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东海君3

2022-03-23 作者: 读书之人
  第343章 东海君3
  “那个,敖广陛下,能否告诉我要怎么诛灭禺虢吗?”张成问道。虽然说知道有求于人,但是敖广这个姿态还是让他忍不住想讽刺一下。也只能说某种地球上的习惯残留吧。

  “现在还不行。”敖广说道。它停顿了一下,似乎想解释,又似乎换一个话题。“你知道为什么黄熊不能成功吗?尽管它一直都在努力制造‘野兽’神职,有多次据说距离成功只差一线。但我并不看好它。哪怕我和它有点交情也是一样——我不会押注在它身上的。”

  “为什么?”张成想起之前的事情。当时黄熊被巴蛇困住,走投无路之下不得不向“旧日盟友”求援, 并把张成误会为旧日盟友派来的帮手。如今回想起来可知,这个旧日盟友中肯定包括敖广。而事实上,包括敖广在内的所有旧日盟友都对黄熊的危险不理不睬,没有出手相助。由此可见敖广这话并非虚言。它是真的不愿意出手相助。

  也许双方有几分交情,但是这点交情不足以让东海君杠上太阴星君和巴蛇。换个角度来说就是东海君看不上黄熊,认为它不值得自己下注投资。

  “因为黄熊太傲慢太自我了。”敖广回答。“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黄熊就是犯了这个错误。他只想着自己的事情,却不能在整体上考虑。孙子兵法上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制造神职是何等困难和危险的事情,和战争无异。黄熊不知己不知彼,哪里有什么胜算呢?”

  麻蛋!这连孙子兵法都知道!好吧,似乎这也很正常。毕竟知识什么的很容易传播。但是……怎么说呢,虽然觉得这话很突兀,但是细细想来东海君真的没弄错。张成现在已经知道黄熊封神是根本没有什么机会的事情了。

  山鬼靠着白泽之助,其实已经彻底封死了黄熊封神的可能性。只是黄熊自己还不知道而已。所以它其实只是在做无用功。

  “这么说,敖广陛下是知己知彼了。”张成真的很好奇。

  “当然。”敖广傲然回答。“夺取神职是何等事业?如何能够不知己知彼?你应该知道‘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这句诗吧?以我看来, 如夺取神职这种事情——其实不只是这件事情,任何大事几乎都是如此——顺天而为,事半功倍,逆天而为,事倍功半……不,不仅仅是事倍功半,而是根本就没有可能!”

  麻蛋,这位敖广居然对于地球古诗词还有几分研究呢!张成不得不服了。果然不愧是东海君,果然不愧是威能强大的大灵,果然不愧是有志于封神的存在。

  “黄熊就是犯下了这个错误,不查天意,不明天心,如何不败?”

  “那你具体想要怎么做?”张成本来想这么问。但是想起这种具体的问题估计就涉及隐私了,对方是不会透露给他的。“有一事请教敖广陛下,我想找个大巫,到哪里能找到?”他觉得刚才这个话题可以暂时放一边,说到底, 敖广的雄心壮志和他无关, 还是问点其他问题较好。

  “你找大巫做什么?”敖广问道。

  “我的主君,昆吾大夫希望我带一个大巫回去。”张成回答道。

  “归城这里没有大巫,”敖广回答。这个答案倒是不出所料。“不过如果有大巫光临归城,我可以告诉你。但我不会为此出手。虽然对于贵客如此很抱歉,但是大巫一事恐怕牵连极广,就算是我也不能随随便便许下承诺的。”

  “如此已经是万分感谢了。”张成大喜。这样的话,未来的任务又多了几分把握。他知道这不是敖广在敷衍他,而是事实确实如此。大巫的灵魂能够让神祇完善神职,这种宝贵的东西肯定会牵连很多势力。眼下的敖广肯定不愿意无缘无故的惹事上身。

  “对了,另外有一件事情,”张成问道。“在我之前,可有诸夏来归城?”

