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跟我回2004年吧。

2021-07-25 作者: 酱香码字鸡
  第248章 跟我回2004年吧。

  姜古撒丫子便跑,马小玲挥着拳头在后面穷追不舍,嗔怒道:“你给我站住!!死僵尸!”

  死僵尸!
  这个词令姜古玩闹的身影忽然间止住了,他脸上嬉戏打闹的神色荡然无存,颇为认真的看向马小玲。

  马小玲挥着小拳在姜古肩上轻锤了一下,轻哼道:“怎么不跑了?”

  “这个你都知道?”姜古有些诧异道。

  看来后世的他与马小玲的关系匪浅啊!

  “那当然了,你身上所有的秘密,我都知道!”马小玲一副自信的语气。

  姜古双手搭在马小玲的肩上,认真道:“这么说……”

  “嗯?你要干什么?”马小玲心中有些小鹿乱撞的问道。

  “夜深人静,你我又是孤男寡女,我还能做什么?”姜古说着,将脸凑到了马小玲的脸前,嗅着她身上的发香与体香。

  马小玲脸上浮现一朵绯红,连忙推开了姜古,道:“别闹了,我跟你可不是很熟。”

  姜古轻笑一下,放开了马小玲,道:“这里所有事情基本上都处理完了,咱们回去吧!”

  马小玲愣了一会,随后想起了什么道:“你等我下,我去开摩托车。”

  姜古点头。

  马小玲便离开了这里。

  此时!

  一只小鸟从漆黑的空中飞来,落在姜古的肩膀上。

  他从其脚踝处取下来一张纸条,翻看看了一眼,上面写着:【姜先生,原谅岳某不能此时来见你,岳某实在想不到,皇上竟然在一天的时间内,连下十二道金牌召岳某回朝。

  若只是一两道金牌,岳某还能认为是秦桧等人的挑拨,但岳某眼前摆着是十二道金牌,足以表明,皇上是动了真怒!
  自古以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岳某身为臣子,即使知道此次回去,十年心血付诸一旦,但岳某不能抗旨不尊!
  此次书信于姜先生,是希望姜先生能够在岳某回去之后,替岳某照顾好银瓶,岳某叩首拜谢!】

  他凝视了一会后,眉头微皱,没想到岳飞终究还是落的如此下场……

  沉吟了一会后,他忽然间瞥到了旁边抱着完颜无泪的完颜不破,神色有些凄凉,一脸茫然的样子,似乎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

  而他的旁边还站着一位女子眉宇间有些心疼的望着他。

  此时!

  一道摩托车的声音朝着姜古快速驶来,摩托车上还有马小玲那飒爽的身影!
  稳稳当当的停在了姜古旁边,道:“上来!”

  姜古迟疑了一会,随后朝着岳银瓶走了过去,来到岳银瓶身边,对其伸出手,道:“跟我走吧。”

  “去哪儿?”岳银瓶疑惑道。

  “2004年!”姜古回道。

  岳银瓶摇头,道:“我不想去,我要留在这里,等元帅!”

  姜古只好将刚才的书信交给岳银瓶,道:“就在不久前,岳元帅已经撤军回朝了。”

  “什么?”

  岳银瓶愣了好一会儿,才将姜古手中的书信接过,凝视着书信上的字,脑海忽然间嗡的一声!
  怎么会这样?
  她心中的信念在此时突然间全部坍塌,整个身子似乎是被人抽光了力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姜古蹲下来,与岳银瓶的目光保持在一个水平线上,安慰道:“这种国家与国家的战争经历多了就习惯了,其实也没什么,历史上朝代的更替都是这样,只不过受苦的永远是老百姓罢了。”

  岳银瓶的眼眸似一汪死水,没有了一丝生气与斗志,没有一滴泪水流下,因为哀莫大于心死!
  对她来说,岳家军就是她的一切,但现在,全完了……

  她一直以来所坚持的,所信仰的,所用命拼搏的,却仍旧抵不过那个皇帝的一道旨意!
  姜古摇晃着岳银瓶的身子,劝道:“听我说!岳飞死之前把你托付给了我,我不可能把你一个人孤独的留在这里,所以不管你想走还是不想走,你都得跟我走,明白了吗?”

  岳银瓶没有说话,看了姜古一眼,似乎已经认命了,良久才道:“我跟你走。”

  姜古将其抱着坐上了摩托车,岳银瓶回眸看了完颜不破一眼,眼中还有很多情愫与不舍。

  “别看了,2004年还有一个他在等你呢。”姜古劝道。

  岳银瓶点了点头,随后将自己手腕上的永恒心锁扔给了完颜不破,道:“这个心锁可以救无泪,给她戴上吧。”

  说罢!

