  姜古走到马小玲身前,安慰着马小玲。

  马小玲叹息道:“看来我明天就得开始赚钱了……”

  “这么辛苦啊?”姜古感到好笑道。

  “我的存款只够咱们生活到下周了。”马小玲感到一阵头大。

  “不是吧?这么少?”姜古有些诧异道:“驱魔这行,一单生意不是赚很多吗?”

  “是啊,但生意这种事情,时有时无的,根本就不稳定啊。”马小玲摇了摇头,便朝着楼上走去。

  “你放心!我不会在这里白吃的,我明天也出去找工作!”姜古神色正经道。

  “你?”

  马小玲翻了翻白眼,道:“你有这份心就行了,但对现代社会一点都不了解的你,怎么去赚钱?”

  姜古拍了拍自己胸膛,道:“出力!”

  “得了吧,现在都是机械化,就是想出力也没人要你了。”

  她又走了几步,回眸笑道:“还是我养你吧。”

  姜古:……

  “那我不就成吃软饭的了嘛?”

  “你想得美!还想白吃白住?酒吧里面不是有活干吗?当个服务员也不错,一日三餐管吃管住,已经不错了。”马小玲坏笑道。

  “哈哈哈……”

  红叶被逗的笑了出来,道:“垃圾!还不如我,哈哈哈。”

  嘭!
  一道响声。

  一个塑料瓶子,砸在了红叶头上。

  “谁!TM的!”

  “小红!不准嘲笑我哥哥!再怎么样他还是个服务员,你啥也不是!”小柒略带一丝生气道。

  红叶:爱消失了?
  “你竟然开始打叔叔了?”

  “谁让你嘲笑我哥哥的,你笑一次,我就打你一次!”小柒哼哼道。

  红叶:……

  哼!打是亲,骂是爱!
  晚辈!都是晚辈!
  红叶爷爷不跟你们计较!

  小柒这才看向姜古,道:“哥哥,反正我是店长,要不我封你当个管事的?”

  “吃软饭是不可能吃软饭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吃软饭的!”

  姜古正色道。

  ……

  这段时间有点小小的卡文了,难受……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