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十字路口的飞蛾

2021-04-17 作者: 厄运逆鳞
  第94章 十字路口的飞蛾

  威伦荒郊,夜幕低垂。

  星光稀疏,枯树随风摇摆,如同暗夜中幽灵。

  一只乌鸦嘶叫一声,从破旧的路牌上腾空而起。灰尘散落,露出了已经模糊的文字。

  十字路口。

  路边摇摇欲坠的篱笆上插着一支火把,照亮了不大的区域。

  杰洛特正半跪在泥泞恶臭的地面上。

  欧吉尔德拿着半截树枝在猎魔人面前地面上写写画画着。

  很快,一个五角星法阵在泥地上成形,欧吉尔德又在每个角上点燃了一只蜡烛,微弱的火光夜风中摇摆不定。

  做完这些工作之后,欧吉尔德拍了拍杰洛特的肩膀,一溜小跑加入了不远处正在围观的众人,带起的风差点吹灭那几只蜡烛。

  白狼扭过身子看向那边,无奈地皱了皱眉头。

  在特莉丝的召集下,所有人都跑来围观了。

  叶奈法、特莉丝、芙林吉拉、艾达·艾敏。

  那个可恶的精灵阿瓦拉克也不嫌事大地来凑热闹。

  就连之前在尼弗迦德城里与扎克打了一架的那个所谓的“暗影长者”都跑来了。

  那个干瘦的老头一如既往地沉默而阴郁,依旧赤裸着上身,但原本腰上围着的那条破布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还算整洁的裙袍。

  一双橙黄色眼眸在黑暗里闪着微光,似乎对即将发生的事情颇有戒心。

  而那个黑发法师正事不关己地靠在不远处的篱笆上,摆了摆手,对自己做了一个“去吧”的手势。

  白狼瞪了他一眼。

  这是扎克的主意,但到头来还是要自己来。

  当初他作为代理人完成了欧吉尔德的三个愿望,就在镜子大师要按约定收走欧吉尔德的灵魂时,早就看不惯镜子大师所作所为的白狼还是决定横插一脚。

  他把自己的灵魂押了上去,和镜子大师再赌了一局。

  最终他有惊无险地赢了。

  既拯救了欧吉尔德,也把镜子大师放逐出了这个世界。

  而按照那个黑发法师的说法,他是最后一个赢了镜子大师的人,也是最终将它放逐出这个世界的人,所以这个仪式也只能由他来进行。

  虽然半信半疑,但他还是接受了这个差事。

  杰洛特长吸了一口气,开始念诵起欧吉尔德教给他的咒语:

  “Oudoianu feus! Soba camisa iada!Soba camisa aberaasas!”

  随着咒语念完,夜风吹拂,好像比刚刚冷冽了许多。

  耳边似乎响起了一阵窸窸窣窣的耳语。

  咔嚓!

  一声异响传来。

  杰洛特循声看去,原本就摇摇欲坠的路标已经折断在地。

  他环视四周,然而等了许久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只有一只飞蛾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火把周围,如同迷失了方向一般飞来飞去。

  定了定神,他又念了一遍咒语。

  “Oudoianu feusSoba camisa iadaSoba camisa aberaasas。”

  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良久之后,白狼吐了口气站起身来,甩了甩腿上的泥巴,转身对不远处的众人摊开了双手。

  “欧吉尔德,你确定记对了咒语”

  然而同伴们却并没有在看他,
  而是都在直直地盯着自己的身后。

  白狼眯起了眼睛:“你们在看什”

  话只说到一半,一阵隐隐约约口哨声突然从他身后响起。

  曲调婉转而诡异,似有似无。

  仿佛就在耳后,却又远在天边。

  杰洛特汗毛倒竖。

  猎魔人本能地摸向了背后的剑柄,却硬生生地停在了半路。

  一只手已经落在了他的肩上。

  “啊杰洛特.”低沉而戏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好久不见。”

  白狼猛然回身,那个噩梦中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他身边。

  那是一个中年男人。

  他脸上带着凌乱的胡茬,皮肤粗糙,青色的头皮刮的干干净净。

  他穿着一件已经褪色的黄色麻布外套,腰上挂着一个磨损严重的杂物包。

  身材中等,外貌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如果混在人群中绝对不会有人多看一眼。

  但此时却让杰洛特如临大敌。

  他浑身肌肉绷紧,瞳孔如猫眼一般缩成了一条细缝:
  “刚特·欧迪姆”

  虽然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但猎魔人的毒舌依旧毫不相让:
  “上次告别时,你面色可没这么友好。”

  “我的代理人”秃头男人干裂的嘴唇勾出了一个微笑,似乎对猎魔人的冷嘲热讽毫不在意:
  “你叫我来,不会只是为了叙旧吧.”他双掌相握,姿势谦卑地面向不远处的众人:“毕竟,你带来了这么多的朋友。”

  男人的目光慢慢落到了暗影长者身上:“而且其中还有我的一位老熟人.”

  “果然.是你”暗影长者声音低沉而沙哑,闪着黄光的眼眸死死地盯着这个其貌不扬的秃头男人。

  这个始料未及的对话让所有人一愣。

  就连扎克也抱起双臂,饶有兴趣地看着面前的一切。

  吸血鬼那张苍老的脸逐渐变得狰狞: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的脸.”

