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0章 情绪崩溃就是那么一刻

2021-05-09 作者: 亣豆豆
  第1770章 情绪崩溃就是那么一刻

  看了赵天琴好一会,黄泽仲忍不住说道,“我会更努力学厨艺的,前生我的厨艺不可能很差,让你忍我十年之久。我样样都不好哪里值得你嫁我还生育两个孩子。孩子又不是我想要就能要的,你那样的身体还愿意生孩子,肯定也爱我才是。

  也许……我接下来说的可能不对,你别往心里去。

  你也知道身体不好的人心里也和别人不太一样,很容易悲秋伤月,你很明显地厌世。你身体不好加上孕育生子难免情绪波动更大,我太忙疏忽你和孩子。你和孩子孤孤单单再加身体不好,也许胡思乱想。

  就像元旦的时候很轰动的新闻……那个郁抑症妈妈带着三胞胎孩子跳楼自杀的事,她太孤单还要照顾三个精力旺盛皮实的孩子,老公一天到晚忙着挣钱,晚上还做兼职,婆婆责备她不少,所以就受不了自杀。

  我没觉得她老公和婆婆是对的,也不是想指责那位妈妈什么。而是情绪崩溃就是那么一刻,也许那位妈妈现在应该后悔了吧。她若把婆婆或老公骂一顿,发泄出来就不会有这样的事。一直一直忍着压抑着,心中有多苦多累多痛,最后……绝望崩溃。

  我家虽然没有小孩子也没带过孩子,但是看过别人怎么照顾孩子。一个奶娃子很难照顾的,他听不懂你说什么,饿了哭拉了哭难受就哭,不高兴还哭,让妈妈二十四小时放不开手。

  我曾在书籍看过一个妈妈独自照顾两个孩子,每天睡觉的时间三四个小时都没有,还要奶孩子,平时连上厕所都要带着孩子。孩子顾不过来,家里来不及收拾乱七八糟,加上丈夫随口几句话就郁抑,孩子长大才走出来。

  正常人尚且如此,而你那会身体这样差劲,还是放大的痛,生下孩子该有多遭罪我无法想象。你没说大出血昏迷三天三夜我就觉得很痛苦,我心中一直记得那种感觉,痛到无法呼吸,每每想起都觉得心痛、内疚和后悔。”

  停顿了一会,黄泽仲缓和后接着说道,“你这样的身体如何能照顾好孩子和家庭,所以请了保姆,对吧?你什么都不用做,也许会失落会觉得自己没用吧。你身体很不好,也许也照顾不好孩子,会不会更失落更加否认自己?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同意你生下第二个孩子,换现在的我知道你这样的身体压根不会让你怀孕,绝对会在结婚前做节育手术。你说我很忙很忙,也许我是想挣更多的钱治好你,照顾你和孩子也要很多钱,我不可能让你比在家过得还差。

  所以终究是我疏忽你,生下第二个孩子你也许郁抑了,也许还觉得我出轨或者其他的,也许发生了什么事,所以才会刺激你……最后心肌梗塞猝死……

  不知道我的猜想是否正确,我心中隐隐有这样的感觉。没猜错是吧?”

  赵天琴放下筷子,抬头平静望着黄泽仲的眼睛,“不知道……或许吧……可是都过去。如今我心中不喜欢你也不爱你,对你无感,你觉得我还会委屈自己和你在一起?我告诉你这些事是让你明白,有些事错过了便是错过,没有谁会在原地等你。

  你追着我不放,不过是觉得我熟悉。你找个女人,和她肌肤相亲后总会忘记往昔的种种。你会觉得原来没什么差别,别人会比我好,因为前生我至始至终也没喜欢你爱你多一点。

  我怀上第二个孩子就没再拿过一瓶瘀伤药膏,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我不忍你了,郑妈妈说我生下第二个孩子后我们似乎分居了,你的衣服一部分在客房里放着。他们过来看我和孩子们,我也不和你说话,两个人相对无言,偶尔才说上一句……一点都不像正常的夫妻,似乎是为了给孩子一个家才凑合着。

  现在我们不是夫妻,也没有孩子,还需要凑合吗?”