  马小玲便发动着摩托车朝着前方驶去,姜古飞在空中,与马小玲一同进入了那个空间漩涡内。

  ……

  2004年,夏!
  白莲酒吧门口的马路上。

  “哎哟,我的心肝脾肺肾啊,怎么就突然间这么疼了呢……”

  一位身着红色西装的糟老头子倒在地上,捂着自己身体,大喊着:“快来人啊,有两个年轻人打人了嘿!还有人管没有管了?
  我的心肝脾肺肾估计都运转失灵了,需要在医院做一个全身检查……”

  红叶躺在地上,神情痛苦,一时间在这里围了不少人。

  “哎!你们两年轻人怎么还打人呢?”

  “胡说!我们两都没碰他一下,他就倒地不起,这事怨不得我们啊……”情侣中的男人说道。

  “没碰?那他是怎么倒在地上的?难不成还能是他故意讹你们不成?”一名路人说道。

  “就是!年轻人,论岁数我都可以当你伯伯了,怎么可能还会故意去讹你?哎呦,又疼了……”红叶听见有人帮他说话,似乎自己占据了道德高地一样。

  “喂!你别在这里胡说啊,刚才有个女人抢走了我们的摩托车,说你会还给我,我们才把你拦下的,至于别的,我们压根就没碰过你,我们的摩托车你还没还给我们呢!”

  情侣中的女人说道。

  还要摩托车?
  红叶内心哼哼一番,看来不使个大招,你们是没完没了了!

  他从自己口袋里取出来一份诊断证明,有些惨兮兮的说道:“就在今年年初,我的儿子和儿媳妇都因为车祸去世,就剩下一个嗷嗷待哺的宝贝孙女还要养活,我要是走了,我的宝贝孙女该怎么办啊……

  你们的摩托车根本就不是我拿的,非要我赔,拉住我一个中老年人不让我走,还用脚踹我,我感觉自己好像也活不了多久了……”

  话音刚落。

  周围人群立即骚动起来!

  “看看这人也太可怜了,竟然平白无故摊上这么个事呢?”

  “就是,这两年轻人真过分,竟然对一个老人下手这么重!而且还跟一个老年人索要摩托车,分明就是讹人家嘛!”

  “我没有,我们没有,你们误会了……”情侣解释着。

  红叶扫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情侣还不走,该必杀技了!
  他对着周围人群道:“各位朋友,谁能行行好,借我一副手机,我想算算我孙女从小学到大学的抚养费是多少……”

  情侣被吓傻了,小声道:“快走!”

  “不要摩托车了吗?”

  “要杀啥摩托车?!再不走待会要不回摩托车不说,我们还给他搭上不少钱呢。”

  两人想要跑去,却被路人拦住。

  “你们要干嘛去?打伤人就想跑?没有你们这样的!”

  红叶内心哼哼一番,小样还跟你红叶爷爷斗?

  两人只好来到红叶面前,取出自己身上所有的零钱,递给了红叶,年轻女人道:“这位叔叔,对不起啊,是我们错了,这点钱已经是我们的全部财产了,你拿着买点水果什么的,我们真的没有钱了。”

  红叶将钱接过,瞥了一眼女人手上的金戒!

  女人连忙捂住金戒,道:“这不行啊,这可是我们的定情信物,不能送给你的!”

  红叶脸上又流露出一丝惨兮兮的样子,道:“我这还没算完呢,刚算到高中,生活费,学杂费,等等其他的加起来,都十好几万了呢……”

  女人:……

  她有些委屈的将金戒拔了下来,准备递给红叶时,却被男人拦住,道:“不能给他啊!最多再给你打上五千欠条,我以后给你就行了。”

  “五千块钱也行,只是万一你以后跑了呢。”红叶弱弱道,反正他已经占据了道德高地,他怕什么!
  男人只好从里面的袖口里面取出来五千块钱,道:“就这么多了,别的真没有了!”

  女人有些诧异的望了男人一样,他竟然还背着她藏私房钱?
  不过没来得及说话,便将男人的钱递给红叶,道:“这下咱们两清了,拿着吧,已经不少了。”

  红叶瞥了一眼男人手上的名牌手表,叫了出来,道:“还带手表了?”

  “什么?”

  “你刚才不说他还带着手表呢嘛?”红叶对着女人道。

  男人怒了,指着女人说道:“你真够狠心的啊!这是她留给我的最后的礼物,你也要把它送人吗?”

  女人一脸懵逼的看着男人,道:“我没说你戴手表了啊……是他赖我……”

  “我算是看透你了!”男人将手表扔给了红叶,愤怒而去。

  “喂!等等我啊……”女人喊道。

  红叶捡起手表瞧了瞧,内心乐道:拆散一对是一对!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