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3章 打不通

2021-05-10 作者: 亣豆豆
  第1773章 打不通

  犹豫了一会,林正阳直言道,“囡囡其实并不厌世,她和我们都不同,她陨落都是带有目地的,她究竟想做什么我们理解不了,但是似乎都达成她心中所想。

  她的内心其实很坚强,否则不会轻易忍受住漫长岁月放大的瘀伤剧痛。你忍受这样瘀伤剧痛压根做不到她这样的面无异样以及正常的生活,还活到接近半百。

  你知道天琴生下盈盈是怎么样的吗?痛到极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也没有力气吃东西,喂的都是流食,痛了三天三夜却一滴眼泪都没落。

  我只恨自己当初不知道天琴才是我本质上的女儿,我该守着她才是,有父母的陪伴她怎么会活不下去……”

  杨芦溪突然说道,“好过我什么都不知道,仅仅见过女儿几面,没有好好照顾她保护好她,若我还在肯定不会有这么多事情……”

  林正阳轻轻拍了拍妻子肩膀,他转头望向黄泽仲,“很晚了,你去二楼尽头最后一间睡吧,那是你原来的房间,衣柜里的衣服都清洗过,你当自己家一样随意。楼梯第一间是天琴的房间,第二间是她的书房。她很讨厌别人乱动她东西,所以你知道的。晚安……”

  黄泽仲提着行李箱上楼,经过第一间房间,发现门没锁,他忍不住推开门看了一眼。房间装修布置得古香古色,犹如古代闺阁女子的闺房的感觉,到处都透着一股说不出幽香。

  关上房门,黄泽仲走到第二间的时候忍不住打开房门,近四百平米的大房间里摆放着大量的书架,书架放满书籍。而书桌旁边的空地摆放着许多的各式各样的乐器,看起来经常使用的样子……

  黄泽仲关上书房,走到尽头打开房门后嘴角抽抽,就一百平米的小房间,而赵天琴的房间有两百多平米,区别对待吗?环顾房间后才没觉得郁闷,家具用具都是上好的,不过非要和第一间房间比就被比入尘埃里。

  拿过床头柜上的相框,黄泽仲忍不住失神,娇小瘦小的赵天琴坐在他胳膊上,小小却肉肉的娃娃脸上笑容灿烂。这应该是赵家的赵天琴和林久泽吧。

  青梅竹马到夫妻应该会很幸福吧,而他连人都看不到。

  迅速沐浴后他坐在书桌前,忍不住打开抽屉,视线落在厚厚的相册上,打开看了一眼就移不开眼。里面全是赵天琴小时候的相片,各种各样调皮捣蛋逗鸡挠狗捉鸭子捏鹅的相片,表情丰富生动活泼漂亮。还有安静抚琴弹奏吹奏的宁静模样……

  看完所有相片,觉得有些困倦的黄泽仲躺在床上,说不出的舒适感觉让他迅速陷入睡梦中。

  梦境
  三四岁的小女孩睡在右边边侧,小小的婴儿睡在中间,一个下巴尖细小脸苍白的女子睡在左边边侧。床的四周装着护栏,小女孩和床尾的护栏都升起,而女子身侧的护栏没升起。

  男子忍不住俯身靠近沉睡女子,在女子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女子睁开眼睛看了男子一眼,神情瞬间变得惊恐害怕,原本就苍白的脸颊变得更加惨白,紧紧抓着被子往婴儿方向移去。

  “我很累”女子神色惊恐眼神却冷漠疏离,沉重的威压在女子身上显出,不断压迫着男子。

  “嗯,你睡吧,我不靠近你……”男子把女子身侧高三十公分的护栏拉起,转身拿过折叠床放在大床旁边打开,躺在折叠床上安静地望着女子侧过身背对着他抱着小婴儿蜷缩起来背影。

  “老婆,我想和你一起睡……能不能……”神色满是眷恋的男子低声问道。

  “晚点还要给孩子喂奶,不方便,我很累先睡了。”

