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2章 且行其珍惜

2021-05-10 作者: 亣豆豆
  第1772章 且行其珍惜

  赵天琴大喊一声,这才把电车推进倒座房里放好充电,把东西搬进倒座房旁边厨房里,买来的东西分类放进冰箱和橱柜里。赵天琴一蹦一跳跑到二层小楼前,打开红木雕花大门走进堂屋里,穿过一楼大厅来到后院,拿过屋檐下的竹篮跑去角落里摘草莓。

  “你们真乖,都长得好好的让我有新鲜的水果吃……唔……真甜,比买的甜……”赵天琴边说边吃着红艳香甜的草莓。

  大约八平米的土地里种着四排草莓,一大堆小鸟停在围墙上叽叽喳喳叫着。

  “你们别一起说话,一个一个说,太吵我会头疼的。草莓是我的,不能分你们吃,等我不在你们才能吃……咦……菠萝蜜也结果了呀,我种着玩的,没想到长得不错还开花结果。真好……”

  赵天琴跑去屋檐下拿过梯子搭在菠萝蜜树上,迅速爬上梯子,摘了一个金黄的菠萝蜜下来。

  “香……肯定好吃……哈哈哈……小蜜蜂……嗡嗡嗡……”赵天琴自言自语道,还好心情地唱起儿歌。

  十分钟后,心情愉悦的赵天琴躺在后院正开着花的枣树下的躺椅里,悠哉吃着草莓和菠萝蜜。几只小兔子围着她的脚睡午觉。

  叮咚……

  电话响起,赵天琴看了一眼后接过电话,“表哥,有事吗?”

  “我要去江州市旅游,欢迎吗?”黄泽仲忍着心中的思念之情柔声说道。

  他不敢打扰她,他胆怯了,没有勇气靠近她,怕自己惹着她伤心伤神,怕自己刺激她让她没有活下去的信念。

  他远远望着她守护着她,没有他的出现,她果然变得高兴欢乐起来,天天笑容灿烂,每天都过得充实快乐的感觉。

  可是午夜梦回,他总觉得她就睡在怀里,只是醒来什么也没有,闻不到她身上的香味,更加触碰不到她,遥不可及距离让他觉得很痛苦。

  “欢迎呀!”赵天琴笑着回答,心中得意不已,她不在江州市,想看她门都没有窗户都没有。

  每次见面这人更炙热的眼神,让她有种他想把她拆骨入腹的感觉。分明没有放弃的意思,只是他没再接近她,去军区大院偶尔小息,他更没闯入她的房间。更没有任何逗趣的话,正正经经的沉稳模样让她觉得判若两人。

  而几次他和别人谈生意谈合作,言行举止虽儒雅却很雷厉风行,俊脸严肃冷冽眼神很强势锐利的模样让她觉得陌生无比,也让她明白他并不是什么人畜无害的小白兔,是牙口锋利的大老虎。

  “真的,你知道哪里好玩吗?带我玩可以吗?”黄泽仲忍不住脱口而出,说完有些郁闷自己压不下心中的想法,她绝对会更讨厌他……

  “明阳国家森林公园有大型瀑布,这个季节最漂亮。东区古镇和宣美古镇都挺好玩的,叫上你朋友陪你玩,天一哥哥在家,你可以叫他陪你玩。我没空带你玩。”赵天琴边吃边回答,好心情的她抬脚推了推拱她脚的小兔子。

  赵天琴坐正抬手推了推,小声咕哝道,“好痒,别挠我,不许挠……咯咯……”。

  “你在做什么?和谁在一起?”黄泽仲忍不住皱眉,软软的娇笑声带着说不出的意味,似乎朝谁撒娇的感觉。

  “没谁,你自己玩,我没空陪你玩的,拜拜啦!”

