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得失之间(4.20第一更)

2021-04-20 作者: 浮云奔浪
  第139章 得失之间(4.20第一更)
  “呼——呼……”

  气空力尽,站已不稳。郢雪消散之刻,谢云书跪地以磐龙剑撑持,却未想过来到过去之后,碰到的最强敌手不是玄霄,而是这压根不会参与俗世事务的衔烛之龙。

  这一剑之后,全身真气耗竭尽,灵力消耗一空,就连体力与元神之力也无半点存留。不仅如此,鲲本命鳞的力量消损,更是让谢云书猝不及防,不由惋惜不已。

  不过,能使出那样的惊世一剑,谢云书此刻精神清醒之后,却又觉得不怎么吃亏了。

  “……人道?”

  几片剥离的龙鳞,静静断裂在地上。对于鲲的本命鳞化身柷敔虚影出手,令衔烛之龙稍感意外。但那又不是鲲的本尊,这点伤害于祂而言,同样不痛不痒,压根没放在心上。

  真要论损失,肯定是谢云书长久失去这块本命鳞的神兽之力,来的更大。

  而相较于鲲的动静,此时的衔烛之龙,已真正将兴趣放在了谢云书的身上:“渺小人族,谈何人道?”

  “您逼战逼得莫名其妙,不就是为了看看晚辈不紧不慢之下,少在人前呈现的本性么?”

  “哦?”

  衔烛之龙略有些意外地说道:“本尊看你出剑如此决绝,与之前交流时不似一人。看来,本尊所想并无差错,要知一人内心趋向。这样的临机考验,才最能见其真正成色。”

  “如果晚辈没让你满意,只怕您又是另外一套说辞了吧?”

  衔烛之龙将“蝼蚁”两字着重强调:“却也不会取你这蝼蚁之命。”

  不急着说明自身看法,谢云书咳嗽了几声,虚弱不已问道:“您刚刚并未出手破招?”

  “本尊若出手破招,就算与这一剑威能等同。又岂是你一届凡躯,能够承担的反冲劲道?”

  从一开始,衔烛之龙就没有动真格的打算。

  只不过,如果给了谢云书瞻前顾后的时间,就失了衔烛之龙的本意。祂临时突兀地逼迫谢云书应激全力出剑,就是要看他能在这种状况下,会呈现出怎样的反应,从而观测人之本心所向。

  若是让谢云书有了准备,那就失去了考验的意义。

  不论是婉言推拒,又或拖延时间,都是一种人在绝境下会有的选择。但那些,都不是衔烛之龙所想要看到的平凡应对。

  而不管谢云书这惊世越限的一剑,究竟是出自他在少不可数的时间内,超人计算得出的结论;又或者他本心之下决然一剑使出,都是值得衔烛之龙留心的真正价值所在。

  对于几片龙鳞的损失,衔烛之龙反而显得不以为意,冷漠故我道:“相比起凡人的微渺实力,本尊所要见的,从来就只是尔等在无防备的前提下,毫无遮掩的意念思虑。你,值得本尊高看青睐。但,这一剑能否为人族换来将来立足之道,却还任重道远。而人族的未来,更与本尊毫不相干。”

  “我……明白。”

  谢云书不是纯真率直的云天河,事后总会去思考衔烛之龙逼他出剑的理由。

  使出这一剑的重要性,并不在于借助柷敔神威,砍了几片衔烛之龙的龙鳞。隐隐约约,谢云书似乎看到了未来道路,也懂得了衔烛之龙无端逼战,所想告诉他的事实——

  人生于天地,仰神魔鼻息而存,实无进退余地。

  欲求与地位不符,只会沦落无尽折磨,不如朝生暮死,尽享百年喜怒哀乐。

  这种观点十分自以为是,却又代表了神族大部分,俯视人间苍生的态度。

  就像是今日,神威莫测,天意难量。

  阎王把所有人丢到不周山,会给人辩解的空间么?
  衔烛之龙就算无理由逼人挑战,谢云书能怎样?

  神魔就是要以人取乐,人又能怎么办?
  什么突然、无端、无妄之灾,天道运转,本来就没有预见算计可言!

  从始至终,不是什么事情都有道理可讲。这就是高高在上的衔烛之龙,要给谢云书上的一课。

  而谢云书居然真的临阵,给了衔烛之龙这一剑,才是让祂惊喜不已的答案。

  “慢条斯理的行为下,竟有如此矛盾的舍身之心。”

  衔烛之龙略有些可惜地说道:“不能见到你的结局,当真是一件憾事。”

  “晚辈宁可与您永不相见。”

  从在聊斋世界与阎王、普渡慈航那千年老妖交过手之后,谢云书就知道潜藏在冷算表面下的自己,真正对上强敌时,会是怎样舍我忘死。

  就算不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绝境,也会是有可能赔上一切的豪赌!

  谢云书似乎已经习惯于,在与强敌交战后,恢复冷静的思考,再重新计算得失。而他在真正与敌交手时,却显得不顾一切,又未完全丧失理性。

  所以,其实谢云书自己都很难界定,刚刚他究竟是真的不顾一切向衔烛之龙出了剑,又或者脑子里有了想法雏形之后才做出的选择……

  但在那短短一瞬间的考虑,似乎又没有那么重要?

  正如衔烛之龙所说,唯有事起突然,让人无暇思考,才能更为精确判断一个人的本性趋向。

  只不过,这挑战上古神兽的刺激,着实是现阶段谢云书不敢享受的乐趣。

  谢云书彻底镇静下来,当即叹了口气道:“我还是喜欢先做好计划,然后再按部就班地来。这种临阵急变,总有马失前蹄的时候。”

  “尔等凡人……终究无趣。”

  谢云书并不在意衔烛之龙对人的判词,问道:“我的同伴怎样了?”

  “除了有一人大胆抗辩,其余皆无须本尊动手。”

  “所以?”

  “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罢了。汝等人族与天道相比,不值一提。”

  谢云书不用多问,也能猜出来衔烛之龙派出了分身虚影,痛揍不讲礼貌的云天河一顿,然后以伤为名,赐予云天河能延寿的烛龙之息。

  当然,衔烛之龙这种操作,纯粹是恶趣味发作。祂只是想着以此用来观察,云天河在经历人生百年,人间五蕴八苦后,失去了亲朋好友,遍尝爱恨情仇,是否会痛恨这长寿的命运。

  否则祂真要赏赐什么,大可把这东西给韩菱纱。

  简单来说,衔烛之龙就是个不算坏的乐子人……会考验人,给人恩赐,但往往都存有某种意图。

  不过,今天被衔烛之龙摆了一道。要说谢云书没动任何念头,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既然衔烛之龙挑明了,人与神之间的差距,终究如天渊之别。

  谢云书要是不开个“玩笑”开回去,刚刚那“人道”一剑,岂不是白吹了?

  吓人是吧,考验是吧……谢云书暗中念道,那就让衔烛之龙瞧一瞧,被祂看不起的人类摆上一道,会是怎样的趣事?
  回头往同伴所在位置眺望,谢云书仿佛看到了韩菱纱……之前还愁着续命的事,现在这不就瞌睡有龙送枕头么?

  反正谢云书要去龙潭,等到了那里找到泉魂宿何,进行等价交换;届时直接让云天河与韩菱纱平分了性命,变相将烛龙之息彻底炼化,便能给云、韩二人同时换来足够长的寿数。

  衔烛之龙又不是柷敔,祂是奉命镇守不周山,更不会随意干涉神农九泉。

  这个哑巴亏,祂不吃也得吃!

  天道运转循环,也没有神族独占上风的道理啊?

   这周我尽量三更。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