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 宝友,这玩意可不兴送啊!~

2021-09-14 作者: 达根之神力
  第476章 宝友,这玩意可不兴送啊!~
  陈府正院。

  就如陈二所说的一样,陈老爷喜欢热闹,所以今天正堂里面就没有摆桌,全摆在了这大院子里。

  今天也的确是热闹得很。毕竟周围郡县各地有头脸的人都来了。另外还有许多远道而来的仙师。

  今天,这大院子里的酒席可谓是摆放得满满当当,人群也熙熙攘攘。

  仆人们擦着汗,在坐席和回廊间来来回回,座位上觥筹交错。有那醉醺醺的宾客在座位之间行走,寻找故友喝酒聊天。更有那宾客喝到兴起之时,在那丝竹弹唱之间举起酒杯,和朋友们高唱一曲。

  陈默紧跟陈管事的脚步,从回廊中往大院里走,路上差点撞到了一些忙碌着的仆人。

  好不容易挤入院中,陈管事与陈默一起站在会场的边缘,目光穿过那来来回回走动的宾客,寻找起了陈老爷——老爷最喜欢热闹了,必定就在这酒席中最热闹的人堆里。而陈默知道,只要找到陈老爷,应该也就能找到娘子了。

  放眼望去,陈默也数不清今天到底来了多少人,更是分不清谁是谁。

  也不知道为什么,陈默在看向人群的时候,心中突然生出了一个怪异的想法——这院里的人这么多,这么乱,指不定会有人混进来吃席。

  就在这时,有三个奇怪的人从陈默的身边经过——那两位女子的穿着还好,一看就是仙师,只是眼睛有些奇怪,是蓝色的。而且看起来好像还稍稍有一点眼熟的样子。

  不过这倒也不奇怪,毕竟陈默这段日子见到的奇怪仙师太多了,看谁都有点眼熟。

  奇怪的是两位女仙师之间的那个精瘦英气的高个小子——他穿得也忒寒酸了,若不是许多仙师的打扮都很奇怪,陈默恐怕会以为那人是刚刚从山里采药回来的穷小子。

  原本,陈默是没有注意到这三个人的,毕竟眼前来往的人太多了,更何况陈默还在惦记着娘子。但那个采药小子说的话实在是太引人瞩目了——而且还有点东北狐仙的口音。

  “你俩的‘千面术’才刚刚学会,别乱用魔法啥的,不然不光这‘腿’会露出来,别人也会认出你们了,到时候这席可就混不消停了——快快快,那桌空了,坐那坐那,有肘子,讷死我了~”

  “海伦也饿死了~”

  【看来路易好久没有吃家乡的肘子了。】

  一个巴掌大的小仙师,一边在手中的书经上写写画画,一边慌忙的从陈默的眼前飞了过去——一直飞到了那桌子上肘子上面。

  看着这四位路过的奇怪仙师,陈默的脸色抽了抽。

  【他心中想到——还真有人混进来吃席?】

  很快陈默便忽略了这三大一小的四位仙师,因为陈管事突然面带微笑的朝着一位走过来的仙师拱起了手来。

  “陈爵士别来无恙撒~”

  此人一身云之国打扮,但却是金发碧眼。而在看到这人后,陈默脑中也不由闪烁出来了两个词——金发碧眼的鬼面罗刹、洋道士。

  这人看起来是一个‘云国通’,打扮得不光很云之国,在衣袖挥舞之间也很有范。他过来后对陈管事拱手回了一礼,随后便热情的拉着陈管聊了几句。

  而陈管事也为这位洋人介绍了几句陈默。

  听起来,这位洋人好像还是一位泰伦国的男爵。而且好像与陈管事很熟悉的样子。

  他将陈二称呼为‘陈爵士’——陈二显然没有爵位,但这洋人看来是把陈管事当做了这片‘东门领地’陈领主的财政大臣。

  至于陈默,在洋人的眼中,则是财政大臣的书记官。

  看来这里的‘小神’在大世家巫师的眼中是有着很高的地位——陈门神的‘家臣’与劳伦斯伯爵的家臣的地位是相似的。

  而看起来,陈管事等人在大世家的眼中,应该也算得上是北海国的‘大世家贵族’了——毕竟这东门镇便方圆数百里,还囊括了好多奇山峻岭,相当于一个小伯国了。

  所以在大世家巫师的眼中,陈二妥妥的就是大领主的财政大臣了。

  似乎这位洋人刚刚从陈老爷那边过来,正要去请他的主人过来。得知陈管事在找陈老爷后,洋人朝着人群的某个方向指了指。

  又聊了两句后,洋人便客气的与陈管事告别了。

  陈管事拉着陈默朝着陈老爷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路上,陈管事本着给陈默长长见识的想法,口中低声说道:“那位男爵是驻守在东临州‘洋塔’(巫师塔)中的人,在这里生活了许多年了,所以懂些礼数。”