  说不出的寒意弥漫而出,男子手臂上的鸡皮疙瘩迅速出现。深呼吸几下,男子转身平躺着,茫然地望着米黄色的天花板。

  很久后女子降下护栏,起身走去洗手间,回来后男子忍不住握住女子的手,“我们去客房睡,一会我起来给孩子冲奶粉。”

  “不了……我很累……”女子瞬间抽走小手,她皱着眉迅速坐下,升起护栏后拉过被子躺下盖好,通红的小手搂着婴儿,蜷缩着身体睡觉。

  “我们很久很久没那个了……”男子闭上眼睛小声问了一句。

  等待几分钟依旧是满室的寂静。

  女子皱着眉头一脸痛苦之色,泪珠挂在微卷的长长睫毛上。

  男子叹息一声,起身拉过被子给女子掖好被子,大手抚了抚女子的后脑勺,下一秒女子脸色剧变,惊恐害怕地睁开眼睛,“别碰我,不要……你走开。”

  女子紧紧抓着被子,瘦小的手背上满是青筋。而刚才红扑扑的手背变得青紫还有些发黑。

  “抱歉,我拿药给你涂一下吧。”男子打开床头柜抽屉,拿出一个白玉瓶。

  “不用,活血的药用得太多免疫了,早就不起效了。我很累,也没力气,你别碰我……”女子冷着脸转过身埋在婴儿脑袋旁边,手缩进被子里,只露出一点脑袋。

  “你难受就找别人,我不介意。我累了,睡了,别吵我……”女子小声说了一句,看了一眼婴儿的睡袋,又给小女孩掖好被子就闭眼睡觉。而女子身上的冷漠和威压越发沉重。

  男子低下头,眼帘里满是失落、后悔、内疚之色。他起身拿过书桌上的手提电脑走出房间,走进书房在办公桌前坐下。

  男子双撑着书桌捂着眼睛,喃喃自语道,“一年多了……你什么时候原谅我……什么时候让我抱一下……”

  ——————

  黄泽仲猛的睁开眼睛,按住狂跳的心脏,心中说不出的压抑疼痛,过了很久才缓和过来。

  原来赵天琴真的害怕他,难怪他不正经她就很生气,也许现在还害怕……

  原来他真的犯了错……

  望向窗外,天色灰蒙蒙的,东边的天边挂着红黄色的早霞,红黄色的光芒穿过落地窗照在地上,说不出宁静祥和。

  赵天琴的住过地方总是这样感觉,有她才是家,可是他能求得她原谅吗?
  起身洗漱后下楼在后花园转了转,在秋千长椅子坐下来,心中复杂一片。

  过了一会保姆过来唤他吃早餐。吃过早餐,黄泽仲迫不及待拨打赵天琴的电话,只是依旧打不通,偶尔一句“对不起,你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打不通……”黄泽仲拿过林家的座机拨打,依旧是这个结果。

  “可能囡囡去没有信号的风景区玩吧……”林正阳解释了一句,没觉得女儿有什么危险。女儿的危险从来不会危及她的贞洁和性命,除非她自己不躲避、放弃活下去,否则没人能弄死她。

  “一大早能去哪里玩……昨天晚上也是……”黄泽仲忍不住皱紧眉头。

  “有些风景区的酒店或者民宿本就没有信号或者信号不好。”杨芦溪随口答道,拿着时装杂志看着,想着女儿穿是什么模样。

  “可昨晚管家说天琴只背了个小背包出去玩,能带什么东西?她有说什么时候回家吗?”黄泽仲只觉得头疼,未成年的女儿出门玩,一个保镖都不带,夫妻俩不怕未成年的女儿遇到危险吗?

  保镖是为了防他吗?

  “囡囡也许回天河市,也许在省内玩,衣服什么的没有就买,多方便的事”林正阳不以为意,女儿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凡人的世界哪里能威胁修为快速增长的她呀。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