  他迈步缓缓走向那个毫不起眼的男人,指甲不断地生长,枯瘦的赤脚在泥泞的地上留下一串畸形的脚印:“你欺骗了我们.”

  话音未落,暗影长者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未等众人反应过来,暗影长者突然出现在男人身后,锋利的爪子已经刺入那个毫无防备的身体,仿佛下一秒就要把一颗血淋淋的心脏生掏出来。

  一时间所有人目瞪口呆。

  然而男人依然站在原地,脸上挂着那个谦卑的笑容。

  就在下一刻,白光炸裂,暗影长者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了出去,在半空中飞散成一团红雾。

  那团红雾在空中重新汇聚,似乎马上就要变回人形,却又在落地的一瞬间迸散开来化成了一滩烂肉。

  碎肉不停的蠕动,泥泞的地面上仿佛出现了一个鲜血泥潭,里面时而伸出一只红色的手臂,时而凝聚成一个面目模糊的人头,不断地发出扭曲刺耳的嘶叫,如同困着一个即将溺死之人。

  然而任凭那团烂肉不断翻动,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变回人形。

  “没想到在这里能遇到一位暗影长者.”

  男人对着那滩烂肉屈腿躬身,做了一个标准的吸血鬼礼仪。如同一个卑微的低级吸血鬼正在觐见高高在上的王者:
  “非常荣幸与贵族的交易,但契约已立,恕无反悔。”

  他缓缓直起身子,被暗影长者刺入的部位却没有半点伤痕,仿佛利爪刚刚穿透的只是无形的空气。

  一时间所有人噤若寒蝉。

  午夜的十字路口陷入死寂,只剩下草丛中断断续续的虫鸣,和那摊碎肉中传出的微弱的嘶叫。

  男人看向猎魔人:“我对刚刚的意外深感抱歉所以,杰洛特.你召唤我所为何事?”

  白狼看了看旁边还在蠕动的碎肉,又瞥了一眼不远处的扎克,缓缓开口道:“并非.”

  秃头男人却突然抬手打断了猎魔人:“嘘,稍等片刻.”

  他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似乎正在享受身处其中的现实世界:“你知道,我们上次分别的怎么说呢并不愉快”

  男人睁开眼睛,脸上依然挂着微笑,但语气似乎重了几分:“所以这一次,你要再慎重一点.”

  “谢谢你的忠告.”杰洛特已经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淡定:“但这次并非我有所求,而是另有他人”

  猎魔人正要扭头看向一边,但男人却直接走过了他身边,向着不远处的众人缓步而去。

  他缓缓走到叶奈法面前,微微欠身:“温格堡的叶奈法女士,久闻芳名。”然后又环视其他在场的众人:
  “美丽的女士们,尊贵的精灵贤者们。请允许我介绍自己.”他鞠了一躬:
  “刚特·欧迪姆,一位流浪的镜子商人,乐意效劳。”

  然而无人回应。

  半晌之后,还是叶奈法打破了沉默:“我知道你是谁.”

  女术士眯起眼睛,语气中带着不善:“就是你骗杰洛特签下的契约,在他脸上刻下疤痕。”

  “只是你情我愿的交易”镜子大师双掌相握,面露歉意:“至于那个伤疤.我发现伤疤的警示作用效果斐然,特别对于是极为重要的职责。”

  女术士柳眉倒蹙,但也不敢轻举妄动。

  刚刚发生的一切让她心惊胆战。

  她在尼弗迦德城中见识过暗影长者的力量,那个古老的吸血鬼几乎有着不死之身,但却不知怎么着就在这人面前变成了一滩碎肉。

  暗影长者强大再生能力连那个黑发法师都有些束手无策,现在却似乎完全失去了作用。

  这个所谓的镜子大师,要远比那个暗影长者还要危险。

  他根本就不是自己这些术士可以对付的。

  说到那个黑发法师,不是他要来招惹这个镜子大师的么?

  叶奈法看了过去,看到扎克依然坐在路边那摇摇欲坠的栅栏上,火炬的光亮照亮了半个脸庞。

  镜子大师顺着女术士的眼神也看了过去,目光却落到了扎克身边的欧吉尔德身上。

  “啊我明白了”他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五角星法阵:“看来有人还没学会应得的教训。”

  镜子大师走了过去,欧吉尔德也直起身子,咬肌紧绷,右手伸向了腰间的佩剑。

  扎克却举手拦住了他。

  “年轻的人类术士”镜子大师微笑道:“你的猎魔人朋友也许没告诉过你,挡在我面前的人通常会落得悲惨的下场。”

  他的目光转向欧吉尔德,但转瞬间又回到了扎克身上:
  “你不是术士”

  他的笑容逐渐消失:

  “你是谁?”

  “玻璃小子.”黑发青年缓缓抬头,与他四目相对:“我还以为你无所不知”

  “你到底”镜子大师声音低沉了下去,逐渐变得沙哑而不似人声:“是哪个世界的神祇?”

  “神祇?”扎克轻笑了起来:“我可比那危险得多.”

  他五指张开,那只飞蛾正漂浮在他掌中,拼命煽动着脆弱的鳞翅却无法移动分毫。

  “我是一名法师。”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