  “但大部分‘鬼面罗刹’都是不懂礼数的蛮夷,总是闹出来各种笑话。不过你别小看他们,他们与各州的仙师、龙王们的关系都很好,听闻威海王的一位王嫔便是泰伦国的公主。”

  “一会那个洋人的主子‘劳伦斯’伯爵便要带礼过来了——劳伦斯伯爵打算在镇边上盖个小土楼(魔法城堡),作为来往东门镇洋人的驿站。日后你会和他们时常打交道,所以今晚宴会结束后,我会将伯爵的家臣都介绍给你认识认识。”

  看来大世家巫师与北海国的来往是很多的,甚至有一些是常驻北海国各地的。而北海国似乎也有不少的巫师塔和魔法城堡——在名义上,是帮助这里遏制时空裂缝的扩张。

  在陈管事的话语之中,陈默连番应承了起来。在这几句话的功夫里,陈管事已经拉着陈默来到了会场的中心。

  这里的人群虽然也很热闹,但却闹而不乱。仙师们席地而坐,风雅的谈论着古文,在丝竹声中吟诗作对。

  酒席之中有许多貌美的女子作陪,还有专门的人负责主持诗会。

  在陈默两人来到这边的时候,一位身材壮硕的方脸仙师,正站在这里的中心,举杯诵词。

  此仙师衣冠楚楚,一表人堂,但他的举动却是稍稍有点粗犷,相比于那些摇头晃脑的仙师们来说,这位身材壮硕的仙师更像是一位混入文官群体中的将军——看来这边是武举人陈老爷了。

  在一番热闹过后,陈老爷在诸多仙师的恭维声中,得意的喝掉了杯中酒,那位从‘醉香楼’请来的头牌名姬也站起了身,笑着主持起了接下来的节目。

  击鼓声再次响起,陈老爷坐回了座位,旁若无人的打了几个十分粗鲁的酒嗝,而此时一颗醒酒丸也塞到了陈老爷的手中。

  陈老爷回过了头,发现正是自己的狗腿子陈二。不光陈老爷却是没有多看陈二几眼,反而笑着看向了陈默,并且还醉醺醺的褒奖了几句。

  以陈老爷这位武举人的出身,怕是很难附庸风雅,融入这仙师们的群体。但这位陈二的侄孙所些的那些诗词,却是深得陈老爷之心,也小小的惊艳了一番今日的仙师们。

  怪不得陈默才来没多久,就会受到重视——看来这位会给领到写稿子的新人,之所以能让他的那位娘子如此倾慕,还是有几把刷子的。

  “那青白二妖还没过来嘛?”陈大爷吃了醒酒丸,醉醺醺的双眼中已经有了几分清明了。

  “没,老爷。”陈管事有些忐忑的低声在老爷耳边说道:“礼也没送过来。”

  “没送礼恩,想来她们应该是已经在这酒宴里了。”陈老爷的目光扫了一眼人群,突然笑了——看来他一点都不虚,大有那胸有成竹的样子,想来他手中的那个用来镇守东门的‘神印’非同一般。

  他说道:“看来这二妖还心有不甘——陈二狗,不必心急,爷说了今天要让那二妖舞一曲,今日她们就必须跳给咱们看。”

  这番话不由让后面的陈默心中焦急了起来,他又替那青白二仙担心,又惦记自己的娘子——自己又该如何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娘子劫走?也不知道清白二仙此前送给自己的那个‘法器’,能否帮助自己在这么多仙师的面前,来一个逃之夭夭。

  想到这里,陈默不由摸了摸自己怀中的一面小镜子。

  就在这时,会场中一阵骚动,一群打扮怪异的洋人越过了人群,来到了会场之中,而在那些洋人的中央,有几位身穿铠甲的魔法骑士,还抬着一个木棺。

  这木棺精致得很,外面还镶嵌了不少玉石。看来不是用来装僵尸的,而从那些洋人脸上美滋滋的样子来看,这木棺——或者说木箱,纯粹是用来装宝物的东西。

  看到那木棺,陈默先是微微一愣,随后心中微微一抽——娘子八成就是被当做宝贝打扮了一番,装在这里面了。

  陈老爷看到那精致的木棺后,也是微微一愣,随后他低声的大骂了一句:“他妈的,晦气!”

  求点推荐票。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