  “有。”敖广显然对这个问题有点疑惑。“你们并非第一个。哦,我想起来了,你的意思是之前来的诸夏都一去不回对吧?”它轻笑了一下,龙嘴稍稍裂开,露出里面滚动的一枚龙珠。“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能否告知一二?”张成问道。

  “是畎夷。”东海君说道。“有畎夷在截杀来归城的诸夏。如果你们回去的时候从陆路回去的话,大概就会遇到他们了。不过水路不会有任何问题。”

  “畎夷想干什么?”张成有些不解。但是东海君没理由欺骗他的。

  “天下大势,一发而动全身。”东海君笑道。“如果从根子上来说,那就是淮夷屡次攻伐营丘,败多胜少。现在有人想出来摘桃子了。”

  “摘桃子?这里有什么桃子可以摘?”

  “徐国是淮夷所立,本是九夷之长,但是随着徐国屡遭挫败,已经声望尽失。如果此时有第三人站出来,一举夺回营丘……你说那是个什么局面?往小里说,那是可以将徐国取而代之的功绩,往大里说,哪怕因此建立新的九夷同盟,自立盟主也有可能。”

  “可是……这条件不允许呀!”张成想到东夷这边很大一部分精锐还在神战里当雇佣兵呢。

  “但是诸夏这边情况更糟糕啊。齐鲁卫纪之师在和犬戎对峙,已经不可能增援营丘了。所以,理论上可以打一场长期围城战!”

  原来如此,张成开始明白了一些。所以说,在游戏时间线里,时间比我预想的还长。那不是一场短时间的攻城战,而是一场至少持续了数个月的围城战。

  考虑到从夏墟到营丘的距离,这似乎很合理。毕竟在游戏里,没有昆吾大夫出场。游戏主角不可能是刻意赶路。正常赶路走三个月的路程,那么游戏主角走个五六个月很正常。事实上考虑到绕远路、迷路以及中途小事耽搁之类,走到营丘花费七八个月都很正常。毕竟主角没有任务在身,不赶时间,一切大可慢慢来。

  如果可以长期围城的话……那么取胜的把握明显要提高不少。七折八扣之下,有人判断这次战争可以作为一次政治投机的选项也就很正常了。

  “如果营丘之战发生……莱夷可会加入?”张成问道。

  “不会。”敖广很干脆的回答。“我已经是莱夷的庇护者,我不会让他们去参加这种毫无价值,同样毫无胜算的战争。”

  “您知道毫无胜算?”张成不解。

  “当然知道。”东海君暧昧的回答道。“贵客,您也知道,不是吗?不过呢,如果他们出了高价雇佣少数莱夷相助,那我也不好插手。”

  “如果……”张成迟疑了半晌。“我是说如果,现在诸夏要求您鼓动猃狁去攻击山戎,您会怎么做?”

  “我会答应。”东海君扭动了一下龙身,金甲灿烂的身躯换了一个姿势。“当然代价就是我要成为营丘的守护者。营丘之人必须立庙祭祀我……其实说起来这种大事,一个营丘是不够的。我要整个诸夏的东方,齐鲁纪卫诸国,都立庙祭祀我才行。”

  “您刚才不是说不会参加毫无价值的战争吗?山戎和猃狁的战争有什么价值?”

  “有的。山戎和猃狁有结盟的可能。”东海君回答道。“也许一场短暂而迅速的战争会让双方彼此意识到对方的力量,从而实现结盟。那战争就不是没有价值。”

  “您……怎么知道会这样?”东海君这些话说的太直接了,以至于张成可以认为这位大灵恐怕已经预知到了什么东西。不过大灵能够预知未来吗?至少小熊从未说过。

  “天意如此。”东海君高深莫测的回答道。

  不懂……依然有点不明白。不过张成没有机会再问,因为小熊那边已经过来了。前面说过,虽然是熊,但是小熊的脸部能够做出人类一般的复杂表情。不需要其他,看着小熊的表情,张成就知道事情成功了。

  “张成,已经达成协议了。”小熊说道。“东海君愿意帮助我们。”

  “这可不容易。”东海君说道。“之前太阴星君和姮娥可都是想让我参战,我全部都拒绝了。”

