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180章嫡女归来,将军请解战袍(2)

2021-06-20 作者: 镗宝
  第268章 180章嫡女归来,将军请解战袍(2)

  那个锦衣华服的男子,端着如玉的脸孔转身看向她,眉目有着深深的厌弃,“战流莺,你一生为他人做嫁衣裳,你开心吗?”

  地上的女子,似乎如同消失了生机一般。

  对男人的冷嘲热讽无动于衷。

  可那个男人依旧不依不饶:
  “朕为了等今天,已经筹谋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忍着恶心和你虚以为蛇,都说女人应该柔情似水,你却一直自以为是,高高在上。”

  “你知道看到你一副冷漠的脸孔,我心里是有多少不满和忌惮吗?”

  “可是为了朕今天的高枕无忧,只好有所牺牲。如今看来也是值得。”

  男人心里清楚,如果没有战家全力以赴的帮助,他怎么可能触及眼前这个位置呢。

  地上的女子,身子受了酷刑,百孔千疮,行将就木。

  本来已经奄奄一息的女人,听到这样的话,慢慢的睁开眼睛。

  空洞的眼神,布满了哀伤和怨恨。

  好似不可相信一样。

  “皇上···你曾经不是说过,你一心一意要娶我,不是因为我是战家的女儿,而是因为我是你真心实意要娶的女人吗?”地上的女子,每说一句话都出现了极大的隐忍。

  好似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当初眼前这个人的甜言蜜语,似乎还历历在目。

  想不到,功成名就厚已经是物是人非了。

  一样的人,一样的嘴,却说出了天翻地覆的话。

  应该怎么去相信呢?

  身体的痛,远不及心里的痛。

  “哈哈哈哈····战流莺啊,战流莺,要朕说你什么好呢?我本是一个籍籍无名的皇子,如果不是处心积虑,步步为营,我又怎么会娶你呢。”

  “如果你不是战家的嫡女,我何苦费尽心机对你处处讨好么……从一开始我就是打定主意意思利用你。”

  “可笑的是…你战家已经不复存在了,你还天真的以为,我对你是爱情。”

  那人似乎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一样。

  战流莺还是那么傻。

  她还以为,她还是那个高不可攀的女人吗?

  如今她就是一个丧家犬。

  不…连丧家犬都不如。

  狗摇尾乞怜或许还有残羹冷炙。

  而她…却非死不可。

  地上的女人,其实出去的气比进去的气还要多了,她空洞却盛满绝望的眼珠子转了转。

  是啊,这个新皇,原本只是个名不经传的皇子而已。

  是谁把他一步步送到那个位置上。

  想不到根基不稳的他,就迫不及待的铲除战家和她这个皇后。

  看来···一切都是早有预谋的。

  可惜便她是有眼无珠的。

  “皇上,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想着,要给我今天的结果?”虽然不愿意相信。

  可应该还是事实。

  眼前这个男人给她最美的承诺,也同样给她猝不及防的致命一击。

  她如何甘心……

  那男人闻言,不屑一顾,那俊美的脸上布满了冷笑,好似地上那女子愚蠢至极到无可救药。

  他漫不经心地伸手,轻轻揽住边上珠光宝气的女子,薄唇里吐露的话语如同尖刀一样。

  “因为我要给林诗一个后位,这些年,你知道我忍着恶心和你谈笑风生,我心里是多么的痛不欲生吗?
  只因为林诗出生不如你,她父亲手里没有百万雄狮,也没有富可敌国的兄长。

  当时你是最好的选择,你父亲有兵权,腻三哥富可敌国,我才不得已和你,装出情深似海。

  如今我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和我的林诗在一起了。”

  “你以为你真的可以在朕的心里占据一席之地吗?要不是你战家那些数不清的好处,你以为你能落得了朕的眼吗?”

  “就你也配和林诗一争高低?简直是痴心妄想。”

  之前他要和战流莺说一些甜言蜜语,如今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说出自己的厌恶了。

  他的心里,有着大仇得报的酣畅淋漓了。

  终于不用偷偷摸摸,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一起了。

  “你····狼心狗肺,如果不是战家鼎力相帮,你如何有今天?”地上的女子忍不住一阵咳嗽,一口鲜血喷薄而出。

  她的一腔热血和真心,终究错付了。

  “我只是让你死得瞑目而已,如果你不是战家的女儿,就凭你那刚劲的性格,我又怎么会看上你,而且一直把你捧在手心里呢?”

  “那些都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你还信以为真,我是该说你蠢笨还是说你天真好呢?”男人的脸上挂着肆无忌惮的嘲讽。

  仿佛他说出的话,是至理名言,而不是让人痛彻心扉。

  “你连林诗一个手指都比不上,还试图想牢牢霸占着后位吗?真是异想天开。”

  男人弯下腰,一字一句在她耳边说道:“后位,我从一开始就是为林诗准备的,你给她提鞋都不配。”

  “皇上··你怎么可以往姐姐的胸口上插刀呢,你这样臣妾看了否于心不忍,姐姐怎么也是你的发妻。”林诗嗔怪着,脸上却是数不尽的笑意。

  好似,男人做这一切才是理所当然。

  “发妻……就她……林诗你知道我的心意的”男人急急解释着。

  一脸的宠溺,和刚才判若两人。

  “皇上我要和姐姐说几句话。”女人撒娇道。

  “朕怕她伤了爱妃···”男人的眉梢眼间都是心疼。

  “挑断姐姐的手筋,脚筋不就可以了。”女人皱着眉头提议道。

  “爱妃···真是冰雪聪明。”那男人提着长长的佩剑···手起刀落。

  啊····

  “战流莺你也不要怪朕心狠手辣,这把佩剑还是你送给朕的定情信物,果真削铁如泥。”

  “你看挑断你的经络,易如反掌,快到…你自己都没反应过来。”

  说着男人把那把沾满血的佩剑,丢在一旁,嘴角拉扯出一个冷笑:“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他丝毫不关心,地上因为疼痛而扭曲的女人。

  在他的眼里,地上的人,残忍的死去,才是死得其所。

  “慕容云,你就对我没有一丝的真心吗?为了你,我赔上了整个战家。”女人声声泣血。

  她全心全意对他,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局。

  她试图想找一些,温暖的地方。

  可……

  “哼···你真是傻啊,到现在了还异想天开,我和林诗花灯节相遇,便一见钟情。

  如果不是林诗在后面为我未雨绸缪,你又怎么甘心赔上战家呢。”

  “林诗为了我,你知道她受了多少苦吗?”

  男人说完,厌弃目光移开,落到边上的女子身上时,变成了无以复加的温柔。

  他说:“爱妃,你说两句,我们就赶紧回宫了,毕竟还有很多事等着我们处理呢。”

  “皇上放心,臣妾和姐姐说几句贴心的话,就离开,不会耽搁太久的。”女人保证道。

  等男人走远后···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