  赵天琴挂断电话,抱起小兔子揉了一通,“再挠我把的你毛都卷起来……咯咯……卷毛兔……”

  黄泽仲再打,发现电话打不通。

  他迅速预订飞往江州市的机票,下午四点坐上飞机,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后背着背包手里提着小行李箱的黄泽仲按响天元小区89号的门铃。

  “您好,请问找谁?”门口的对讲设备响起声音。

  “我是燕京的黄泽仲,你们大小姐的表哥……”

  “稍等……”

  一分钟后大门旁边的小门咔哒一声打开。一个中年男子抬手道:“您这边请,先生和夫人在客厅里等着您。”

  “你们大小姐睡了?”黄泽仲好奇问道,想到今天他忍不住多想,究竟谁和她的关系这样好,可以挠她痒痒?赵家兄妹和她似乎没这样亲……

  “大小姐不在家”管家迅速回道。

  “不在家,她去哪里了?”黄泽仲迅速问道,提着行李和礼品的手迅速握紧。

  “不知道,先生和夫人没说,大小姐早上八点出门,背着一个小背包,没让司机送,自己坐出租车走的。”

  管家引黄泽仲穿过院子走进别墅大门,引着黄泽仲朝着客厅走。

  黄泽仲快步朝着客厅沙发里的夫妻两走去,“林爸爸杨妈妈,我来旅游,天琴呢?”

  “坐,你来得不是时候,囡囡去旅游了。”林正阳忍不住皱眉,女儿拒绝黄泽仲还真是彻底,避之唯恐不及的感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保镖说黄泽仲没再追求女儿,但是一直远远看着。

  “去旅游,和谁去的?保镖?”黄泽仲忍不住皱眉。

  林正阳摇摇头,直言道,“没谁吧,囡囡的身手加能力哪里需要保镖。你自己问她,不过很晚了,现在应该睡了,明天再打吧。”

  “你们之间究竟怎么回事?你对囡囡做了什么吗?”杨芦溪有些不善地望着黄泽仲,眼里满是探究。

  “没做什么,你们对前生之事知道多少?我真的犯了不可原谅的错吗?我问赵爸爸和郑妈妈,他们什么都不肯告诉我。”黄泽仲忍不住询问,眼里满是期待。

  往昔之事知道的人有限,赵家爷爷奶奶压根不知道怎么回事。他问赵国邦许多次,他什么都不肯说。

  林正阳叹息一声后才说道,“那会我们早就不在了,不能解答你什么。那会你学的建筑设计,在南同市建筑局上班,我听国邦说你很忙,总是不断出差,国内各省各市你没少去。你那会工资并不低,没房贷车贷的压力,养家糊口错错有余。爸爸想不明白你为何这样忙,你可知道囡囡那会的身体比我这个身体衰败的老头还差劲,她能活着本就是奇迹了。囡囡生下盈盈,也就是你们的大女儿,那会我就不行了。

  你们结婚的时候我把她母亲的首饰全送给囡囡。囡囡怀孕的时候我身体一天比一天差,就把六家经营最好的住宿餐饮一体的五星级大型酒店送给囡囡,百分百的经营权以及土地使用权。我离世的时候虽然不知道你是我们的孩子,但是给天琴留了一亿。

  你们不缺钱的情况下,怎么会把日子过成这样,你究竟做了什么,让囡囡失去活下去的希望?
  爸爸不是追究你的责任什么,夫妻且行其珍惜。说得再多不如做一件事,你可明白这个道理?你们之间剪不断理还乱,你不放弃就好好珍惜。要么直接放弃,互相折磨都会不幸。”

  “我从来没想过放弃,只是天琴厌世很严重,我不想逼迫她什么,觉得远一点守着她,时间长了她总会接受我。”黄泽仲实话实说,尽管觉得林正阳和杨芦溪看他很不爽,但是愿意帮他。

  而赵国邦一家完全看热闹,甚至还想扯后腿的感觉。他们似乎不愿意帮忙,任由赵天琴选择,也尊重她的选择。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