  “祂們开出什么价码?”张成略有好奇。

  “太阴星君许诺胜利后给我一个神职;姮娥许诺一旦胜利,我可以在战利品中自行挑选一个神职——其实都差不多。”东海君显然不以为意。“仅凭这些东西可打动不了我,如果仅仅想要神职的话,我随时可以得到一个。”

  张成真的很好奇小熊到底许下了什么条件。一个神职为条件都不足以打动东海君,那小熊能给出什么东西?严格的说,小熊其实什么都没有——除了张成的帮助之外。

  当然也许小熊拿出的是那些无形的礼物,比方说知识和记忆什么的。黄熊的记忆,哪怕是那些失败尝试的记忆,对于其他大灵也是很有帮助的。

  “既然如此,两位贵客在这里,请容我这个东道主招待一下。”东海君说道。整个神殿里突然烟雾缭绕。然而这个烟雾缭绕并未让人感觉到惊慌——那种淡淡的香气让人身心愉悦,抵消了视线受影响而天然产生的不安感。

  等到烟雾淡去,张成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处晶莹剔透的宫殿里。

  你没办法形容这个宫殿,但是每个通晓历史和传说的共和国公民,见到这个宫殿的时候,脑子里立刻就会蹦出“水晶宫”这个词,真的是所谓瑶宫贝阙,七彩斑斓,充满海洋的味道,偏偏又没有水。之前在太阴星君的神国看到那个水晶宫殿的时候,都不会想到“水晶宫”这个专有名词。但是看到这个地方,你却会想起这个概念了。

  “这个半位面……”小熊轻声说道。“相当了不起啊。”

  张成就像是乡下人进城一样,带着合不拢嘴的表情,环顾了一周。果不其然,他在高处的牌匾上看到了“水晶宫”三个字。妈蛋,这是地球文字!

  原来这就是龙宫啊!当然话说似乎这也很正常,这里的主人,也就是面前的东海君就是一条龙啊。而且还不是别的龙,正是东海龙王敖广。好吧,现在他还不是东海龙王,但至少他已经是敖广了。

  四周并没有传说中的田螺姑娘或者贝壳小姐之类的侍女仆从,更没有虾兵蟹将之类的护卫。而且定下神来再细细观赏,特别是以神话中水晶宫的标准来看待这个地方的话,这座水晶宫未免还是有点寒酸的。它并未达到尽善尽美的地步。倒是和敖广陛下眼前的状况很匹配。

  在小熊和张成面前,出现了和他们体型匹配的桌子。张成有一张椅子,可以坐在上面。小熊只能蹲在桌子前方。张成面前的桌子上是一碗不知名的羹汤,小熊面前则是张成不认识的一个固体方块,像是一块黑色石头,这个不知名的黑色石头在散发着烟雾。

  小熊将鼻子凑到石头前方,看起来在心满意足的在嗅着这股味道。张成也不自觉的拿起调羹,喝了一大口汤。这汤清香可口,微甜,一口入肚,一股暖意就从胃部直接散发到全身,简直是全身上下十万八千个毛孔,没有一个毛孔不慰贴,甚至有飘飘欲仙之感。

  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吃完这碗点心的。但是等到他回过神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在用调羹细细刮干净黏在碗上的每一点糊糊。一点不漏的送进嘴里。

  虽然知道这种行为会显得很没格调,但张成还是细细用舌头舔了舔碗的边缘粘着的残渣。

  烟雾升腾,将桌子椅子连同碗之类东西包裹住。烟雾散去时,一切东西都已经消失。虽然这地方没有什么仆从,但是显然一切都在敖广的控制中。哪怕是细微之处,都不会显得失礼或者小气。

  “我这个水晶宫只是粗粗建成,尚有很多东西需要修整或者填补,”敖广在上首说道。“两位贵客不妨随我参观一下,看看能不能给我一些意见。”

  眼下拒绝这种美意显然是很不妥当的。张成起身,随着小熊跟着东海君朝着水晶宫的深处走去。东海君的体型则在这个带路的过程中明显缩小许多。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