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朗格尔(突变)

2021-05-07 作者: 古今乐道
  第308章 朗格尔(突变)

  今天进入到极其危险的第二阶段,对已恢复的血灵进行采访和抽血。

  叶宏达,这位郑月的男友,曾经的健身馆教练,现在正被关押在十三楼。按照刑警司那里对监控资料的研究,叶宏达应该是第一批血灵。

  现在的邮轮对于人员的安置分为五类,第一类是死尸和血尸、已发作血灵、未发作血灵、病患者、健康者,
  所有的死尸和血尸会被关到十四楼以上,因为有龙国和亚特国的家属压力,不能对它们进行销毁处理,只能任由它们腐烂或者互相吞噬。

  已发作血灵和未发作血灵被关到十二楼和十三楼,十一楼是特战部队驻扎区域。病患者集中在十楼,特战部队驻扎在九楼,两支部队约两百多人随时待命,另外三百名特战部队队员分别在八楼以下驻守,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和上面进行换防。

  秦国栋继续对朗格尔介绍着,“已发作血灵会不定时发作,所以它们只能关押在单独房间,前期由于人数众多,房间相对少,还是有两到三个人被关在一个房间。这种情况非常糟糕,如果一人发作,其他两人就会面临被咬伤甚至杀死。”

  秦国栋停顿了下,他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这个叶宏达您需要很小心,知道吗,曾经这里有三个血灵,后来,呃,都被他杀了!还,他还吃了他们!”

  朗格尔愣了下,“吃了?”

  “是啊,有一个是被他活吃了,那天的监控真是不能看!”秦国栋声音有些压抑,“所以我们千万小心!”

  “肯定要当心,你们大家也注意啊!”朗格尔回头对旁边的里格和贾德尔说,他们这十几个人都是一个语音组群,声音都能听到。

  朗格尔看见组里的几个人都是脸色煞白,原本走在前面的童君杰和范廷也放慢脚步。

  “不用怕,有我们在的!有这身盔甲和枪,怕什么?”秦国栋用轻松的口吻对大家宽慰几句。

  即便是电梯里朗格尔也能嗅到一股淡淡的腐臭,电梯门打开,地毯已污浊不堪,上面是斑斑黑渍,朗格尔尽管穿着皮鞋,踩在到处是结痂成片块状的血渍和其他凝固体上,感觉也非常不好,在全密闭的宇航级头盔也能嗅出空气中的阵阵腥味,那是海风混合着的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

  朗格尔已经习惯的时断时续咆哮声又在近处乍起,人们不自觉的挤在一起,特战队员在两边手里的微型冲锋枪已打开保险。

  秦国栋和另五名队员走在前面,朗格尔在他们身后略感宽慰。他旁边还有里格和贾德尔,外一层还有特战队,朗格尔努力遏制着抽搐的神经。

  不要慌!这么多人在!
  秦国栋他们忽然停了下来,“怎么啦?”朗格尔慌忙问,“没什么,我们到了!”秦国栋的声音很凝重。

  “你先等着,我们先去看看,”说完,秦国栋带着三名队员走了过去。

  过了会,秦国栋转身向朗格尔这里挥了挥手,“可以了,”

  朗格尔在几个人拱卫下走到那扇栅栏门前,他也是第一次近距离看到真正的血灵。这个本该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在里面蹲着,猛一看那几乎就是一个野人,长发纠结还有不少黑红色斑块黏附在上面,侧脸看去胡须也许久没清理过。全身更是不着一缕,随处可见的伤疤和刚擦伤撞伤的青瘀遍及周身。

  尽管精瘦,肌肉却显得强健,隐隐可见游走在肌肉处泵张的血管,他的脸正看向朗格尔这里。

  秦国栋将朗格尔拉了一把,让他不要离栅栏太近。

  朗格尔心里一沉,这主真强,难怪他能活到现在,“叶宏达,你配合一点,等会我们就会送来你想吃的!”旁边一个队员大声对他说。为了和被调查者通话,只得将头盔先旋下,露出脑袋,所以他们都会距离栅栏半米多,这是一个安全距离,只剩几根手指才够到外面。

  “哦,哦,”两个长音,嘶哑如锯链在切割金属一般,“那我等等好了!”

  “你!”那个队员有些光火,“不急,我们慢慢来,”朗格尔忙劝阻,“时间还有,还有,”

  十五分钟后,一名队员带来了一个保温箱,叶宏达见到有食物,顿时眼睛发亮,他窜入卫生间,出来时又胡乱抹了一把脸,将水渍擦去。几步跨到栅栏处,朗格尔离开半米多的距离,也犹自感觉一种压抑。

  这个家伙的脸,一半竟然被咬掉了,除了鼻子,半张脸皮几乎被什么东西撕掉了,现在满是黑红的结痂还有几道深可见骨的抓伤,从额头斜向一直到脖颈处,那只眼只剩眼眶里萎缩成一小团的结块组织。

  朗格尔又慌忙退后一步,为了方便对话他的头罩也去掉了,“他受伤这么重?”他问秦国栋,“对,应该是被血尸吃掉的,那颗眼珠后来发炎,被他自己挖下来吃了,”听了秦国栋的这番话,朗格尔只觉背后几个人作呕起来。