  揉了揉眉心,黄泽仲俯身靠近赵天琴的小脸,“你不愿意是你的事情,但是我不会和别人在一起,别人如何跟我都没关系。我也不会给你跟别人在一起的机会的。你要么接受我,要么这辈子咱们一起单着吧。”

  说完黄泽仲坐下接着吃赵天琴煮的面条,美味无比香气四溢的面条也没让他的心情好起来。这样坚决的态度分明是不愿意再和他在一起,也许前生她也生了离婚离开他的念头,也许行动了,也许没来得及行动……

  赵天琴抬头看了黄泽仲一眼,眼里满是不屑,“我若随便找个男人委身于他呢?你真以为能阻止……”

  黄泽仲迅速放下碗筷,侧身捞过赵天琴的腰身说道,“你再说一遍……”漂亮的挑花眼微眯着,眼里满是危险的意味。

  扯了扯嘴角,赵天琴冷漠道,“我找别的男人……唔……”

  下一秒黄泽仲微微用力,把赵天琴拉进自己怀里,低头迅速吻住正说话的人儿。

  被强吻的赵天琴不断挣扎着,发现黄泽仲抱得很紧,她无法挣脱开。转头避开他粗鲁的吻,一个个灼热的吻落在她的脸上,几秒后落在她的脖子上。

  脖子一阵痒麻,还伴随着奇怪的说不出的感觉,赵天琴忍不住抬手挡着黄泽仲脸,“别这样……不许亲我……”。

  几秒后黄泽仲依旧没有停下来,依旧紧紧抱着她,虽没亲她脖子了,但是依旧亲着她的脸颊。

  赵天琴有些气愤道,“黄泽仲……你放开我,不许亲……”。

  眼神幽暗的黄泽仲抬手握住赵天琴纤细的脖子,低头吻住小巧薄唇,动作轻柔缓慢。

  挣脱不开的赵天琴紧紧抿着嘴巴,几秒后鼻子一酸,眼泪一滴滴落下来。转头避开黄泽仲的吻后冷冷道,“随便你,给谁不是给,就当被狗咬了一口……”

  憋着笑意的黄泽仲含笑道,“我没咬你,倒是刚才你啃了我手一口……你真甜……”

  用力抱了抱赵天琴,黄泽仲松开赵天琴腰身上的手,一边手扶着赵天琴的肩膀,另一边手轻柔擦拭赵天琴的眼泪,他柔声道:“不要故意激怒我,我失控伤的还是你。而且你不该这样忍着,抬脚、揍我、掐我制服我才是。你是推不开我的,因为我天生神力,力气真的比你多太多太多。”

  赵天琴拉过黄泽仲的袖子擦眼泪,还顺便擦了一下鼻水,站起来拉过凳子远离黄泽仲后接着吃面条。

  几秒后她转头瞪着黄泽仲,“去拿毛巾给我洗脸和脖子,都是油和你的口水,脏……”

  “再嫌弃我就亲你,小女朋友!”面色一黑的黄泽仲站起来,走去洗手间拿毛巾。回到赵天琴身边,黄泽仲拿着毛巾轻柔擦拭赵天琴的脸颊和脖子。

  “不是,就嫌弃,再亲就踹你下面,让你记忆深刻害怕我。”赵天琴气势汹汹道,只是声音依旧是软软糯糯的童音,没一丝威胁之力。

  笑了笑,黄泽仲的手指轻轻触碰赵天琴的左边耳朵下面的肌肤,“疼吗?红了一片。”

  赵天琴恶狠狠瞪了黄泽仲一眼接着吃面,脸颊微微红了一些。

  “说话呀,疼不疼?你不说我会以为不疼的。”黄泽仲拉过凳子在赵天琴身边坐下来,等待着赵天琴的回答。

  “不疼”赵天琴的脸色恢复白皙,脸色也冷漠几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