  真是极品疯子,

  送餐队员全副武装,“退后三步!”声音透过一副简易透明头盔传了过去,叶宏达很听话地连退三步,敏捷地避开了一张椅子。

  “现在我要开小门放食物,你不许有任何动作,否则格杀勿论!听清楚了吗?”送餐队员再次说话。朗格尔能从送餐队员蹲下的空间看到那张诡异的红白脸,他点了下头,似笑非笑,脸上不时在抽搐几下,令人毛骨悚然。

  “哐当!”前面的栅栏上小门打开,接着又是里面的小门。送餐队员熟练地打开两道门,一边嘀咕,“今天程序怎么这么繁琐哦,”

  几名特战队员的四把微冲枪口已搁在栅栏的格栅里齐齐对准这个食人血灵,一有动作就会将其打成筛子。

  “老张,平时你散漫惯了,万一真出事,枪子无眼呐!”秦国栋对这个送餐员说,“明白,我意思是平时我们都不跟这些东西废话的,我一去他们就自动退后,凡是有动作的就会让他吃枪子!这个血灵很重要吗?”

  “别废话,送完走人!”秦国栋开始不耐烦起来,显然这个老张也不怎么惧怕他,依旧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送餐盒,“记得他吃完给我拿回来啊!”

  秦国栋哼了声,任其走人。

  随着小门关闭,“可以了!”

  随着队员一声令下,叶宏达像恶鬼扑食一般,抓着一瓶啤酒,徒手将瓶盖就拉了下来,“咕咚咚”朝着喉头灌了下去。

  朗格尔身后的组员一阵躁动,里格凑到他耳边说,“这家伙真是一头猛兽级怪物!”说罢,他又捅了捅旁边的贾德尔,“贾德尔,你说呢?”贾德尔也没反应,眼睛专注地看着里面动静。今天朗格尔觉得贾德尔没说过一句话,不知何故。

  十分钟后,秦国栋对着杯盘狼藉的那边大声说,“叶宏达,把吃完的盘子和酒瓶放到前面,对,就这样,退后三步,不要有任何动作,否则四把微冲就会发射子弹!”

  接着就是开小门收拾掉餐具的步骤。

  “可以了,您准备开始吧,”秦国栋低声对朗格尔说,一边又对里面喊话,“叶宏达,这顿饭满意吗?”

  “可以,好!”叶宏达可能长期没有与人对话,语言组织变得凌乱。

  “那你配合这位朗格尔先生,他正在研究你们的解毒药!”

  “哦哦,是啊,可以的。”依然是语无伦次的回答,朗格尔有些发愁在他这里能不能掏出有价值的东西,不过他还有血样可供研究,这点并不让人担心。

  “叶宏达先生,我是朗格尔,很高兴认识您!”朗格尔跨前半步,忍着里面传来的阵阵恶臭。

  叶宏达的脸抬了起来,那是既狰狞又恐怖的鬼脸,“呵呵,好,你好!”失去半边唇肉的嘴并不影响到他说话。

  朗格尔犹豫再三问了这句话,相信对于血灵而言这应该不算什么了,这个活人都能吞咽的人,“还记得您什么时候被血尸咬到的?”

  不过对方的反应还是让朗格尔有些心悸,叶宏达全身一抖,又嘿嘿笑了起来,“叶宏达,你要配合,如果朗格尔先生满意,晚上还有一瓶啤酒和好菜等着你!”秦国栋在一旁说。

  “好,好,是大概什么时候?我想想,好像不是很久,十几天前?我,有些忘了,”叶宏达一边皱眉思索边说,嘴角的口水在滴淌。

  “你是第一个被咬到的吗?”

  “哦哦不,不是,那,那几个尸体站起来!”叶宏达的独眼是如此空洞,干涩,毫无灵性,就是骷髅眼眶里被塞进了一颗快要萎缩的玻璃球。

  “他们向我冲过来,接着很痛,痛!”他用手捂住自己那边暗红色的脸。

  “后来呢?”朗格尔需要了解被血尸侵犯过后会有什么反应,变成血灵之前身体会发生什么。从血灵自述中能得到很多有用的信息。

  “咕噜,”朗格尔听到有奇怪的吞咽声,但叶宏达并没有发出,又一次的咕噜声,原来是旁边的贾德尔,他正斜眼看自己,朗格尔心里有些发毛。

  “贾德尔,你”他刚想让贾德尔不要影响到自己,突然,朗格尔的一侧脸已被一股大力按压过去,在众人惊叫中他的脸已被死死压在了栅栏上,脸上的皮肉顿时嵌的生疼,眼睛一黑未及喊叫,瞬间几道更猛烈的痛感在右脸颊处爆开,仿佛是被电火霹雳烧灼着。

  “突突突!”

  “突突突突突!”

  “突突突!”

  枪声响起,同时朗格尔脑后压力一松,身体也不由往下坠去,又被人一把拖到了后面。“啊!”

  朗格尔被枪声震得脑子发蒙,脸上的疼痛也再次袭来。

  糟了!我被血灵抓伤,一定感染了!一道闪电在心头劈过,今后要永远被囚禁在这艘血船上了。

  “上帝啊!”

  朗格尔哀嚎出声。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